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侍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2本章字数:2928字

    谨言想过来时,发现侍卫正跪在地上,他试着舒展了一下手脚,除了有些僵硬以外,并没有多大的问题,侍卫似乎是察觉到他已经醒了,立马叫来婢女扶起谨言,他喝了几口水后逐渐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诸位都快起来吧!”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件意外,并不是诸位的失职。”

    “大公子,这的确是属下的失职,如果不是属下没有执意要跟去,摄政王也不会被暗杀,属下就是被判忤逆之罪,也应该与摄政王同去才对。”跪在最前面的领队,叫吴瑞,曾被祁瀛舍命相救,所以异常的忠心,大概是这次事件没有救下摄政王而非常自责,谨言想他的父亲大概早就猜到这次会有人密谋暗杀,但是父亲并没有活下来的打算,而是利用这起暗杀让这支忠心的军队为他所用,他绝不能辜负父亲的一番用意。

    谨言尽量装出有些勉强的样子走下床榻,扶起前头的领队,说道,“吴领队,不要再伤心了,我也很想哀悼父亲,但是现在不能,皇帝懦弱无能,但是一定会趁摄政王驾崩夺回政权,到时候,父亲会被世人辱骂,祁家也会被斩尽杀绝,你可愿意与我一同夺权?”谨言说的很直白,因为这件事早就是父亲与吴将军商讨过上百回的事情了。

    “末将愿意,只是若将摄政王大葬,免不了惊动皇宫里的人。”

    “现在,先草草葬下吧!父亲一定会理解的,到来日,我便是皇帝,定会为父亲举行国葬,到时岂不更加风光。”

    “是,末将遵旨。”

    “军队方面,吴领队比谨言更懂,还请吴领队代为领导,待我登基,您便是吴将军,在这里的各位,我也不会亏待。”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领队带头叫着,后面的侍卫也跟着叫到,那一阵阵声音震耳欲聋,却又是那么的美妙,谨言总觉得,他似乎是爱上这种叫权力的东西了。

    之后吴领队因为需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先行告退了,不过,接下来一段时间,他的确有的忙了,宫中多数的兵力都掌握在他父亲手中,所以并不遇到太多的阻碍,但是就要看皇帝会不会禅让了,皇帝现今二十有余,正是热血的年纪,很可能不会答应,到那时就需要逼宫了,想到这他觉得有些饿了,于是叫来侍女,弄些茶点,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侍女,因为有些在意,他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以前是伺候谁的?”

    “奴,奴婢叫叩文,以前是伺候大小姐的,所以,管事的让我来伺候大公子。”

    眼前的婢女一五一十的把所有事说了出来,似乎还有些怕他,他觉得很没意思,但又不想现在就让她下去。

    “喂,我睡了几天了?”

    “回答大公子的话,您只睡了半天。”

    “那长姐,也死了吗?”

    “奴婢并不知道,但是,湖心宴厅全都烧毁了,大小姐怕是没能逃过一劫。”叩文说着说着就有些哭腔,谨言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于是甩了甩手,让叩文下去了。

    他又躺了半天,醒过来时正好是黎明,他在也躺不下去,打算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结果,刚开门,就撞上了端着水盆的叩文,水差点就撒的满地都是,还好叩文机灵,马上就接住了快要掉下来水盆,看得出来她有些功夫底子,谨言觉得奇怪,就问她,为什么会武功,叩文回答说,是大小姐几年前说想要学武功,于是她便跟着学了些,谨言虽然有些不明白,他的长姐为什么要学武功,但是既然已经弄明白想知道的答案,他也懒得再继续深究下去。

    洗漱过后,他让叩文带他去赏花,虽然会看到让人讨厌的风景,但是继续闷在那个屋子里,他怕他真的会发霉了,外面的空气还混着一种焦土味道,但是比房间里沉闷的空气要好太多了,谨言深吸一口气,不知是哪传来的花香,让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他突然想起那天在黑夜里闻到的昙花香,但是昙花只开一夜,现在已经谢了,但是那两个黑衣人的交谈,也让他很在意。

    “叩文,管事的在哪里?”

    “回答公子,管事的在清点人数。”

    “为何?奴仆数量不是向来有账铺记载吗?”谨言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日,湖心宴厅失火,仆人们都忙着救火,账房的的人似乎是不小心打翻了烛台,结果,烧的一点不剩,还好,老天下了场及时雨,才没让火势扩大。”

    谨言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那两个刺客竟然会如此的嚣张,连账房都烧干净了,但是也能证明他们是最近才潜伏进来的,但是这样子搜查的难度回答很多,他继续往前走着,那两个刺客怕是早就逃得老远了,就算是从奴仆口中套清楚了那两人的长相和名字,也未必就是那两人的真名,也有可能两人都带着人皮面具,而且奴仆怕是大部分都在收拾湖心宴厅的废墟,不然也不可能只派了叩文一个侍女,毕竟不快一些收拾掉尸体,这里的空气比任何地方都要湿润,尸体怕是会很快腐烂招来苍蝇一些讨厌的虫子,所以从根本上是追不到刺客了,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弃,至少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借寻找刺客之便,他可以借此好好清扫一下朝野上下,安插自己的心腹朝中,也有利于他稳固皇位。

    走到花园后,他看到有许多的年轻男子,这在排着队,觉得有些奇怪,便随意拉了一个士兵问了问,原来是吴领队怕皇宫的侍卫早就被收买,未免兵力不足,于是就在附近小范围的征召青年壮丁,表面上是征召仆从,方便伺候摄政王,实则是暗中招兵,加上这里有许多供女眷玩乐的良马,只要好好调教,很快就能有一队精良的军队,可以进攻皇城了。

    只是,太过锋芒毕露,需要注意,这件事,谨言似乎并不知道。

    谨言找来船夫,渡船去了湖心宴厅,那里还在不停的运出尸体和一些清理出的木材,他觉得自己变了,明明那天只是在远处看着,都快忍不住想要哭的心情,但是现在他就站在这座岛上,甚至是看到运出的尸体他都有些无动于衷,虽说,那些庶出的妹妹,与他无关,但是他渐渐变得冷血了,冷的让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但是这是必须的,他继续往前走去,华丽的衣饰,让过路的奴仆看出了他的身份,每个人都跪下向他行礼,他即将成为贡国的新皇帝,此时,不讨好他,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他只是轻蔑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去。

    在宴厅的位置,还有一大片的废墟,有一大群的人站在一根大柱子前,似乎是在想办法如何搬走它,周围的树木都烧的焦黑,还有一些动物的尸体从那里面被清理出来,谨言不想再看下去了,转身便回走,他突然想起母亲说过的一句话,谨言,你记住,不管这世间如何变化,只要你还活着,你就会长大,甚至会渐渐变成你最讨厌的人,到那时,不要害怕,不要讨厌你自己,挺直你的背走下去,因为那是你的选择,那是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说的话,他还以为早就忘掉了,没想到,自己还记着,但是这是事实啊!他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冷血的人,想到这时,他的眼角突然滑下来一滴泪,他摸了摸脸,这大概是最后一滴啦!这之后的路,都必须靠自己来走才行,他不再是只能靠着身份活下来的小孩子了。

    回到房间后,他翻了翻书架,那些大多都是讲治国之道的,再不然便是出兵的奇术,每一本都被圈圈点点做了许多的记号,可见看书人的用心,而且,与书架一并放置的箱子也摆满了奇特的阵型的图纸,每一样都设置得十分缜密,上面还放了一层风景画做伪装,显然,这人是不想让人知道,能有方法弄到这些书并且能请来教书先生的,也只有他的长姐了,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些书,起码被翻了千百回,那些阵型也不知道是要捉摸多少回,才能设计的如此精妙,而在那时,他还在皇宫里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大公子的生活,甚至是连念书都不愿意,人人都就怕他,他却没有意识到,人们惧怕的是他的父亲,现在,他又该依靠谁呢?

    他甚至有些庆幸他的长姐死在了那场火里,不然,他怕是真的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杀死也说不定。

    现在没有别的可能,他就是贡国的皇帝,没有其他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