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得罪

    更新时间:2018-09-12 17:30:10本章字数:2989字

    “没事,要是他们敢为难你,我就过去陪你。”残日锡闭着眼眸,淡淡的说道,自小他便是在冷血的环境中成长的,让他在乎的只有这三个人,谁敢动他们一下,他都不会轻易放过的,不是他自负敢公然和这个跨国大企业的继承人做对,而是他有绝对实力和莫子轩对抗,保障他们都不会受到莫子轩的影响或威胁等。

    安瑾萱轻轻挑眉:“那倒不错,不如你们都过来吧。”睁开眼眸,揉了揉眼睛,不以为然的微微撇嘴:“如果你们允许的话,就由我包办了。”虽然感觉上有点儿像包养..但是,她貌似还没尝试过,好像也不错的感觉。

    乐宇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淡淡瞥了眼安瑾萱:“如果小瑾希望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尘琰淡淡的笑了笑,脸上依旧是那个温和的浅笑:“如果你们要的话,那我也一定奉陪。”尽管经济上有困难,但是,还是要共进退的,就算不能为朋友挡住所有风雨,也要一起面对。

    安瑾萱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有些困倦的闭上眼眸,无意识的点点头:“嗯、嗯、那待会天亮就一起去吧,啊哈,不说了,睡个回笼觉再说。”说着,小手便四处摸摸,拽到一个手臂,毫不客气的拽过来充当枕头,不管那个人郁闷的神情。

    乐宇扁扁嘴,郁闷的看了看有些耍小孩子心性,霸着他的手臂充当枕头美滋滋的睡觉的安瑾萱,又郁闷的看了看双手枕在脑后,安静的睡觉的残日锡和温和的浅笑着看着他们的尘琰,呐呐低声道:“为什么是我?”

    “扑哧,乐宇没事哈,那是小瑾和你要好,唔,我也困了,先睡了哈。”尘琰深蓝色的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郁闷的乐宇,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随即扯了一个借口,说完,便不管乐宇更加郁闷的表情,直接翻身找个地方睡下了。

    “好吧,你怎么不说小瑾跟日锡比较要好啊..”乐宇郁闷的瞥了一眼自顾自的去睡觉的尘琰,认命的在安瑾萱身边躺下,尽量配合着安瑾萱,不要做出太大动作,避免将已经睡着的安瑾萱吵醒。

    天微亮的凌晨,在【秋天落叶】的休息室,四个少年胡乱躺在沙发或桌子上,亲昵的动作显出他们之间要好的关系,整个休息室安静而沉稳,夜市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然而静了下来,偶尔有过的车鸣声今天也格外的安静,连一个尖锐的车鸣声都没有,让他们在安稳的梦乡里沉沉睡着。

    安瑾萱这一觉睡得很安稳,醒来的时候他们三人都还没醒来,想必是昨晚累坏了,微微有些心疼看了他们一眼,轻轻的松开禁锢了一晚上的乐宇的手臂,踮起脚尖悄悄走出去,向【秋天落叶】的老板要了一些材料,顺便跟老板借了下厨房,因为从小一个人独立的缘故,所以很多简单菜色她都会,复杂的不会,因为没那个时间去做,都是挑简单省时的菜色。

    等到安瑾萱将几个小菜做好并盛好几碗稀饭的时候三人都悠悠醒来。看到少了一个人立刻便纷纷起身。

    “醒了啊?我还以为终于能换我叫你们一次呢。”安瑾萱刚刚走过来想要叫他们起床的时候,发现三人都已经起来了,有的正将外套披上,有的已经穿好要出去了,她先是愣了愣,随即淡淡的笑了笑。

    “噢?小瑾居然也会早起哦,真是少见哦。”乐宇扬起嘴角笑道,一边披上外套一边朝她走过去,刚刚急促的样子已经消失殆尽了,优雅的举止简直看不出刚刚那个慌忙的影子。

    尘琰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笑道:“我好像闻到饭菜的香味了哦。”其实他没有闻到,他又不是特训的警犬,嗅觉怎么可能那么灵敏,只是看到安瑾萱挽起手袖,将一头微卷的长发扎成马尾,还有就是现在的时间,从这几方面来看,不难猜出安瑾萱是去干什么了,只不过他还是很好奇,安瑾萱应该也是富家小姐,居然也会自己动手做饭,真的蛮稀奇的。

    “呵呵,队长的鼻子真好,我才刚刚做好。”安瑾萱瞥了一眼默不吭声的残日锡后淡淡笑道,拿起干净的毛巾轻轻擦了擦手,把为了方便而挽起的手袖放下来,一边说一边向小餐厅走去,小餐厅是在休息室隔壁而已,只是没有厨房罢了,老板当初和他的妻子也是在这里生活的,所以设备什么的还是比较齐全,基本需要的都有。

    “猜的而已,看来大家还真要尝尝小瑾的手艺哦。”尘琰很谦虚的笑笑,跟在安瑾萱的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

    安瑾萱淡淡点点头,视线移到若有所思的乐宇身上,扬眉,略有不解:“乐宇,你在想什么?”

    乐宇略微有些苦恼的蹙起眉毛,似乎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说,犹豫了一下后才慢慢说道:“唔..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在考虑要买什么保险才比较安全、有保障,咦,小瑾,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我还想问你需要买终生保险不?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乐宇一番看似无心的话顺利的让安瑾萱的脸色一步步沉了下去,安瑾萱危险的微微眯起眼眸,一步步走向乐宇,而乐宇的话语也在安瑾萱的一步步靠近中沉默了,淹没在最后的那个‘后遗症’里面。

    微微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气,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警告般的弱弱说道:“小、小瑾,你别过来哈,我不怕你,你、你要再过来我就告你非礼了..”最后说出来的话无力到让他都不敢再说下去,似乎,这招对小瑾不管用诶,眼角余光瞥到残日锡,立刻窜到他身后,随即探出个头,微微有点底气的说道:“我、我才不怕你,绝不向恶势力低头!日锡保护我,小瑾要杀人了。”在说出最后那两句没有底气的话的同时,安瑾萱已经来到他面前了,吓得乐宇立刻拉了残日锡做掩护,自己撒腿就跑。

    安瑾萱眼神微微沉了沉,活动了下手指,朝残日锡会意的点点头,随即迈开大步跑去追乐宇。

    最后在乐宇没有力气跑下去而告终,安瑾萱追到了乐宇,而且还十分豪迈的压着乐宇,把乐宇压在沙发上,跨坐在他身上,一边蹂躏着他的脸蛋,一边嚣张的问道:“还要买保险么?不如我先让你符合保险赔偿要求好不好,我是恶势力哈?”

    尘琰微微有些忍俊不禁的嗤笑出声,不禁感叹乐宇的活力和安瑾萱的豪迈,安瑾萱身上没有一点儿女孩子的娇羞,一直都是很安静沉稳,不然的话就是如男孩子般豪迈大气,有时还是潇洒肆意,相处总是十分容易的,这样的场景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所以他都是见怪不怪的和残日锡从容的先享用早餐。

    差不多有了一会儿后,神情淡淡的安瑾萱拽着被蹂躏得脸蛋红红的乐宇过来,乐宇还一边被安瑾萱拖着一边不满的嘀咕:“小瑾真暴力,待会儿有空一定要去买保险..”

    安瑾萱直接拽着乐宇的领子来到餐厅后便不太客气的放开领子,任他向椅子那个方向倒去,双手拍了拍,拉开椅子,从容淡定的吃早餐。

    “噗哧,乐宇快点吃早餐吧,真是不学乖,都被小瑾教训几次了都。”尘琰好笑的看着乐宇,十分好心的提醒道。

    “嗯,马上,小瑾太暴力了,早上起来手臂还是麻麻的,不念功劳还有苦劳呢,这么不留情,把我的好皮肤都给捏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中暑呐。”乐宇在落地前稳住身形,转了一个身,单膝跪地,单手撑地,随即站起身来,扫了扫衣服,微微整理下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优雅的拉开椅子,淡淡应了尘琰的话一下,随即便瞥向安瑾萱的方向,郁闷的说道。

    一直沉默不语的残日锡突然停止吃饭,抬起头看了乐宇一眼,然后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嗯,的确蛮像中暑的。”若有其事的点点头后便继续吃饭,丝毫不搭理因为他这句话而郁闷的不吃饭的乐宇。

    “如果不赏面子的吃饭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的代价,呵呵,你懂的。”安瑾萱慢条斯理的吃饭,吃相十分优雅,显然,她十分了解他们,自然清楚残日锡的话一出,乐宇有什么表现,抬头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淡淡的扔出一句话。

    正在郁闷的乐宇一听到安瑾萱的话后,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埋头吃饭起来,代价他是最清楚的,小瑾什么都好,就是太男孩子气了,一点害羞都不懂,曾经在最初遇到的时候,彼此都不怎么服气,结果两人在床上扭打了一下午,最后还是他没力气了,而小瑾便倨傲的跨坐在他身上,指着他的鼻子说--服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