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一起下山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4011字

    嘴巴虽然是这样问,不过在称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忍不住笑,只不过被自己硬憋住了笑意。

    不过诛仙还是那么的年轻美好的年纪,月如还是不懂他怎么就甘心一辈子受困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林里呢?

    “出去......师傅会不高兴的。”诛仙脸上浮现的无奈全被月如收进了眼底。

    似是安慰又似是承诺,月如认真说:“没事,以后我带你出去,只要你愿意。”

    诛仙闻声,嘴角挂起了笑意:“真的吗?”

    “嗯!”

    “可是....”师傅一定不会答应的,诛仙想到这里,心里莫名的失落,自己总是不能惹师傅生气的。

    “你师傅也一直住在这里吗?”月如没有注意到他的失落,继续问着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嗯,不过师傅会定期下山的。”

    “是吗?她为什么下山都不带你去呢?”月如心想这个师傅还真奇怪。

    “师傅说外面不好。”诛仙蓦然抬起头,有些着急的问:

    “你不喜欢这里吗?山林里其实很好的,有很多的小动物,还有许多的花。”

    他不懂为什么自己怕她不喜欢这里,他只知道他不想她不喜欢这里,也不想她走,离开这里。

    “我没有不喜欢这里啦,更何况我现在的情况,也只能暂且住在这里了。”

    月如实话实说,不过等自己的伤好了,就会马上离开的。

    她必须要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何为自己会失忆,还有那梦里断崖上独自起舞呼喊着自己的男子是谁?

    “诛仙你先出去。”此时美妇又走了进来,她将诛仙和月如的对话都听到了,而且是一字不漏。

    诛仙不舍的巴望着师傅,希望师傅可以改变主意,让他留在屋子里。

    “我叫你出去。”美妇冷冷的重复着那句严厉的话。

    “哦。”诛仙不敢惹师傅生气,悻悻的离开了。

    待,诛仙走后----

    “你有话对我说吗?”月如望向这个反复进出的美妇问道。

    “我要你留在这里,两年。”

    “为什么?”月如吃惊,眼下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等身子好了,立马下山去的。

    “我把了你的脉搏,发现你是个习武之人,而却也是习武奇材。但是你现在的功力并不醇厚,我要把我毕生所学都传授与你。”

    美妇不着痕迹的转过头去,每每望着月如她都无法自拔的思念起那个人来。

    “你要我拜师学武?”月如虽然失忆,但是总也有些武艺上的功底,她早就知道美妇不是个简单的妇人,定是那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高人。

    “不拜师,仅学武,可愿意留下两年,我定将你培养成绝世高手。”

    “为什么?”

    这么做总是有原因的,难不成她隐居山野怕以后的毕生所学失传吗?

    断然不是这个原因,因为就算她没有遇到自己,她不是还有个徒弟诛仙吗?月如摇摇头,事情越想越奇怪了?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我从来不救人,救了就要有回报,所以你必须留下了,莫非你是忘恩负义之人?”美妇有些不耐烦的说。

    “我自然是感激你的救命之恩的,只是。。。。”只是自己的确要尽快离开这里啊,这样的报恩也奇怪了点吧?

    “那么就留下来,别那么多理由,理由多了我只当是借口。”

    美妇有朝门口走去,在要跨出门廊之前又丢下一句话:“|两年之后,我定会放你下山。”最后人消失了。

    两年后----

    山里的夕阳总是特别的嫣红,天机仿佛就在眼前,红彤彤的云彩在头顶上漂移。

    诛仙静静的坐在一处偌大的石头上,望着天,又望着月如。

    山头,月如一身紫色霞衣,笔直的站着,双眼凝视着剑身,一阵微风飘过,突然剑风肆起一柄软剑被她使的生龙活虎。

    整个人显得神采飞逸,那剑仿佛和人已成为了一体,剑气见透露出无比的霸气,具有王者的风范。

    诛仙看着月如身姿飞扬,印在地上的影子也舞得绚丽无比。

    诛仙不懂她神色间霸气的由来,只觉得心里隐隐作痛,她始终不属于这里,这座山困不住她,然而明日就是她离去之日了。

    月如收回剑,把它绕在了腰间,望向诛仙的方向,可那石头上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诛仙,诛仙!”月如一路喊着,寻找着诛仙的身影。

    “我知道你在这里,下来吧!”月如站在一棵大树下,双手抱胸倚靠在树身上,也不看上面。

    诛仙撇撇嘴,心有不甘这么快就被找到了,一纵身便落在了月如的面前。

    “你怎么知道我在树上?”

    月如白了他一眼:

    “每次一不开心,有心事就跑这里躲起来,说吧这次是为了什么?”

    都十七岁的人了,还是那么幼稚可爱,每次都躲到这里自己想不找到都难。

    “月如,明天…….明天,你就要走了吧!”

    诛仙依恋之情油然而生,言语间不舍之意表露的*裸的。自从月如来到这里,他就知道终有一天她还是会离开的。

    当自己知道了她和师傅的两年之约的时候,他每日都在算着日子过,算着月如离开这里剩余的时日。

    然而,这天来的果然很快,明日便是她离开之日,为何自己的心理那么的难受,而且还很痛。

    月如的心里自然也是不舍的,不管怎么样自己在这里也住了两年,感情还是有的。

    只不过她对于出山的欲望始终是没有停止过的,而且越来越强烈。

    这两年来夜夜都在做同一个梦,梦里的男子那么的悲哀和凄凉的舞蹈是为了什么,他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在断崖独舞,为何自己的心会那么痛。

    可是,两年了,自己依然没有看清楚哪张面容。

    她越来越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了。

    看来,外面一定有着什么等着自己去解决去处理,所有自己不会留在山里。

    “你看你,还没有出去呢,就已经露出这种眼神了,我就知道,你就是想出山,还那么迫不及待。”

    诛仙见月如出神的望着山外的方向,不禁跺脚,心里越来越酸。

    “怎么?不舍得我吗?”月如被诛仙逗乐了,故意把脸凑近他的,与他鼻翼相抵。

    “我……我哪有舍不得你,我……”

    诛仙害羞得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月如见诛仙害羞的样子不禁有了笑意,深切的说:

    “其实,我也舍不得你啊,可是我必须要出去啊,外面还有事情等着我呢?”

    “真的吗?”诛仙睁大着眼睛巴望着,显得非常可爱。

    “当然是真的。”月如轻轻刮了刮诛仙白皙的脸,那触感令她爱不释手。

    诛仙胀红了脸,他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哪怕是师傅。

    不知道为什么月如的眼越来越迷离,她的脸也越来越低,在自己眼前不停的放大。

    他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整个人开始紧张了起来,可是又在期待着什么?

    他睁大了眼,看着她放大的脸。

    这两年来夜夜都在做同一个梦,梦里的男子那么的悲哀和凄凉的舞蹈是为了什么,他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在断崖独舞,为何自己的心会那么痛。

    可是,两年了,自己依然没有看清楚哪张面容。

    她越来越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了。

    看来,外面一定有着什么等着自己去解决去处理,所有自己不会留在山里。

    “你看你,还没有出去呢,就已经露出这种眼神了,我就知道,你就是想出山,还那么迫不及待。”

    诛仙见月如出神的望着山外的方向,不禁跺脚,心里越来越酸。

    “怎么?不舍得我吗?”月如被诛仙逗乐了,故意把脸凑近他的,与他鼻翼相抵。

    “我……我哪有舍不得你,我……”诛仙害羞得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月如见诛仙害羞的样子不禁有了笑意,深切的说:

    “其实,我也舍不得你啊,可是我必须要出去啊,外面还有事情等着我呢?”

    “真的吗?”诛仙睁大着眼睛巴望着,显得非常可爱。

    “当然是真的。”月如轻轻刮了刮诛仙白皙的脸,那触感令她爱不释手。

    诛仙胀红了脸,他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哪怕是师傅。

    不知道为什么月如的眼越来越迷离,她的脸也越来越低,在自己眼前不停的放大。

    他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整个人开始紧张了起来,可是又在期待着什么?

    他睁大了眼,看着她放大的脸。

    见诛仙眼睛睁得老大,月如轻笑说:

    “把眼睛闭上。”她轻轻的在诛仙脸上哈着气。

    诛仙受蛊惑一般闭上了眼,心里的期待越来越强烈,只是自己也不知道那代表什么?又是怎么样的心境?

    “诛仙,你真可爱。”

    月如循着本能的欲望,在那张诱人的薄唇上蜻蜓点水般啃了两下,随后便亲了那两片红唇。

    诛仙指觉得身子微微战栗,嗯了一声,正好使得月如的舌头闯了进去。

    月如的舌头灵巧的找到了诛仙的,并与之纠缠着,感到诛仙的身子有些无力的下滑,便伸出手环住了他,把他揽在了怀里。

    诛仙只觉得口腔中的氧气越拉越少,胸口也越来越闷热,他用手敲打着月如的胸口,月如才不舍的放开他。

    “你……你怎么吃我的口水?”诛仙韵红的脸,殷红的唇,急急的呼吸着。

    “吃口水吗?诛仙你….服了你了。你用不着把这么美好的事,讲得这么恶心吧~!”

    月如是在哭笑不得,诛仙他也太天真单纯了。

    “那你刚刚,刚刚…..”

    “那叫亲嘴,叫接吻。”

    “亲嘴?接吻?哪亲嘴接吻就要互相吃口水的吗?”

    诛仙还是不懂,一头雾水。

    月如叹气:

    “这么说吧,我刚才吻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会觉得很恶心吗?”话罗她紧盯着诛仙。

    诛仙轻轻摇着头,被月如吻的时候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兴奋,还很喜欢,根本没有任何恶心的感觉。

    月如捏了捏诛仙的脸蛋,语气宠溺的说:

    “那就对了,只有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亲吻才不会觉得恶心的。”月如对诛仙的诚实很满意。

    月如一句‘喜欢的人’令诛仙感到雀跃欣喜,这么说来月如喜欢自己的了。

    “所有,如果以后又其她的人要吻你…….”

    月如正想对诛仙宣誓专属权,却被诛仙急急的打断了。

    “我才不会让别的人吻我了的。”

    月如开怀的笑了!

    “可是,可是,你明天就走了…….”

    诛仙想到这里,神色便黯然了下来,动了的心该要怎么抚平?

    “走,我们去和你师父说,我要带你一起走。”月如牵起诛仙的手就要走。

    “可是……可是。。。。”诛仙站住了脚:

    “师傅会答应吗?”

    诛仙犹豫着要不要去说,因为师傅是最反对自己就下山的。

    “傻瓜,我们都没有试过你怎么就知道她就一定不会答应呢?”

    月如执意的拉着诛仙继续往前走,她可舍不得和诛仙分开的。

    诛仙想,也罢了,去就去吧,最坏的结果就是师傅不答应,这和他们没有去问一样,于是就跟着月如的脚步走了。

    竹屋已可见其年代之久,因为久经日晒雨淋,竹的外层都呈现出了旧旧的暗黄色。

    倒是屋外一片新意,屋子周围爬满了青藤,那叶子极细,像一片片深蓝色的针,花是浅粉色的,花朵虽小但却多尔密,一片繁茂的景象。

    这些青藤植物,是诛仙的师傅两年前种下的,正是月如习武当日开始。

    月如之前有问过她,为何要种这样的植物,又有何作用?

    可是诛仙的师傅始终没有回来,自顾自的看着那片植物出神,月如也没有在坚持了。

    月如拉着犹豫不决的诛仙在竹屋外徘徊着,临进门的时候诛仙又迟疑了,他怕师傅不同意还会生气。

    “不是说好了去问的吗?”

    月如不解,难道他不愿意和自己走吗?

    “还是不问了吧,只怕师傅会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