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早日成妖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4本章字数:3309字

    “瞪着我干嘛?”刹虎不爽地撇撇嘴说,“是你们逼我劝她成仙的!”

    “我看你现在是恐吓她成妖吧!”岚晴不悦地哼了一声。

    “我警告你,不准贬低我们妖!成妖又怎么呢?总比你们这仙动不动就犯仙规来得强!我现在是救她出火坑,助她早日成妖,收成正果!”刹虎昂首挺胸厉声说,岚晴突然笑了笑走到他跟前,刹虎别扭地别过脸去说,“怎么,你也想成仙吗?”

    “刹虎大哥,你今年多大了?”岚晴突然问了句,刹虎疑惑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赶紧把头扭过去不语,岚晴转到他面前微笑问,“我在问你了,你今年多大了?”

    “忘记了,七百岁左右吧。”刹虎别扭地回答,“你问来干什么?”

    “有谈过恋爱?生过一男半女吗?”岚晴接着问,刹虎的脸刷的一下子红透了,她疑惑地看了看他嬉笑说,“你不是老虎,怎么脸蛋变成猴子屁股了!”

    “你……“刹虎不爽地瞪她一眼,又转过身背对着她,撇撇嘴说,“我一生只为了匡复南族而活,整天不是修炼妖法就是修炼仙法,哪有心思顾及儿女私情!”

    “难怪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连逗个小孩也不会!脑袋里除了仇怨什么都塞不下,当然什么也不会做,看来你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岚晴撇撇嘴转身走去,她蹲到小蓝跟前微笑问,“小蓝,告诉姐姐,你为什么不肯成仙了?做神仙不好吗?”

    “我想成仙,可是……”小蓝抿唇顿了顿,抹了抹泪水说,“但是如果我成仙了,那么七姐姐姐投胎回来之后就成不了仙了!我想把仙位留给她,她知道我们在等着她,她就不会走得太远,很快会回来的!”

    “傻丫头!”岚晴轻抚她的头微笑说,“如果有仙缘的话,即使很多很多人占据了她的仙位,她依然会修成正果得道成仙,就好像你一样!所以不用担心她,会回来的终究会回来!”是吗,七姐?岚晴看向蓝色的海面——真的很期待你的转世,不知道,下一个你会有什么际遇了?

    “小蓝!”巫神和笔神、睡神、泪神突然出现在前方,他们微微一笑向她张开手问,“你很适合当灵幽野仙,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戊蓝使者捧着蓝血剑呆坐在瑶池底下的花海里面,他凝视着在风中摇曳的花朵——蒲宇……竟然是魔!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件事我该告诉他们吗?不,不行,如果告诉了他们,擎紫那个食古不化的家伙一定会转告给玉帝的,那她就必死无疑了!说不定幺黑和玄金这两个家伙就会把她杀了!不!我在想什么呢?她是魔,她是混在仙界的魔,她是该死的!我怎能知而不报了?

    “烦死了!”戊蓝使者站起来大吼一声。

    “戊蓝,你怎么呢?”砚绿使者挽着神弓突然到来,戊蓝使者吓了一跳顿时接不上话了,一向沉默的砚绿使者略显好奇地问,“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又是烦躁又是惊慌的表情,竟然同时出现,真难得!”

    “只是在我生气的时候你突然冒出来才把我吓了一跳!”戊蓝使者不爽地瞥了他一眼。

    “喔……”砚绿使者看了看他手里的蓝血剑,淡然地疑惑问,“你的蓝血剑不是交给那个叫蒲宇的小野仙了吗?怎么还在你手上?”

    “别提了!”戊蓝使者吸了一口气略显生气地说,“上下飞羽那两个家伙跟几个小妖打了一架,偏那个尚飞又装着自己很弱,所以夹着尾巴慌忙逃跑,那蒲宇逃跑就逃跑吧,竟然把我的宝剑给落下了!幸亏我能用念力找回我的剑!这两个可恶的家伙!”

    “你就忍一忍吧,我们的神器当中,只有你的蓝血宝剑能与主人的意念想通,所以只能继续委屈你借出蓝血宝剑留在他们身边,打探九玄神将的事情。”砚绿使者劝慰了一阵,又问,“有另一个九玄使者的消息了吗?”

    “唉……我认命了,每次又倒霉又容易造成误会的事情都是让我来做!”戊蓝使者叹了一口气,垂下双肩有气无力地说,“暂时还没有消息,我再把剑送过去吧,也许很快就有消息!”

    “那好吧,我们等你的好消息!”砚绿使者挤出一个微笑飘然离去。

    “呼……”戊蓝使者舒了一口气,他抬头望天,在心里自嘲冷笑,“终究我还是把那件事给瞒下来了!我明明是追查另一个九玄神将的事情,竟然无意发现了这个惊天的秘密,唉……还是瞒着他们吧,他们现在向玉帝瞒着尚飞的身份,只是为了从他身上查处另一个九玄神将的下落,说不定,随时就会曝光了!”

    “蒲宇……”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蓝血宝剑,低念,“我不希望有一天真正地把它插进你的胸口,你可要好之为之,我能帮的你就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蒲宇在海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回过头着急地对尚飞说:“差点忘了沐沐姐姐他们了!万一天魔皇真的炼成了那个藏魔摄心术就糟了,我们该怎么办?沐沐姐姐不准我去帮忙!”

    “你是不应该去的,”尚飞顿了顿说,“但我必须赶过去!”他话音刚落,壬斯立即出现在他们跟前,尚飞凝重地吩咐,“你留在这里保护蒲宇和守护灵幽岛!”壬斯郑重地点点头。

    “我怕那个幽火冥君又会出来阻拦,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蒲宇急切地问,尚飞抛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转身走去。

    “尚飞……”忽然传来小阳的喊声,壬斯立即化身转走,不料,小阳纵身扑来一把抓住了壬斯的尾巴,把他甩了几下说,“你这家伙,每次见到我都躲起来,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亏心事!”

    “小阳仙家你鼎鼎大名,小的哪敢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壬斯苦笑说,蒲宇和尚飞禁不住抹了一把汗——貌似上次你男扮女装将她戏弄了一遍!

    “算你识相!”小阳把手一松,壬斯就重心不稳地重重地摔倒了地上,小阳又转向蒲宇笑说,“蒲宇,我有几句悄悄话想跟尚飞说,你就乖乖地站到一边去!”蒲宇咻地一声就退到了远远去,尚飞不爽地瞥了她一眼——臭丫头,竟然撇下我!

    “有什么事吗?”尚飞别过脸淡淡地问了句。

    “我们都有共同的秘密了,干嘛还对我冷冰冰的?”小阳低下头笑咪咪地说,“你可以告诉我你真正的身份了吧!”尚飞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她用手指啄了啄他的掌心笑说,“我都已经见过了,你才是真正的九玄神将,对不对?”尚飞扭过头瞥了她一眼,她赶紧竖起三根手指嬉笑说,“我发誓,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其他神仙,包括巫神他们!”

    “谢谢,那我先走了。”尚飞说了声就转身走去。

    “喂……”小阳拦住他,略显委屈地说,“我真的令你那么讨厌吗?”尚飞看着她挤出一个苦笑,她扑哧一笑好奇问,“那另外一个九玄神将是蒲宇吗?她也很厉害?”

    “守着秘密的最好方法就是打消对秘密的好奇感!”尚飞绕过她继续向前走去,她又绕了他的前面拦住了他,尚飞不爽地瞪了她一眼问,“你还怎样呢?”

    “我没怎样,不是你有秘密握在我手里吗?怎么反倒我被你威胁了?”小阳撇撇嘴说,尚飞继续向前走去,小阳赶紧拉住他说,“好啦,我是有重要事情的!刚才我们去了一趟南天门,本来想找笑星公谈谈小蓝的事,不料,天庭的气氛很凝重,天兵群集,我们听笑星公北方有一股奇怪的魔气欲然而出,好像是有一种惊骇的魔法就要练成一般!”

    “不好了!”尚飞眸色一暗转向蒲宇和壬斯说,“你们两留在这里,我去去就回来!”他的话音还在空中回荡,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咳咳……”小阳用手扑了扑卷起的风尘,风清云定后已经没有尚飞的影子,她转向蒲宇和壬斯,他俩耸耸肩不说话,小阳走过去张望了一下说:“那个呢?”

    “哪个呀?”蒲宇茫然地问。

    “那个跟我争尚飞的娘娘腔!”小阳好奇地问,“就上次在庆祝会上见了他一下,好像有一阵子没看见他缠着尚飞,他滚哪去了?”蒲宇摇摇头不语,小阳巴掌心伸给她笑问:“花泪呢?给我瞧瞧!”

    “花泪?你上次可是哭得稀里哗啦的,你不怕吗?”蒲宇笑问,小阳抿抿唇左手往右掌心扫了一下,掌心立即出现了一块丝帕,她得意地笑了笑撩动手指,蒲宇苦笑一下无奈地摘下花泪交给她。

    “混蛋,躲在里面干嘛?立即给本仙子出来,趁着本仙子心情好,我们就来比个高下,谁输了谁就要距离尚飞远远地,不准反悔,知道没?喂,你怕输吗?快给我滚出来!快给我滚出来!”小阳对着花泪挑衅喊,蒲宇和壬斯抹了一把冷汗,突然闪过一道仙气,小阳顿时晕倒在地,蒲宇吓了一跳,壬斯谨慎地四处张望。

    王兄和沐沐在大宅子上空与汹涌的魔兵激战,大街上的人们纷纷四处乱逃,沐沐怔了一下,“这股强烈的气息……”她转向激战中的王兄忧虑说,“魔功怕要练成了?怎么办?”

    “不能再这样纠缠下去,沐沐你帮我开路,我直接杀进去!”王兄眸光狠厉地说了句,沐沐斗志昂然地点点头,“星曦尘望,月落无光!”半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光亮的圆形,“仙灵散动!”她一下子跃起穿过光圈,一股强烈的法力卷起,无数星点瞬间散出来,灵气疾卷星点猛然向邪魔扑去,开出一条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