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拜访天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318字

    天魔皇来到充满魔气的地牢暗房,里面关了人、仙、妖、魔、冥、灵各六个,他慢慢地走过各个牢房,跟在后面的藏魔语气平淡地说:“一切就绪,随时可以开始修炼藏魔摄心术。”

    “不是一直缺灵吗?摄魔也因此战死了,你从哪来弄来的灵?”天魔皇略显好奇地问。

    “我说过了,姐姐不能做的事,我能!他们就是姐姐战死那天,我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劫回来的。”藏魔略显得意地阴阴低笑。

    “好吧,你立即开始修炼藏魔摄心术。”天魔皇说完便转身走去,藏魔稍稍弯身送他离开,等他离开后,她直起身子眸光狠厉地看着有光的地方——尊上,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要证明给所有魔看,我绝对比摄魔厉害!

    离开了天庭,尚飞趴在卷云上呼呼大睡,蒲宇看着手中的蓝血剑又转眼看了看熟睡的尚飞,嘴角浮起一丝兴奋的微笑,他睁了睁懵惺的眼睛微笑问:“哪来的剑?什么时候带上的?”

    “哦,是刚才那位戊蓝使者送给我的,我可以用吗?”蒲宇连忙问。

    “他送给你的,又在打什么主意?”尚飞想了想微笑说,“那就用吧,你有件神器在身旁比较好!”蒲宇拼命地点头,尚飞舒了一口气又侧头睡着了,蒲宇放眼远眺,就快到天都峰了,远远就看见一个身影在着急地晃来晃去,接近一看——是沐沐!

    “沐沐姐姐……”蒲宇握着剑跳落到地面上,跑过去急切问,“神色慌忙的,你怎么呢?”

    “你们可回来了!”沐沐喘了几口急气,说,“我回去看了一下,这才发现昨天一战结束后,就有六个灵民不见了,怕是被邪魔捉走了!邪魔不是要修炼什么藏魔摄心术吗?我怕他们有危险,但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邪魔的落脚点,你知道吗?”

    “嗯嗯……”蒲宇扭头看了看卷云上的尚飞。

    “太好了!”沐沐才展颜笑了笑,她张开掌心,蒲宇凑过来看了看——是花泪!沐沐抿嘴微笑给她戴上说,“花泪可是我们花灵圣女的圣物哟,你可千万别再把它给弄丢了!否则我们饶不了你!”蒲宇苦笑点点头——可是王兄还是不肯原谅我!

    尚飞和沐沐、蒲宇来到闹市,却丝毫没有感到邪魔的气息,蒲宇在街道上张望了一下说:“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可是上次逃得太匆忙,没能认清具体位置。”

    “他们的魔气掩饰得太好了。”尚飞谨慎地张望了一下说,“我们四处找找吧!”他刚迈了几步又停下来,蒲宇和沐沐疑惑地看着他,他的目光凝视在前方,她俩顺着看去——七姐和布雨龙神在前方迎面走来,他们也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七姐忐忑不安地四处张望,布雨龙神疑惑地看了一下低想说:“他分明是往这边来了,怎么突然就不见踪影了?”七姐止住脚步低头不语,布雨龙神也跟着停下脚步微笑说:“不用担心,只要我们捉到幽火冥君,就能将功赎罪,说不定你的身份也可以公开了!”

    “这个我不敢奢望……”七姐把头压得低低地说,“我现在只想把幽火冥君带回天庭,弥补我所犯的过错,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七姐,布雨龙神,”蒲宇试探地喊了一下,七姐和布雨龙神齐齐吓了一跳,他俩回过神放眼向前看去,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蒲宇跑上来笑问,“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呃……”布雨龙神一时说不上话来,他看了看随后走来的沐沐和尚飞,赶紧挤出一个好奇的微笑问,“那位姑娘是谁?我在仙界好像没见过她!呵呵……”

    “我怎么觉得你的笑容怪怪的!”蒲宇嬉笑说,布雨龙神苦笑地抹了一把冷汗,沐沐走上前来微笑说:“我是神木林的守护者,平时不怎么跟你们这些天庭的神仙交往,你们不认识我也不奇怪!”

    “谨慎点。”尚飞突然冒出一句,他们凝神敛目地四处张望,大街上的人快速行走来回穿梭,突然一个绿眸的男子回过头来,“乕皓!”他们齐齐轻喊了声。

    “哦,被发现了!”乕皓诡笑了一下,轻轻一跃便消失不见了,尚飞弹出卷云跟着他散落的气息追去,布雨龙神化龙飞去,沐沐缩成光点跟上,蒲宇也抽出飞羽拉着七姐跟过去。

    乕皓逃到高空中就突然停下来,回过头暗暗低笑,他们也跟着停下来分散将他包围,乕皓看了看蒲宇身旁的七姐烈起嘴角邪笑说:“上次见面匆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

    七姐的心颤抖了一下,大家带着惊讶的目光看着她,七姐狠握着颤抖的拳头直直地看着乕皓——藏不住了,再也藏不住了!她又气又懊悔地低下头,已经没有勇气面对大家疑惑的目光。

    “谢谢你帮助火萤替我解开封印!”乕皓再补上一句,大家震惊的眸光已无法从七姐身上转移,看着大家震惊的目光,七姐的脑袋轰的一声霎时空白了,摇摇晃晃仿若就要昏阙过去。

    “胡说八道的家伙,今天我就要捉你回天庭!”布雨龙神顿时化成黄龙,扬起两个锋利的狠爪扑过去,乕皓眨眼间消失在空中,又出现在黄龙后面得意低笑,黄龙把尾巴狠狠一甩,打到了他的脸,乕皓劈出一个幽火便转移跳开,黄龙吟啸了一声继续扑过去对付他。

    “七姐……”蒲宇惊喊了一声,七姐昏倒在她怀里了!这一声尖叫才把沐沐和尚飞的魂给拉回来了,他俩赶紧围上去对付乕皓。蒲宇看着昏迷的七姐——她的额眉不停抽搐,懊悔和茫然的痛苦堆满了她惊惶的脸,即使乕皓真是她释放出来的,那也一定不是她所愿意的,背后一定有原因!

    在与乕皓的激斗中,尚飞忽然抽身回来,沐沐疑惑地退回来,落下黄龙独自与乕皓缠斗,沐沐飞到尚飞身旁悬浮在空中好奇问:“怎么呢?哪里不对劲吗?”

    “嗯嗯。“尚飞点点应了声,他低想了一下——好好的,幽火冥君怎么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又故意招惹我们跟他对决,莫非……尚飞眸光一亮急切说:“沐沐,我们赶紧去找魔皇的据点,恐怕他们现在就修炼藏魔摄心术了!”

    “好的!”沐沐会意点点头,立即跟他调转方向,向人间俯身飞去,蒲宇稍稍一挥手,飞羽也跟着转去。

    “几位要到哪去?”乕皓突然出现在他们前方邪邪低笑,“没有你们的对战,我会很寂寞的,特别是你——孤星!”他直直地看着尚飞饶有兴趣地喊了声。

    “该死的家伙!”尚飞盯着他在心里不停低念,“要不是在布雨龙神面前不宜暴露自己的身份,我早就动真功夫狠狠地揍你一顿了!”尚飞想着必须破坏他们那个什么心什么术,指尖蠢动了一下,眼看着黄龙盘飞而来,他的杀气又一下子泄了。

    “尚飞你带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交给我就行了!”黄龙扑过来爪向乕皓,尚飞诡笑了一下赶紧向她们使眼色调头离开,他们急速向人间飞去,骤眼一看,黑压压的一片乌云从地面升起来,他们顿时止住步伐悬浮在空中。

    “这是……”蒲宇惊喊了一声,沐沐凝神敛目地低念:“魔兵!”

    “沐沐,你马上带蒲宇离开这里!”尚飞谨慎地说。

    “别说笑话了!”沐沐冷笑了一下,看着一眼无尽的魔兵,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这已经不是你这个小小野仙能应付得了的,你赶紧带着她俩离开这里!”她眸光闪了几下咬咬牙说,“如果可以,就到天庭搬救兵,我们必须阻止他们修炼那个恐怖的法术!所以你……”沐沐转眼一看,尚飞已经不见了。

    “呵呵……”飞羽上的蒲宇苦笑了几声,沐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尚飞已经到了魔兵的中心去,他忽而爆发出一道强烈的仙气,形成一个巨大而光环横劈散开,眨眼间,魔兵倒了一大片!

    “尚飞……”沐沐愣了愣,忽而眸光闪亮嘴角咧起一丝丝微笑,“蒲宇,你自己可要保重了!”她扔下一句话就轻轻一个跟斗跃到了魔兵之中去,狠戾地迎战杀敌。

    “沐沐姐姐……”蒲宇伸手地喊了声,侧目一看,自己和昏迷的七姐已经魔兵包围了,她怯怯地搂着蓝血剑,一个邪魔挥着魔捶向她杀来,“走开!”蒲宇惊惶地闭上眼睛,好像一下没了声响,她挑起一只眼皮看了看,她瞪大眼睛——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跪了起来,拔出蓝血剑刺进了这邪魔的腹部!

    “对不起!”蒲宇怯怯地把剑收回来,邪魔腹部的血顿时飞溅,凝固在空中的血地瞬间变蓝,“不好……”蒲宇又把剑刺进了这邪魔的腹部,邪魔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臭神仙,一剑足以要我命,你至于还多插我一剑吗?难道连一丝活的机会也不留给我吗?

    “不,不是这样的……”蒲宇抹了一把汗苦笑,“如果血液全变成蓝色就会……怎么办?”蒲宇猛然抽回剑,看见他血如泉涌,“这下糟了,那你岂不是要在痛苦中挣扎很久才死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怎样才能减少你的痛苦呢?”蒲宇手足无措地把手里的剑扔掉。

    邪魔的脸痛苦地抽搐了一下,又微微一笑,向下极速坠了下去。

    “笨死了!”戊蓝使者突然出现在蒲宇的跟前,她吓了一跳惊异地看着他,戊蓝使者稍稍把掌心向下一扬,蓝血剑就到了他的手上,“这剑是这样用的!”话音刚落,他就转移到了蒲宇的身后,把蓝血剑塞进了她的手里,他左手搂着蒲宇的腰,右手握着蒲宇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