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你真美啊

    更新时间:2018-09-12 17:20:20本章字数:1789字

     “你笑什么笑?一点也不正经,快来替我点菜吧。”诸葛鑫宇老师当然知道那个女服务员那“扑哧”一笑的含义,于是就叱她道。

     女服务员被客人叱了一顿,不敢怠慢,就微笑着问道说道:“是,诸葛老师。我们开始点菜了。请问你点什么菜?”

     “今天我要请稀客,你要点的好一点。好了,你们时下有什么好吃的招牌菜啊?”

     “现在秋风渐起,火锅开始上战场了。这火锅可也真多啊,有过山风蛇(肉)啦,黄猄(肉)啦,山羊(肉)啦,还有走地鸡,野鸭,还有大龙虾,大闸蟹等山珍海味。”女服务员滔滔不绝地介绍了一番。

     而且她还蛮鬼马的,专拣一些名贵的点,她知道,这个阔少有的是钱。

     但孰知这正合这位阔少的心意。

     “好啊,品种不错。上官凯名同学,你喜欢吃什么啊,你来尽管点吧?”与女孩子吃饭,尊敬女性,这是常理,对这位阔少来说,这更是表现自己大方的时候了,于是诸葛鑫宇老师将这点菜的任务交给了上官凯名同学。

     “要,要我来点菜?”上官凯名闻言大吃一惊,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来这么高档次的酒店吃饭,而且,平时只是伴吃,什么时候轮到自己来点菜?因此,对这个点菜的活儿她可是个门外汉,不觉羞红满脸,细如蚊叫地说道:“诸葛老师,你来点吧,不怕告诉你,我对点菜这份活儿可是很陌生的哦。”

     看着上官凯名同学那张羞红的脸,诸葛鑫宇老师似乎明白了,于是也不想为难他,就自己挑起了这个点菜的任务,于是很熟练地点了一大桌的靓佳肴来啦。

     “先来一个过山风蛇(肉)炖走地鸡老火靓汤吧,龙凤烫啊,营养好,秋风起了,要及时进补啊。”

     “过山风蛇(肉)炖走地鸡,那不是很贵的哦?”上官凯名闻言惊讶得眼都大了。

     按时价,这过山风蛇可是七、八百元一斤的哦。七、八百元一斤的菜,上官凯名是想也不敢想的啊,更别想说要吃的了。

     “贵一点没问题,但营养好啊,还有,你喜欢就行。”诸葛鑫宇老师只是呵呵地一笑。

     钱,对这位阔少来说并不是问题,平时他是大方出名了的,就是请那些猪朋狗友吃饭,点这些龙虎凤的菜肴都是家常便饭啦,现在他是请大靓女吃饭啊,不够档次的怎行?

     “再来半斤猄(肉)片,羊(肉)片,哦对了,男虾女蟹啊,就来半斤大龙虾和两只大闸蟹吧。哦,对了,大闸蟹要阳澄湖产得那一种。”

     “哇,大闸蟹还分产地的啊?”上官凯名感到很新鲜,不禁问道。

     “当然要分的啦。我们江南阳江闸坡产的大闸蟹,虽然味道不错,但是如果与阳澄湖的大闸蟹相比,那就有天渊之别了。知道吗?阳澄湖产的大闸蟹历来是御用贡品啊。”诸葛鑫宇老师乐呵呵地说。

     哇,能够吃上御用贡品,上官凯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啊。

     “诸葛老师,你真捧啊,天文地理,风土特产无所不晓的。”上官凯名不禁对这个诸葛老师产生了歆慕之情。

     “那是当然的啦,知道吗?我是学文科的,历史地理哪一门不擅长啊?”听到靓女学生对自己高度赞赏,诸葛鑫宇老师心里这个乐啊,彷佛比喝了龙凤汤还要甜美几分。

     很快,菜汤就摆上来了,直摆了满满一桌,与其说是吃宵夜,其实是比吃正餐还要丰富。

     “哦,对了,服务员,再给我来4瓶啤酒。”诸葛鑫宇老师对那个女服务员说道。

     “诸葛老师,还要喝啤酒啊?”

     “有靓汤靓菜,还有靓女陪伴,不喝一点酒怎行?哈哈…..”诸葛鑫宇老师开心说道。

     “只是,我不会喝啤酒啊。”上官凯名怯怯说道。

     “喝喝就习惯啦。上官凯名同学,你已经读高中了,成年人了,要会喝酒的啊,如果将来工作了也不会喝酒,那怎行啊?”诸葛鑫宇老师说道。

     “………”上官凯名无言以对,唯有以沉默表示默许。

     “好啦,我的靓女同学,为了庆祝我们的相识(不撞不相识啊),我们来相互敬一杯啊。”诸葛鑫宇老师举起杯来与上官凯名碰了一下,开心地一喝而尽。

     “好啊,诸葛老师,我们干。”听到老师下命令了,上官凯名唯有顶硬上,举杯一喝而尽。

     “咳咳咳咳……..”孰知上官凯名一杯喝下去,却引来了一阵的咳嗽。紧接着,脸蛋被仓得满脸通红。

     “啊,上官凯名同学,你怎么啦?”诸葛鑫宇老师慌忙走过去,拍着上官凯名的后背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被啤酒仓着。”

     “哦,那就好啊。”

     突然一转身,发现了上官凯名那一张被仓得红艳艳的,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的秀脸,诸葛鑫宇老师那一颗心跳得更厉害了。

     本来,上官凯名就天生丽质,如今脸上红扑扑的,真是美得如同醉酒中的杨贵妃。

     “上官凯名同学,你,你真漂亮啊,看着你,我如同看见了昔日的杨贵妃!”看着上官凯名那张如此红艳漂亮的脸,诸葛鑫宇老师开心地语无伦次,心里蓦然升起一丝暖绵绵的感觉,他不知道这一种感觉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