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左手握右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354字

    “干嘛?”蒲宇还没反应过来,戊蓝使者已带着她转移到邪魔之中去,他握着她的手用剑轻轻刺进杀来的邪魔身体,只是稍稍一点,划出几滴血来,血滴瞬间变蓝,邪魔便被消灭了!他带着她快速地批杀了邪魔。

    “懂了吧?”戊蓝使者在她耳根旁地问,“这剑既能让敌人痛苦万分地死去,但同样也能让他们毫无痛苦地死去,要怎么用就看你了!”说完,他就消失不见了。

    “喂……”蒲宇扭头一看,他已经不见了,“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了?”她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剑——意思是,无论怎样,只要动用到它,都会带来死亡吗?

    蒲宇猛然回过神,又有几十个向自己杀来了,“如果只有消灭你们才能救回我们的同伴,那就只能对不起了!”蒲宇紧握着手里的剑,按照戊蓝使者教的招数一下子刺杀了袭来的邪魔,她歉疚地低念,“对不起……”

    “小公主,对敌人是不能用对不起这个词的!”乕皓不知什么时候摆脱了黄龙来到了蒲宇的身后,蒲宇回过神惊惶地举着剑瞪着他,他冷笑了一下略带不屑地说,“你这愚笨的善良跟你魔界公主身份一点都不配,看着有点让我恶心,还是让我帮你一把吧,恢复你的本性!”

    蒲宇怔了一下直直地看着他,忽然感到身后一股暖气袭来,她稍稍扭头一看——是尚飞!尚飞回来了!她舒了一口气,有尚飞在的地方无论出现什么状况,都能特别安心地去应对。

    “孤星,我真想见识一下你的实力!”乕皓挥手一甩身后的灰袍子,空中瞬间出现了无数黑点,尚飞他们惊讶地看了一下,黑点霎时间化成无数鬼魂。

    “冥府的鬼魂……”布雨龙神落到他们跟前低念了一句。

    “错!”乕皓略显得意地说,“这并不是低级的冥府鬼魂,他们是刚才被你们杀死的魔的鬼魂——冥魔!”

    “那岂不是无尽无了地杀个不完!”沐沐不爽地埋怨——才把魔杀死了,他们又转化为冥魔,杀了冥魔之后,他们又会转成什么?那什么时候才能杀完?

    “看来能对付他们的,就只有这把恐怖的剑了!”蒲宇紧握着手里的蓝血剑在心里低念,这把剑不仅可以剥夺生命而且最可怕的是能摧毁灵魂!

    “蒲宇,你赶紧到一边去!”尚飞说了一句话就按着她的肩一跃飞到了她的前面,狠目盯着乕皓,扭动手腕扬起右掌心劈过去,继而抛出夺命繁星向冥魔刺去。

    “给你一个提示,只要我死了,冥魔才会消失!”乕皓说完又消失不见了,尚飞追踪他的气息翻身一脚踹过去,乕皓出现闪开又隐退不见了,尚飞不停地寻找他的踪影。

    几个魔兵向飞羽靠近,他们扬起各自的黑魔爪向昏迷的七姐爪去,七姐睁开眼睛就看见飞来的几个黑魔爪,她的脑袋一下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七姐,小心!”蒲宇一跃过来跳到飞羽上随手转了一圈,蓝色血液出现的瞬间邪魔顷刻消亡。

    “七姐,你没事吧?”蒲宇蹲下来关切问,七姐愣了愣地摇头,蒲宇把蓝血剑交到七姐手里笑说,“现在很危险,你拿着它吧,可以保护自己!不过你要记着,对付邪魔的时候不要刺太深的伤口,稍稍刺下去就行了!”

    “可是,我把它拿走了,你怎么办?”七姐忙问,蒲宇扭头看了看在搏斗的尚飞又回过头微微笑说,“我有尚飞,如果有危险他会第一时间来到我的身旁,所以,不用担心我!”

    “蒲宇,其实我是……”七姐拉着蒲宇的手恳切地说,她还没说完,一道冥气突然刺来直直射进了蒲宇的天宁盖,“夏……羽……”七姐怔了一下低念。蒲宇仿佛被定住了,一动也不动,她额上的印记浮现,顿黑顿蓝地闪换,“这……”七姐惊讶地凝视着蒲宇。

    “觉醒吧!”乕皓出现在空中顿时鼓动冥气向蒲宇扑过来。

    “你再动她一根汗毛我必定让你死无全尸!”尚飞揪着蒲宇一跃而起,乕皓邪笑了一下眨眼间到了他们前面,尚飞狠狠一推把蒲宇甩了开去。

    “彩云!”七姐轻轻一弹指一片彩云出现在蒲宇的脚下,蒲宇呆呆地跪坐下来,她额上的印记绽放着蓝色的光芒,体内的魔气怦然欲出,蒲宇的心极快跳动,快到几乎随时会断掉一般,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

    “啊……”尚飞的右掌心异常炽热,仿佛有一团火从掌心的玄石燃烧到手臂上,“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一个狠戾的女声不停在他的脑海回响,尚飞咬牙死死地用左手压着右手在心里默念:“不要!姐姐,求求你不要逼我,求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姐姐,不要……”

    “尚飞,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立即杀了她,否则仙界会后患无穷!杀了她,立即杀了她!你还在等什么?快动手,难道你要我死不瞑目吗?尚飞!”女声不停在尚飞的耳边叫喊。

    “不要!”尚飞仰天大呼一声,体内的仙气振臂而出,还没反应过来的乕皓顿时被重击了一下,连吐几口鲜血。

    “这变态!”乕皓捂着被击中的胸口,难受地抬头看了看尚飞——尚飞慢慢低下头,嗜血的厉目盎然欲动,缠绕的仙气带动旋风在他四周鼓动,他又掌心的黑手套瞬间撕裂散开,玄石放出异彩,异彩笼罩了他的四周,天边顿时化成了血红色,他利目一仰,仙气蹿出化成无数厉掌唰唰劈落。

    “蒲宇快躲开!”沐沐惊惶地跃过来搂着呆滞的蒲宇跳开,一个一个仙掌追着蒲宇劈来,沐沐惊魂未定一个劲地拉着她跳开躲闪,“啊……”几个掌劈落到沐沐的身上,她吐了几口鲜血体力不支往下坠,黄龙飞过来接住她俩躲开劈落的掌。

    乕皓额上的汗如雨落下,他本以为尚飞是对付自己,早已躲藏到一边去,他的心隆隆飞速跳动,惊惶的感觉,内心无法掩饰的恐惧,“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变态?竟然把我内心沉睡了几千年的恐惧一次全唤醒了!”

    “如此厉害的仙法,这尚飞绝对不是我们所认识的上下飞羽中的尚飞!又或者……”黄龙惊疑地扭头看着尚飞。

    厉掌消失后,沐沐艰难地在龙背上爬起来盯着尚飞埋怨:“该死的尚飞,你会不会分方向,干嘛把毒辣的掌风都往我们头上劈!找死吗你!”尚飞似乎什么也有听见,像是体内又聚集另一股仙气,又像是两股仙气不停在体内抗衡。

    “不是我们,只是我而已……”垂下眼帘的蒲宇淡淡冒出一句,语气里充满了预料之中的绝望,沐沐疑惑地看着她——这是怎么呢?刚才蒲宇的额头闪过的又是什么?

    “不可以伤害她,谁都不可以,就算是姐姐你也不可以!姐姐你也不可以!”尚飞垂下眼帘低念,他狠狠地紧握右掌心,“剑!”他仰天大喊了一声,七姐手里的蓝血剑顿时飞了出去落在尚飞的左手上,尚飞举起蓝血剑狠狠地往自己的右臂劈去。

    “不要!”蒲宇猛然跃起扑过去抱住了他的右臂,壬斯变出来用尾巴死死地拉住尚飞握剑的左手,蒲宇哭喊着说,“哥哥,我求你,不要这样!你就杀了我吧,我甘愿死在你手里,我早就准备好了!求求你,杀了我吧!”

    “蒲宇……”尚飞的眸光顿时温婉了下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忘了答应过我的事吗?你答应了我,无论是谁要伤害你,包括我,你都要杀了他!”

    “我是答应了,可是我不觉得这是伤害!我愿意用生命还你给我的几百年快乐!”蒲宇仰起头凝视着他,泪水溢满了她的恳切眼眸,她像是哀求一般说,“就这样结束吧,我不想……我不想有一天失去了常性,亲手对付我所喜欢的……求你了,再宠我一次,亲手了结我吧!”

    “不可能!”尚飞表情冷漠地说,他扭头看了看死死向上拉扯自己左手的壬斯,说,“你应该没有忘记答应我的事吧,用尽一切方法阻止我伤害蒲宇,杀了我就是最好的方法!”

    “那只是你自己认为而已,我不会因为跟随了你而让自己变笨!保护你的性命是我最高的荣耀!”壬斯狠狠地咬着牙根拼命地往上飞,尚飞又狠狠压下自己的左手,壬斯嬉笑说,“你们都要平平安安地等我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唱的是哪出戏啊?”负轻伤的布雨龙神抱着重伤的沐沐悬浮在空中,茫然地看着纠纠结结他们三个,一切都来得莫名其妙,谁方便解释一下呢?

    “乱七八糟!既然都动不了手,那就让我来吧!”乕皓狡黠一笑,从后飞来狠狠一掌落到尚飞的背上,大伙齐齐愣了一下,尚飞垂下眼帘又顿时扬起锋利的锐目,蒲宇和壬斯马上跳开。

    “差点忘了,现在必须解决的是你!”尚飞回过头,盎动的怒目死死地瞥了乕皓一眼。

    “如果你有那样的能耐那就尽管来吧!”乕皓悬浮在空中邪邪低笑,壬斯化成长枪落到尚飞手里,乕皓把手一扇,冥魔霎时布满了尚飞四周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乕皓得意大笑说,“回来吧,魔界小公主!”话音刚落,他卷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幽冥鬼火掷向蒲宇。

    眼看着猛烈的幽火扑来,“尚飞!”蒲宇惊喊了一声,尚飞心下一颤飞跃而出,冥魔前仆后继地围扑上来,蒲宇惊惶地瞪大眼睛,飞羽霎时卷来围着她,“砰!”幽火扑面而来,飞羽爆裂了,随着魔气的弥漫,散着淡淡彩色的雪白羽毛碎片也在漫天飞舞,一根羽毛飘落到蒲宇手里,她紧握手里的羽毛,轻轻闭上眼睛,任凭身体缓缓坠落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