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人性

    更新时间:2018-09-12 17:10:13本章字数:2962字

    而凶兽本来经过剧烈战斗,只想回自己洞府好好调养一番,此时一听到灵狐的声音,剩下的两只眼睛再度闪出红光,一股贪婪之意满满写在脸上,当下辨明方向,朝着郑榆方向走来。

    郑榆不禁吃了一惊,那郑启铭手段不知超过自己多少,一样被这凶兽放倒了,现在凶兽直直朝着自己走来,郑榆全身颤抖着,心里只想逃开这妖怪。

    可是他明显的感觉到,身后一团小小的东西,无力的躲在自己身后。

    郑榆知道,这凶兽正是冲着自己身后的灵狐来的,自己若是躲开大概不会有事。可是自小自己都是独身一人,什么玩伴宠物都不曾有过,如今这灵狐伴了自己这短短时间,他竟然已经喜欢上这只小东西,当它是自己的同伴。

    我会再次失去同伴吗,郑榆暗暗问着自己,不想再失去了啊。

    郑榆缓缓的站起来,即使双腿仍然不住的颤抖着,却坚定的站在凶兽之前。

    凶兽低吼一声,眼神一转,已经探明眼前这个人类比刚才那个差了不知几何,所以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嘲弄般的看着他。

    郑榆自嘲的一笑,想不到一个畜生也看不起自己。不过自己实力确实比郑启铭差得远了,打这凶兽恐怕今天是凶多吉少了,可是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也不怕这个。因为他知道,身后的小东西,更加需要自己。

    那凶兽见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一点躲开的意思都没有,不禁暴怒起来,后肢用力,已经飞扑过来。

    郑榆也只得硬着头皮顶上,壮胆的喝了一声,周身青光一闪,他修行时间虽多,却不曾接触高等功法,连御气都不熟练,当下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只有将玄气遍布全身,直撞向凶兽。

    两者相撞,郑榆本来以为以自己修为,这一下必然要了自己半条命,可是不想虽然自己被弹开,体内只是一阵气血翻涌,却不是很严重,而那凶兽竟然同样倒飞出去。

    郑榆知道了,眼前这凶兽已经是强弩之末,刚才它虽然击倒郑启铭,自身力量也消耗了七七八八,现在恐怕和自己相差无几了。刚才只是在虚张声势,想要吓退自己。

    郑榆突然就放心了下来,想这凶兽没有那么多力量一举击杀他,只要自己消耗着,终究会把这东西耗死。看着凶兽流着血的小腹和碎裂的头颅,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而凶兽不断看着郑榆和他后面的灵狐,盘算着是不是还要击杀这个人类,以现在自己的状态,恐怕不是容易的事,可是可口的美味就在眼前,自己又不想放弃。

    凶兽最终作出决定,不愿放弃唾手可得的美味,低吼一声,再度扑上。

    郑榆全力一激那佛珠,佛珠再度升在他头上,一股淡金色佛光笼罩他全身,郑榆找准角度,也朝凶兽扑去。

    此时郑榆与凶兽的交手,完全比不上郑启铭一样动用玄气法宝,只是拳拳到肉的硬拼,那怪物本来是大凶之物,手段高强,可是刚才争斗拼了本命真元,如今也只是凭借战斗本能去跳跃抓挠。

    斗了一会,二者有默契一般的分了开来,一人一兽都想不到竟然打的若此胶着,郑榆身上已经被划出好几个大口子,手臂的一处深可见骨,可是他头上的佛珠不时发出光芒灌入他体内,这才让他勉强保持战斗的力气。而另一旁的凶兽体能也已经达到透支地步,小腹上第一次划出的口子到现在都没时间照顾,几番战斗下来已经越来越大了,也不知多少鲜血流了出来。

    “吼”怪兽咆哮一声,脚步却慢慢后撤一点。

    它终于畏缩了吗,郑榆大喜,左臂已经抬不起来了,只能用右臂护住胸前。

    那怪物却再度怒吼一声,翻身而上,郑榆也料到这东西不好对付,只得再度跟上,一时间,两者再度缠在一起。

    郑榆此番与怪兽有一番距离,于是先将全身玄气凝聚在右手之上,全力挥了过去。只是那拳头上莫名带了几分闪电,不知来自何处。凶兽虽然也见他此招犀利,可是身体在空中,躲闪不及,硬生生受了这一下,利爪直落,郑榆勉强后仰,仍被利爪刮破脸上,一时间血流如注。

    而怪物狂吼一声,郑榆一拳竟然将它小腹打穿,怪兽一动,就感觉到腹中内脏翻滚不休,它不过是个畜生,不曾修成人形,也就无法将魂魄脱体逃生。如今本体一损,受了这么重的伤,知道自己已经活不成了,不禁狂怒起来,只想就地击杀郑榆,报仇了恨。

    而郑榆并不知怪物将要死去,见它发狂,只有拼了命的挡住,一时间脸上鲜血不住流出,身上大大小小的二十余道伤痕一起做痛,可是生死攸关,他无法允许自己放弃,好在头上佛珠不断流出金光相助,才坚持下来。

    郑榆大吼一声,突然向前躲开凶兽一扑,紧紧抱着凶兽,任凭那东西在他背后拼命拍打,几乎五脏六腑都要被击散一样。双手却不松开,只是更紧的勒住怪物,而头也埋在凶兽毛发之中,不让它咬到。

    郑榆只是紧紧抱着这凶兽,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在背后打拍打越来越无力起来,抬头一看,那怪兽已经死去多时了。

    战斗中了,郑榆顿时全身松懈下来,想不到自己竟然最终杀死了这东西,如此强大的东西,是不是又是老天派来想要终结自己可怜的命运的呢。

    以前听他们说降妖除魔是何等简单,可是如今呢,自己几乎付出性命才收拾掉这东西。

    郑榆静静躺在地上,那七巧灵狐爬过来舔着他的脸,一脸兴奋与亲昵的样子。郑榆看着这小东西,不禁笑道“想不到这也是一番奇遇,你我今日生死一场,以后你便与我一起如何,也好伴我走这一条逆天之路,让我不算孤独。”

    那白狐似通人性一般,竟然点了下头,郑榆大喜,道“若是唐彩儿也在,见了你必然欢喜万分了。”

    谁知那白狐听了唐彩儿之名,眼神中竟然放光一般,转身跑了出去,正当郑榆心感奇特之时,白狐又跑了回来,不过口中衔着一面古朴的小镜。

    这镜子郑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正是唐彩儿惯用的那柄周天镜,想来唐彩儿留给自己的东西,就是此物吧。

    可是为了这东西,险些断送自己性命呢,这灵狐凶兽又是哪里来的呢?

    郑榆正迷惑不解之时,忽然听见另一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其中夹杂着的,是人的说话声。

    虽说郑启铭可能还活着,可是另一个人是谁呢?

    郑榆勉勉强强的爬起来,走了过去。

    在郑启铭的身边,俯身查看的人正是郑琦。

    两人一起随郑榆身后进入山东,却不料山洞路线复杂,竟跟丢了人。而二人盲目走着,突然郑启铭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传来,他本性好强,感觉到这气息乃是凶兽,是以也不躲开,反而迎上前去,所以才和妖兽硬碰硬的打了一场,以致自己几近身死当场。

    不过郑启铭是道家已至化境的高手,已经被他练出离体元婴来,所以虽然郑启铭受伤严重,却不致死。但是他本体元婴脆弱,也不敢轻易逃开。

    而刚才凶兽走开,一直躲在一旁的郑琦跑了出来,他本来想躲着看凶兽走开。可是不料郑榆出现,而且竟然击杀了凶兽。他心头不禁大怒,这个平时自己眼中的废人竟然做了这等大事,不仅让他怒火中烧,郑琦仔细一想,不禁心生一计,一个让郑榆身败名裂的计策。

    郑琦走近郑启铭,郑启铭大喜,道“琦儿快来,二叔元婴脱体先走,你带二叔身体回去,日后再来收拾这凶兽。”

    郑琦阴森森的笑道“二叔,那凶兽已经不必收拾了。”

    郑启铭只道自己这个侄儿被吓得傻了,说出这等怪话,当下也不耽搁,默运功法元婴离题,叮嘱道,“务必带回二叔身体,琦儿。”

    郑琦却运起玄气,周身蓝光闪耀,问向郑启铭的元婴“二叔,你还恨不恨郑榆那个畜生?”

    郑启铭不禁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些有的没的?”

    郑琦却冷冷笑道,“我知道你会恨他的二叔,到了你贡献的时候了。“

    郑琦翻手,跟随自己的那柄蓝色仙剑忽地变大,一股蓝光包裹着仙剑,只用一刹那,就将郑启铭元婴搅得破碎,然后又反手数剑,劈在郑启铭再也无法起来的身体上!

    郑榆几乎惊讶的叫了出来!

    这郑启铭为人傲慢,爱出风头,可是自己膝下无子,所以一直以来极为宠爱那郑琦,郑琦的蓝色仙剑本就是他的收藏,见郑琦喜欢才赐予他。这等宠爱,是自小受尽屈辱的郑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