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途中意外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4548字

    闻言,妇人笑着说:“你早说不就结了,我这冰糖葫芦那味道是远近驰名的,保证你吃了以后啊还想吃来着。”

    妇人在冰糖葫芦草把子上取下一串递给诛仙,开始吹嘘起来。

    “嗯,谢谢你!”

    诛仙想,这山下的人还真热情,居然没说几句话就送东西给自己吃,看来自己下山是对了。

    诛仙开心的接过冰糖葫芦,立马咬了一口,顿时爱上这酸酸甜甜的味道:“真好吃啊!”诛仙一边吃着一边转身就要走。

    “我说公子,我这冰糖葫芦好吃是好吃,可你也得付钱啊!”

    妇人见诛仙转身就要走,立即追了上去挡着他面前。

    “钱?是什么东西!”诛仙想了想,他确实不知道钱是什么?

    “你装白痴,想白吃啊!”妇人死死抓住了诛仙的手臂。

    “啊,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白痴,真的不是白痴!”诛仙连连慌乱的摇着手。

    “快点给银子吧你,废话少说。”

    “可是我没有你说的那什么银子的东西啊!”

    “没有?没有你还敢吃我的东西!”

    他们这一嚷嚷立即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大家;了解了情况后都摇头指责着诛仙。

    “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年轻公子,居然是个好吃懒做之人,吃这么一串冰糖葫芦的钱都给不起。”

    “是啊,这么好看的脸蛋儿,找个妻主嫁了也好哇!”

    ………………..大家都认定了诛仙是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之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诛仙说得有多不堪就有多不堪。

    此刻月如正在打听玉蝎宫,孰料当她一说出玉蝎宫的名号时,人们都像见鬼似的逃得远远的,脸上竟是恐惧之色。

    月如心里觉得奇怪,回头去找诛仙,却不见他的人。

    她按照原路回去,很快就发现了诛仙正被一个妇人纠缠着。

    “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是要做什么?”月如以为那妇人要对诛仙不利,立即用力甩开妇人的手,拉过诛仙带到自己的身侧。

    妇人气呼呼的说:“我做什么?你还是问问他做了什么吧!吃了我的冰糖葫芦居然不给钱!”

    月如回头看向诛仙,在他嘴巴上还有吃过冰糖葫芦的痕迹,没有吃完的已经掉在地上,她想了想,看来真是诛仙的错。

    毕竟他不知道吃东西需要付银子的,于是,月如从怀里掏出一锭碎银子递给妇人:“给,是我们冒犯了。”

    “哼,以后管教好你的夫妾!”妇人见月如维护着诛仙,断定月如就是诛仙的妻主了。

    妇人接过钱,一看有那么多,立即又换来了笑脸:“小姐真是貌美如花啊,你和你的夫妾真是郎才女貌啊!”拿了钱喜滋滋的就要回摊位上去,这些银两足够抵上她一天的收入了,她准备收摊回家了。

    “请慢,给你打听个事!”月如喊住了她。

    妇人止住了脚步:“好,小姐你只管问,这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逃不过我的耳朵的。”

    “你知道玉蝎宫怎么去吗?”

    “不。。。。。。不知道。你别来问我!”

    妇人听了脸色一变,迅速收拾起摊位,挑起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问不出玉蝎宫的消息,月如觉得实在奇怪极了,怎么所有人听了这个‘玉蝎宫’的名号都像看见蛇毒猛兽一般躲得远远地。

    月如带着诛仙进了一家看起来生意很红火的客栈,先在大厅坐了下来。

    赶了一天的路,又累又饿的。

    “月如,你。。。。。。你在生我的气吗?“诛仙小心翼翼的问,他好怕月如气他不理他。

    “我不生气,只是以后要小心点别在跟丢了。“月如淡淡一笑,她不怪他,她自责自己没有照看好他。

    诛仙欣喜若然:“嗯,我不会了,以后你去哪里我都跟着。”

    月如环视了客栈一圈,发现几乎座无虚席,他们一家是占了这客栈的最后一张桌子了。而座位上的竟然全数是为女子,脸上全都难掩兴奋之色,真是奇了怪了,她们兴奋什么?

    月如心生疑虑,在小二送菜过来时,便开口问了小二。

    “小二,为何所有女客观都一脸的兴奋呢?”

    “我说,客观你居然连这么天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小二当下,看月如和诛仙的眼神,放佛是看外星人一般。

    “怎么个天大的事情,还请小二你跟我们说说可好!”月如想,竟然是所有人皆知的事情自己怎么也要知道,了解下!

    “好咧!”小二两眼放光:“你可听说过这现今的皇城第一,天下第二美人的叶青?”

    “这事和皇城第一,天下第二的美人有关吗?”

    “就是和他有关!”小二兴奋的一拍桌子:“十日后就是这皇城第一,天下第二的美人叶青出阁之日!大家都是冲着这个来贵宝地的,就算兜里的钱不够也要借机一睹美人绝世容颜啊!”

    “出阁?这嫁人的事情居然也会如此的轰动吗?”

    “我看你不像我们华约国的人,莫非是舞凌国来的吗?”小二立马起来疑心,怎么会有人对此等人尽皆知的大事一无所知呢?

    我们的的确确是华约国的人,只因家师管教森严,平日久居山里这几日学友所成才出山,所以对外面的世界还不是很了解。”

    看着小二对舞凌国的人好不友善,月如立即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也难怪了。我就跟你仔细讲讲吧!这叶青公子啊也实在是可怜之人,他本是丞相之子,孰料丞相与舞凌国的人通奸被查,丞相被斩,他猜落入烟花之地。还是当朝皇太女亲自送他进青楼的呢?也是皇太女昭告天下,宣称十日后叶青公子出阁!”小二讲得兴致勃勃。

    原来如此,月如终于听明白了,这叶青公子想必是得罪了当朝皇太女,所以才被送进了青楼被*卖身。想来这叶青公子倒也确实可怜,一个堂堂丞相之子罗德孤苦伶仃不说,还要被*得落入风尘场所受人凌辱,再也不会是乔贵之躯而是供人玩乐之物。

    “不过,话说叶青是天下第二美人,那么第一是谁?”月如对这个叶青十分好奇,不过对第一更是好奇了。

    “这个天下第一啊,说来啊又是一段传奇一段佳话。。。。。。。”

    “又磨嘴皮子是吧,没看正忙着吗?尽偷懒!”

    小二正要滔滔不绝,却被掌柜的逮了个正着,只好乖乖的做事去了。

    见小二被叫走了,月如心下有些失望,不过还好,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

    填饱了肚子,月如向客栈掌柜订了房间。

    “实在对不起,这两天客房都吃紧,就剩下最后一间了,你要是要的话我这就给你,不要的话就给后头的人了。”

    掌柜对月如说,他倒不怕客人逃走,反正这几天的生意这么红火。

    “我们需要两间房间,没有的话我们去其他客栈看看吧!”

    月如打算去别家店,她不想诛仙和自己一个房间别扭。

    “我可好心提醒你,这几天的客栈都是满客,连后院露天的都有人睡,你要是还能找到房间就不错了。就是我这里刚才要不是有人退房,你也订不到的啊!”

    掌柜的这话可不是唬人,当下就由涌进来一群人急着订房。

    “那成,就一间房吧!”

    月如心想掌柜说的也是实话,一间房总比没有来得好吧,今晚只好委屈下诛仙了。

    交了银两,掌柜的立马就差遣小二带他们两到房间去了。

    客房在楼上朝东的最里面,小二打开门,就要下去干活,这章掌柜的可精明得很,若要是在被他抓住自己偷懒,怕是这个月的工钱该扣光了。

    “喂,这位小二哥,我们出来咋到,有些事情想想你打听,不知道可以不。”

    月如在小二转身之际喊住了他,同时塞给了他一锭银子。

    小二一见银子,立马双眼冒光,心想,即便这月的工钱都被扣光那也值了。

    “客观,你请问,只要是小的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好,那就劳烦小二哥进来说话了。”

    月如把小二请进房里,顺手关上了门。

    “我想跟你打听一下玉蝎宫的位置,你可知道。”

    果然一如所料,当月如一说出玉蝎宫的名号,小二脸色随即转变。

    “这。。。。这银子,我不要了!”

    小二慌忙的把银子塞回月如手里,转身就要离开。

    “小二哥,我们是真有事,请你帮帮忙!”月如连忙挡住了他,又在他手里塞了锭银子。

    “这。。。。不是我不说啊,实在是我不敢说啊!”

    小二很为难的样子。

    “这玉蝎宫竟有如此可怕吗?”

    月如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这玉蝎宫似乎是一个大谜团,她迫切的想知道了。

    小二当下把门拉开一点,探出脑袋四周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才又把门关紧了。

    “你不知道,这玉蝎宫有史以来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宫!连正道中的人都不敢拿他闷怎么样的,找上他们的多数是来寻仇的!所以。。。你们不会也是寻仇的吧!”

    小二压低着声音问道,眼睛里起了惧意。

    小二心想,倘若这二人真是来寻仇的,恐怕他这个消息提供的人也难逃玉蝎宫的毒手了。

    “我们和玉蝎宫今日无怨往日无仇,此次前来打听玉蝎宫的消息也是受人所托,实在是身不由己。”

    见小二眼里的惧意,和顾虑,月如立即打消小二的恐惧安抚道。

    “我劝你们二位啊,还是离玉蝎宫远点的好,尤其是这两年来,不管什么人只要和玉蝎宫搭上点关系的,最后都会惨死的。”

    小二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这什么,不知不觉的感觉毛骨悚然!

    “厄,哪你可知道玉蝎宫的所在?”

    “这个就不知道了,玉蝎宫向来行事隐秘!据说没有人知道他们所在,即使有进去的也都没有活着出来的。”

    看来这玉蝎宫真是一个谜,看来要挖掘出玉蝎宫的所在还得靠自己。

    -------

    月如和上次一样睡在桌子上,怎么睡她也睡不着,脑子全是那些听到‘玉蝎宫’三个字恐惧的表情。

    玉蝎宫真有大家说的那样的残忍吗?

    诛仙的师傅交给自己的玉蝎宫真是江湖上人人畏惧的魔宫吗?

    哎-----“月如,月如。。。。”

    街道上的热闹依旧存在,诛仙怎么*迫自己就是睡不着。

    “怎么了,睡不着吗?”

    月如支起脑袋看向床上盯着自己的诛仙问道,她深知外面的热闹对诛仙来说诱惑有多大。

    “外面好像很热闹呢?”

    诛仙眼巴巴的望着月如,希望她能答应带自己去街上走走。

    “竟然如此,那么就走!”

    月如从桌子上一跃而起,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

    诛仙心里大喜,欢快的紧跟着上去。

    外面的确很是热闹,虽然依旧入夜,但是街道上还是有些做夜生意的人,各种颜色的灯笼将这夜染得通亮。

    小贩的叫卖声,无间卖艺的摊子,刚出笼的包子,无不吸引着诛仙。

    “我们去买两个包子。”

    月如看出了诛仙这时候的‘举步难行’于是提议到。

    “好啊!”诛仙点头,包子的香气早已充吃斥耳鼻。

    月如领着诛仙走到包子铺,买来两个包子,笑着递给诛仙:“喏,吃吧!”

    诛仙笑呵呵的接过包子,咬了一口,汤汁就顺着他的唇角溢出。

    诛仙舔舔嘴角,笑脸如花:“月如,好好吃哦。”

    诛仙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多么的秀色可餐,虽然他不是很好看,很勾人心魂的那种。但是,他身上清新的味道吸引了夜市中很多人的驻足观赏。

    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月如这般天姿国色之人,不时把眼光投向他们这一对璧人。

    “月如,你看,那是什么东西?”诛仙指着不远处的摊位问道。

    月如顺着诛仙的手势看了过去,之间哪摊位上摆放着的都是手工制作的纸扇,纸伞和风筝。

    诛仙早一步,蹦到了摊位前,拿起一把纸扇展开,望着纸扇表面上的墨竹出神。

    “怎么了?”

    “这柱子,和我们屋后的可真像!”诛仙喃喃道,昩子里闪动着雾气。

    月如请问,她知道他是睹物思情了,想起了他的师傅,想起山里的生活来了。

    “不了。”诛仙摇摇头放下了纸扇,目光立即又被旁边的风筝所吸引。“这是什么?真漂亮啊!”

    那是一只紫色蝴蝶的风筝,紫蓝相间的彩色纸制成的,尾部拖着两条长长的线。

    “这位公子喜欢吗?这些都是小的妻子自己制作的,都不贵的,赚个手工钱。”小贩老板是个接近五十岁的汉子,他笑呵呵的说着。

    “。。。。。。。。这是我自己做的,是蝴蝶。。。。。。。。。。。”记忆里突然出现一个小男孩诺诺的声音。

    月如想要记起那个男孩的身形,可是脑子里却怎么都没有印象,脑子又开始丝丝作痛了。

    “月如,我们买一个可好?月如,月如。。。。。”诛仙见月如兀自出神,一边喊着一边用手推了推她的手臂。

    实在想不起最后也只有作罢,月如回过神,答道:“好!”

    “我,我不卖了。”这时小贩突然,急急的收拾起摊子上的物品。

    “怎么了?”月如心生疑惑,刚才还好好的在推销,现在这个小贩,怎么像见到什么妖怪毒物要逃跑一般。

    “玉蝎宫的人朝这边来了!我劝你们也快快走,他们可是见了美貌公子就抢的人。”小贩好心的提醒,手上还不停的收拾,从她利落的动作来看,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应对这种场合了。

    月如转头,超别处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