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临前诀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4423字

    想起当年他问师傅为何不能下山的情景,他又不觉的打气寒战。倒不是怕受责罚,而是师傅那寒彻心底的怨恨让他悚然。

    “怕什么,一切有我在。”

    月如以为诛仙是在恐惧他师傅生气,这两年她是目睹了他师傅是怎样严厉对待他的。

    “杵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进来。”

    正当他们两,相持不下的时候,诛仙的师傅早已经察觉了他们。

    “师……傅…..”诛仙有些无措的望着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师傅,心里却是紧张得不行。

    这两年原本美丽的师傅,已经染上了风霜,发髻斑斑白色,这十足于她的年龄不吻合。

    “有什么事情就说,无须吞吞吐吐的。”美妇依然不见喜怒之前。

    “今日已是两年之约的最后一日了,明日我便下山去了。”月如先开了口。

    “我记得,明日一早你便下山去吧!”美妇淡淡的说,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情绪波澜。

    “嗯,不过我要带诛仙一起走。”月如紧盯着美妇的眼,很是坚定的说。

    这时,美妇的神色才有了一丝起伏,她抬直了头,对上月如的眼。

    “你凭什么带他走,又是怎样的身份带他走,而他又是依何名目随你走?”

    “我喜欢诛仙,诛仙也对我有情,试问,我们两情相悦,我为何不能带他走,尔他为何就不能随我走?”

    月如握着诛仙的手不禁更加用了些力,诛仙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坚定和鼓励,他也朝自己的师傅认同的点了点头。

    “我喜欢诛仙,诛仙也对我有情,试问,我们两情相悦,我为何不能带他走,尔他为何就不能随我走?”

    月如握着诛仙的手不禁更加用了些力,诛仙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坚定和鼓励,他也朝自己的师傅认同的点了点头。

    “说得倒是轻巧,这世间最难控制的就是一个‘情’字。

    你怎能凭现在的一股激情便确定了你对诛仙的情意就是真情真爱,又怎能确定在你失忆前就没有一个令你付出真心爱着的爱人呢?

    倘若你恢复记忆了,诛仙怎么办?你能确保诛仙的地位还是像现在这样的唯一吗?”

    美妇说话的口气虽然平淡,却也句句在理,也是这两年来第一次紧*着月如的。

    月如噤了声,诛仙的师傅说得不假,她的确不能确定失忆前的自己是否是孜然一身的。

    不然那每每萦绕梦中的凄楚男子又是谁?倘若真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自己又怎么会对他魂牵梦萦呢?

    “诛仙你考虑好了吗?不管她失忆前是不是已是心有所属,还是已经成亲,你也跟她走吗?

    说不定你仅仅只是她众多喜欢之人的其中一个,这样你也要跟她走吗?你都愿意把你的医生交给面前这个忘记一切的人,而无怨无悔吗?”

    诛仙见月如泛起了疑惑,经美妇这样一说自己心里也没底。

    他确定自己愿意跟月如走,可是他又怕一切真如师傅所推测的那样,月如有了心爱之人或者还是有了家室的,又或者自己真的只是她喜欢的人其中的一个。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那时的他该怎么办?

    要和他们一起争夺她吗?想到这里他的心莫名的揪疼了起来,揪住了衣角眼巴巴的望向还在兀自发呆的月如,心里没了低,脑子一片空白!

    见月如似有动摇,美妇再次开口问道:“你不能确定吗?”

    “是,我不能确定,因为我现在是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对我以前的一切我是一无所知。但是起码我现在是爱着诛仙的,这点我很确定。而且我也愿意一辈子爱护他,保护他,不让他受任何委屈。”月如信誓旦旦,铮铮言道。

    “诛仙,你呢,作何讲。”

    美妇又看向诛仙,问道。

    “我。。。。。。”

    诛仙还在迟疑,还在想着月如的那句‘是,我不能确定。’月如她说不能确定,那就是说他可能要和很多人争夺她,分享她吗?

    月如见诛仙迟迟不说话,一时也急了:

    “诛仙,说啊,说你愿意啊。难道你希望我们就此分别,一生都不再相见了吗?”

    说话间,她推了推诛仙,示意拉回他飘渺的思绪。

    一生都不再相见的话,震惊了诛仙,想到这个可能他又在脑子里全盘推翻了之前的犹豫和顾虑。

    “师傅,我愿意,我愿意跟着月如走。你所说的那些都只是猜测的不是吗?说不定她失忆前根本就是孜然一身,往后她的人生伴侣也只有我呢!”

    诛仙有些着急的说,他生怕师傅不同意,那样的话他和月如今生很可能再不相见了。

    美妇双眼在月如和诛仙之间逡巡了下,便把诛仙打发了出去:“诛仙,你先出去,我有话和月如说。”

    “嗯~”诛仙不敢违抗,担忧的看了眼月如只好走了出去。

    ………………

    “你有事要对我交代吗?”月如看向美妇,是什么事情不能让诛仙知道的呢?

    美妇不做声,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那盒子是用高级的红木所制,盒子表面上有着精致的雨花雕刻。

    中间刻着一管俨然玉笛,四周全是白玉,这盒子价值定是不凡,也可以断定它出自名门。

    美妇轻抚盒面上的玉笛,眼里深情浓浓,仿佛眼前的盒子就是她那个深爱着的人。

    但有充满忧郁,是深情难赋吗?从她那不舍的神情便知,这美妇定有一段令她难以忘记的往事。

    良久,美妇才将盒子放于桌上打开,里面放的竟是一朵晒干了我的小粉花,正是屋外所种植的植物长出的。

    月如一时不懂她的意思了:“这不是你种植在外面的植物所开的花吗?”

    “此花名为绝情花,本是一种剧毒,误食者必心绞难熬而死。但是,这剧毒之物却可解一种蛊毒,那蛊毒名为忘情。只要与异性行鱼水之欢便会发作,使中蛊之人身心如被千万种毒物啃噬一般痛苦。常人只要发作两次便会暴毙身亡,而武功深厚之人虽能自行调息但也减轻不了多少。”

    “世上竟有如此厉害之毒物,不过,倘若不行鱼水之欢,那么那蛊毒就不会发作了是吧!”月如听着之觉得震撼。

    “这自然能够好受些,但也免不得其他的苦。”

    “比如呢?”月如好奇。

    美妇在月如的脸上停留了一瞬,便移往了远处:

    “这样说吧,中了此蛊的人,身子会越来越虚弱,即便你先前有多么武功高强,武功也会渐渐消退。到了最后也就和一般手无缚鸡之力的常人一般。而且,他们贝诺久经日晒,不能立于风中。这些虽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但却足以让他们吃足了苦头。”

    美妇叙述着,眉心纠结着,仿若感同身受一般,又浮现了郁色,仿佛有着深深的怨恨。

    “可是,这些和我有关系吗?”月如虽听着毛骨悚然,却仍不知美妇到底是何用意。

    美妇盖上盒子,交到月如的手上。

    “你把它带下上去,寻找一个叫玉笛公子的人,把这盒子交于他。这绝情花用山泉熬成粉色的水,便可解了忘情蛊之毒。”

    “原来真有人中了这蛊吗?玉笛公子。。。。。”月如觉得这玉笛公子的名号很是耳熟,不过一时却想不起究竟是谁?

    美妇又递给月如一块,刻着一只醒目的蝎子的玉佩。

    “这是我玉蝎宫宫主的信物。”

    “玉蝎宫?”听这名字便让人心里悚然。

    “是,现在我将它交予你。”

    月如不知道该接受还是该拒绝,这美妇明显是要将这宫主之位传给自己。

    “我玉蝎宫创立至今已有百年,我是十四代宫主。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玉蝎宫第十五代宫主,以后宫里的所有事情你要尽心*控,不得有误。”美妇定定的看着月如的眼。

    “这。。。。。。。为何要把这宫主之位传于我而不是给诛仙呢?”

    玉蝎宫既是有着百年基业的大门派,想必在江湖中也有些名望了。然,诛仙诛仙毕竟是她嫡传的徒弟,她不将这宫主之位传给他,反而费尽心思的要传给自己,实在让人费解啊!

    “诛仙太过单纯,十八年来一直与我在这山里隐居,与世隔绝的他不知外面的人心险恶。把这宫主之位传给他。只怕玉蝎宫就要毁在他手上了。何况,我也不舍得让那么单纯的他,涉及太多外面的黑暗。”

    月如在山里两年,还是第一次在美妇眼里看到了宠溺,那是一只蕴含着母爱的情意。她还是很在乎诛仙的吧,不管如何他终是她带大的。

    “虽然你平日里对诛仙的要求极其严厉,但,其实你很爱他的。”月如情不自禁的说道。

    美妇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说道:“他,终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纸希望你日后不要辜负了他才是”

    “我定不负他,你尽可放心。”

    美妇摆了摆手:“也罢,不管如何,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不管以后如何他怨不得人。你出去吧,随便把诛仙叫来,明日一早你们就不必向我辞行了。”

    月如把玉佩放在了衣襟里,又端着盒子走了出去。不知道怎么的。月如有一种错觉,好像美妇在交代遗言一般,她的话飘渺极了。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诛仙,间月如迟迟才出来,着急的迎了上去。“师傅,怎么说的,她同意了吗?”

    “你师傅啊。。。。。她。。。。把你托付给我了哦,她说你以后要好好听我的话,要不然。。。。”月如故意吊长尾音,有心逗逗他。

    “不然怎样?”

    “不然,就。。。。。惩罚你。”月如在他薄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笑呵呵的看着诛仙羞红的脸。

    诛仙不禁开心的笑了,将来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去想太多,最重要的现在他师傅终于答应了他们在一起。

    “瞧你那傻乎乎的样子,你师傅叫你进去呢,定是有话交代给你吧!”月如轻敲了下诛仙的头,微笑着说。

    看着诛仙乐颠颠的跑了进去,月如眼角也浮出了一枚好看的笑意。

    突然,手摸了摸衣襟里的玉佩,她闭目叹了口气,她有种预感,只怕以后的生活会不在平淡了。

    “师傅。”一面对师傅,诛仙又显得局促了,心里生出了歉意,他若跟月如走了,山里就剩下师傅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了。

    “诛仙,这些年来师傅对你这般严厉,你心里可会憎恨于我?”美妇浅笑着问。

    “诛仙,怎么会憎恨师傅,诛仙知道师傅都是为了我好的。”诛仙有些慌了,十八年来,师傅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笑,却也笑得难以琢磨。

    “我知道你的心,已经交给了月如,如今这山已经围不住你了,所以你随月如下山去!”美妇有些无奈的说。

    诛仙不禁拉住了师傅的手臂:“师傅,你和我们一起下山吧,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月如也会的。”

    美妇看向诛仙,定定的说:“我这把年纪了,还下山去做什么。诛仙,你记住师傅今天对你说的话。”

    诛仙坚定的点了点头:“嗯,师傅请讲,诛仙一定铭记在心。”

    “在月如恢复记忆之前,你切不可把身子给了她。”美妇郑重嘱咐,这一点让她很不放心。

    “身子是我的,我怎么给她?”

    诛仙一脸的迷茫,他不懂师傅的意思。

    “就是。。。就是不能让她抱你,不能脱你的衣服,你不能与她行鱼水之欢,明白了吗?”

    “不能抱。。。。。?”

    诛仙慌了,那下午的时候月如不但抱了自己,还咬了自己的嘴巴,吃了自己的口水,这样是不是就算把身子给她了吗?

    见诛仙心慌的样子,美妇微怒道:

    “难道你妹已经行了鱼水之欢了吗?”

    “师傅,诛仙不知道这样会惹你生气,不然诛仙一定不会让月如抱我,还咬我嘴巴吃我口水的。”

    诛仙扑通一声跪在了他师傅面前。

    “你是说,她仅仅就抱了你和亲了你的嘴,而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了吗?”美妇平息了怒火。

    诛仙使劲摇着头,不知道师傅所说的其他是指什么:

    “没有了在做其他事情了。”

    “哦,那就好,你只要记住师傅的话就好了,在月如恢复记忆前你断不可在她面前脱衣服,知道了吗?”

    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不管如何他始终是自己拉扯大的孩子,感情还是有的,所以她还是不喜欢他受到伤害的。

    “师傅,诛仙记住了。”

    虽然不懂为什么不能在月如面前脱衣服,但是他知道师傅不会害她的。

    只是他心里有个疑惑,难道师傅不喜欢月如吗?

    可要是不喜欢,为什么又会答应自己跟月如下山呢?

    “你是说,她仅仅就抱了你和亲了你的嘴,而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了吗?”美妇平息了怒火。

    诛仙使劲摇着头,不知道师傅所说的其他是指什么:

    “没有了在做其他事情了。”

    “哦,那就好,你只要记住师傅的话就好了,在月如恢复记忆前你断不可在她面前脱衣服,知道了吗?”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不管如何他始终是自己拉扯大的孩子,感情还是有的,所以她还是不喜欢他受到伤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