• 第14章 断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3本章字数:3139字

    暗香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转头跟叶晓雯说道:“晓雯,你看,我说了你还不信。小时时一定是急着见你的,你看,他自己亲口承认了吧。”

    林爱君瞠目结舌,有这么断章取义的嘛!

    叶晓雯目光一黯,“暗香姐姐不要取笑了,他哪里是等我等得着急,不过是等信罢了。他要真的是因为我着急,那也就嫌我慢,耽误了他看信。”

    暗香给林爱君打眼色让他说两句安抚的话,结果林爱君眼观鼻,鼻观口,置若罔闻。气的暗香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狠狠地踩了他一脚。林爱君闷哼一声,却仍然不说话。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暗香气的牙痒痒,又看见叶晓雯那个委屈的软弱样子,恶狠狠的从袖子里掏出夏晓冉送的信来。

    林爱君立刻大喊:“你轻一点儿,别弄坏了。”

    暗香瞪他一眼,“原来你没哑巴啊,我还以为你失声了呢。叶晓雯打圆场:“姐姐别闹了,快看看信上说了些什么。”

    暗香无奈的看着叶晓雯,展开信读了起来:服,速归,救急。”

    “什么!驻扎地暴露了,那她有没有受伤?

    暗香将纸条扔给他,“一共就这么几个字,

    林爱君接过纸条,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驻扎地暴露,转移至边关草原,因为天气关系,水土不服。”林爱君立刻问道。

    我上哪去知道,你自己看吧。”

    “可是这上面没说啊,她不会真出事了吧。”

    叶晓雯见林爱君这么关心夏晓冉,心情暗淡,说道:“既然让我们速归,我先去通知大家收拾行李,先走了。”话还没说完就夺门而出,只是暗香看她的动作,明明是在擦眼泪。

    林爱君才不管叶晓雯的死活呢,还一个劲儿的追着暗香问道:“她要是出事情了,那可怎么办啊。”

    暗香终于忍不住,在他头上敲了一下,瞪着眼骂道:“你是笨蛋啊,不会自己看啊。这信的语气明明就是她的语气,她要是出事了还能给你写信?”

    “那她可以找人代笔啊,她口述,别人写。”

    暗香一拍额头,顺带着翻了个白眼,“这我就帮不到你了,我没见过她的字,难道你也不认识她的字迹吗?”

    林爱君得到提醒,又看了几遍,这字迹看起来好像是她的字,却又不太像。以前她的字挺拔清劲,体式刚强,太过霸气。而现在却收敛了起来,虽然骨骼仍旧刚硬,却柔和了不少,尤其是撇捺之间,隐隐见温婉。

    “算了,与其在这里干着急,还不如早点儿回去。’’林爱君将纸条收了起来,也回去收拾行李去了。

    暗香在药梅谷的身份不低,是当代掌门的亲传弟子,医术也只是略逊于她的师傅,当代的掌门。本来她师傅有意将她培养成下一代的掌门,奈何暗香生来不喜欢束缚,而且她这个性子也不适合做掌门,只得放弃。

    碍着暗香的这个身份,林爱君不仅完成了夏晓冉交代的学医的任务,还完成了找名医的任务。从药梅谷出去的人,走到哪都会被尊位名医的。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草原行去。

    为了方便商量些对策和计划,有一辆马车里只坐着林爱君,叶晓雯和暗香三个人。但林爱君为了减少跟叶晓雯见面,几乎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外面骑着马,只有真的有事情的时候才进去。

    叶晓雯不死心,拉开帘子对林爱君说道:“你骑了半天马了,应该累了,进来歇歇吧。”

    林爱君冷漠的回道:“我不累。”

    叶晓雯继续温柔攻击,“天气炎热,不如进来喝口水,避避暑。”

    “马背上有水袋,渴了我会自己喝的。”林爱君滴水不漏。

    “你中午就吃了半个馒头,不如进来吃些点心吧。”

    “不用了,天气热,吃不下东西,你还是进去吧,太阳大,小心一会儿过了暑气。我去前面探探路。”林爱君油盐也不进,说着就策马向前奔去。

    叶晓雯闷闷不乐,对暗香说道:“暗香姐姐,他为什么会讨厌我呢?以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晓雯,他那人就这么个脾气,你别往心里去。”暗香劝道。

    “就算他不喜欢我,也不用这样躲着我。他这样躲着,连让我对他好的机会都不给我。”

    “男人就是这样,你越捧着他,他屁股翘得越高。”暗香轻啐。

    “来的路上他也是这样,我让他休息他也不肯,给他东西他也不吃,甚至连话也不肯跟我多说一句,像刚才那个样子,已经是话多的时候了。”叶晓雯觉得委屈,她对他好,难道错了吗?

    “晓雯,我说句打击你的话。”暗香也有些无奈,“有的时候,不是你付出一分就能收获一分的,尤其是感情的事情。”

    叶晓雯垂下眼帘,绞着自己的衣角。是啊,自己对他付出了十分,而他的那十分却全都放在了夏晓冉的身上。如果不是夏晓冉,他又怎么会这样对自己。如果不是夏晓冉,自己怎么会被冷落。都怪她!全都怪她!既生瑜何生亮,为什么她明明不喜欢他,可他却仍不死心。而自己那么喜欢他,他却视若无睹。

    暗香看叶晓雯的表情,知道她还是不甘心。但感情这种事情,总不能强求,她也是有心而无力,林爱君的倔脾气她再清楚不过。各花入各眼,随缘吧。

    马车骨碌骨碌向前走着,不管车上的人是什么心情,但总算是骨碌到了草原上。

    进了草原里面,就不能再坐马车了,叶晓雯不会骑马,磨着脸皮想让林爱君带着她,林爱君自然是不肯的,叶晓雯趴在马上不肯走,差点儿被林爱君扔下马去。最后还是暗香在林爱君耳边小声的威胁他,如果他不带着叶晓雯,就把上次疗伤的时候,他把夏晓冉看光光的事情说出去,这才让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叶晓雯。

    只是等叶晓雯上马之后在她耳边惊雷一样的威胁道:“不要乱动,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否则我就把你扔下去,决不留情。”

    叶晓雯忙不迭的答应,只是这样骑着马,林爱君牵着缰绳,就好像把她抱在怀里一样。凜冽的男子气息环绕着她,让她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尤其是身后那火热的胸膛贴在她的后背上,更是让她烧红了脸。

    夏晓冉骑着白龙,从知道他们回来的消息边跑出去迎接他们。隔着老远,就看见一群人纵马而来。

    慢慢靠近,终于看清楚,那打头的一匹马可不就是林爱君带着叶晓雯嘛,抱的那个紧啊,好一副郎情妾意的奔马图啊。

    夏晓冉心头暗笑,看来自己让他们一起出去的主意不错,就知道日久生情,看看,这不是有进展了嘛。只是,还没等她把这个喜讯消化完,就发生了让她瞠目结舌的一幕。

    夏晓冉能看清林爱君,林爱君自然也能看清楚她了。他忽然勒紧缰绳停了下来,差点儿发生了追尾事件。然后,等着马挺稳了,他好像丟垃圾一样的,把叶晓雯,扔下了马。

    夏晓冉已经忘记让玉龙减速了,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跟着林爱君的动作,眼睁睁看着林爱君将叶晓雯扔下了马。靠,这不科学啊,这不符合逻辑啊,说好的日久生情呢?说好的郎情妾意呢?

    幸好玉龙颇通人性,知道主人已经傻掉了,便自动在林爱君的马前停了下来。在靠近的同时,还知道不要踩到人。此时,叶晓雯就趴在玉龙的马肚子下面,一动不动。

    其实叶晓雯也傻了,她正在心里想着,如果能一辈子都在这个怀抱里该有多好。忽然,她发觉自己好像长高了一些,然后,她发觉自己的视角怎么变成了俯视,再然后,她眼里就只剩下绿色的草,紧接着眼前一黑,一股剧痛涌遍全身。

    叶晓雯趴在地上,脑子里就一个想法,怎么天忽然就黑了,好多的星星啊,不过身上好痛啊,难道是星星掉下来砸到自己了?

    林爱君好像刚才自己什么都没做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晓冉,说了句:“我回来了。”

    夏晓冉也直直的看着他,不过她直是因为傻眼了,听见林爱君说话,她连续不停的眨了几次眼睛,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玉龙用头拱拱她,又用头指指地上,她才看到还趴在地上的叶晓雯。

    夏晓冉一声尖叫跳下马,“晓雯,你没事吧。”连忙扶起叶晓雯来。

    叶晓雯浑身上下沾满了草叶和泥土,一张俏丽的小脸上粘着几片叶子,尤其是脸颊上粘着的那几片,向外延伸出去,活活像只小花猫。

    叶晓雯还是没反应过来,指着天上说道:“你看,好多星星啊,这草原上的星星就是多啊。”

    其他的人也反应了过来,暗香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叶晓雯,说道:“没什么大碍,只是事发突然,还没反应过来罢了。”

    见叶晓雯没事,夏晓冉叉着腰,指着还在马上看好戏的林爱君喊道:“林爱君,你疯了吗!万一把晓雯摔坏了怎么办!”

    林爱君抠抠耳朵,嫌恶的看着夏晓冉,“这么大声,耳朵都快被你振聋了。”

    “混蛋!赶紧下来,给晓雯道歉!”

    林爱君盯着夏晓冉,暧昧的说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一见我就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