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布雨龙神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369字

    “不可以!”七姐马上反对,“我们怎能为了自己而出卖他们呢?”

    “这不是出卖!”布雨龙神疾言厉色说,“蒲宇是魔,这本来就是仙界所不容!她隐藏在仙界有什么目的?会不会危害到整个仙界?你知道吗?作为一个仙家,有责任守护仙界,绝对不能让有一丝危害到仙界的的事情存在!”

    “你这真的是为了守护仙界吗?”七姐凝视着他的双眼郑重地问,布雨龙神的眸光闪烁了几下然后别过脸去点点头,七姐的眼眶顿时湿润了,她苦笑了一下问,“那为什么父王你知道蒲宇的身份之后,不第一时间告诉天庭,反而选择在这个时间呢?”

    布雨龙神顿时语塞,良久,他闭上眼说,“我不能再让你受委屈了!”

    “父王……”七姐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苦笑说,“为了我,你已经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了,不想再有人因为我而受到伤害,到此为止吧!上下飞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求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说出他们事来!”

    “难道你要我亲手毁了你的龙骨吗?你要我怎么下的了手!玉帝这样做不就是要了我的命吗?”布雨龙神老泪纵横地说,七姐也跟着默默拭泪,布雨龙神黯然低头看了看她想——我是绝对不让你受伤害的,我答应了倩儿要好好照顾你,如果玉帝再逼迫我,大不了我放弃东海龙王之位,带着你四处逃亡算了!

    “七姐……龙王!”洞外传来蒲宇和小蓝的喊声,随后便看见他们小跑进来了,七姐赶紧爬起来着急地问:“你们怎么还不会灵幽岛了?万一玉帝发怒怪罪下来就遭殃啦!”

    “没事,我们求了太君很久,是他放我们进来的!”蒲宇嬉笑说。

    “哦?那个不是视规矩如生命的顶级上仙吗?怎么会放你们进来?他不怕玉帝怪罪!”布雨龙神略显惊讶地问,尚飞随后走过来,布雨龙神的脸瞬间沉下来冷冷地说,“你是来威胁我不要说不该说的话?”尚飞没有说话,懒懒地站到一边去,布雨龙神无语地瞪了他一眼——嚣张的家伙!

    “七姐你放心,我们灵幽岛的所有野仙都会想办法救你们的,你们可千万别放弃!”蒲宇抓着七姐得手急切地说,七姐含着泪微笑点头,布雨龙神冷笑了一声——不自量力的家伙,就连天庭都进不了,你们拿什么来救我们!

    “七姐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那个神仙的位置的,我就当一个小鬼就满足了!”小蓝呵呵笑说,“只要你们都陪在我身边,我做什么都没有问题,不就是一副臭皮囊吗?”

    “小蓝真懂事!”七姐摸了摸小蓝粉嫩的小脸,冰凉冰凉的,她苦笑说,“都怪我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有温度、没有……”

    “她的心是温暖的!”蒲宇微笑说,七姐也跟着微笑,小蓝抓住她的手笑说:“我们还要回去吹白云了!我们是同一棵灵幽树下的最倒霉小组,没了你们,我们就更倒霉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回来哦!”

    “呵呵……”七姐禁不住扑哧一笑,她低头笑了笑,一脸幸福地说:“很怀念和大家一起在灵幽树下嘻嘻哈哈地吃灵幽果,很怀念和大家一起在紫色的花海里面追逐,很怀念和大家一起在只有一扇门的宫殿里面泡温泉,很怀念和大家一起参加夺仙会争夺神木,很怀念……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再也会不去了!”她突然眸光一转,恳切地看着布雨龙神说,“父王,这是女儿最后一次请求你,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灵幽岛,希望你能代替我守护灵幽岛,守护灵幽岛上的每一个野仙!”

    “怎么了七姐!”布雨龙神疑惑地看着她,正在闭目养神的尚飞猛然睁开眼睛惊喊了一声:“不好!”话音刚落,一道亮光从七姐的臀部升起瞬间转到了颈椎,“呯呤……”七姐的脊骨瞬间粉碎暴裂,他们全呆住了。

    “父王,我走了,你不用再为我这个麻烦精整天奔来跑去,你该回到从前安安稳稳的生活,你一定要做一个让我自豪的父亲,让我崇拜的龙王!来世,我还想远远地看着你!”七姐又转向他们说,“上下飞羽,是你们迎接我成为野仙,谢谢你们,陪我走到了最后!小蓝,我欠你的,这辈子无法还给你了,来世我会为你做牛做马的来赎罪!各位,永别了!”

    “七姐……”布雨龙神拼命地捶打充满仙气的阑珊,又伸手去抓她喊,“我没有允许你这么做,赶紧停下来!停下来!”七姐微微一笑,她的身影慢慢在空中消散,布雨龙神无力地跪在地上看着她消失,拼命捶地哭泣。

    “七姐姐姐……”小蓝抱着蒲宇放声大哭,蒲宇默默抽泣,尚飞走到她身旁黯然说:“也许这是她最好的选择。”

    灵幽岛

    蒲宇走到被劈成两半的岩石旁眺望着海面,心里升起莫名的感伤,尚飞走过来微笑问:“又想起七姐了?”蒲宇苦巴巴地点点头,尚飞叹了一口气说,“布雨龙神已经回到了东海,被玉帝罚在龙宫思过三百年。”

    “当年我们就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七姐的!”蒲宇指着海面微笑说,“她坐着舟仙人的小舟来……但是刹虎凶巴巴特别可怕,七姐就羞涩可爱,第一次看见她就很喜欢,可是眨眼间……”蒲宇黯然地低下头,“她只是人与仙的羁绊就落得这样的下场。而我,仙与魔,又会面对怎样的审判了?”

    “呵呵……”尚飞突然笑了声,蒲宇疑惑地扭头看他,他嬉笑说,“怕什么,你又没有龙骨,玉帝不会为难你的!”蒲宇鼓气死死地瞪他一眼,尚飞摸了摸她的头微笑说。“干嘛老去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活在当下,别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的厄运而终日惶惶不安,把大好时光给白白浪费掉了!”

    刹虎在灵幽树林里跳上跳下,一口一口地把灵幽果往肚子里吞,星尘走来禁不住讥笑说:“哎,赖皮虎,你准备把整个灵幽岛的灵幽果都藏到你的肚子里面去吗?”

    “嗬!谁让你们不教我仙法!”刹虎一边埋怨一边把灵幽果往嘴里塞,“既然不能修炼出更强的仙法,那我就把这些仙气吞到肚子里面去,聚少成多!”

    星尘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苦笑说,“如果这种方法有效,灵幽岛的灵幽果早被采光了,还轮到你吗?”

    刹虎的脸一下子憋红了,一脸难受地双手掐住脖子——被刚咽下去的灵幽果呛住了!

    “好了,因为七姐的事情,小蓝正在闹别扭,说什么也不肯成为野仙,你去劝劝她吧!”星尘说着转身走去,刹虎一下子跳到了星尘跟前瞪着眼却说不出话来,星尘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因为是你负责带小蓝的,所以你有义务去安抚她!”

    “我呸!”刹虎把卡在喉咙的灵幽果吐了出来,不爽地瞥了星尘一眼说,“她还不要成仙关我什么事?她最好滚得越远越好!”

    “告诉你一个秘密!”星尘一脸神秘向刹虎招招手,刹虎疑惑地看了看他然后把耳朵凑过去,星尘诡笑了一下低声说,“仙规有规定,仙法只能由仙家修炼,一旦发现有哪位仙家私自对外教授仙法则被剥除仙籍并会受到很严厉的处罚!”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是仙,名正言顺的仙!”刹虎撇撇嘴傲气凛然地说。

    “我知道你是仙,但是,小蓝不是,那么你教她仙法就等于是……”星尘嘿嘿奸笑几声。

    “是你们让我教她的……”刹虎说着停下来狠瞪了星尘一眼,暴怒说,“哦……从一开始你们就想着算计我,真阴险!我刹虎哪里招惹了你们,你们非得三番四次跟我作对!”

    “哎,此言差矣!”星尘摆摆一根食指闭眼淡然的说,“我们可是一直盼着小蓝成为野仙的,我们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可别随便冤枉我们!而且,成功地带起了一个野仙,那可是有功德记载的,你不是一直希望记功德吗?”

    “你们这群混蛋……别让我练就厉害的仙法,否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声音在树林回荡着,卷起了两道滚尘,刹虎已不见踪影了,星尘笑笑放眼看去——这家伙溜得还真够快的!

    “小鬼!”刹虎风风火火地感到金色的灵幽花海,一把揪起正在对花细语的小蓝厉声说,“立即跟我去成为野仙!”

    “我不要!那该死的仙位害死了七姐姐姐,我才不要了!”小蓝别过脸去,刹虎不爽地把她扔回地上,小蓝摸了摸疼痛的屁股瞥了他一眼。

    “她死不死关你什么事,自作孽不可活!”刹虎俯身盯着她厉声说,“你赶紧给我成仙,否则死的就是我,知道吗?”

    “为什么呀?”小蓝眨了眨疑惑的眼睛问。

    “你管我为什么,反正你成仙就对了,立即跟我走!”刹虎一把揪起她,她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刹虎一把甩开她生气说,“我警告你,你现在只是一个小鬼,如果你再不成仙,那么你将会烟消云散,连鬼也做不成!”

    小蓝怯怯地看着他。

    “听我的话,乖乖成仙,七姐死了,那是她活该,她偷了你的仙位,不值得可惜!你得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刹虎扶起她挤出一副笑脸说。

    “老虎哥哥是坏蛋,我才不要学你做坏人了!小蓝讨厌你!”她哭着转身跑了,刹虎追着去厉声大吼:“你是人么?你只是鬼,一只快没有命的鬼!快点给我停下来,否则我一掌劈死你!”

    “不要追来!”小蓝一头撞进岚晴的怀里,小蓝抱住她的脚,泪眼汪汪地说:“老虎哥哥是坏蛋!他要杀我!他要把我教坏!”岚晴微笑地摸了摸小蓝的头,又抬起头狠狠地瞥了刹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