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惊愕之气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4本章字数:3338字

    “蒲宇主子……”壬斯一急,赶紧摆尾追过去,他瞬间转移到蒲宇的后方,把尾巴一甩将她箍住了,蒲宇摇来晃去地吸了几口惊愕之气,壬斯关切问,“蒲宇主子,你还好吗?”

    “还活着……”蒲宇缓缓地吐了几口气,她死死地抓住壬斯的尾巴有气无力说,“壬斯哥哥,我们还是回灵幽岛吧!”

    “回灵幽岛?”壬斯说着把尾巴甩过来,疑惑地看着她问,“你不是很担心尚飞主子吗?怎么又突然回灵幽岛去?”

    “我是很担心,但我想了想,如果我们去到那里的话尚飞就会分心,不能全力作战!”蒲宇沉思了一会儿,淡笑说,“所以,我们回灵幽岛去吧!我相信尚飞不会被难倒的,每一次他都能胜利,这一次也不例外,不是吗?”

    “你说得对,那我们回守灵幽岛吧!”壬斯把尾巴一甩极速离开,被箍在尾巴后的蒲宇抹了一把冷汗——壬斯哥哥,你可不可以别把我甩来甩去,我都感觉晕晕的了!

    “你们要往哪去了?”天魔皇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跟前,低低地暗笑了几声,他俩齐齐吃了一惊——竟然半路杀出个魔皇来,这下可怎么办?

    “嫣伊,任性够了,跟我回去吧!”天魔皇露出一个颇为温和的笑容凝视着蒲宇,蒲宇躲在壬斯背后怯怯地张望了一下,天魔皇闪过疑惑地眸光问,“嫣伊,你在找什么呢?”

    “嫣伊?”蒲宇回过头疑惑地看了看他问,“你口里的嫣伊该不会是叫我吧?”天魔皇略略点头,蒲宇微笑摇摇头说,“你错了,我不叫嫣伊,我叫蒲宇,上下飞羽中的蒲宇!”

    “错!你不叫什么乱七八糟的蒲宇,你叫嫣伊,是我天魔皇的女儿!”天魔皇逼近一点严肃地说,壬斯指尖蠢动准备随时应战,天魔皇又淡笑说,“你应该跟我回到魔界,接受属于你的殊荣!”

    “我是……您的儿女?魔界公主?”蒲宇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他郑重地点点头,蒲宇使劲摇摇头说,“不是的,我是仙,怎么会突然变成魔呢?你欺骗我,上次你也是这样离间我们,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

    “糟了!”壬斯稍稍向后瞄了瞄——此时蒲宇主子的情绪极不稳定,她的魔性该不会爆发出来吧?

    “你若不相信我,大可跟我到魔界看一下,回到那里就什么都清楚了!”天魔皇一脸急切地说,“其实你一直被那些可恶的神仙蒙骗,你回到父皇身边,我会帮你恢复过往所有的记忆,重拾你魔界公主的身份!”

    “真的?你不是在骗我?”蒲宇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天魔皇向她伸出手,她犹豫了一下向他靠近。

    “蒲宇主子,你清醒一下,千万别相信他的谎话!”壬斯急切地喊,继而把尾巴甩过去想捆住她,天魔皇一扇掌把他甩开了,蒲宇怯怯地来到魔皇的身边凝视着他。

    “嫣伊,你终于回来了!”天魔皇微笑地轻抚她的头,蒲宇眸光一暗突然抽出蓝血剑猛然向他刺去,他躬身躲开继而甩去一个魔掌把蒲宇推了开去。

    “啊……”蒲宇翻滚了几圈坠落,壬斯赶紧飞来用后背承住她,她伏在他背上,又看了看手中的蓝血剑,略显不爽地说,“就差一点成功了,真是可恶!”

    “原来蒲宇主子你……”壬斯会意地笑了笑。

    “嫣伊,想不到你这么调皮!”天魔皇挑起眼眉神色怪异地瞟了她一眼,“你这样做可知道会伤了我的心?看来你将会是我生命中另一个挑战的高峰!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

    “嗬,我只知道我是仙你是魔,我们势不两立,乖乖的你就会到魔界去,否则我手中的剑就不客气!”蒲宇站在壬斯的头顶上,高高地举着剑,傲气凛然地盯着他。

    “哦,有点意思。”天魔皇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他低低冷笑了几下说,“身为魔皇的女儿,你可千万别那么快认输,我等着你的挑战!”

    “蒲宇主子你快点离开,有我对付他就行了!”壬斯急切地说,天魔皇眸光暗闪了一下,“啊……”壬斯瞬间像被吸附了一样向他扑了过去,蒲宇从他头上掉落下来自个悬浮在空中,再惊魂未定地看看他们。

    “我最讨厌有些不自量力的垃圾打扰我跟儿女的对战!”天魔皇冷冷地说着便狠狠地往壬斯脖子一掐。

    “不要!”蒲宇惊惶地喊了声,飞前两步,她急切地说,“不要伤害壬斯哥哥!千万不要!就当我求你了!放了他!”壬斯被他掐住了咽喉说不出话来。

    “你求我?”天魔皇的脸顿时阴沉下来,略显不悦地盯着她问,“你准备拿什么来求我?”

    “我……”蒲宇急切地张望了一下,又低头顿了顿犹豫一下,她仰起头咬咬唇说,“你放了壬斯哥哥,我跟你回魔界去!”天魔皇手里的壬斯拼命挣扎——千万不要这样!如果是这样,即使我壬斯死一百万遍也没有面目再见尚飞主子!蒲宇主子,千万不要!

    “就为了他,你愿意跟我回魔界去?”天魔皇质疑地问,蒲宇急切地点头——我相信尚飞一定会到魔界救我的!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壬斯哥哥救回来。天魔皇突然仰天哈哈大笑,笑意却是那么的阴冷,不禁让蒲宇打了一个寒战,他又刹那间止住笑声,直直地瞥向蒲宇,寒目凌厉如同要把她吞噬一般。

    蒲宇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咽了几口唾沫,怯怯地握紧手中的剑——难道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只能放手一拼了,尚飞,你会原谅我的,是不是?

    “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被我威胁了!”天魔皇眸光阴森地盯着蒲宇,寒冷之气从齿缝流出来,厉声说,“要足够强大,就不能有所羁绊!身为魔界领袖女儿的你,绝对不能被任何事物威胁,你应该断绝一切情爱,铲除一切能造成羁绊你内心的事物!”

    “我听不懂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总而言之,你马上放了壬斯哥哥!”蒲宇对着他厉声吼,“否则我就要震怒了!”

    “身为魔界之首不能求饶,更不能受到任何威胁,无论是灵幽岛或者是尚飞,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使你变得脆弱的东西留在世上!”天魔皇怒吼一声将壬斯抛到高空,继而狠狠劈出一个炼寒爪,血红色的冰爪瞬间向壬斯劈去。

    “你这恶魔!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我所珍视的,我都不会让你伤害他们!!”蒲宇展开双臂怒吼一声,一个翻身跃到了壬斯的下方,狠狠地盯着劈来的血红飞爪,她额上的印记放出璀璨的蓝光,浓烈地魔气倾散而出瞬间覆盖了天魔皇的魔气,蓝光横劈散开,瞬间把撞来的炼寒爪击得粉碎。

    天魔皇用衣袖遮掩刺眼的蓝光,良久,光芒退去,护在他四周的魔气屏障也慢慢消散,“哈哈……”他忽而傲笑了几声,神情激动地对蒲宇说,“这才是真正的你!拥有深不可测的力量,你将是统一六界的真正主人!”

    “连你都杀不了,我谈什么统一六界!”蒲宇瞟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她又忽而无力地掉落下来,壬斯赶紧飞回来接住她。

    “我就喜欢你的魄力,跟你母亲一样!”天魔皇得意呵呵肆笑说,“我得马上带你回魔界,再找到另一个你,将你们合二为一,到时候你就会真正的觉醒了!当一个雄霸天下、鬼神六道皆要退避的魔界公主!”蒲宇和壬斯茫然地对看了一下——另一个蒲宇主子?

    另一面,仙魔正处在激战中,二郎神他们被乕皓吸附过去,动弹不得,被他伤得遍体鳞伤。两个黑龙卷风疾卷而来,藏魔邪邪一笑,她一握神杖,天际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又想故技重施!”二郎神怒目震动,他额上的天眼不停在闪耀,顿时刺出一道白光,乕皓翻身跳开,雷震子和涅火神垕逃脱开来,二郎神急切说:“他们又想吞没天兵,你们带着部分天兵撤离,我和笑星公留这里抵挡他们!”

    尚飞从冥魔的包围中抽身出来,他悬浮在空中下意识看了看自己隐隐刺痛的右掌心——难道蒲宇又出事了?尚飞忙扭身飞去,乕皓突然拦截在他跟前嬉笑说:“上次一战还没结束,你急着往哪去?”

    “挡我者死!”尚飞眸光狠露,瞬间擦过乕皓身旁,箭步飞去。

    乕皓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愕的亮光,他稍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竟然被刺伤了!速度如此之快,下手如此狠戾,幸亏自己刚才躲闪了一下,否则必死无疑!

    “你可是我的猎物,怎能逃走?”藏魔紧追过去,尚飞扭头狠狠一瞥随手掷出夺命繁星,沐沐飞过来瞅了瞅心下也跟着着急——看尚飞如此着急,莫非蒲宇出事了?

    “喂,你不是说要拿我实验吗?现在干嘛去了?”沐沐追在藏魔后面挑衅喊,藏魔扭头过头把蛇头杖向前一举,一根巨型的黑魔箭迸射而出,沐沐马上跳开了。黑魔箭横向顺时针螺旋刺去,刹那间,它一化成万,铺天盖地地向天兵天将刺去。

    “不好!”沐沐惊喊了一声,天兵天降们顿时回过神来,但此时已万箭穿心,他们的身体顿时破裂成四五块,魔气灌进了他们的心脏,即使他们的身体已破裂分散,但他们的心脏仍带着无法忍受的剧痛在跳动,空中尽是一片痛绝心扉的哀鸿。

    沐沐双手不自觉地捂住了嘴巴,泪水从她的眼眶成行落下来,一瞬间……就一瞬间,活灵灵的生命只剩下一声消不去的哀鸿,“可恶!”沐沐嗜血的眸光顿显,体内的灵气跃然蹦出,眨眼间,她四周的魔兵瞬间消散,她厉目扭头扫去,藏魔早已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