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何为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2本章字数:2527字

    “宫中的兄弟人数众多,加上兄弟们都还年幼,全数带出的话管理起来太过琐碎了,所以父亲只带了我们兄弟俩好在路上聊聊闲事,毕竟这里偏离国都,旅途漫长难免会烦闷。”谨言抢先一步回答,语气里还有些不耐烦,似乎十分不满。

    “是吗,倒是姐姐我多管闲事了,姐姐在这给弟弟赔个不是。”说着司玉微微欠了欠身以表歉意。

    “无碍,只要长姐知道弟弟的辛苦,弟弟便也不辛苦了,只是长姐既然不在宫中就少管些宫中的事情吧!也免得操心过度。”谨言的口气中有些掩不住的傲气,毕竟出去了司玉,他就是长子,理所当然是将来是会登基称王的,应该十分受宠爱的生活着,也不愧是是在皇宫长大的,果然聪慧过人,一句话就直击中心却又掩饰很好。

    这时平时照顾司玉的嬷嬷急匆匆地走到前方跪下,“启禀摄政王,正厅已经备下了一些茶点和瓜果,请摄政王,公子移驾正厅享用。”

    “那就各自散了吧,谨言,瑾旭,你们随孤先去正厅。”摄政王就说了几句不冷不淡的话然后走向正厅。

    “恭送摄政王,公子。”

    祁瀛在与两个儿子走到正厅时,看到有一些女孩已经坐在那里,那是司玉特意留下的一些女孩,如果所有的孩子都到门前去接待,就会太过拥挤,而且也不能去接待的人都跟着去正厅,同样是挤不下的,所以她把人分成两拨,一拨去门口,另一拨则在正厅。

    那些女孩子看到进来的人后,并没意识到他们是谁,幸好照顾她们的嬷嬷马上就意识过来的,立刻拉着她们的主子行礼。

    “参见摄政王,两位大公子。”

    祁瀛看到有这几个孩子十分懂礼数,他很高兴,“都起来吧!,父亲很久都没有来看你们了,都快记不清你们的名字了,说说你们名字。”

    “我先我先,我叫微息,微笑的微,气息的息。”一个穿着绿纱裙的小女孩抢着说,她的双手双脚都用粉色丝带系了几只铃铛,衬得的整个人都像太阳一样耀眼,温暖。

    “父亲,女儿叫玫凉,嬷嬷说是母亲给女儿取的。”这是一个穿着蓝色的绸缎裙的女孩,她用刚摘的紫藤在头上盘了个松松地发髻,整个人都有一种淡雅的气息。

    “女儿的名字叫娇荔,也是母亲取的。”这个女孩显然有些怕生,她穿着嫩黄色的襦裙,甚至还带有一些发钗,但是款式很久旧,显然她母亲的地位更加高一些,还为她留下了一些首饰。

    接着,其他的女孩也争着说自己的名字,这些女孩的名字都是她们的母亲取的,因为她们的父亲是如此尊贵,从她们出生后就再没有来看过她们,如果他这次没有来这里或许她们这一生都见不到这位父亲,女孩们也根本不知道母亲的名字,因为她们在出生后就再也没见过了。这些孩子都是在出生后立刻带到这座宅院的,有的孩子甚至连母亲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她们却知道只要讨好眼前的人,不论是母亲还是锦衣玉食,珠宝首饰甚至是掌握天下都不痴心妄想。

    在祁瀛问女孩名字时,谨言,瑾旭在一旁吃了些茶点,他们从早上开始为了赶路几乎没有吃过什么食物。最开始听父亲说到他们还有一个嫡出长姐时,他们都吓了一跳,因为两人都是庶出的孩子,谨言和瑾旭的母亲漆夫人,是最受祁瀛宠爱的,不论漆夫人怎样年岁渐长祁瀛都一如既往到宠爱,两人也是最年长的公子,所以谨言,瑾旭两人从小就是被万般宠爱,伺候他们奴仆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中的一位会继承大统,总是想尽办法讨好这两个还不世事的小孩子,他们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

    “父亲这次带我们来这里,你觉得是何用意”谨言用大拇指和食指捻起一块绿色的糕点,看了看,并没有着急吃下去,瑾旭也并不急着回答,他慢慢地喝了口茶,轻柔的把茶杯放了下来,说“谁知道呢,父亲与你我相比来心计太深,他比我们活的都久,在謀权划策的方面,比我们看的更远,他也许只是希望让我们知道,在他的继承人里不是只有我们,好给我们个下马威,又或许,父亲根本没有任何用意,他只是希望让我们与多年不见的姐姐和妹妹们相见,在相亲相爱的生活一段时间。”

    “哼,只不过是个蠢女人罢了,就算那女人能登基,我也有办法把她拽下来,别忘了,她只是个一出生就被扔出皇宫的没人要的东西罢了。”谨言用力的捏碎了拿在手上的糕点,他的语气听上去似乎要怒吼出来,却很又很好地控制住了。

    “大哥,不要太小看女人,想想我们的母亲吧!”瑾旭不知为何有些激动,但谨言并不搭理,瑾旭只能摇头叹气,他的兄长太过自满,他在政界多年的如鱼得水都是依靠他的母亲及其母家的势力为其扫清多余的绊脚石,其实也不能说他本人没有手段,只是他早已看不清自己所处在的位置,但是瑾旭并不打算指出这点,不仅是因为谨言根本不会听,而且这里面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

    瑾旭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有一个小女孩有些特别,她只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争也不闹,他很奇怪,因为看女孩穿着的白裙是很旧的衣服,这样的孩子理所当然会去争强,所以他走上前去看了看,走近后瑾旭发现女孩的衣服比刚才看到还要寒酸,衣服的样式是前几年盛行的款式,白裙上有许多细小的褶皱也有些发黄,而且漏出的手臂上有些淤青,大概是经常被年长的姐妹欺负,才不敢上前吧。

    “你叫什么名字?”瑾旭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我叫”,那女孩似乎是被吓到了,连礼都没行,坐在不知所措

    “你无须紧张,你与她们一样,都是我的妹妹,”说着瑾旭指了指他父亲身边女孩子们,“现在,告诉哥哥,你的名字是什么?”

    “妹妹,妹妹没有名字。”那个女孩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

    “你的母亲没为你取名吗?”瑾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嬷嬷说,母亲生下妹妹后就死了,所以妹妹没有名字。”说完女孩就哭了,但即使是哭泣,都带着一丝隐忍,努力的不发出声音。

    瑾旭没想到会戳到小女孩的痛处,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小孩,就只好摸了摸她的头,女孩的头发没有想象的有些粗糙,反而有些顺滑,所以瑾旭就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对了,哥哥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和哥哥一样从瑾,就叫瑾素如何?”

    女孩听到后抬起头睁大双眼盯着瑾旭,“妹妹叫瑾素,这是妹妹名字吗?妹妹不是没人要的孩子了吗?”瑾旭看着她有些瘦小脸庞,眼圈有些泛红,还有些未干的眼泪顺着脸庞滑下来,看上去楚楚可怜。

    “对,瑾素不是没人要的孩子,有哥哥陪着呢!。”瑾旭总觉得心中有一处柔软的地方,很疼。

    瑾素正好有些饿了,于是谨言叫来侍女,吩咐做了两碗元宵,两人吃的十分开心,瑾旭甚至希望,要是时间就此停下多好,他不用在整天提心吊胆,不用再谨言慎行,只是作为瑾旭活着,但他也知道,生在皇家,身不由己,他能做的就只有拼尽全力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