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太上老君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516字

    “那你刚才又……”王兄一下子懵了。

    “我不想让她参与救灵民的事,不能再让蒲宇接近邪魔了,万一她恢复了魔的本性就糟了。”沐沐低想了一下说,“可我又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就乱来一通,那我……是不是把蒲宇伤得很透啊?”

    “你没看见她刚才哭得多伤心吗?”王兄反问,沐沐低头抿嘴不语,王兄顿了顿微笑说,“好啦,你也别太自责,只怪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们还是去办正事吧,有尚飞在她身边,她不会有事的!”

    天庭

    两位小仙带着他们走进凌霄殿,小蓝慑慑地拉着尚飞和蒲宇的手慢慢走在后面,她挑起眼眉怯怯瞄了瞄站在两旁的神仙,又抬头看了看高高在上的玉帝,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气,她赶紧低下头,无意间看见在前面跪着的七姐,她惊讶地喊了声:“是七姐姐姐!”这一声喊,所有仙家都回过头来了,小蓝马上躲到蒲宇后面。

    “小蓝……上下飞羽……”七姐扭头看了看他们又低下头继续沉默。

    “拜见玉帝!”尚飞和蒲宇走上前拱手鞠了一个躬,小蓝瞄了瞄他俩也学着他们照做,玉帝稍稍点头又下意识望向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会意点点头。

    “这位小女孩本来应成为了野仙,但是有人偷龙转凤,盗取了她成仙的机会……”太上老君说这顿了顿把挨在右臂拂杖甩到左边,蒲宇疑惑地看了看尚飞,太上老君看着跪在地上的七姐说,“而夺取她仙位的就是她——七姐!”

    众仙家开始议论纷纷,布雨龙神闭上眼睛缓缓地叹了一口气,笑星公也跟着愣住了——七姐是那么羞涩善良的姑娘,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是不是因为幽火冥君的事情而把这件事也推到她的身上?

    “或者……当中有什么误会吧?”笑星公站出来笑了笑说,“虽然野仙品位不高,但是毕竟也是一个仙,怎么会说换就换了,而且,七姐温顺可人,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当中必定有误会!”七姐紧紧地咬着唇仍保持沉默。

    “他们在说什么呀?”小蓝拉拉蒲宇的衣袖好奇问,“跟我有关系吗?”蒲宇低头看她然后摇摇头示意要她别乱说话,小蓝疑惑地转眼看着他们。

    “这也是一个大问题。”太上老君又看了七姐一眼,继续审问,“能做出这样偷天换日的事情来,单凭你一个人类肯定办不到,背后有谁在帮助你?他现在在哪里?”尚飞的眼珠子溜向布雨龙神的方向——布雨龙神紧握着拳头,脸色却表现得异常镇定,他又下意识瞥了尚飞一眼。

    “没有人帮忙。”七姐突然开口了,众位仙家愣了一下,牡丹仙子看着七姐急切问:“七姐,你这样是承认了你盗取仙位的事情?”七姐抿嘴点点头,牡丹仙子失望地摇摇头转身回到仙家的行列中去。

    “对不起!”七姐朝玉帝磕了两个响头,又转向小蓝磕了两个响头,小蓝茫然地呆站着,七姐回过头垂下眼帘说,“当事人间发生大瘟疫,我听到消息,只要帮村民们取得解除瘟疫的药,就能积满功德成为神仙。因为向往神仙的生活,于是我把一直帮助村民采药的欣亍,即小蓝的前前世,骗到了别处,而我自己把药采回来了。在为村民研药煲药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染上了瘟疫,在弥留之际,一个仙人出现告诉我,我功德圆满可以成仙了,后来,我就到了灵幽岛成为了野仙。”

    “这……”太白金星低头冥想了一下,站出来说,“虽说七姐有心机谋取仙位,但毕竟她还是用生命帮助了处于危难的村民,请玉帝从轻发落!”

    “不是这样的!”泪水从七姐眼角滑落,众仙家齐齐地看着她,她咬了咬唇落泪笑说,“就是因为我指了一条错误的路给欣亍,才害她和几个村民被猛兽攻击,死于非命!因为我的贪念,才害了本可以成仙却落得个尸骨无存下场的欣亍!我罪孽深重,请玉帝惩罚!”

    小蓝震惊地看着她——虽然不太懂她说的是什么,但模模糊糊还是知道自己前世的前世是被她害死的,而且死状惨烈!

    “那是意外!我相信七姐她是无心的!”布雨龙神站出来急切地说,“请玉帝宽恕她的无心之失!”

    “无心之失……”玉帝淡念了一句,“七姐,你因为想成仙,而无意害死了欣亍和多位村民;后来又因为贪恋凡间,而放走了乕皓;你的无心之失一次又一次铸成大错!叫朕如何宽恕你?”

    “罪女愿意接受任何惩罚!”七姐又磕了一个头。

    “先将你贬下凡间,堕入六畜之道转世为鸟,生生世世不得上天也不得下地!”玉帝一脸严肃说,七姐闭上眼含泪有磕了一个头。

    “这不是太残忍了吗?”蒲宇走上前略显不悦地喊了声,尚飞立即快步上去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拉回来,笑笑对玉帝说,“玉帝,七姐只是一时糊涂才犯下这些过错,但是她成仙后勤于修炼、乐于助人,帮助蟠桃仙子回到天庭,她现在还积极寻找乕皓的的下落希望戴罪立功,还请玉帝从宽处理!”

    “请玉帝宽恕七姐!”众仙家齐声求情。

    “朕旨意已决,各位爱卿不必多言了,天兵天将,把七姐带下去!”玉帝一脸淡漠说,随后两个天兵天将走进来准备将七姐带走。

    “且慢!”布雨龙神急切地跪倒地上说,“请玉帝宽恕七姐!千错万错都是老臣的错!”众仙家疑惑地望向他,他顿了顿说,“一切都是我让她做的,其实……”

    “不要说了!我求你别说了!”七姐哭着凝望着他说,“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不要再为我求情!求你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玉帝疑惑问。

    “回禀玉帝,七姐其实是……臣的女儿!”布雨龙神话语一出,惊呼声顿时迭连起伏,七姐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布雨龙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七姐是臣与人类所生的女儿!有一次臣在人间行走,邂逅了倩儿,我们相知、相爱、相许,后来就有了七姐。七姐是半人半仙,没有足够的仙气,她的龙骨不会长成反而会慢慢将她吞噬!只有成仙,她才能活下来!于是臣四处打探,知道了欣亍的事情后,就让七姐把她骗到别处取而代之。千错万错都是老臣的错,请玉帝宽恕七姐,惩罚老臣!”

    “父王……”七姐流着泪地喊了一声,蒲宇吃了一惊——虽然知道她是龙,但想不到她就是东海龙王的女儿,还是与人类生的女儿,这仙凡不得相恋,而现在却……糟了!

    “东海龙王,你果然有勇气,有胆识!”玉帝冷笑一声,“先与凡人相恋,再瞒天过海教唆女儿谋夺仙位,后私瞒乕皓释放一事,你这龙王可真谓无法无天!”

    “玉帝,请你惩罚我吧,不要怪罪父王!”七姐连连磕头。

    “不,玉帝,都是老臣一时抵不住诱惑才酿成了今天的恶果,此事七姐也是身不由己,一切都是听我的吩咐,请玉帝放了七姐,惩罚老臣!”布雨龙神急切地说。

    “好一对父慈女孝的父女,你们伟大的父女情将仙规置于何地,将人间秩序置于何地!”玉帝一脸威怒,说,“我可以饶恕你们,但是必须由布雨龙神你,亲手打断七姐的龙骨!”

    七姐和布雨龙神齐齐惊愕地看着玉帝。

    “这样做太过分了!”蒲宇不爽地说,玉帝略显不悦地瞟了她一眼问:“你又是谁?”蒲宇撇撇嘴说:“我是灵幽野仙!七姐也是灵幽野仙!她是从我们这里出去的,我们不会让你随意欺负她的!我们那里从来都没有玉帝,只有灵幽野仙,所以你管不着!”

    “蒲宇……”来不及阻拦她的尚飞扶着额头苦笑地瞪了她一眼——这臭丫头管闲事也得看场合呀!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其他仙家也纷纷把厉目射向她——这小小野仙甚是嚣张,竟敢说没有玉帝!还敢说玉帝管不着他们区区一个低级灵幽岛!灵幽岛的那些家伙真的要反到天庭来了!

    “玉帝,我宁愿成为一只鸟!你就贬我变为一只鸟吧!”七姐使劲地磕头说,“不要为难我父王了,求你了!我可以变成一只鸟,我也可以从此烟消云散,什么可怕的惩罚都可以,自求玉帝别为难我父王,求你开恩!”

    “那个……玉帝……吗?”小蓝怯怯地站出来笑说,“我可以不当什么神仙的,你就放了七姐和龙叔叔吧,不要为难他们了!”

    “现在不是你要不要当神仙的问题,现在是人间的秩序、仙界的秩序能否继续平衡发展的问题!”玉帝疾言厉色说,“谁也不必再求情!仙规不容侵犯,如果仙界的秩序乱了,那么人间失衡,人间失衡就会造成混乱!仙家之所以要忘却情爱,就是为了能很好地平衡秩序,如果仙界都胡作非为,那谁还会遵守天地间的秩序了!小仙、上仙决不只是一个名号,它是一份责任,一份不可退却的责任!当你们在渴望得到的时候,就必须郑重想想,你将失去的比你将得到的重要吗?衡量过后,就要做出一个无悔的选择,这就是仙家第一个要明白的道理!”

    “要不……要不把他们贬到我灵幽岛去吧!”笑星公嬉笑说。

    “放肆!”玉帝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你以为野仙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吗?你立即把这几个野仙送回灵幽岛去!”

    “大家……谢谢你们!”七姐哭着又转向他们磕了一个头,小蓝也跟着哭了抱着蒲宇说:“是不是我的错,是我到这里来了,才害他们这样子?蒲宇姐姐怎么办?小蓝不想害人!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要在这里!”

    布雨龙神和七姐被关在仙洞邻隔的囚牢里,七姐抱着双脚紧挨着阑珊呆呆地坐到地上,布雨龙神仰天长息,他俩久久沉默不语,仿佛如同洞穴一般,一切都变得灰暗。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布雨龙神突然冒出一句,七姐疑惑地扭头看着他,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那就是将功赎罪!把蒲宇是魔女,还有尚飞隐藏身份包庇魔女的事情都说出来,这样就可以将功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