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佛珠的力量

    更新时间:2018-09-12 17:10:13本章字数:2929字

    原来是这样,郑榆自己也不知道听完郑伯的话自己是什么想法,自己原来是邪灵的寄生物,怪不得如此为人不耻。可是这是自己的错吗,“我又能怎么选择?”郑榆闷吼一声,一口气再度冲上咽喉,一张口,鲜血喷涌出来,身子摇晃的马上就要摔下。

    “快来躺下,孩子,别动这么大的气了。这都是命啊”吴伯忙忙扶郑榆坐下。

    “是命吗?”原以为不被人理,不能保护自己珍惜的人就是命了,可是知道自己身世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命哪里有那么简单,自己是扫把星,是不详的人,或者算不上是人了。

    命啊,是生还是死呢?

    “我没事了吴伯,不打扰了。”说罢也不理吴伯,跄跄踉踉的出了门,漫无目的的走着,可是,此时郑榆心里,只有一个问题。求生求死,又有什么区别,自己,到底应否来到这个世上?

    走在路上,郑榆静静想了想,他从小受人欺负却不明白,看到其他人有人宠有人教,自己也曾想过到底问题发生在哪里,可是又不知道答案。不知道答案也未必是坏事,至少他此前虽然软弱心里却也有一股硬气,想着或许自己练成了道法,就可以得到别人的关怀,那些慈爱,那些肯定,每每看在心里都有一份憧憬。可是如今呢,原来本就是非我族类,怎么可能有人怜悯自己?

    郑榆本来心里仍有期待,可是知道自己是邪灵魔体之后,心里不禁对自己全盘否定了,既然怎么努力都没人认可,那还坚持些什么呢,

    那一刻,少年的心真的死了。魔种的身世,不曾见面的母亲,被抢走的唐彩儿,还有那些冷漠的眼神,少年的心,冰冷的要命。

    “喲,这是谁呢,你也知道了是吧,一个魔种,等我当家了就扔你去当个看门狗。哈哈”郑榆不想自己随意的走,竟然正撞上看他从吴伯院里走出的郑琦。郑琦身穿明日婚礼的大红衣服,一副傲人的的样子对他说。

    郑榆只想躲开任何人,所以不理他转身就走,可是当他转身,看见的人让他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站在他眼前的,是唐彩儿!

    唐彩儿身穿的还是平时的衣物,不甚华丽却映着她那张清丽的面庞。而如此的面庞,此时也是错愕,她最不想见的人,竟然突兀的出现在面前。

    “小榆”唐彩儿只说了这一句,话再也说不出,哽在口中,只有这一句、

    “做别人的新娘,很好吧。去过你的好日子,做你的少奶奶吧。”其实自己不想这么说的,可是却脱口而出。

    一旁的郑琦见唐彩儿泪珠欲下,大眼睛里满满的难过袭来,不禁心里大怒。他平日无事也要欺负这个浑身是病的废人,何况如今。当下冷哼一声,周身蓝光闪现,单手成爪,直向郑榆咽喉抓去。

    若是平时,郑榆万万躲不开这一式,可是如今他心如死灰,身体竟自己做出反应,多年的锻炼虽然不能增长玄气,身体却有一定反应的敏捷,侧身一下,毫厘只差躲开了这一爪。

    郑琦咦了一声,不想郑榆还能反抗自己,默念一声,疾,身上蓝光一亮,离体直冲郑榆,这一式是以本身玄气攻击,凌厉的风直飞而来,郑榆苦笑一下,知道自己不可能躲开了。

    突然一声娇喝传来,郑榆胸前一阵金光显现,抵住蓝光,叮的一声,两样东西各自分开。

    郑榆睁开眼看,一柄蓝色小剑飞向郑琦,而自己胸前一面古朴铜镜滴溜溜转着,这镜子他识得,乃是唐彩儿师傅传下的护身法器,名曰周天镜,是防护一等的法宝。

    而那柄小剑乃是郑琦自父亲处讨来的仙剑,虽非奇兵,亦属上品,郑琦起了杀心,发出的是自己的杀招!

    “郑琦,你再动他一下,忘了说好什么了吗?”唐彩儿冷哼道,眼里一丝丝关爱看着郑榆。

    “好,好,听你的。滚吧,废物,躲在女人后面的东西。”郑琦转身收了蓝剑,一脸自得的走开。

    “小榆,你别这样,有些事姐姐和你说好吗?等我几天。。”唐彩儿伸手去抓郑榆的肩膀,却被郑榆闪身躲开。

    郑榆虽然才脱死结,却无心理会,只是冷冷看着唐彩儿,“我只问你一句,一定要嫁给他吗?”

    唐彩儿眼里的不舍愈加浓烈,却仍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郑榆转过身,再不回头,刚才的争斗虽未伤到他,劲气却引得他气息不稳,却仍一摇一拐走开。

    唐彩儿在背后看着这个瘦弱的少年走远,心里一阵阵的抽痛起来

    清冷冷的月光,少女的脸上两行清泪映得刺眼。

    。。。。。。。。。。。。。。。。。。。。。。。。。。。。。。。。。。。。。。。。。。。。。。。。。。。。。。。。。。。。。。。。。。。。。。。。。。。

    郑榆走到了后山上,看着眼前皎洁的月,紧握的指甲已经刺进了掌心,却好像毫无知觉一样。

    他看到了唐彩儿的眼睛,心里知道她恐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可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整齐说的没错,自己只会躲在她后面,不可能保护好她。

    反正都是因为自己,如果我不在了,她会不会好一点?

    反正自己是个废物,反正自己没人关心,既然这样,是不是就不要再惹人厌烦了?

    活着,郑榆苦笑了一下,或者要为了谁呢,只会让彩儿更加难过。

    相比之下,求死更容易的多了吧。与其像狗一样的活下去,生亦是死。

    仰头大哭起来的少年,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些愤懑,连老天,都抛弃自己了。

    哭了一阵,郑榆起身,再度运了一遍功法,体内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奇迹不会发生的。他自己暗暗叹了一声。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于是用全身力气催动身体里少的可怜的玄气,直冲体内穴脉,一阵阵不堪重负的痛苦传来。然而运行片刻,郑榆就知道自己终究什么都无法改变了。

    放弃了,姐姐,日后要快乐吧。郑榆一个人默默的说着。尽管唐彩儿纵使开玩笑要他叫姐姐,他却一次不曾叫过。以后,也叫不到了啊。

    郑榆看向苍天,知道这个天下,没有自己容身之地了。

    曾经自己也幻想过修成玄气,不求一鸣惊人,不求万人敬仰,只要有一席之地安身,有唐彩儿陪伴就好。可是自己什么都得不到。

    他迈下了眼前的悬崖。

    耳边好像传来唐彩儿的喊声。

    别了,姐姐。

    与此同时的云哲宅院之中,一个女子的喊声阵阵传来。

    唐彩儿看着郑琦,冷冷说道“记住你的话,如果郑榆再被欺负,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你。我答应你也只是因为这个,你也应该知道。”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郑琦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嘴上说着慢走慢走,却动也不动。

    原来虽然云哲与镜云通好,唐彩儿却知道郑琦是什么样的人,她所以答应婚事,为的,只有她心里放不下的那个瘦弱的少年。

    郑琦冷笑着,心里想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人了,那个废物等我日后再好好收拾他,到时得到了你,小爷再慢慢玩弄你们。阴冷的笑着,郑琦转身回了房间。

    唐彩儿自然不知道郑琦的想法,她还以为会给郑榆日后的幸福日子。

    而她更不知道的事,自己恐怕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瘦瘦的少年。

    要死了吗,不知道死后会不会有人愿意理我呢?

    郑榆迈步跃下了悬崖,双眼一闭,只觉得冷风刀一般刮着脸上,可是只觉得过了好久,还没能落地。

    奇怪的,郑榆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云哲派,站在山门之前,他不禁哑然,今日的云哲怎么这么不同。几个平时镇守山门的弟子见了他,并不但不像往日不理不睬,反而离得很远就迎过来,一口一个大少爷的叫着。郑榆走进宅院之中,意外见到父亲笑着走来对他说道“瑜儿,你回来了啊,快去屋子里,你母亲在等你一起吃饭呢。

    母亲?自己的母亲还在吗?郑榆急急跑进屋里,一个女子正在桌前,郑榆拼命看去,却发现无乱如何都看不见这个女人的脸。

    “娘,”郑榆大喊一声,想走近一点去看看自己母亲长的什么样,可是用力向前,身前的一切却都模糊起来。

    镜像变换,眼前一个衣着翠绿的少女含笑伫立,不是唐彩儿还有谁,此时的唐婉儿笑着过来,没有一点的愁意,牵起他的手,两人一起在山间走着,郑榆不知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想说,而唐彩儿则叽叽喳喳的在耳边说着不停,仿佛还是那个青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