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消息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2本章字数:2288字

    摄政王要来祈院的消息很快传遍全院,全院的小姐们都有开始做着准备,四处差人来打听准确的消息,也有的四处寻人去找时兴的好料子做身体面的礼服,每天需要应付成堆的事,还有数不清的琐碎小事要解决,完全没有空闲,司玉也不再有能每日游园赏花,作画的空闲了,每日都忙的无法入睡,叩文也被连累着没有好觉睡,其实在膳食的准备方面和寝殿的准备并不需要太过担心,这里虽然远离皇城食材却是相差无异,也有与使者一同运到的新鲜食材,甚至还有一些厨娘,寝宫中的寝具也有前些日子新上贡的布料新做了一批,道路的整治也有本地的官员整治,最需要担心的还是卫兵的配置,这座宅院只有几名夜巡的老人,毕竟这座宅院居住的都是女眷,虽说有几个看门的年轻人,但都只是粗鲁之徒着实是用不上的,司玉也有想过要临时征召一些人冲做守卫,但很有可能让不法之徒混进来,这样就本末倒置了,好在几日后在次来禀报的使者说,摄政王身边有一队强悍的精兵,不需司玉太过操心,司玉总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只要吩咐仆人把寝殿和宴饮所用的宫殿好好打扫就可以了,虽说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不过,都是可以交给嬷嬷打理小事,所以余下的几天司玉总算得了空好好的休息了一番。

    司玉是被叩文叫醒的,因为昨天有个新来的婢女把一个妹妹今天迎接摄政王要穿的礼服给洗坏了,结果那个妹妹闹得人仰马翻,愣是闹到了三更天,最后司玉让她去自己的衣橱里随意挑一件礼服才勉强让事情告一段落,到了四更天才刚刚睡下,结果,根本没睡多少,就被叩文和嬷嬷一起从床上架了起来,她连睁眼睛都没力气,只好随她们去弄了。

    “小姐,摄政王的车队快到了,已经远远地看到骑手了。”朦胧中司玉听到有谁在她耳边这么说,最后,还是叩文给她洗了一把脸,总算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她突然感觉到身上和头上都有些重,大概是今天要穿的礼服和头冠,头发似乎只是简单盘起来,留了几缕放在胸前,但是似乎在妆容上叩文不敢随意决定,才不得已这样叫醒她的。

    司玉看了看穿在身上的衣服,已贡国最崇尚的墨色为主调,用金线做刺绣的曲裾。衣服上的花纹都是由手巧绣娘边绣边想出来的花样,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正礼服之间有所相同,也免去了一些尴尬,所以也有人这么说‘贡有华服,千变万化,不见有重’,头上的其实是纯金制的蝴蝶额饰无数的翅膀互相叠加十分华丽,额饰在额前有一排珍珠珠链,脸两侧的珠链要更长一些,垂到胸口,把她的脸衬得有些小,还未化妆就很美了,不过多少还是要画妆的,因为不需要画太重的妆容,所以司玉只是抹了些接近肤色的胭脂和淡一些的口红,做好这些后,她便急急地赶了出去,因为车队的号角声已经很近了。

    站在门口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妹妹站在那里了,那个昨晚闹腾的妹妹也站在那里,她穿的是司玉衣橱里除了现在身上穿的礼服以外最好的一件了,金银的丝线相交而成蝴蝶在绣着在牡丹丛的粉色的绸缎上四处飞舞着,因为绣工极佳所以司玉也很少穿,‘怪不得硬是闹成这样,原来是想弄这出’这么想着司玉有些不高兴,不过那个妹妹似乎也没有睡好,画的妆有些厚,许是因为起的是比她还要早的关系。

    其他的妹妹看到司玉很自然地退开,露出最外面的位置给她,早上的太阳有些冷冷的,风有些大,但是十分醒脑。在等待途中有些年纪还小的妹妹一个个被嬷嬷们半拉半扯地带了过来,这些小妹妹大都还有些犯困毕竟还是年纪太小了,这些妹妹穿的礼服的款式都是前些年的样子,保存的却很好,所以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寒酸,但是其中有一个穿着非常朴素的白裙,衣服的颜色有些微微发黄还有些褶皱没有细细的烫平,应该是地位低下的侍妾所生的孩子,手下的侍女也不认真干活,手上还有些淤青,许是经常受欺负的样子,司玉正想着要去问问名字,车队已经到了。

    领头的两位骑手吹着声音雄厚的号角,宣示着车驾的接近,这是太阳已经快升到了头顶了,接着是举旗手,拿着的是装饰着贡国国徽的旗子,贡国的国徽是一只张开翅膀,两只爪子举着两把剑的蝙蝠,这是贡国一代皇帝决定的,据说这里面还有一段往事,却并无人知晓,接着是枪兵和一些侍从,在后面就是挑着鸟兽旗的侍卫,长长的队伍在宅院旁排开,才露出最

    后面的马车,车驾只用了五匹马,司玉还以为她这位父亲会用六匹马,正所谓天子驾六,没想到早已掌握实权的父亲却如此守规矩,看来这位父亲的确是城府极深的人。

    车驾在大门的附近停了下来,车夫准备好垫脚的凳子后,掀开了帘子,露出了里面的人,正想看看里面的人时,随从叫到,“摄政王到,行礼!”?

    “我等恭迎摄政王,摄政王万安!”司玉没有忘记礼数,领头说道。

    身后稍懂些规矩的孩子也慌张的行礼,年纪小的也硬是让身边的嬷嬷们摁了下去,司玉只需要行半跪礼,她低垂着眼睛,所以没能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她只能看见那人穿着也黑金色的长袍,长袍上绣着的金龙,在缭绕翻腾的云雾之间扭动着身躯,仿佛真的在天空中穿梭着,但又确确实实的盘踞在衣服上,让人分不清究竟是真是假,衣袖上绣着不规律的繁复的花纹,腰带上也绣着同样的花纹只是镶嵌着更为华丽的宝石,还在腰带的两侧系了两个玉坠,玉石本身就就是上上品,加上玉匠精雕细琢,更是把玉的美色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且远远便能看玉坠的色泽十分圆润,一看就是把玩了许久,也不知是谁送的。

    “都免礼吧,孤只是想你们了,来看看你们顺便好好歇歇,别这么拘束。”男人的声音有些冷淡淡的,平静却透着威严,说着又转向马车的方向里面走出了两个少年“谨言,瑾旭,快过来和你们的长姐问安。”

    “长姐万安。”两个看上去有些清秀的少年向着司玉行了鞠手礼,这两人都还未及冠,却也看的出那眼睛已经想要有遮不住的锐气,“多年不见,两位弟弟已经已经长得如此出色,不过听说宫中还有其他兄弟,不知为何没有随行。”司玉回了个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