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打响名气

    更新时间:2018-09-12 17:30:10本章字数:3026字

    四个不同的人在某一天因为【秋天落叶】、因为音乐而相遇、组队,带领着【白色夕阳】走向璀璨的舞台,【白色夕阳】才成立不到一年,便已红遍所有PUB,每首原创歌曲总是被翻唱了一遍又一遍,四人登台演绎时也被拍过制作成海报,广为流传..

    四人没有理会台下为他们响起的热烈掌声和称赞,依旧自顾自的通过专属通道回到后台,不过这回四人没有各自回到自己的个人专用室,而是在后台的休息室喝水。

    “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么?”队长尘琰的声音是那种淡淡又透着伤感的声线,眼眸竟然是深邃的深蓝色,白色衬衫领口微开,深色紧身长裤,安静的坐在一旁,微微垂着眼眸,眼帘挡住眼中神情。

    “唔,这样不是挺好的么,打算什么?”队员乐宇扬起嘴角,拧开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大口后回答道,随即便将矿泉水的瓶盖拧紧,放到一旁的桌上,从桌上放着的餐巾纸筒中抽了几张纸巾,优雅的对折了一下,轻轻擦拭额前微微渗出的薄汗。

    “没打算。”队员残日锡看都不看队长尘琰一眼,直接简单干脆的回答道,说完也是拧开一瓶矿泉水,大口的仰头灌着,直到只剩半瓶的时候才停下来,拧紧瓶盖随手放在桌上。

    安瑾萱神情淡淡的瞥了一眼队长尘琰,悠悠说道:“队长是有什么打算了么?”眉毛轻挑的反问一句后便收回视线,专心停留在抱着的吉他身上,修长的手指正拿着毛巾轻轻缓缓的一下一下擦拭吉他全身,擦拭得吉他十分干净。

    “你们几人呐,就不能配合的回答下么?”队长尘琰的声音中充满无奈,抬起头环视了组合的其他三个成员,轻轻叹了一声后,说出自己的打算:“你们打算一直组队么,一直只在【秋天落叶】驻唱么?最近有几个地方的联系我,想邀请我们去登台演绎,所以我想问你们几人的意见。”的确,只留在【秋天落叶】会大大限制他们组合的发展,尽管他们不为名,但他们都需要金钱,所以才选择驻唱,如果组合名气大的话,驻唱一场的费用也会相对提高的,尽管他不了解其他三人的家庭背景等,但都清楚,他们和他一样,都需要钱,他需要大量金钱供弟弟继续读书,修完学业,显然,这个驻唱的兼职所赚的演出费用已经不够了,而如果他们组合答应去别的地方演出一场,就能得到一笔可观的费用,不过,既然是组合,也需要征得其他成员的同意。

    队员乐宇和队长尘琰一样都是穿白色长袖翻领衬衫,袖口微微卷起,黑色短发微微跳动,眼眸之中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简单而阳光,浑身皆透着一种邻家大哥哥那种温暖气息,带着一种能够感染他人的乐观,笑起来的时候能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抿起嘴角笑起来的话嘴角还会旋着两个深深的酒窝。

    队员残日锡脸部线条刚毅,如刀刻般立体,剑眉星目,穿着一身纯黑色的休闲服,衬衫前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kind’的英文,右耳佩戴着一颗黑色炫目的耳钻,浑身皆透露着一股桀骜不羁的寒气,倚靠在一旁沙发上,带着耳机,闭着眼眸。

    “没事,我哪儿都可以,尘琰自己决定吧。”队员乐宇似乎看出队长尘琰的用意,弯起嘴角旋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毫不介意的挥挥手。

    队员残日锡倏然睁开寒眸,随即又闭上,继续听着歌,淡淡吐出两个字:“随便。”

    “队长决定。”安瑾萱似乎也有些儿累了,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睁着微闭的眼眸,淡淡的说完后就靠着正在听歌的残日锡睡觉,而她的宝贝吉他则挨着她放着。

    “呵呵,看来小瑾是累着了,你们先陪着她,我去答复下对方。”队长尘琰感激的看了三人一眼,随即视线停留在微闭着眼眸的安瑾萱身上,浅浅的声线淡淡的说道。

    安瑾萱是组合中唯一一个女孩子,也没有那种女孩子的娇贵做作,四人都是真心做了朋友,自然会特殊照顾些,不过,他们之间却只是纯洁的友谊而已,都同样的安静,同样的孤单,所以他们四人会比较团结,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四人要真的累晕了,都是来到休息室随便找个位躺下,也没有介意那么多其他什么外在因素。

    “嗯,我也要休息下。”乐宇脸上浮现一丝疲倦,微微打了哈欠后便脱掉外套,趴在一旁的桌子上睡觉。这几天为了应付父亲,都几天没休息了,不行,还是得休息会,免得趁着他困的时候把他绑回去那就不好玩了,啊哈,真讨厌那些所谓的贵族小姐,真做作,要是都跟小瑾一样,那就可以做朋友哇,害他要离家出走,真不好玩,幸好遇到尘琰、日锡和小瑾,不然他就得一个人流浪在外了,嗯,那些贵族小姐真可恶,害他这样,以后找尘琰他们一起去楱她们,看还敢害他不!

    乐宇迷迷糊糊,一边郁闷的想着一边趴着,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在乐宇睡着的时候,原本正在听音乐的残日锡突然抬起头,拔下耳边的耳机,塞进口袋里,寒冷的双眸露出点点温柔,嘴角微微翘起,将靠在他身上的安瑾萱慢慢放在沙发上,脱下外套给她盖着,然后轻轻的走到趴在一旁桌子上睡觉的乐宇旁边,将乐宇扔在一旁的外套拾起,拍了拍后轻轻搭在乐宇身上,然后便走到一旁窗口处,静静的站着。

    等安瑾萱醒来的时候,乐宇早就醒来了,三人坐在桌子旁边讨论演出的事情,安瑾萱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正要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件黑色外套,微微抿唇笑了下,拿着黑色外套站了起来,走到残日锡的身边给他披上,微微扬眉:“谢了。”

    手还没收回去,残日锡就站起身,握着外套在空中一扬后披在安瑾萱的身上,然后微微移了下位置,给安瑾萱腾个位置,示意安瑾萱坐下后才淡淡的说道:“刚睡醒,别着凉。”淡淡瞥了安瑾萱一眼后便收回视线。

    “嗯,好。”安瑾萱弯起嘴角,顺从的坐在残日锡旁边,想起刚刚睡醒听到他们小声讨论的事情,不禁问道:“你们在讨论演出的事情么?”

    “嗯,是啊,小瑾,第一个是佰嘉艺术学院的校庆,据说学校领导什么的都会到场,所以办得比较隆重,受欢迎的项目都会请到佰嘉艺术学院演出,第二个是一个比赛,组合或个人皆可参赛,赢了有奖金,输了也还有安慰奖,第三个就是广场活动,请我们去给他们代言,办一场演唱会。”尘琰淡淡的朝安瑾萱点点头,独特的声线通过空气传播响起。

    乐宇偏偏头,瞥了安瑾萱一眼,淡淡笑道:“小瑾睡得可真好,脸蛋还红扑扑的呢,用不用先去洗把脸呀?”淡淡调侃完后继续道:“呵呵,小瑾不用担心太多,管他去哪演出,不是还有我们嘛,又不是你一个人,安啦安啦,咦,小瑾应该还是学生吧,下午需要去上课么,现在都两点了。”抬起手腕瞥了一眼时间,留意到安瑾萱身上穿着的校服,淡淡的提醒着。

    安瑾萱微微扬起头,淡淡的说道:“不用,我还清醒着呢,再则,我又没有害怕,只是困了休息下而已,而且,我现在就在佰嘉艺术学院上学,你们有我熟悉么?学校两点半才上课,不用担心。”说完便轻轻挑眉,在他们面前,她可以自在一些,因为他们是朋友,除了父母外最重要的人,或许,相识不到一年的他们还是她最亲近的人呢,她和他们有共同语言,有共同爱好,而且他们什么也不过问她的事情,只是关心她而已,这样的相处让她觉得很舒服很窝心。

    “呵呵呵,小瑾傲娇了喔。”乐宇抿着嘴偷笑,轻轻刮了安瑾萱的鼻子一下。

    尘琰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两人玩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别闹了,小瑾先去上课吧,晚上这里见,乐宇和日锡有事也可以先去忙,记得晚上六点这里汇合就是了,校庆就是今天晚上,虽然时间有些匆促,但是相信以我们的默契配合是不成问题的。”

    “嗯,我睡觉。”残日锡淡淡的说着,站起身来,和其他三人点头示意下后便走向自己的个人专属间去睡觉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把塞在口袋中的耳机塞进耳朵,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我才没傲娇..日锡再见,队长再见,大笨蛋再见。”安瑾萱皱了皱鼻子,淡淡的反驳道,随即无意瞥到时间,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跑向自己的个人专属间,没一会儿便背着黑白色格子书包跑出来,朝他们挥了挥手后便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