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藐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138字

    “我又没有欠你神木,干嘛一个臭脸瞪着我呢?”小阳撇撇嘴嬉笑说,“我们灵幽岛和东海应该是唇亡齿寒的的关系,可为什么龙王你总是藐视我们了?我们是应该好好拉拉关系的,不是吗?来吧,难得你尊驾初次踏上灵幽岛!”

    “还有七姐你,虽然你当小仙了,但也别忘了我们灵幽岛哦,跟我们去凑凑热闹吧!沐沐您更加要参加我们的盛会呀!”那几个灵幽野仙围过来簇拥着他们六个走进去,走进林子,每棵灵幽树下都围坐着十来个灵幽野仙。

    “我把他们捉回来了!”小阳兴奋地向笔神招了招手,她回过头嬉笑对他们说:“每一棵灵幽树为一个比赛小组!你们赶紧找一颗树坐下吧!”小阳又跑到尚飞身旁略显羞涩地说,“尚飞,你们跟我们一块坐吧!”

    “蒲宇姐姐!尚飞哥哥!王兄哥哥!”前边灵幽树下的小蓝兴奋地站起来向他们招手,脸色灰沉沉的蒲宇他们转眼看来,小蓝愣了愣跑过去略显着急地拉拉蒲宇的衣袖问,“你们怎样呢?怎么都怪怪的?”

    “没事!”蒲宇俯身微微一笑,说,“刚才在岛边吹海风的时候眼睛进沙子了,所以大家的表情有点苦涩!”

    “你们跟我一组好吗?”小蓝微笑问,蒲宇扭头看向尚飞和王兄,他俩各自别过脸去稍稍点头,七姐扭头恳切地望向布雨龙神,布雨龙神绷着脸低声憋出一句话:“你喜欢就行。”

    “喂,小鬼!”抱手独坐在树下的刹虎不爽地哼了声。

    “咦?”蒲宇转向刹虎那边看了看傻笑地说,“大家不都是团坐在一起的吗?怎么就刹虎独自抱树了?”

    “呵呵……”小蓝挠挠头苦笑说,“老虎哥哥太凶了,把大家都吼走了,就剩下我跟他了,不过,现在你们来了!”七姐僵笑了一下——要跟他一组吗?还真有点汗颜啊!

    尚飞他们走到树下淡漠地围坐下来,刹虎瞟了他们一眼略显不悦地说:“喂,我准许你们坐下来了吗?立即给我滚边去!”他们仍各自载着各自的心思,根本没有空理会刹虎,布雨龙神一直盯着蒲宇,蒲宇看着七姐,七姐看着沐沐,沐沐凝视着王兄,王兄瞥着尚飞,结果尚飞闭目呼呼大睡!刹虎气得几乎要躁跳起来了,他只好憋着气自个坐到一边去。

    “喔……”七姐突然回过神来,耳边传来欢快的乐声,她往四周瞄了瞄,大家都一脸兴奋地看着同一个地方,她站起来顺着看去——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神木台上,笑星公和几个灵幽野仙在东倒西歪地……跳舞吧?还有不少也先围坐在神木台下演奏着各种各样的乐器,难道又是神木之争?七姐好像一下子把刚才的事全忘了,一脸兴奋地伸长脖子看表演。

    “哟,稀客!”笑星公突然从神木台上翻身跳下来,落到布雨龙神跟前嘿嘿笑说,“龙王前千年都不到我这小岛转一圈,今个怎么突然有兴致来了?”

    “实属无奈,请见谅。”布雨龙神淡淡地吐了句,笑星公不爽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什么意思,到了我的地盘还摆出这么委屈的表情!布雨龙神看了看七姐,又抿抿唇整理一下情绪,挤出一个微笑看着笑星公说,“九玄神将你不是在天庭呆着吗?”

    “别喊我九玄神将,听着就有压力的名字!”笑星公略显不爽地说,他又瞟了一眼呼呼大睡的尚飞——这家伙这回又给我戴了什么高帽子?

    “咚咚咚……”传来敲铜锣的声音,笑星公一甩他乌黑亮丽的头发,抖了抖两根黑亮柔顺长眉毛,哈哈大笑说,“接下来进入第九个环节——送喜运!”四下尽是狂热的欢呼声,随后又十来个灵幽野仙扛着十来个大缸走到神木台上。

    “那些是什么?”七姐好奇地问,“送喜运又是什么?”

    “待会笑星公恐怖的笑声过后,天上就会降下很多很多白云!”蒲宇扬手做出夸张的动作说,“白云落到哪棵灵幽树下,那么那个小组就得把台上的喜水——东海里取来的水,全喝光!”

    七姐、沐沐、王兄顿时无语——这是哪门子的庆祝会,我怎么觉得是惩罚大会!七姐苦笑了一下又好奇问:“那个……刚才笑星公说‘第九环节’,还有很多节目吗?”

    “呃……”蒲宇挠挠头傻笑说,“如果是小的庆祝会一般会持续三天,我不知道这次的庆祝会是大、中、小哪一个!不过有时候小的庆祝会也会变成大的庆祝会,总而言之,庆祝会的大小取决于大家的狂热程度!”刹虎的脸一下子沉了——不会吧,我已经在这里闷坐了一天,万一他们来个大的庆祝会,那我还要坐多久?这群变态的家伙!

    “哈!哈!哈!”整个岛上突然响起震彻耳膜的笑声,灵幽树剧烈摇晃,大家纷纷抱在一起捂着耳朵,布雨龙神憋不住刚想张声龙啸一声,七姐赶紧把一个灵幽果扔进了他的嘴里,布雨龙神的脸瞬间沉下来,他又顿时眸光闪亮惊异地看着七姐,七姐捂着耳朵苦笑说:“这可是我们灵幽岛的圣果,天上地下一绝!”

    “上次在蟠桃宴上见过一次,竟没想到它的味道如此精妙!”布雨龙神舔了舔嘴唇,禁不住赞叹。不经意间,那笑声停止了,树林上方一片幽暗,每棵灵幽树下都有几个灵幽野仙神经绷紧地凝视着上空,其余的灵幽野仙鼓起泡腮地在谨慎等待,只有沐沐他们一脸茫然地呆坐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来了!来了!”小阳异常激动地喊,一片云向她这边飘下来,笔神和星尘立即站起来鼓足气,合力把白云吹向尚飞他们那棵灵幽树。

    “来了,尚飞!”蒲宇喊了一声便鼓足气向飞来的白云吹气,尚飞猛然睁开眼睛把头一甩就狠狠地飘来的另一朵云给吹走了,他把头一垂又继续呼呼大睡。

    “这家伙……”王兄禁不住笑了声——我真是服了他,无论何时何地都睡得着,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醒过来,危机意识还真强!

    “王兄,到你了!七姐你们也别愣着!”蒲宇一边吹气一边喊,小蓝也赶紧爬起来拼命地把飘来的白云吹走,喊:“老虎哥哥,你赶紧来帮忙呀!”刹虎不爽地别过脸去,王兄骤眼一看左右两片白云飞来,吹那边了?他跟沐沐使了个眼色,各自吹走一片云。

    “砰!”布雨龙神不耐烦地劈出一掌,把靠近的白云瞬间劈个粉碎,蒲宇一下子瞪大眼睛——这下可遭殃了!

    “噢!用仙法!犯规!”四周灵幽树下的灵幽野仙激动地齐喊了声,布雨龙神茫然地看着他们,“砰!”一个大缸重重地落到他们的树下,缸里的水一滴也没有洒出来,笑星公跳过来嬉笑说:“犯规,你们得手惩罚,把这缸喜水全喝光!”笑星公一弹指,大水缸瞬间变成八小个,“每位喝一缸,请!”

    “请!”灵幽野仙们一下子围过来了,把整棵灵幽树重重包围,感觉好有压力啊!布雨龙神撇撇嘴随手抓起一个小缸一饮而尽,仍面不改容。

    “呵呵……”沐沐苦笑了一下看着王兄问,“真要喝吗?”王兄抓起另一个小缸勉强地喝了一口,“吐!”他和沐沐同时吐了,“又咸又苦又涩难喝死了!”

    “要一滴不漏地喝光,即使吐到了地上,还要捞起来喝掉!”灵幽野仙们齐齐沉下脸警告,沐沐和王兄一头撞地了;一脸难受的小蓝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生生地把含在嘴里的那口苦水咽了下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嗬!”刹虎举起自己那缸又夺过小蓝手里那缸水一下子全喝光了。

    “太可怕了!”蒲宇吃惊地看了一眼刹虎,又苦巴巴地转向尚飞,尚飞别过脸去说:“自己的水自己喝,我可不会帮你的!”蒲宇扁起嘴巴用舌尖舔了舔缸里的水,尚飞扭过头来说:“要不咱们换一缸?”他说着把手里剩下一口水的的缸递给她,蒲宇欢喜地接过。

    经过一番折腾后,他们全趴在树底下了,“白云又来了!”七姐惊喊了一声,王兄直直坐起来厉声说:“警告你们,谁用仙法我跟谁拼了!”布雨龙神别过脸去,沐沐和蒲宇同时扑过去把飘来的白云吹走。

    “喂,可恶!”刹虎不爽地扭头瞥向四周的其他灵幽野仙责问,“你们干嘛老把这些臭云吹过我们这边,找死吗?”

    “你们那边有个龙王,多多的海水都不怕喝了!”灵幽野仙们嬉笑说,布雨龙神脸色一沉不爽地反驳:“我们虽然生活在东海里面,但是我们并不喝那些苦涩的海水!”

    “还有看在两个资质最差的灵幽野仙份上……”他们有意无意地瞟了上下飞羽一眼,又瞪了一眼刹虎说,“还有一个可恶的……反正你们那棵树什么都有,白云特别喜欢你们!”

    “左边!”七姐喊了一声,自个扑去右边把云吹走,沐沐跳向左边使劲吹气,王兄伸长脖子向上吹气,蒲宇和小蓝来回吹气,尚飞睡一下吹一下完全没有压力,布雨龙神和刹虎比试着把飘来的云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