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家庭会议1

    更新时间:2018-09-12 17:20:21本章字数:2832字

     呼延结铭局长的女儿呼延夙晴,人长得小巧玲珑、端正秀丽的,但是其为人刁蛮任性,外向好动。自从她高中毕业考不上大学后,托老爸的福,就进入一个县机关单位工作。

     参加工作后,这个性格外向的呼延夙晴更加刁蛮好动了,每天不是与这个猪朋狗友出去吃饭,就是与那个同事姐们出去卡拉OK,日子倒也过得洒洒潇潇。

     自己女儿的性格老爸最清楚。第二天上午,呼延结铭局长就提前打电话给呼延夙晴说道:“呼延夙晴啊,你今晚回家吃个饭吧,老爸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商量。”

     “那怎行?我早就约好了我的死党兼同事柳美妹等去吃饭呢,还说好是直落的,就是吃了饭继续去卡拉OK那一种哎。”

     顶撞老爸是呼延夙晴的家常便饭,也不管你是局长不局长。

     “呼延夙晴你听老爸我说,今晚的事很重要,你就将那个饭局给我推了吧,或者改期。”当官惯了,语气也是直爽的说,呼延结铭局长在电话那头大声说道。

     “就你的事重要,难道我们的事就不重要吗?反正定了的饭局我就不能推。”刁蛮任性惯了的呼延夙晴,顶撞老爸当开心,心里话说道:在女儿面前别摆什么官腔,老爸你真是看错对象了哎。

     “好啦,好啦,我怕了你。可是今天的事情是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是关于你和诸葛鑫宇的事…….”当官当得圆滑极了,见硬的不行,呼延结铭局长就来软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内心是很喜欢诸葛鑫宇的说。

     “什么?是关系到我和诸葛鑫宇哥哥的事情,他该不会是来提亲了吧?”提到诸葛鑫宇老师,呼延夙晴心里这个开心啊,当即急得不得了。

     “这可个是个秘密,今晚再开谜底吧。咳、咳、咳,呼延夙晴我现在再问你,你今晚到底回不回家吃饭?”知道女儿果然上钩了,呼延结铭局长欲擒故纵。

     “有什么事情比我与诸葛鑫宇哥哥的大事重要?老爸,我现在可以明确的答复你,我今晚当然回家吃饭啦。好吧,我的那个饭局我就改个期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老爸,今晚见,拜拜……”呼延夙晴没等老爸回应,就很不礼貌地挂断了老爸的电话,电话外留下了一串愉快的笑声。

     “喂、喂、喂,怎么啦?这么快就挂机啦,我还有话要说……哎,这个女儿也真是的,刁蛮、任性,真拿她没办法。”这个呼延夙晴居然很不礼貌地挂断了老爸的电话,呼延结铭局长非常无奈地摇了摇头,都怪是孩子他妈从小将她宠坏了。

     这一天下午,呼延夙晴回家得特别的早(这可是她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这么主动、这么早回家的啊),一下班就往家里赶,因为她心里急着要知道老爸说的那个秘密是什么?

     “哇,老爸,你回得比我还早啊。”呼延夙晴春风满脸地推开家里的门,就看见老爸和老妈居然已经坐在了客厅,心里一乐,就走上前搂住老爸的脸蛋狠狠地亲了一口。

     “啊,我们的呼延夙晴长大了不爱老妈啦,不然怎会只亲老爸不亲老妈我的啊?哎,真是女大不中用啊,以前真是白疼你了。”看见呼延夙晴居然今天反常,一进门不是先亲自己,而且看样子仅仅是亲了她老爸就算了,而当自己这个老妈当透明,呼延夙晴的母亲朱美霞不禁醋意大发。

     “怎会呢?好啦,给妈妈你一个吻吧。”呼延夙晴今天心情特别的好,人也大方了很多,亲完老爸又亲老妈。

     “这还差不多,我以前没有白疼你啊。”朱美霞微微一笑。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静一静吧,趁没吃饭,我们先开个家庭会议吧。”呼延结铭局长说道。

     “好啊,这次家庭会议的主题不会是我的诸葛鑫宇哥哥他来提亲…….?”呼延夙晴闻言,慌忙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第一次这么认真参加家庭会议。

     呼延结铭局长说说道:“你说的对,我们今天就来讨论这个问题。”

     “孩子他爹,你说什么来着?诸葛鑫宇他要来提亲?我怎么一点也不清楚的啊?”朱美霞闻言惊讶不已。

     “你们不要急,等我慢慢说吧。”呼延结铭局长说道:“是这样的,昨天下午,诸葛鑫宇爸爸去我办公室找我,说是他们的诸葛鑫宇和我们的呼延夙晴都长大了,是否可以考虑考虑他们的婚事啦,他想征求我们的意见。所以,今天我就为这件事征求一下你们两个的意见。”

     “哦,是这回事啊。反正我和诸葛鑫宇哥哥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啦,结婚是迟早的事情。既然人家向我提亲来了,我们就应该答应他们呗。反正对这件事,我是十二分的满意。”

     这个诸葛鑫宇老师,长得英俊潇洒,还高大魁梧的,更可爱的是他为人大方,花钱潇洒,还知书达理呢。总之,这个诸葛鑫宇哥哥啊,在呼延夙晴眼里全部都是优点,不是怕嫁给他,而是恨嫁给他太晚了哈。

     “扑哧,我们呼延夙晴你也真是有趣,你是恨嫁是不是?作为我们女人的,婚姻大事怎能自己主动的哎,不怕人笑话吗?”朱美霞笑着骂自己的女儿道。

     “妈妈你真坏,我哪里是恨嫁……”见老妈如此说,呼延夙晴不觉羞红满脸。

     “好啦,你们不要闹了,言归正传吧。你们只说说对这件事的意见如何?”

     呼延结铭局长一向办事爽脆干练,看不惯这样的婆婆妈妈。

     “对这件事,我与呼延夙晴的意见一样,就是举双手赞成!”朱美霞爽脆地说。

     对诸葛鑫宇这个“女婿”,朱美霞真的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相反心里却是喜欢得紧。喜欢他的英俊潇洒、高大魁梧、知书达理是其次,最为重要的是,人家有一个很有钱的老爸,说不定呼延夙晴嫁过去了,那个家财万贯的亲家母立马就会送自己一件名贵的钻石项链呢。

     一想到钻石项链,这个贪婪的朱美霞眼睛就冒起了火。因为前几天,她与一个老朋友狂珠宝商场,有一款刚进口的新款的标价50万元的钻石项链立马就掉进了她的脑子里,再也赶不走。回家与丈夫呼延结铭局长商量购买这条项链的事,谁知却被他狠狠地骂了一顿说道:“你疯了吗?居然敢明目张胆戴一条50万元的钻石项链,你是想我被纪委监察来调查,然后被双规了,被关进监狱了你才甘心是不是?钱,我承认我贪了很多很多的钱,就是卖三条50万的钻石项链,我也是眼睛也不眨一下。问题关键是我的那些钱是见不得光,不能明目张胆花的汗,你脑袋进水了是不是?”

     朱美霞终于明白,有时候,当大官的老婆也是受气得很,有钱不敢花,有名贵首饰不能佩戴,那算是哪门的事?你看看那些大企业家、大老板的老婆,有钱风风光光的花,那才叫绝呢。

     所以,对这个有大把大把的钱,又可以大把大把地花钱的诸葛鑫宇一家人,朱美霞是打骨子里歆慕。

     “好吧,既然你们两个都同意这么亲事,我就…….”呼延结铭局长很无奈地说。

     其实按呼延结铭局长的本意,他不大喜欢这一门亲事的。因为他在公安线混得久了,社会经验相当的充足,分析问题相当的透切,他觉得这一门婚姻未必是幸福美满的婚姻。他的理由就是,诸葛鑫宇与呼延夙晴的性格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类型,一个及其内向、沉稳、知书达理,另一个却那么的刁蛮任性、外向好动,这样截然不同的性格的组合应该是天底下最糟糕的事情。

     但是,现在问题是,自己的老婆和宝贝女儿就偏偏喜欢这么亲事,特别是那个不懂事的宝贝女儿,恨不得立马就嫁给他啊汗,要死不同意的话,按照她的性格,相信去跳江自尽都办得到。

     “老爸,你也发表一下意见吧。”见老爸在一愣一愣的,呼延夙晴着急了。

     呼延夙晴不知道老爸心里的苦楚,以为他也与自己一样,是蛮喜欢诸葛鑫宇哥哥的呢。

     呼延结铭局长闻言,只能非常无奈地说道:“你们没意见,我也没意见。好了,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我明天就告诉诸葛鑫宇爸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