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凶兽

    更新时间:2018-09-12 17:10:13本章字数:2900字

    郑启铭冷眼看着郑榆,道“畜生,不知从哪来了点本事,也来卖弄。”有转身看向郑启英,云哲宗主点了点头。

    郑启铭转身向身后命令道,“去给我好好的搜”以郑琦为首的少年弟子们一窝蜂的冲进郑榆的小屋,郑榆听得自己屋内丁丁当当的响着,双眼好像要冒火一样,可是刚要说话就被旁边人捆了两个巴掌,话也说不出来了。

    郑琦等人将院内细细搜查了一番,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只得悻悻的回到郑启铭身后。眼神仍是狠狠的看着郑榆。

    此时郑启铭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说道“总管,既然人没找到,事情也怪不到郑榆,还请总管饶了他吧。”郑榆仔细一看,发现正是在云哲派中唯一关心自己的老人,吴伯。

    ”老东西,用不着你给这个魔种求情。”郑琦也不忌讳,全都说出来,郑启英却一皱眉,伸手拦住郑琦,也不愿多说,只是一挥袖,转身走了,其他人见宗主走了,自然也全力跟上。郑琦却走在最后,朝仍在地上躺着的的郑榆呸了一口,转身走了。

    只剩下郑榆,孤独的躺在地上。双眼流下的泪,带着磕破眼角的鲜血,分不清楚。

    自己竟然被这样的欺负,他们完全不曾理会自己,完全不当自己是个人,好在,唐彩儿真的不在这里,她逃离出了这个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郑榆才自己爬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和人过招,以前都是自己被动的挨打。虽然自己只是胡乱的出手,可是毕竟对方是真正的高手,这种感觉让郑榆难受之余多了一丝憧憬,自己终究要打败他们,打败看不起自己的人,打败这个折磨自己的贼老天。

    自己该怎么办,郑榆自己问着自己,唐彩儿虽然不曾落入郑家,可是自己以后,是否还能再见她呢?不过既然身体终于可以修炼,郑榆也就不再去想更多,默默地回了屋子,收拾起被打落的物件。其实他的小屋简朴的什么都没有,可是仅有的几件家具仍是被打碎拆烂了,郑榆叹一口气,虽然自己心里狠得要命,却一直到现在凭自己万万不行,只能隐忍下去。

    簌簌,一阵脚步声再次响起,见到吴伯出现在门口,郑榆连忙迎下去,他知道眼前的老人为自己说一句话需要多大勇气,吴伯却做手势不让他说话,只是急急忙忙给他一张纸,说了一声,彩儿小姐让你去这里。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郑榆看着手心的这张纸,上明华的很明显是后山的地图,里面却标着一个山洞,莫非,姐姐她留了什么东西给我么。

    他没见到的是,外面的阴影处,一个身影冷冷的看着吴伯离开。

    郑琦看着里面的郑榆看了看字条,然后回了房间,自己冷笑一下,心道,你们到底逃不脱我的手里。

    原来,本来唐彩儿昨晚与郑琦吵过,心里仍然放心不下郑榆,于是便去郑榆房间想找他说一会话,可是却发现郑榆已经不在,心下不禁一惊。本来他只想让郑榆过得好一点才甘心嫁给郑琦,如今怎么着都不得见,心下一惊,便朝向悬崖信步走去,她修道已成,只是定睛一看,便知悬崖之上已有人滑落下去,心里自然知道那个人是谁。不想自己本是好心,却害了自己关心的人一条性命,当即回身云哲,收拾行装,自己山门的招呼也不打,就要离开云哲走了。

    正巧唐彩儿将要离开之时,却被郑琦截住,唐彩儿含怒之下,全力出手击退郑琦,闪身不见。与此才惹出郑琦引众人搜查郑榆屋内之事。可是郑琦不知道事情经过,只道是郑榆藏起唐彩儿,所以一身怒气都发在郑榆身上。

    搜不到人,其他人自然都回去了,可是郑琦却不死心,蹲守在郑榆院外,果然见到吴伯送来东西,自己推测便是那唐彩儿的藏身之处,不禁暗喜道,到时候抓你们人赃并获,看你们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唐彩儿啊唐彩儿,叫你对郑榆这个废物如此上心,我便让你身败名裂。当即打定主意,要跟在郑榆身后,抓住两人,一洗自己被人逃婚之耻。

    郑琦整理好身上法宝,心知郑榆虽是个废物,唐彩儿却手段高强,自己恐怕无法胜过她,要找个好帮手才行。转念一想,今日郑榆与自己二叔动手,虽未伤了二叔,终究让他颜面有伤,想自己这个二叔平日最好面子,受了这一口气,必然要报,于是打定主意要找他一起,便走向自己二叔的房间去。

    当下郑琦来到郑启铭房外,不曾敲门进去,却听到门内两个人声音传出,两个声音自己都熟悉异常,一个自然是二叔郑启铭,另一个却是自己父亲郑启英。本来这两个人说话,自己没什么好避讳的,可是两人说话声音小的异常,令郑琦心下起了好奇心,不敲屋门,只是附身听去。

    却说房内正是郑启英郑启铭这对兄弟,两人本在商量要事,可是两人是何等能耐,郑琦不过蓝光等阶,发出声响怎能瞒过两人,只是两人知道门外是自己宠爱之人,也就不叫破,只说一些琐事,郑琦在门外听了半天不得其门路,只得悻悻离开,盘算着盯紧郑榆,找机会叫上二叔去捉两人。

    郑启铭听得门外无人,这才转向自己的大哥,面像森然道“大哥,那小畜生是不是要现在就除去,以免后患?”

    郑启英默默想了一会,摇一摇头道“此事不急,虽说不知因为什么那小畜生可以修炼,可是看他能耐不过尔尔,应该只是偶然而已,与魔宗无关。这些日子不少暗潮涌动,唐彩儿逃婚更是让我们云哲大折脸面,这样下去误了魔尊的大事,死都不足以谢罪。”

    这郑启英身为正道大豪,竟然在为着魔道做事,口称魔尊。而郑启铭也好像习惯一样,根本不曾在意。

    云哲这两大巨头,竟然是魔道中人!

    “也好,是我冲动了。”郑启铭一躬身,面上道了个歉,心里却道“你不让我去除了那个畜生,我这口气便自己报了,你也怪不得我。”

    两人就在房中再度商议他事,不多时郑启英离去,郑启铭正要出去转上一圈,却看到郑琦迎面而来,显然有事找他。

    郑琦见了郑启铭过来,心中大喜,刚刚郑榆出了门朝后山去了,显然是去找唐彩儿那小贱人,自己急忙跑来找二叔相助,却正好碰上,岂不是天助我也。

    当下郑琦来到二叔旁边,道“二叔,我已经知道那两个人的去处了。”

    郑启铭愣了一下,自己已被郑琦带错了一次,失了颜面,如今郑琦再提,不禁心里不满,问道“你这消息到底准是不准,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

    郑琦当下将自己所见之事一一细说,郑启铭不禁颔首道,正是这样了,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于是二人也不通知别人,郑琦想亲手羞辱两人,郑启铭更是要报丢了脸面之仇,两人都不想太多人知道,所以立即出发,随郑榆前行。

    而此时的郑榆正在前往后山的路上,冥思苦想到底山洞之中究竟有些什么。

    郑榆走进山洞,静静看着黑漆的洞顶和那些水汽,不仅惊讶竟然这后山还有这样的地方,自己往来多次却从未见过。

    唐彩儿的地图里注明了,要自己来这里取东西,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郑榆催动身体的玄气,灌入佛珠之中,一阵清白的光芒闪现出来。郑榆发现这佛珠之内蕴藏着不知多大的能量,自己可以从中吸取,而且催动时只用一点点玄气即可。

    佛珠慢慢升到郑榆头上,青光照亮四周,郑榆信步朝前走去,山洞不大,里面也不算潮湿,郑榆慢慢朝里面走去,想着到底唐彩儿留了什么给自己。

    可是不想自己走出好远,山洞却迷乱无踪,也不知道怎么走才是对的,慢慢竟然迷失了方向。

    吱吱,一只小东西从里面跑出来。郑榆仔细一看,惊讶认出这东西竟是一只罕见的灵狐。

    郑榆平时身子弱,虽然热衷修炼身体却不堪重负,所以空闲时间只能看些书籍,因此他知道眼前这东西名为七巧灵狐,通体雪白,头生四耳,有名的聪明伶俐,悟性极高,大半都可以向人类一样修炼得道。

    郑榆仔细看向眼前的灵狐,却发现这灵狐颇为慌张的奔跑过来。本来灵狐生性胆小,见人疾走,不想这一只竟然一下钻进他后面,两只爪子紧抓着郑榆裤脚,吱吱哀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