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身世

    更新时间:2018-09-12 17:10:13本章字数:2641字

    郑榆第一次见唐彩儿,早在几年前了。

    唐彩儿是随家人来的云哲,长辈自然有人接待,小孩子却没人管。唐彩儿一个人无聊的紧,就自己一个人闲逛,不觉就走到后山。

    “在干嘛?”唐彩儿第一次见郑榆,郑榆正自己躲在后山哭着,他平时没人管,

    欺负了就自己跑到后山,反正别人见他像见瘟神一样,也没人理他去哪里。唐彩儿走上山时候,见到这个瘦弱的男孩自己抱着肩膀啜泣着。于她来说,生活本来就是高高兴兴的,不曾有自己哭泣的时候,一时女性的同情心泛起,轻轻地,出人意料的,揽住少年的肩膀“有什么事,和姐姐说说好不好呢?”

    郑榆惊了一下,偏头看到一个明媚皓齿的少女一脸殷切的看着自己。想自己一直以来连同龄玩伴都没有,何曾见过这样漂亮的少女。口中也讷讷的说不出话来,倒是连哭都忘记了。

    唐彩儿见他这傻样子,脸上泪痕未干,却一脸怔怔的望着自己,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格格的银铃声,惊醒了眼前少年。

    “别哭了,姐姐带你去采花咯。”唐彩儿牵起男孩的手,一摇一摆的在后山漫步采花。郑榆就在后面跟着,也不多说话,一路上都是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讲的也不过是小孩子的玩乐,可听在郑榆耳中,仙乐也就如此了。

    “你叫什么啊?”两人走得累了,坐在草地上一起休息,唐彩儿就问起这个不愿说话,傻傻的少年。

    “郑榆,你是谁,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你呢?”郑榆不敢抬头,怕自己说出名字就会引来眼前人的嘲笑,别人辱骂嘲笑自己没什么,可是就是不想在这个女孩面前丢人

    “姐姐名叫唐彩儿,我师父是镜云门的大长老呢,看你瘦瘦的样子,叫你声弟弟你也不吃亏,不过你虽然话少,到是个不错的小家伙呢”唐彩儿舒服的在草地上躺下,她知道这是少年特意挑选的最舒适的地方。“就认你当弟弟吧。”

    “才不要呢”郑榆虽然总是自己一个人,可是眼前少女是真的对他没有偏见自己也看得出来,也了的和她开着玩笑“又不知道你多大啊,我才不认黄毛丫头当姐姐呢。”言语之间却有一丝亲昵在里面了。

    “谁管你呢,反正我当定了。”少女拍拍少年的额头,“有事记得和姐姐说哦。姐姐会保护你的。”

    。。。。。。

    就好像一个约定一样,郑榆当时只是觉得这好像一个梦,飘渺的梦。可是日后的日子里,唐彩儿不止一次的照顾他保护他,每隔一段时间就来通明山玩耍,而玩伴就只有郑榆一个。日子见长,她自然也知道郑榆在家里的地位,虽然自己无力改变,仍然尽自己的心力逗他开心,听郑榆将自己的苦闷与难过。

    郑榆自己想着,没有这个像姐姐一样的女孩,自己还能不能熬过那些黑暗的日子。

    可是,她就要被嫁给郑琦了。

    自己这个弟弟是同父异母,比自己小了三岁,就算被称为最出众的年轻弟子,可是他的品行自己也见过不少,这个飞扬跋扈,好高骛远的人哪里配得上唐彩儿。纵使长老也只是碍于总价情面,好多事都压下来,不然就只是郑榆知道的他的坏事,逐出门派,废了玄气也是最轻的。

    可是谁让他是最受宠的人呢,修真一脉都知道郑家这一个少年的英杰,若按常人眼光也与唐彩儿天生一对了。

    自己的姐姐,就要被这个禽兽糟蹋了吗?可是。。望着自己的双手,郑榆握住的拳又松开,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郑榆缓缓的走出院门,失魂落魄的走向后山,在那唐彩儿陪他度过好多个日子,每次他被人欺负,没人理睬的时候,那个少女都在身边倾听,以后呢,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没有母亲,没有兄弟,没有玩伴,唯一关心自己的人,自己却一点都保护不了。

    “啊。。啊。。啊。。”少年站在黑色的山上,向着苍天怒吼,“为什么是我,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最后的一点希望都不会留给我”少年双膝跪下,两行泪再没有东西束缚,嘶喊也慢慢变成低低的啜泣。

    郑琦离开时候还留下了一句话,可是郑榆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郑琦说的是,“你这个本来就不该存在的人,总该滚回地底下了吧。”

    为什么自己是不该存在的人呢,郑榆在后山上慢慢想着,他的头脑很乱,自己是郑家家主的大儿子,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对自己态度友善,自己的身体究竟怎么回事,连一丝玄气都练不得可是却没人惊讶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不属于这里吗

    郑榆站起身来,即使平时在人前做出一副忍让表现,可是这个少年只是在隐忍自己,心里一直有一股火冉冉不熄,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也听吴伯说过十七年前发生过一场浩劫,刚巧那时自己刚刚出生,难道真的有某种关联吗?吴伯和自己说的时候吞吞吐吐,现在,到了弄清楚的时候了。而自己能问的,也只有吴伯了。

    吴伯在山上地位不高,住的也不是人多的地方。郑榆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挑选暗色的地方,慢慢走到吴伯房前,可是不待敲门,一个老人已经打开房门,一脸凝重的看着他,除了平时那个和气的老头哪有别人。

    “吴伯”见到自己亲善的人,郑榆险些再次流出泪来,他十几年来受的苦实在太多,可是心里又有那么多疑惑不知。“我想知道。。。”

    吴伯长叹一口气,拉他进了屋子,沙哑的声音听起来不禁有一丝苍凉。“本来我不想告诉你,可是事到如今,总该让你明白,”吴伯沏了一杯热茶,讲给了郑榆他的身世。

    原来十七年前,修真正道出了一件大劫难,一直四分五裂的邪教被人整合在一起,于世间大开杀戮。而当时的正道至尊却为门户之见,不肯通力合作。当时京南最大的宗派云哲与邪教硬拼数阵,门下精英死伤殆尽。而当时的宗主,郑榆的祖父郑楚南正苦于无法之时,竟得洪荒遗留的四大神兽之一白虎的授意,于京南箐山之上,摆了一个九幽邪灵阵。

    九幽邪灵阵,要以九名当年阴月阴时所生的孩童为引,勾来九幽之下的邪灵,附身其中一人,吞噬其魂魄,以成施术者自己的邪神化身。此阵歹毒异常,特别要验证孩童是否符合时,不符合的一律会被杀掉,由此为正道深恶痛绝,更兼要求时机材料都属难得,邪教也不容易办到,可却不想正道的领袖竟做出此等事,一时正道颠覆。可是当时大难当头,无人抵御邪教锋芒,竟也无人阻挡此事。

    郑楚南便集全宗派共整此阵,可是阴时孩童找来找去缺了一名,郑楚南忽然想起,自己新生的孙子正是符合,当时已是迷了心窍,于是不容分说,竟将出生一个月的郑榆放在祭坛之上,做了邪灵的祭品。

    当日菁山之上,万里空中黑云压境,仿佛墨汁一般,郑楚南行阵已成,喝一声起,自山腹之中一股黑气直起,竟将好端端一座山劈做两半,而郑楚南则被这黑气生生化为飞灰。

    邪灵现世,施阵者若是身死,则邪灵则会不受控制,终成更大祸患。而当时的邪灵所选,正是郑榆这小小孩童。丝丝黑气入体,仿佛要像郑楚南一样消失。

    正当众人以为邪灵再度为祸人间时,同属四大神兽的朱雀突然现身菁山。此后的事吴伯也不了解了,可是知道的是最终邪灵不曾现世,郑榆竟也奇妙的活了下来,而修真中一直敬仰的朱雀神兽,自那一天再不曾现身,陨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