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魔气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4本章字数:3375字

    “沐沐好样的!”王兄一甩袖向大宅子飞去,不料,一股强烈魔气顿时爆裂而出,沐沐惊讶地扭头看去,王兄被反弹开去重重地摔倒了大街上,沐沐急切地飞过去,魔气随着空气的流动极速扩散,王兄怔了一下震惊说:“这股魔气……有毒!凡碰到它,不管人、仙、妖都会死于非命!”

    “那这个镇上的人……”沐沐的心颤抖了一下。

    “这是魔功炼成之时伴随而出的一股可怕魔气,如果不阻止它就会毁灭整个人间!它的可怕之处更是因为连修炼它出来的邪魔都无法驾驭!”王兄单膝跪在地上仰起头看了看,正欲蹦涌而出的魔气,“啊……”他咬紧牙关狠狠一拳捶打到地上,地面霎时崩裂了。

    “你要干什么?”沐沐吓得惊喊一声,他的拳头下卷起旋风,紧接旋风从整块地面卷起仿佛突然冒出来的水泡一样,旋风翻腾而起,缓慢地向大宅子扑去,大宅子四周的地面开始崩裂,宅子慢慢向下坠落,宅子上方的邪魔一哄而散。

    “砰!砰!砰!”几道黑魔气和一道冥气从宅子窜出来奔向高空,旋风瞬间从四方扑向宅子,整座宅子一下子被旋风包卷在里面,那股可怕的魔气也锁在了里面。

    “太好了!”沐沐喜出望外地欢呼一声,她又回过头看了看满脸傲然的王兄,朝他笑了笑说,“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厉害的!”

    “这还不算成功,还差一道工序才能真正将它消灭!”王兄看了看自己沾满血的拳头,傲气凛然地笑了笑,然后纵身跃起厉声喊,“就让我给它最后一击吧!”旋风在他的拳头翻腾,在他就要掷出拳头的瞬间,他的身体闪了一下,“花泪……”他念了一句,突然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沐沐怔了一下,使劲地揉揉眼睛,惊惶地四处张望喊,“王兄,你在哪里?你怎么呢?你到哪去了?王兄……”四下除了普通百姓的屋子,就是王兄留下疾卷的龙卷风,他却不知所踪了,“怎么会这样?别玩了,出来了好吗?我求你出来好吗?”沐沐飞起来四处张望,急得泪水哗哗直下。

    蒲宇惊讶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戊蓝使者,壬斯立即进入随时作战的状态,蒲宇回过神来,走上前略显不悦地责备:“你干嘛把小阳姐姐打晕了?”戊蓝使者捧着剑笑了一下,然后向她走近,蒲宇盯着他怀里的剑怯怯地不停退后。

    “唉……”戊蓝使者扶着额,摆出一脸受伤的样子说,“你又在怀疑我想伤害你,真是把我的心伤透了!”蒲宇满脸歉意地笑了笑,他忽而仰起头眸光狠厉地瞪她一眼,她的心禁不住颤抖了一下连忙退了两步,差点没有摔倒,他赶紧上前一步挽住她的腰温婉笑说,“没把你吓着了吧?”

    蒲宇一把推开他,连忙跑到壬斯背后再探头出来厉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戊蓝使者瞟了她一眼然后单手把剑递给她,她疑惑地看了看他问,“干嘛?”

    “你还敢问我干嘛?”戊蓝使者瞥了她一眼,略显不悦地说,“我把剑送给你,你却一声不吭地把它给弄丢了,还彻彻底底地忘记了它的存在,你让我情何以堪!”

    “呵呵……”蒲宇苦笑了两声,抱歉说,“因为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所以一时想不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还不赶紧接着!”戊蓝使者把剑塞进她手里,又张望了一下问,“尚飞呢?他在哪里?”蒲宇摇摇头不语,他疑惑地瞄了她一眼说,“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说谎!”

    “可是我没有说话呀!”蒲宇眨了眨无辜的双眼,壬斯禁不住哈哈大笑,戊蓝使者无语地看着她,他们三个突然怔了一下,一股强劲的魔气从北方袭来,但又嘎然而止。

    “那边出大事了!”戊蓝使者谨慎地说,蒲宇和壬斯下意识对望了一下,戊蓝使者疑惑地看着他们问,“尚飞在那边?”他俩别过脸去不语,戊蓝使者深呼吸了一下说,“魔功现世将有大难降于人间,魔功必定伴随着可怕的魔气崩裂而出,无论人、仙、妖,即碰即死……”他说着回过头一看,蒲宇和壬斯早就不见了。

    “这两个家伙溜得还真快!”戊蓝使者笑了笑,又扭头看了看昏倒在地上的小阳,“你就在这里好好歇着吧!”他说完就消失不见了,握在小阳手里的花泪闪闪发亮。

    乕皓悬浮在高空朝低空瞄了一下,又转向右边的天魔皇冷笑说:“幸亏溜得快,否则死在里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天魔皇略有意味地淡笑了一下,乕皓疑惑地看了看他,又转向手握蛇头杖的藏魔,她的额头上出现了个火山状的黑色印记,乕皓饶有兴趣地笑了笑,“恭喜你,魔功得成!”

    “多亏了幽火冥君你助我赶走了那些烦恼的盲头苍蝇!”藏魔低低暗笑,“现在手痒痒的,真想快点试一下它的威力!”

    “猎物就快来了。”天魔皇闭着眼睛略有意味地说了句,乕皓和藏魔对视了一下,兴致勃勃地悬浮在空中等待。

    沐沐飞到城镇的上空张望了几下,仍然不见王兄的踪影,她心急如焚地往上飞去继续寻找,“看来是个很不错的猎物!”背后传来险辣的女声,沐沐回过神一看心下一惊——摄魔!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应该给她一个解释吧,别用这张脸把猎物吓跑了!”背后又传来乕皓的声音,沐沐回过身一看,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好吧,让你死得瞑目。”藏魔诡秘笑了笑说,“摄魔的确被你杀死了,我是她的妹妹——藏魔!我应该谢谢你杀了她,这样我才能重见天日,为此,我特意把藏魔摄心术的第一棒施展在你身上!”

    “那我岂不是很荣幸!”沐沐冷冷一笑,随手掷出几颗小灵珠,藏魔稍稍把手一握,蛇头杖就有几道魔气窜出来将小灵珠劈碎,沐沐愣了一下,凝神敛目瞪着她——没见几天,这家伙的魔力上升了不少!不,她是藏魔,我得小心对待!

    “藏魔摄心术!”藏魔地念了句,她额头上的火山印记闪亮,手里的蛇头杖魔气积聚并不停在晃动,一股魔气跃然欲出,沐沐背后一凉——感到一股阴毒险辣的魔气就要袭来,现在不宜跟他们对抗,找王兄要紧!沐沐正欲转身离开,可是她却动不了了,她溜动眼珠子看去,是乕皓施法让她定住了!六道魔气从蛇头杖蹿出,如同罗盘一样逆时针旋转,瞬间合六为一,化成一根利箭刺向沐沐。

    沐沐怔了一下——不,我不能让她控制了心智,否则就成为杀害同伴的侩子手!可是现在动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了断自己!她闭上眼睛,指尖微微一动。顿时一道亮光劈落下来,缓和了一下利箭到来的速度,沐沐猛然正看眼睛,露出一个苦笑。

    “看见是我来了,也用不着这么失落吧!”尚飞淡笑了一下搂着她跳开,瞬间躲开射来的利箭,利箭直直向后面的乕皓射去,乕皓轻轻一跃翻身到了藏魔的身后,尚飞扭头狠狠瞥了他们一眼,天魔皇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甩来一个炼寒爪。

    神杖霎时射来落在炼寒爪与尚飞之间,尚飞眼皮微动把右手往后一伸抓住了神杖,他松开沐沐继而反过身极速地旋转神杖,仙气从神杖散出,仙气与炼寒爪相撞,“砰!砰!砰!”几声巨大的爆裂声响起,沐沐和乕皓他们纷纷用衣袖遮掩强烈的光芒,光芒散尽后,沐沐放眼看去,笑星公傲气凛然地悬浮在半空中,而尚飞却不见了!“笑星公”给沐沐抛去了一个自信的笑容,沐沐愣了一下——他是……尚飞?

    “变身呢?”天魔皇滑稽地笑了几下说,“你以为换了一副臭皮囊就能与我抗衡?”藏魔眨眼间来到了天魔皇的身后,一弹指,四散的魔兵瞬间出现在眼前将他们包围。

    “有没有效得试过才知道!”尚飞抖了抖两条黝黑顺长的眉毛,再抛起手中的神杖,他翻身跃起双脚往神杖狠狠一蹬,神杖螺旋极速甩去,魔兵倒下一大片,在重重的包围中开出一条路来。

    “笑星公,你太客气了!”在尽末处涅火神垕一把抓住了神杖,继而二郎神和雷震子出现在涅火神垕的左右,后面跟着黑压压的一群天兵天将。沐沐舒了一口气——我还在纳闷尚飞为什么突然变成一个只会狂笑的老头,原来是为了掩饰身份,唉……

    “我有一点不懂。”沐沐跳到尚飞身旁,扫视了一下魔兵低声问,“既然天庭的神兵来了,为什么不让他们从外面悄然杀进来,而是大张旗鼓地出现呢?”

    “你忘了,无论我们杀多少魔兵,乕皓都有能力将他们转变为冥兵,我们又何必这么费力气了?天庭这次的目的是擒获乕皓!”尚飞低声解释,沐沐会意点头,又下意识盯了一眼乕皓。

    “哦?看来今天的游戏是围绕着我展开的!”乕皓略显得意地笑了笑,他的身后霎时燃起炼狱幽火,涅火神垕、二郎神和雷震子眨眼间来到了乕皓跟前,乕皓用拇指甩了甩鼻子略显兴奋地说,“这些猎物是我的,你们尽管管好自己的猎物,别到我这边掺和!”

    “很好!”藏魔兴致勃勃地来到尚飞和沐沐前方,天魔皇诡笑了一下忽然消失不见了,尚飞和沐沐疑惑地对看了一下,藏魔冷笑说,“你们看哪里呢?我才是你们对手!”说着她的蛇头杖又蹿出九条黑魔蛇来,沐沐和尚飞各自跳开躲闪。

    另一边,壬斯快速向前飞去,“壬斯哥哥,停下来吧!”一手使劲抱在他尾巴的蒲宇,握着蓝血剑,顶着飙风,被狂风吹拂难受得几乎睁不开眼睛,“啊……”蒲宇一时抓不稳他的尾巴,被抛了远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