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缘遇诛仙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2本章字数:4802字

    如火的夕阳光辉映了绵延的山峦,山林里闪烁的星星红点与低飞的彩蝶一起共舞,山涧急氚的水流荡起了红色的光彩。

    嬉戏人儿的脸红扑扑的,用手挡在额际一个劲儿的望着天上片片红云。

    “诛仙,走了。”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美妇将采得的最后一株药草放进了背后的竹篓里,叫着抬头望天的男孩。

    诛仙听到,立即蹦蹦跳跳来到了那美妇飞面前,鼓鼓的脸上一双灵动的眼睛眨巴着,长而密的睫毛更是显得灵气活现。

    他伸手解下美妇背上的竹篓背到自己背上,讨好的说:“师傅,我来背。”

    美妇也不说话,任由自己的徒弟接过竹篓,望着他的神情有一瞬的凝滞。在他抬头的时候又恢复了清冷的肃色,转身向前走去。

    诛仙撇撇嘴跟上,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师傅。

    打他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和师傅生活在这片山林里,十五年来没有下过一次山。师傅不爱说话,对自己也极其严格,五岁就教自己识字习武。

    练武的辛苦多次使他想要放弃,都在师傅的棒子下又坚持了下来,而自己也的确是习武的极佳骨质,六岁便能闭目单手捉住飞过的蝴蝶。

    师傅虽然很是严厉,可是对自己还是很好的。比如,师傅偶尔会下山去,回来的时候总是会带些好吃的东西,有时候还会有新衣服。

    只是不管怎么样,师傅就是不愿带自己下山。小时候自己也问过师傅,为什么他们要住在这里?山下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顿打,就那以后自己再也不敢问师傅了。师傅当时愤恨的眼神和落在自己身上的竹条也分外的痕厉,至今自己仍然忘记不了。

    诛仙一蹦一跳的很快赶上了师傅,与师傅并排行走,一路上还不忘扑个碟采朵花什么的,整个人显得那么的活泼可人。

    走过一座断崖下面的时候,诛仙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草丛中伸出的貌似人腿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出于好奇于是他走了过去。

    拨开了半人高的草丛,走进去一探究竟,果然是一具人体。

    紧闭的双目和紧合而干裂的嘴唇,得出了她已经昏迷而且还伤得很重。

    虽然双眼紧闭,可是仍然可以看出此人是倾城之貌,十五年来只见过师傅一个女的,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绝美的女子,一时看傻了眼。

    “诛仙,看什么呢?”见自己的徒弟久久没有回来,以为他又发现什么好玩的或者是稀奇的药材。

    “师傅,有个人!”诛仙喊着,他希望师傅可以救她,虽然知道师傅不爱多管闲事,也不会救她,可是自己就是想试试。

    师傅扫了眼崖壁淡淡的说:“许是从崖上面摔下来的。”自顾自的向前方走着,对于眼前生命垂危的人毫不关心。

    “师傅,我们带她回去好不好?她受了伤,看起来很严重。”诛仙对着师傅的背影请求到。

    昏迷的人衣服已经破烂的不行,衣衫上还有斑斑血迹,相比是坠落的时候被山壁上的树枝之类的刮的吧。

    “师傅,我们带她回去好不好?她受了伤,看起来很严重。”诛仙对着师傅的背影请求到。

    昏迷的人衣服已经破烂的不行,衣衫上还有斑斑血迹,想必是坠落的时候被山壁上的树枝之类的刮的吧。

    没有得到回应,诛仙无奈对那女子自言自语说:“是师傅不答应救你哦,我也没办法了,你可别怪我见死不救哦。”

    临走前,他整了整她破而凌乱的衣服,随便脱下了自己的衣袍,盖在她的身上,他怕她受不了山林里晚上的寒气。

    正欲将她的手也放进袍里的时候,在她手腕上的一个熟悉的红色胎记吸引了他的眼球。

    “师傅,你快来,她的手腕上有一个和你一摸一样的红色胎记!”诛仙大声喊道,语气透出的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喜悦。

    “你说什么?”师傅闻声,身形顿“时移到了他的身边,她急切抓过那昏迷女子的手腕,定睛一看。

    果然,在她的左手腕上看到了那个与她有着一摸一样的红色胎记。

    师傅仰天而叹:“看来这是天意,诛仙把她带回去吧!”

    “嗯!”诛仙卸下背上的箩筐递给师傅,将那女子背上了背上,这个昏迷的女子比自己的年龄似乎要大,为何身子却这般的轻。

    “她伤的不轻,我们得快点。”师傅率先施展轻功朝着自己居住的竹屋飞去。

    “嗯!”诛仙也提气跟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怕背上的人就错过了医治的机会。

    所以这次他飞的速度比以往的时候快了很多,在他回到了竹屋的时候,师傅看向他的眼神也有些诧异。

    “诛仙,这次你的速度很快,有很大的进步了!”师傅不冷不热的说,可是只要仔细听,还是可以体会到掩藏在语气里的宠溺。

    “师傅....”见师傅这样说,诛仙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了。

    .................

    诛仙站在床前,静静端详着躺在床上依然昏迷中的女子,师傅已经为她擦拭好了身子,也换了一件干净清爽的衣裳。

    见她双目紧闭,柳眉微皱,紧抿的唇有一丝甘冽,脸色虽然还是苍白,但是仍然无碍她出尘的姿容。

    诛仙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十五年来未曾接触过外人的他只觉得眼前的女子莫名的究起他的心湖。

    默默的想着,也期待着,这双紧闭的双眼挣开后,会是怎样的风采呢?

    “师傅,她怎么还不醒来?”诛仙问着在一旁捣着草药的师傅。

    师傅抬眼扫了一眼诛仙淡淡的说:“她受了内伤,我已经为她输了真气,该醒的时候自然就会醒。”

    “真的吗?”诛仙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师傅望向床上的少女,眼里却浮现出了另一张面孔,那个永远温文尔雅,一身儒衫的男子,床上的少女与他是那般的相像。

    这大楷就是命中注定的,她回过头继续捣鼓着草药,眼里却泛起来一层迷雾。

    “月如,你长大了要做我的妻主....”

    ..........

    “月如,我的父母死了,我没有家人,也没有了家了,我只有你了.......”

    ...........

    “月如,为什么害死他们的是你,为什么是你........”

    .........

    是谁,是谁在叫她?

    又是谁在独自起舞?

    那悬崖上的身影?

    为何如此神伤?

    是谁?到底是谁在叫她?

    “师傅,她好像醒了。”诛仙见床上的女子,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一样,抵着枕头的头不停的摇晃着。额头冒出丝丝冷汗,包扎着的手腕因用力而沁出点点殷红。

    诛仙莫名的心疼,他情不自禁握住了那双不安的双手,给予她温柔和安抚。

    女子从梦魇中挣扎醒来,不期然碰上一对关怀的眼眸。

    “你是谁?”她皱起眉头,为什么她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啊,头好痛,为什么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又谁?

    “我是谁?你又是谁?”她的头剧烈的疼痛,脑子一片空白,她抬起迷茫又恐惧的脸:“告诉我,我是谁?”

    诛仙一心沉浸在他那双眼睛中,那是一双可以勾人心魂的桃花眼,让人不可深看,只怕多看一眼就会沉沦。

    醒来的女子嘴里口口声声问自己是谁,她是谁?诛仙瞪大了眼,他还想问她她是谁,为什么会在崖下呢?

    “我也不知道你是谁,我和师傅采药在崖下救的你。”诛仙看向她迷茫的脸实话实说。

    “救我?崖下?为什么我在崖下,那你们是谁?”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会被救,又为什么在崖下?

    “啊!头好痛,好痛.....”月如头剧烈的疼痛使得她要抬手敲头,却不料自己的手动弹不了。

    看向正被诛仙紧握的双手,她有些怒意:“为何抓住我的手不放?”但是事后又想了想:“你认识我吗?”要不然他眼里的关怀和此时的举动是什么?

    “啊,我,对不起!”诛仙接受到月如微带怒意的眼神,连忙松开了手,脸已经泛红,不好意思地下了头说:“我,我不认识你?”声音小得如蚊。

    “你是赵月如。”随着声音,美妇站到了月如的面前,望着那张与记忆的人如出一辙绝色容颜,心里有了主意。

    “赵月如?月如.......”是梦里被那个男子呼喊的名字,那么那个男子又是谁?她为什么那么悲伤,为什么唤着自己名字的语气是那样的凄冷?

    头又开始疼痛起来,剧烈的痛使她在狭小的床上打着滚,嘴里不停的喊着好痛,好痛。

    “别想了,你想不起的?”美妇说话间,已经点了她的穴,让她动弹不得。

    但是她依然可以出声说话,虽然她不能动了,可是头痛依然使她的绝美容颜紧紧绷着。

    沙哑的声音响起,她开口问道:“我是怎么了,怎么了?”

    “我想你失忆了?”丢下一句话,美妇走出了房间。

    月如看向离去的背影,心里更加迷茫。脑子里回荡着她那一句‘我想你失忆了’,难道自己真的是失忆了吗?那么自己失忆前一定发生过什么?

    但是她依然可以出声说话,虽然她不能动了,可是头痛依然使她的绝美容颜紧紧绷着。

     “你,你还好吧!”见房间里就剩下自己和她,诛仙有些不自在起来,不过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自己还是忍不住担心。

    月如没有回答,她的思索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是茫然的看向远方。

    “那个,你饿不饿,我煮了野菜粥。”诛仙扰扰头,低低的说,脸上泛起了红云。

    这是月如才从思索中回神,迷茫看着眼前这个红着脸十五六岁的小男孩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啊....我说你饿不饿,我煮了野菜粥。”诛仙接受到月如的眼神,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心想她为何总是看着自己。

    “好吧,我还真饿了!”月如淡淡的说,不过她好奇为何这个男孩总是低着头,还脸红。

    诛仙开心的去取粥了,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心里说不出的甜蜜滋味,脸上的喜悦呈现得‘一丝不挂’。

    见诛仙开心的走了,月如嘴角也不经意间浮出了一抹笑意。

    这是,刚才出去的美妇又走了进来。

    月如看向来人有些诧异,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莫不是她有话对自己说么?想到这里她便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认识我,你是谁?”

    美妇双手背在后背,站立在她的跟前:”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妇人,我并不认识你。”

    她又走进了月如一步又说:“你也别问我你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而我只不过是在断崖下救了你而已,就这么简单。”

    “断崖?”梦中那翩若惊鸿的身姿,每一个回旋与转身都似承载了痛入骨髓的凄凉。是谁?为何独自起舞,为何他会在自己的梦里呼喊自己的名字?

    她重重的敲打自己的头,可是除了剧痛什么也想不起来,脑子依然是一片空白。

    “别在想了,你失去了记忆,现在这样逼迫自己去想,除了更痛苦没有任何收获的。”

    月如停下了手上敲打头部的动作,镇定了一下问道:“你为何知道我的名字,又说你不认识我?”

    “名字仅仅是一个称呼,可是这个也可以是别的,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无数个称呼。”美妇扫了一眼月如,淡淡的说,眼里的异样一瞬间便没了踪迹。

    月如深思,眼前的妇人明显是知道什么的,却又不愿意说破,她也只好作罢了。

    “那么,你是刚那个男孩的师傅?”她口中的男孩指的是诛仙。

    其实根本不用问自己也知道了答案的,只是她受不住眼前美妇打量自己眼神,感觉怪怪的。

    似乎是看着自己,可似乎又是看着另一个自己,这种感觉让自己觉得压抑,所以就转移了话题。

    美妇动了动嘴,刚要说什么,这时候诛仙端着野菜粥进来了。

     “粥来了!”诛仙献宝似的,将一碗冒着热气的粥捧到月如的跟前。

    月如微笑,接过粥,感激道:“谢谢!”

    见月如对自己微笑,他心里湖荡起来了一阵涟漪,她笑得好好看,好美。

    “我,我来喂你吧!”

    “喂我?”

    “是啊,你看你手都这样了,别不小心在烫伤了,就麻烦了。”诛仙在她手上端回了粥,舀起一汤勺在嘴巴吹了吹,在松到月如的嘴前。

    看着诛仙充满期待和关怀的双眼望着自己,月如没有拒绝,张开了甘冽的嘴喊住了那一口粥。

    “好吃吗?”

    “好吃!”

    ........

    看着自己的徒弟望着月如的神情,美妇心中已知晓他已对月如心生爱意,在心里默默念到:

    “冤孽啊,冤孽!”罢了,十五年了,自己也该放手了,诛仙总是自己带大的孩子,于是她消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你一直都住在这里吗?”月如双眼微扫了眼屋子周围,透过竹屋的窗户,可以看见那触目可见的山崖,她轻易的判断出此刻定是在山林里。

    “是啊。”诛仙继续吹着野菜粥,又喂了一汤勺在月如嘴里。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见月如问自己的名字,诛仙的脸上再次泛起了红云,害羞着回答:“我叫诛仙!”

    月如一边捧腹大笑,呢喃着说:“猪仙?猪仙....猪.....哈哈哈....”

    却不料,月如刚吃到嘴里的粥,就那样毫无预兆的直喷射了出来,滑稽的是那些粥全全飞在了诛仙的脸上和身上。

    “你....”她居然笑话自己的名字,诛仙心里莫名的难受,她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诛仙神色立马黯淡了下来。

    “很好笑?”

    “嗯,嗯,很好笑,笑死我了。啊.....”见诛仙端着碗和拿着汤勺的手催了下去,低头不语了,月如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对不起啦,我没什么不好的意思,就是,就....”一时情急,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呵呵,没,没什么?”诛仙低语着回答,其实心里还在纠结着自己的名字,也在心里想着是不是要叫师傅给自己另取了名讳。

    月如眼珠子一转,灵巧的转移了话题:

    “对了诛仙,你们一直住在这里,你没想过要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