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山下奇遇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3934字

    “师傅,诛仙记住了。”虽然不懂为什么不能在月如面前脱衣服,但是他知道师傅不会害她的。只是他心里有个疑惑,难道师傅不喜欢月如吗?可要是不喜欢,为什么又答应自己跟月如下山呢?

    “师傅。。。。你。。。你不喜欢月如吗?”他怯怯的问,他还是怕激怒了师傅的。

    “胡话,怎可这样说,好了,你起来吧,明日一早你们就走吧,至于辞行就不必了。”说话间,美妇已经朝卧室走去。

    诛仙也走出了屋子,不管怎么样,师傅是允许了自己和月如在一起了,此刻诛仙是开心的,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月如。

    “…………月如,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月如。。。。。。月如。。。。。。。。。。”

    …………

    “月如。。。。。。。。。。。”

    …………

    “月如。。。。。。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

    …………

    “为什么。。。。。。。。。。”

    “月如。。。。。”

    ………..又是这个哀怨的声音,一件蓝衫迎着风起舞,飘颤,修长的身影显得那么单薄无助。他的披散的千丝被风吹得四散开来,掩盖了他的面容。手指深深嵌进泥里,唯一露在空气中的眼睛里却是一片痛极的汪海。

    到底是谁?

    这个声声呼喊着她的男子,为什么总是看不清他的脸。

    月如从梦里惊醒,早已是一身冷汗。

    这个伴随了她整整两年的梦魇,在临下山的这一夜格外的刺痛着她的心,她的心揪在了一起。

    她渴望见到他的欲念,越来越强烈。她迫切的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纠葛,要不然为何如此的刺痛她的心。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是她的谁?又为何对着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幽怨神伤?

    月如就这样,睁着双眼,熬到了黑夜露出来白肚皮。

    这一夜,诛仙同样失眠了一夜。

    天明,他就要离开这座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山了,离开教养了他十八年的师傅。他不免有些不舍,毕竟师傅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而这座山就是养育他的家啊,这次离开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但是,想到从明日开始,他就可以天天陪伴在月如身边,而她就会给自己新的一个环境和世界,他就很是期盼很是向往,也很幸福。

    月如走出房间准备去找诛仙的时候,正好看到打着哈欠一脸憔悴的诛仙垂着头出来。

    “怎么,瞧你没精打采的,莫不是不愿意和我下山,纠结了一夜吗?”明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可就是想逗逗他。

    果然,诛仙立马紧张了起来:“月如。。。才不是呢,我只是,只是。。。”只是想到要和你一起下山了,自己兴奋了一晚上。可是这样的话他确实说不出口啊!

    “才不是什么?只是什么?”月如的脸朝诛仙的*近。

    近距离的靠近,可以闻到属于月如身上的香气,诛仙更的羞红了脸,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更不知道怎么说了。

    “只是。。。。。”

    月如浅说:“只是兴奋了一晚上睡不着吗?”

    “你。。。。。”被猜中了心思,诛仙惊讶的抬着头,一时语塞。

    “哈哈。。。。”月如开心的笑了起来,她就是喜欢逗他,看他无措的样子。

    见月如笑得那么张狂,诛仙有羞又急:“月如。。。。。”

    “哈哈。。。哈哈。。。。好好。。。。好。。。”她刮了刮他的鼻子说道:“不笑了,行了吧”

    “月如,山外面好吗?”诛仙不禁问道,心里雀跃的期待着,恨不得现在就在山下了。

    “外面。。。。。应该还好吧!”月如自己也不知道外面究竟是怎样的了,毕竟自己已经失忆。

    “我想也是,不然我在山上住了十八年也未成见到有人上山来。”

    月如,发自内心的笑了,她的诛仙总是这样俏皮可爱。

    只是,希望以后的生活是平静的吧,无意间她又碰到了衣襟里的玉佩。

    “我们走吧,去和你师傅道别,虽然她说不用了。”

    “嗯!”虽然很想说,师傅衣襟吩咐过不去道别了的,但是想想也作罢了。因为只要是她说的,他就会听的。

    他们来到美妇的房门前,敲了几下门,可是屋里没有任何动静,诛仙喊道:“师傅,我们走了,下山去了。”

    房里仍然没有动静。

    “我要带诛仙下山去了,请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呆他的,不会辜负他也不回辜负你的。你放心吧!”

    月如心想,怕是诛仙的师傅害怕离别吧,毕竟诛仙是她自己带大的,感情还是可以见其深的。

    见师傅没有任何回应,诛仙的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师傅,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诛仙得空会回来看你的。”

    月如轻拍诛仙的肩膀,给予安慰。

    “诛仙,我们走吧,师傅已经听到了。”

    走出竹屋,月如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呀,月如你看,师傅种的那些植物怎么不见了。”

    诛仙的一声惊呼,使月如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觉得不对劲的打发是,屋外的绝情花已经被除了个精光,原来的那一片茂密青藤当然无存。

    “也许是你花的季节过了吧,你师傅要种植新的了。”

    月如不禁去摸了摸包袱里,昨天美妇托付给她的盒子。兴许诛仙的师傅毁了那些绝情花的原因是,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哪一颗了吧!

    诛仙也没在多想,这一路上他都欣欣然然的,心里说不出的期盼感。

    然而,月如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的步伐走得也极慢。

    “诛仙,昨天师傅喊你进去都给你说什么了?”月如想,如果他师傅有什么打算应该会告诉诛仙的。

    “啊。。。没,没有什么!”诛仙不禁脸红了起来,他不好意思告诉她,师傅说让自己不要在她面前脱衣服之类的话。

    见师傅没有任何回应,诛仙的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师傅,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诛仙得空会回来看你的。”

    月如轻拍诛仙的肩膀,给予安慰。

    “诛仙,我们走吧,师傅已经听到了。”

    昨天师傅让他觉得很奇怪,这大概是这十八年来师傅第一次和他谈那么多话,不过自己也觉得可以理解,毕竟这次自己要出远门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

    月如沉思,即便是师徒分离也不是生死离别不再相见了,不至于就真的连送都不送一下吧!月如又想起诛仙的师傅把玉蝎宫宫主之位传授给自己的事情,她现在并非迟暮之年,怎么说也不至于退位啊,难道这其中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实?

    想到这些,月如更觉得事有不妙!

    “诛仙,走,我们回去看看你师傅去。”月如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怎么了,月如!”诛仙完全不理解月如为何反应突然那么浓烈,难道她是后悔带自己下山了嘛?还是她不想带自己下山了?

    想到这里诛仙不安的低下了头,双手紧紧抓住月如的衣服。

    一切月如都看在眼里,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没有多说什么拉住诛仙就往回头路奔。

    月如直奔美妇的房间,她敲了三下门,没有动静,门依然是从里面反锁的。

    “师傅,师傅,师傅开门!”诛仙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急促的敲着门。

    “诛仙,你让开!”

    月如一脚踹开了门,走了进去,印入眼里的景象令她震惊。

    一片黄色的花海,是门外不见的绝情花!

    美妇衣衫整齐的躺在床上,双手交握放于腹部,床上慢慢的粉色小花,覆盖了她的身体,只露出头部。她的神情是很安详的,仿佛找到了皈依之处。

    “师傅,师傅!”诛仙心痛不已,他奔至美妇的床前,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探她的鼻息,完全没了气息。

    他惊恐抬头看向身边的月如:“月如。。。。”眼泪在眼里打着转。

    “诛仙,你。。。。你师傅她。。。。她去世了。”去世二字说得极为艰难,见诛仙如此的神情月如心疼不易,把他拦在了怀里。

    “没有,没有,月如你胡说,你骗我的是不是,师傅只是睡着了,对不对!”诛仙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他不相信昨天还是好好的师傅今天怎么就去世了。

    “诛仙,你别这样,她真的去世了。”月如咽咽到,她心里何尝就不难过吗?昨天还是好好的一个人今天居然就。。。。

    月如凝视着床上安详的面孔,心里的感情说不清楚。看样子,美妇的死是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遗忘什么吗?

    月如觉得其中的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为,两年前她留下自己在山里,又传授自己武功,现在又把宫主之位传授自己,似乎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

    难道她两年前就想死了吗?

    月如觉得诛仙的师傅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她觉得美妇就是一个谜!

    “月如,我只有你了。”诛仙紧紧抱住月如的身子,抱住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月如安抚着诛仙,希望可以减轻他的痛苦,她也紧紧的回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会一辈子照顾他,不离开他的。

    “月如,我只有你了。。。。。”

    梦里的男子也曾经这样说过的吧。

    人的一生何其无奈,比如诛仙的师傅,年轻时想必也是一风云人物吧,只是如今一片黄土。掩盖了她曾经的风华绝代,埋藏了她许多动人心弦的事迹。

    诛仙跪在师傅的坟前,神情肃然。他呆呆的望着哪厚厚的土,垒起的坟墓。

    和师傅相处十八年来,自己似乎从来就不曾了解过师傅,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人,姓什么名什么,更不了解她的一生事迹。但是,那相依为命的情,却是断然难以割舍的。

    “诛仙。。。。。。。”月如站在诛仙的身边,担忧的望着他。

    诛仙抬起头,对着月如缓缓一笑,却显得那么苦涩。

    “我没事的,我不会哭的,月如你别担心。”想起了什么时候他又说:“师傅一向不喜欢我落泪,她若是知道了会生气的。”似是自言自语。

    小的时候,他不堪学武的辛苦,偷懒溜去玩之后,师傅知道了责罚了自己的时候,他曾经哭过。

    可是自己的哭泣声被师傅听见后,不但没有安慰自己,反而更加更严重的责罚。师傅说过,不论在什么时候,是什么事情都不能让自己落泪,因为泪水只会让你变成一个弱者。

    月如噤声,静静的陪着他,陪着他们一起的师傅。

    “我们走吧!”

    诛仙站了起来,神情平静兀自走在前头。

    “诛仙。。。。”这样的诛仙让月如心痛不已,她不放心的紧跟其后。

    诛仙驻足,回过头来,嘴角荡开凄美的笑:“月如,我只有你了。”

    “我答应过你师傅,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你放心!”月如安抚着诛仙,她想诛仙失去了最亲近的师傅,难免会觉得姑娘无助的。

    “一辈子都在在一起,好不好!”诛仙定定的看着月如,他好怕月如会离开他。

    “嗯,一辈子,我们都在一起!”她会给他更多的呵护和爱的,月如暗暗的说。

    诛仙见月如这样说,便难得的笑了,一如往常的天真终于回到了他的脸上。

    月如也笑了,她笑得轻松了,幸好诛仙不是那种会多想的人,不会把自己*近死胡同,要不然就麻烦了。

    当他们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天色已进黄昏,于是他们加快了脚程,月如决定先找家客栈住宿一宿在做打算。

    诛仙站了起来,神情平静兀自走在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