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寻玉蝎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4075字

     来到客栈,点了几道小菜就吃了起来。

    “月如,今晚我们就要住在这里了吗?”诛仙随意的问。

    “是啊,所以你快吃,等会好好休息,明日还要赶路。”月如架了一块牛肉放到诛仙的碗里。

    “月如,你看那个人怎么一直看着我们?”

    诛仙突然低头在月如的耳边轻声说道。

    月如朝诛仙说的那方向望去,原来有少女正偷偷的看着诛仙。她会意一笑:“吃饭吧,不用管她。”

    “哦,可她为什么老是看着我们?”

    诛仙还是不懂。

    “她呀,是见你好看,才看着你的。”

    月如轻笑,诛仙就是这么傻傻的,纯纯的。

    “那怎么不看你呢,你可比我好看多了?”

    “我们都是女子,她看我做啥?”

    “可是。。。。”

    “好啦,好啦,别可是了,赶紧吃饭吧!”月如实在有些无语了,在这么被他问下去,估计也要晕倒了。

    “嗯!”虽然嘴巴答应,不过诛仙还是觉得怪异,于是转过头去直视那少女。

    那少女见诛仙和月如耳语,心中本有不快,可又见诛仙转头看向自己,心里才欢畅了些。于是对着诛仙嫣然一笑,然而诛仙更不解了,他不懂这少女为何对他笑,莫不是认识他吗?可是自己十八年来一直与师傅隐居在山里,从未见过这姑娘啊!

    这样一想,诛仙邹眉歪着头继续看着她?

    “诛仙,你做什么?”见诛仙这样定定注视着那少女,无名之火悠然升起,月如有些怒意道。

    “啊。。。没什么!”见月如生气了,诛仙立马收回眼神乖乖吃饭。

    就在这时,从客栈外面进来了一个依着华丽的男子,那是一个很难让人不去注意到他存在的男子。阴柔的美更胜过女子,他的眼斜长如勾,雾气迷离。一身火红长袍,一头乌黑长发仅用了一根蓝色绸带系在脑后。魅惑却儒雅,完全看不出他的年纪来。

    诛仙就是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打量着他。

    月如知晓这个人定是厉害人物,想要提醒诛仙不要如此打量着那个魅惑的男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男人手微微一动,一枚细针朝着诛仙射来,月如立即起身拉起诛仙闪过。

    “公子未免太过歹毒!”月如愤然。

    “谁让他如此打量着我,该死!”那男子阴冷的说道,眼神打量月如。

    “怪这怪,老天让你生得这般好看。”月如巧言道,自己也暗下打量了那男子一眼,确实是个美男子。

    “是啊,你这般好看,为何不让人看呢?”诛仙还没搞清楚状况,他不懂为何这么俊美的男人却不喜欢被人看。

    那男子定定看向月如,想说什么,却听诛仙这样一说,眼里闪过冷冽。

    “你,该死!”嘴巴说着,手下却在暗自运气。

    月如察觉到了男人的诡异,很自然的把诛仙拉在身后挡着,双手作揖着对那男人和气说道:“公子何必动怒,他也是实话实说而已,难不成你自认为你很丑?”

    “你。。。。”哪男子气结,想发怒却也不好发怒,毕竟眼前的这个女子并无恶意。

    就在僵持的情况下,店家听到动静立马走了出来。

    “哟,是风月公子来了啊!”

    “这个交给你的。”风月公子取下肩头的包袱递给老妇。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仙子,都说过不需要在送来了,你还。。。”店主叹着气。

    “这一年,她都没有下过山吗?”风月公子此时的神情完全不复刚才的肃杀,反而有些幽怨。

    “哎!”店主又叹了口气:“公子今晚住宿吗?”

    “不来,她若下山,你将这交与她,别说是我送来的。”

    哪风月公子幽幽交代完,即刻走出了客栈。

    店主目送他离开,收起了包袱,摇着头叹了口气。

    “店家似乎和这公子很熟悉,他是什么人呢?”月如对这男子心生疑惑,又好奇,便开口问道。

    “哎,至于他在外头是什么名号,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

    “可怜的孩子?”月如心想,我可没见他那里可怜了,难不成他真有什么难以回首的伤心事吗?

    月如对那个和自己的名字有点相似的人越来越好奇了。

    “这公子这些年来,总是会如期送些东西过来,让我交与山上的仙子,这才有些熟络。是个好人,是个好心人啊!”店主感慨道。

    “是送给什么人的呢?仙子?是谁?”月如觉得冥冥之中有些不对劲,山上的仙子吗?这两年来自己在山上见过的人出了诛仙师徒似乎没有其他的人,难道店主口中的仙子就是诛仙的师傅吗?

    “我也没见过她的真实面目,五年前的一天早上,准备开张的时候门缝里夹了一封信,信上说每月的十五准备一些粮食放在门口还有两吊金子。而这些东西都是要交给山上的仙子的,但是每次来这里领东西的人,都蒙着面纱。”

    “可你没见过她的真实面目,你怎知她就是仙子呢?”月如问道,她想知道跟多。

    店主笑道,回忆着说:“我是没见过的,不过有人上山砍柴偶然见过一次,说山上住着一个神仙似的美人,于是我们都叫她仙子。再后来就来了风月公子,风月公子也是个仙人般的人物,我猜想五年前留给我的信交代我做这些事情的人就是风月公子。”

     “每月十五嘛?”诛仙想起什么似的,正要开口说出来,却被月如下面的话阻止了。

    “竟然如此,为何店家你说那公子是个可怜的孩子?”月如觉得头有点晕了。

    “这个嘛我也是听说的,据说山上的仙子就是风月公子的母亲,然而仙子却从来没有管过他。但是风月公子依然很孝顺的,要不然也不会按日送粮食来了。”话毕,店主满脸的同情。

    貌似那个风月公子还真的是满可怜的,月如的同情心大起。怪不得他一副冷冽的样子,让人不敢靠近,其实他心里是渴望被关心的吧!

    月如甩甩头,觉得自己有毛病,才见过一面的人怎么会让自己又过多的情愫。

    月如觉得自己想知道的也知道得差不多了,八成风月公子就是诛仙师傅的儿子,可为何她要如此狠心丢下自己的儿子不管不顾呢?

    月如看了眼身边的诛仙,心想,难道是因为诛仙吗?

    脑子越来越乱了,算了还是去休息吧!

    “店家请安排两间客房给我们休息吧!”

    “好咧!”

    “店主,稍等!”诛仙叫住了要走的店家!

    “公子可还有事吩咐?”店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向有些难为情的诛仙。

    诛仙瞥了眼身边的月如,有些害羞说:“一间客房就好!麻烦店主了。”

    店主扫了眼月如,见月如没反对便答了句,就去准备房间了。

    然而月如却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害羞得低下头的诛仙,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说。

    “月如,我。。。我一个人,会怕!”诛仙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解释道。

    “诛仙你。。。。好吧!”月如略有些希望,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这就是诛仙,乖巧如他,怎会是那样随便的人呢?只是他也用不着怕成这样啊,他不是也有武功的么?想必是他在山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如今师傅又去世了,会举得孤单害怕也是自然。

    他们进了房间,月如关上门,诛仙抓住月如的手臂迫不及待的说:“月如,你知道么?每月十五,我师傅都会下山的,每次那个时候她回来手里都会多一些东西,包括吃的用的,穿的花的!”

    “诛仙你也知道了吗?想必刚才店家描述的‘仙子’就是你师傅吧!”说话间月如拉着诛仙寻了椅子分别坐了下来。

    “然而,刚才那风月公子定就是你师傅的儿子,那么这样的话你和他的关系也是显而易见的了。”

    “月如,你说师傅她是什么样的人,我竟然都没真的了解过她。”

    “你也别想了,不过诛仙你其实也该高兴的。”

    “高兴?为何?”

    “你傻啊,风月公子是你师傅的儿子,那么就代表你在这世上又多了一个亲人了,明白了吗?”

    诛仙欣喜道:“咦,是呢,可是月如,他已经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怕以后难易再见了吧!”

    “不会的,我保证你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到时候他要是知道你是他师傅的徒弟,是他的亲人会不会也很高兴呢!”月如一面对诛仙保证,一面又有些期待着见面的那一刻。

    “可是月如,他会喜欢我吗?”

    “好了,早些休息,一切为什么和如果,以后只会知晓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睡觉,明日继续赶路。”

    诛仙本来还想问月如他们赶路去哪里的,可是月如已经宽衣准备去休息了,也只好作罢。

    见诛仙还站立在原地,已经宽衣的月如说道:“你还不睡。想做啥?”

    诛仙觉得别扭极了,他不知道所措的望着房间里仅有的一张小床,脸上的表情瞬间万变。他想起了下山前师傅吩咐的话。让他不可在月如恢复记忆之前和她同床共榻,更不能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月如,今夜你睡床上吗?”诛仙犹豫间问了出来。

    “怎么了?”月如有些疑惑。

    “可是月如,我们还未成亲,同床共眠总是不好的。”诛仙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月如表情的变化,他还是怕他生气的。果然,月如的脸色立马变了,莫不是她真的生气了。

    “有什么不好的,你迟早都是我的人。”月如心里有些不快,他把自己想成什么人了?恶狼?还是他根本不相信自己。

    诛仙便愣了,他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该如何给月如解释了。

    “哎,算了,你先睡吧,我在桌子上睡一夜就好!”月如拿了一个枕头,朝旁边是桌子走了过去。

    “不会生病吗?”诛仙关心道,心里有些纠结,要不然就让月如和自己睡好了。

    “哎,没办法啊,谁让我狠心的夫不让为妻上床呢!”说话的同时,月如的身子一跃已经躺在了桌子上,闭目准备睡觉了。

    月如心想,总归要给他时间的,毕竟男女之事还是要考虑好了在做,以免日后他后悔。

    月如已经睡下,诛仙也上床入睡了。

    第二日!

    月如和诛仙便早早起来,在客栈里用了点青菜粥就出发了。

    赶了两个小时,他们终于到了一处看起来毕竟繁华的街道。

    月如打算先找人打听玉蝎宫的位置,于是她选了一个茶水摊。月如以为诛仙会跟上来的,也没在意,却不知道诛仙此时早已被街上的热闹所吸引。

    诛仙对街上的景象无不好奇,蹦蹦跳跳的左看看右看看的。最后停留在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摊儿前面,卖冰糖葫芦的小贩是个年约四十几的妇人,见有生意来了一脸的笑容。

    “这位公子来一串吧,我的冰糖葫芦和别家的不同,我的味道口感更好,可是我们祖传的做工了。”卖冰糖葫芦的妇人推销着自己的冰糖葫芦,好是热情。

    “你说你这个叫什么来着?”诛仙好奇的问,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食物:“它可以吃吗?”

    妇人蒙看,怎么会有人不知道冰糖葫芦不可以吃的:“它是冰糖葫芦,当然可以吃的,公子你要不要买一串试试!”

    “冰糖葫芦?用糖做的葫芦?可是葫芦不是应该很大的吗?为什么这个糖衣葫芦这么小呢?”诛仙歪着脑袋瓜想不通,山里的葫芦可是很大的,这一串的葫芦好几个加起来也没有山里的一个大哇。

    真是奇怪了!

    “我说这位公子,你到底要不要买我的冰糖葫芦,如果不想买的话可别挡着我做生意,你这不是找茬的么?”妇人心想这人不是脑子有毛病,就是来找麻烦的,要不然怎么说出这些前后不着边际的话。

    “啊。。。。。。。不,不,不,我不是找麻烦的,你误会了。”诛仙摆着双手澄清,他只是好奇想知道而已,可不是找擦的。

    “那你到底要不要买啊!”妇人急了,这公子也太罗嗦了。

    “好好,那给我一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