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银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2本章字数:1878字

    “妹妹,妹妹是在挖银子,”瑾素似乎是被吓到了,眼角还闪着泪光“藏在屋子里总是会被嬷嬷发现,然后拿去乱花,所以我才会把银子埋起来。”

    “对不起,是哥哥的错,哥哥也来帮忙。”瑾旭听到原因觉得有些尴尬,只能放下抓着瑾素的手,蹲下来一起陪她挖,两人有些沉默,其实只是瑾旭不知道该说什么,瑾素看到他的哥哥这么沉默,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话,突然他们挖到了一个装的满满的袋子,里面有十几两银子。

    “太好了,这次没有被嬷嬷挖走,我赢啦!”瑾素举着沾满泥土的小手,笑得十分灿烂。

    瑾旭看着那个笑的如此快乐的孩子,不知是不是被她传染了,他自己也禁不住笑出声来,笑着笑着,就突然哭了。

    “哥哥,你怎么哭了,是瑾素哪里做错了吗?”瑾素有些不安的说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事罢了,我们快走吧,不然就会被其他人发现了。”瑾旭用袖子擦了擦有些脏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希望能安慰到她,“瑾素,哥哥问你,你愿意跟哥哥一起走吗?走了就再也不回不来了。”

    “嗯,瑾素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哥哥去哪,瑾素都会跟着。”瑾素笑着回答道

    “嗯,我们快走吧!”

    谨言在被阿四送到岸上后也逐渐冷静下来便打算先回正厅休息一下,毕竟再着急也得先等火势被扑灭才能确认情况,但是仆人们都在忙着去灭火,根本顾不上他所以他只好自己找路去正厅,他挑了一条点着石灯的小路,因为其他的大路上的蜡烛都有些要熄灭了,周围几乎已经看不到又跑来的人,大概所有的仆人都聚集在湖心宴厅了,走了几步谨言才发现路边的石灯只有最前面是点着蜡烛的,但是越往里走才发现蜡烛根本都没有点上,而且有些杂草从砖石间长出来,看来这条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通过了,他看了看天,云层在快速的聚拢在一起月亮根本就出不来,加上越往里走就越黑,谨言甚至有些想回去了,不过这时月亮从云层中探出头来了,似乎是因为云层间的空隙没有被填补才是月光漏了出来,眼前变得亮堂起来,谨言看到打算一鼓作气走过。

    突然,有一阵奇异的幽香传来,他认识那种香味,那是昙花的香味,皇宫中也有一株很大的昙花,但是前几年就已经枯萎了,虽然重新栽植了一株更好的,但或许是移植时伤到了哪里,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开过花,即使勉强是结了花苞,也开不出花,想起来也有些有些可惜,于是他循着花香走到一面墙前时,突然听到有人交谈的声音。

    “事情怎么了。”有一个异常压抑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很顺利。”另一个有一些压抑的声音,却听得出是个女人。

    谨言觉得有些奇怪,声音就在墙的另一边,他并没有可以压制脚步声两人应该会察觉到,而且如果真的是很重要谈话,为什么会在这种很容易被偷听的地方,如果是已经知道他在靠近,为什么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要继续谈话呢,不管如何,谨言打算继续听下去。

    “还有多少?”

    “还有一个,抓住最大那个。”

    “在哪?”

    “不知踪迹。”

    “撤。”

    “是。”

    周围非常安静,沙沙的树叶声显得格外醒目,不知是哪飞来的还未归巢的鸟,在树上发出古怪的叫声,但是这并没有妨碍到他,谨言一直在注意着两人的谈话,但是两人说的话都十分简短,根本听不出究竟在商量什么,而且谈话很快就结束了,说话声音刚刚停止,脚步声就响了起来,谨言以为会被发现,想要赶快离开,但是说话的人似乎是沿着墙对面的两边走的,所以很幸运的谨言并没有被发现,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是刚才那两人的谈话让他十分在意,很明显这两人是潜伏在这里,应该是听到摄政王要来祈院停留的消息,想来刺杀的,其中一人应该是扮作侍女,至于另一个,只要追查一下,近几月新来的奴仆,就应该能查出眉目,虽然那两人已经走远,但是谨言担心继续走这条路会有危险于是打算掉头回去,许是要下雨,刚刚还露出头来的月亮也早已再次被厚重的乌云所覆盖,周围又变得漆黑一片,但是,慢慢地有了一些亮光,这是先前点在石灯里的蜡烛发出的亮光,已经有些微弱了,所以他加快了脚步,很快他再次走到湖边,他看到湖面上那个燃烧起来的小岛,火势已经无法扑灭了,那些仆人都不敢靠近,毕竟就算在丰厚的赏赐也比不过自己的命啊!

    谨言总觉得有些难受,胸口闷闷的,甚至只能蹲下来,那叫悲伤吗?他从没感受过如此让人讨厌的感觉,他使劲着嘴巴,如果不这样做他一定会做出有失礼数的事情,使劲的握紧双手,却还是抑制不住那种感觉,他看了看湖边,已经有一些船在靠岸了,他不想留在这里,不愿让人看到他这副样子,决不能有失大公子的威严,他绝不能哭泣,这是他的母亲对他下必须遵守的的严令,唯一一条,也是最难的一条,他第一次感觉到这条命令是那么的难,他站起来随意找了一条路便跑起来,他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越跑越无法控制呼吸,无法控制痛苦的感觉,然后看到的东西变得很黑,然后,发生了什么?

    齐元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