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讨论演出

    更新时间:2018-09-12 17:30:10本章字数:2986字

    乐宇无所谓的耸耸肩,也朝安瑾萱挥挥手,笑道:“那就快去吧,别迟到了。”转头看向尘琰,微微挑眉道:“尘琰,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真诚的看着尘琰那双深蓝色的眼眸,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再是最初互不了解的陌生人了,以前隐瞒还情有可原,毕竟都不熟悉,换做谁都不会说真话的,但是,如果现在还隐瞒的话,那就太让他失望了,他绝不会动用势力去调查自己的伙伴、自己的兄弟,总之,要是当他是兄弟就说,不当的话,那他大可自己去查。

    尘琰脸上的表情立刻僵硬住了,什、什么,原来已经被发现了,也是,他们都那么聪明,而他这次表现得那么异常,肯定知晓的,只是不说而已。

    轻轻咬了咬下唇,垂着眼眸,淡淡的说道:“我是孤儿,只有一个弟弟,两人相依为命,所以我从小就出来打工,养我弟弟,可是现在他要上大学,得交学费,我拿不出。”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掩盖住那双深蓝色眼眸中的不安。

    “那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很意外,他居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反而十分平静,只是脸却微微沉了沉,紧抿着唇,眉毛紧紧拧起。

    “以后不会了。”尘琰微微张口,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化作一句淡淡的话语。

    很显然,面对这样的尘琰,乐宇也不知道要怎么发火的好,或许是从小性子便好,极少发火,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好,又或许看到自己的队长、平日的兄弟露出脆弱的神情时,早已不知道要如何自处好,总之,乐宇现在是还生着尘琰隐瞒的气,又心疼尘琰背负这么多。

    终于乐宇还是以幽幽一叹结束了这寂静的画面,坐过去些,拍了拍尘琰的肩膀,认真的说道:“尘琰,我知道你不想要大家帮忙,但是,记得,无论什么时候,你还有我们,不要只知道一个人扛,兄弟不是单单在开心的时候一起欢乐而已,还在于兄弟能和你分担痛苦,晚上碰面的时候,我会告诉日锡和小瑾的,我希望除了这件事外,你没有什么隐瞒大家的,从现在过后,大家也是时候开始坦诚布公了,我知道你的坚持,放心,咱们就以自己的努力完成就好,我们绝对不会插手。”是啊,像尘琰这么骄傲的人,又怎么可能允许他们插手帮助他呢,估计就连让大家一起去参加这些多余的活动都是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才做出的决定吧,他们都太了解对方了,他们四人,哪一个不是骄傲的呢?就连他自己..也是,如果不是他有自己的骄傲,不允许他人插手自己的人生,又怎须离家出走?

    “嗯。”尘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不敢多说什么,久违的关心让他感动的不知如何自处,眼眶更是难受得很,他怕一出声就泄露了他的情绪,他不想,就算被发现了也想要维持最后的尊严,他的身份固然卑微,地位固然低下,但他仍然有他的骄傲,他不想向任何人低头,可是残酷的现实依旧迫使他一次次向命运妥协,但他不会就这样认输,终有一天,他要让命运向他低头。

    乐宇微微抿唇,沉默不语,尘琰不知道,他微微颤抖的肩膀依旧将他的情绪全部出卖了,但是,他只能当作不知道,兄弟不是来揭人伤疤的。

    带起手腕瞥了一眼手表,淡淡的说道:“那尘琰,你好好准备下晚上的,免得在小瑾的学校害小瑾丢脸哦,呵呵,我出去逛逛,记得小声点哦,不吵醒日锡睡觉哦。”玩笑般的笑笑后便拿起一旁的外套披上出去了。

    尘琰抬起头看着乐宇离开的背影,深蓝色的眼眸之中溢着点点水色,嘴角微微上扬,乐宇真的很懂他,就算提醒也没有直接提醒,他知道,就算表现得不好,小瑾也不可能会觉得丢脸,他人的看法,关他们何事?这点是毋容置疑的,要是小瑾是那样的人,那他们估计也不可能走到一起,而让他不要吵到日锡睡觉,只是提醒他,日锡还在里面睡觉,仅此而已,至于乐宇说要出去逛逛的..他想,这应该也只是为了给他一个人的时间,让他好好整理整理情绪吧。

    在乐宇的身影离开【秋天落叶】的时候,内侧的一间独立房间门后,安静的站着一个人,从进来房间后便一直站在那里,直到乐宇离开的时候才无声的走开,转身离开的背影谁也没有发现。

    绿茵繁茂,在安静的鹅卵小道上,安瑾萱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她中午忘记吃饭,因为睡过头忘记了,不过她也不觉得怎么饿,和伙伴在一起的时光,总是相对欢乐点,离开学校时和现在去学校的装扮没有丝毫改变,只是多了头上扣着的一顶白色帽子而已,这是她在匆匆跑出来的时候,【秋天落叶】的吧主给她的,没有说谁要他帮忙转交的,只是带着淡淡笑意指了指休息室。

    【秋天落叶】的吧主是一个很深情的男子,照顾植物人的妻子多年,还坚持经营这间PUB,对他而言,【秋天落叶】并不是一间PUB而已,更是他与妻子的梦想,共同努力经营的爱情小窝,当初他们四人也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留在这里驻唱,一个有故事的地方比一些单纯以赚钱营业为目的的PUB好得太多了。

    不知不觉,安瑾萱的思绪有些飘远,微微摇了摇头,将头上的帽子拉下一点,迈开步子大步跑了起来,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听说佰嘉艺术学院的校规挺严格的,迟到就直接在外面走廊罚站,虽然她无所谓,但是晚上她还要作为【白色夕阳】的队员出场,还是不要做太多出格的事情比较好。

    呼,顺利在最后一分钟到达教室,因为是在三楼,快速跑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后再跑楼层,显然是有些累的,微喘着气跑到教室门口,扶着墙停下,视线往教室内一扫,发现导师还没有来,立刻就走进教室,才刚刚放下书包,导师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看到导师的时候,安瑾萱微微拍着胸,暗暗惊叹,幸好早了导师一步。

    莫子轩微微诧异的看着正在喘气的安瑾萱,不解的瞥了她一眼,她不是早早就离开学校的么,怎么现在还会差点就迟到,微微抿唇,想了想后,还是随口问道:“晚上的校庆你参加么?”

    嗯?怎么感觉大家都知道佰嘉艺术学院晚上的校庆?好吧,她当佰嘉艺术学院的学生当得挺失败的,无论是学生还是与学校无关联的人,都清楚晚上的校庆,就她不清楚..安瑾萱微微有些郁闷的拖着腮,点点头:“嗯,当然要啊。”然后又继续盯着桌面,思考着她为什么会做学生做得这么失败的深奥问题。

    “待会儿才会通知的,你不用郁闷。”虽然不太清楚安瑾萱为什么会那么重视这么校庆,只是第一次看到她郁闷的神情,轻笑出声,好心的提醒一句。

    安瑾萱的眼眸立刻神采飞扬起来,转过头睁大了眼眸的看着莫子轩,问道:“真的么?”

    直到莫子轩好笑的点了点头,安瑾萱才有些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立刻收回视线,准备上课的事情。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眸红了红,双手攥得紧紧的,脸上带着与她年龄不符的凶狠神情,安瑾萱是么?呵,做好准备吧,他是她的,谁也夺不走。

    不久之后,安瑾萱和莫子轩在上课时有说有笑的事情便传了出去,不仅广电专业的人认为他们两人是情侣,就连其他专业的人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幸好佰嘉艺术学院校风虽严,但还没有到严禁学生交往谈恋爱的地步,在所有人眼中,安瑾萱和莫子轩就是金童玉女,十分般配,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更何况,他们都从没见过冷酷少言的莫子轩和安静沉稳的安瑾萱有说笑打闹的样子过,所以更认定了他们两人是情侣,不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行为举止呢,而且当事人从没出来说这是谣言,这近乎默认的行为让舆论越传越甚。

    时光悄然而逝,转眼间天色便暗了下来,安瑾萱依旧拒绝了莫子轩的邀请,径自收拾书包后就离开学校,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正在安瑾萱离开班级的时候,林辰逸的身影就准时出现在大二(三)班中,依旧沉默少言,看到对方便一起并肩离开。

    安瑾萱背着黑白色格子的书包来到【秋天落叶】的时候,夜幕已经悄然降临,夜市微微有些儿喧闹,安静的【秋天落叶】形成特殊的对比,干净清澈的灯光照着整个PUB,没有其他PUB特意调设的晕黄灯光,少了几绺暧昧,多了几分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