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默契十足

    更新时间:2018-09-12 17:30:10本章字数:3133字

    安瑾萱微微愣了下,随即回答道:“我是啊,我从没隐瞒过,你问我要不要参加校庆,我也有说要参加,不是告诉你了么?”她并不能理解莫子轩此时的怒气冲冲,微微不悦的蹙起眉毛,为什么给她一种感觉就是依附别人生存的?她最讨厌这种感觉,或许在之前,她认为自己和他还是蛮般配的,但是,那是因为她之前活在众人眼中的最般配、最优秀里,只有和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光,才是她最开心的时光,所以,她不打算再活在其他人眼中所谓的金童玉女上了,她更希望自己是以乐队组合【白色夕阳】的成员安瑾萱的身份出现的。

    “好,那你说你喜欢的是这个残日锡,那我算什么?”莫子轩根本不打算遵守校庆的规则,直接反问回去。

    莫子轩此言一出,全场嘘唏不已,这是什么意思?毅然就是男友抓变心的女友般。

    安瑾萱愣了愣,一时之间没有缓过神,反倒是站在她旁边的残日锡直接举起麦克风,淡淡的回答道:“小瑾的意思就是这样,你有什么意见么?”轻轻挑眉,脸上神情如旧,小瑾是他们的队员,也是他们的朋友,无论是谁想找她麻烦,先掂量掂量自个分量吧,他们几人之间开的小玩笑,凭什么要向这个外人解释?呵,还没见过这般狂妄自大之人。

    全场立刻响起尖叫,这、这、这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么?咦,不对啊,残日锡可是说没喜欢的人喔,是安瑾萱的单方面相思,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两人是在热恋中诶,不然一向不喜欢在共同场合多说话的残日锡竟然会为了同队的安瑾萱正面向莫子轩发出挑衅,嘿嘿,有看头了,这么一想,全场尖叫声更甚,甚至直接闪起白色的闪光灯,焦点便是同样强势的莫子轩和残日锡双方,还有站在残日锡旁边、与残日锡穿着情侣装,显得十分般配的安瑾萱,此时的安瑾萱更像是被残日锡保护着一样,焦点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没了笑容的乐宇,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因为安瑾萱直接拒绝的缘故,还是因为安瑾萱又多了一个人竞争,总之,八卦因素是肯定少不了的,甚至还有的在猜测一脸悠闲淡定的队长尘琰是不是喜欢同队的某个人,所以才放任他们..嘿嘿,某种名为耽美的因素悄然蔓延,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近一个月的校报头版都有内容了。

    “你?算什么东西?呵,先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吧,不过就是一卖艺的,有什么好得瑟。”安瑾萱默默让残日锡保护,不说话的样子更是激怒了已经失去理智的莫子轩,丝毫不顾自己出现在这里发怒的样子会有什么影响,甚至忘记了这样会不会给家族企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或许是他一向肆意潇洒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没有顾忌。

    残日锡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什么东西?讽刺的瞥了已经完全没理智的莫子轩,还没开口,安瑾萱立刻就直接往前站了一步,神情冷漠的瞥了一眼莫子轩,疏远而礼貌的说道:“抱歉,我想,我们是什么东西还不需要您来过问,但是,有点想必我还是很清楚的,你,肯定不是东西!卖艺就怎么了,起码有一艺傍身,你呢,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能耐?我不允许你说他。”

    乐宇也收起笑容,与队长尘琰、残日锡默契的往前站一步,和安瑾萱并肩站立,四人皆面无表情,冷冷的看向莫子轩,齐齐伸出手指着莫子轩,默契十足的同时说道:“你,没有资格!”

    全场立刻寂静了,随即又尖叫起来,闪光灯更甚。

    “好了,我想,既然贵校这般不待见我们这些‘卖艺’的,那我们也就告辞了。”队长尘琰又恢复原先温文尔雅的形象,淡淡带着伤感,丝毫不见刚才的强势,只是深蓝色眼眸中的冷漠却丝毫不退,一句话很巧妙的把今晚佰嘉艺术学院请来的各方艺人都拉在他们这边的战线。

    主持人脸色红了又白,正想说什么,立刻就有人跑来在他的耳边嘀咕几句,听完脸色又变了几变,什么,没想要作为压轴[全场倒数第二个出场的既称为压轴]出场的【白色夕阳】影响力竟然会那么大,连最后一个要出场的组合都要离开,之前表演好的艺人原本也都是在各自的休息室休息,因为最后还要齐齐出来亮相,可是现在既然都纷纷说要走,有的说什么时间不够,或者是还要赶下一场演出,或者是订的机票时间到了,剩下的还没有几个艺人,正处在观望状态,这,这,这怎么能行呢?

    主持人换上一副笑脸,忙忙跑上舞台,打着哈哈:“几位稍安毋躁,鄙校怎么可能不待见各位呢,想必是误会了吧,而且大家可都舍不得你们呢,怎么能意气用事,说走就走这般不负责呢?”不知道这个激将法管不管用,如果【白色夕阳】重视观众、粉丝的感受,应该会留下来,最起码不会跟现在这样,弄得全场气氛僵硬后就离开,既影响了佰嘉艺术学院的名声,又搞砸这次的校庆,而只要【白色夕阳】他们留下来,其他艺人想必也不会急着要走。

    残日锡扯了扯嘴角,瞥了一眼主持人:“是么?”淡淡的反问让主持人顿时没有底气,那犀利的眼神立刻便让主持人生了退缩之意,只是残日锡淡淡反问一句后,便将视线投向台下,提高声音,通过麦克风清晰而又大声的说道:“现在,我们在PUB【秋天落叶】举行演出会,作为今晚的补偿,你们要不要呢?”

    残日锡此话一出,不仅主持人,连台下的领导脸色都有几分不好看了,而观众的反应是毋容置疑的,响应的人超过全场人数的一半,尖叫声更是将主持人还想要说的话给淹没了。

    而莫子轩在安瑾萱冷漠反驳他的话的时候,便沉着脸自顾自的先离开,或许是作为天之骄子,从未有人敢忤逆过他的意思,一时之间气得不行了吧,而作为他的好友林辰逸深知莫子轩的性格,知道莫子轩不喜他人插手他的事情,向来更是自信自己能够出色完全所有事情,所以一直保持沉默,直到莫子轩沉着脸离开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跟着莫子轩的步伐离开了佰嘉艺术学院而已。

    这一夜,【白色夕阳】彻底打响了名声,也彻底的将佰嘉艺术学院得罪了,【白色夕阳】的离场带走了近乎全部的艺人与全场超过一半的人,当然,大部分是学生了。

    这一夜,素来安静的【秋天落叶】热闹非凡,许多艺人更是在此出场友情出演,而【白色夕阳】也相当给力的带了几首金曲串烧,足足high整晚。

    这一夜,有人莫名生气了一晚,回到家之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气极了便摔东西,郁闷想着自己难道真的那么差劲,不然为什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还这么轻易的抛弃了他,对,就是抛弃,在他眼中,被他认定了就不会变,在认定的那一刻,就是他的专属所有物,固然霸道如斯,但顽固也相对厉害的。

    这一夜,有人一夜未眠,脑海中总是出现那个沉稳安静的身影,出现她和他们三人并肩站立时的样子,出现她冷漠的和同队其他三人默契十足的对莫子轩说:“你,没有资格!”的神态,出现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才第一次见到她,就已经将她的一切牢牢刻在脑海里,一夜未眠。

    这一夜,有人难过了整宿,看到他为她生气发怒的样子悄然落泪,看到他因为她说喜欢残日锡而扭曲了脸庞而伤心,看到他因为她说他没有资格说残日锡而黯然失落的神态而揪疼了心,更加扭曲了原本便扭曲了的爱,或许一见钟情很可笑,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尤其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天之骄子,从小便是养尊处优,一旦遇到心仪的对象,便会不顾一切,如飞蛾扑火般向ta靠近..

    凌晨,艺人都回去自己原本的地区,而观众粉丝等也都陆陆续续回去了,这时【白色夕阳】的四人才可以休息一下,在后台的休息室没有丝毫形象的胡乱躺着。

    “小瑾,今晚日锡这样做,会不会让你在学校难做?”乐宇微微喘着气,靠着椅子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淡淡的关心。

    安瑾萱闻言,依旧闭着眼眸休息,不以为然的回道:“没事,如果有人刁难我,我不会还手么?担心什么,再则,我现在也不太想在那里读书了,尤其是还得天天看到那个人。”她从小就没有朋友,整天都是对着偌大的房子和照顾她的保姆,长大后,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了,便辞退了所有仆人,包括保姆在内,他们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最亲近的人,侮辱自己的朋友就是在侮辱她,她没办法还有好语气对待一个侮辱自己朋友的人,没有动用势力报复就已经算是好的了,因为她清楚,他们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他们自己能办到的事情,她最好还是不要插手,让他们自己解决也许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