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入玉蝎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3760字

     果然看到一伙大约七八个陪着刀剑,身形粗壮的女子沿路踢翻来不及逃走的摊位,其中两个女子手里还各自擒着一个少年,那两个少年眼泪汪汪的,瑟缩不已。

    “快走吧!”小贩已经收拾好东西,他又好心的提醒道“这些人看到这个公子必定不会放过的!”

    “走?往哪里走?”这时,一个玉蝎宫的女子已经发现了正要落荒而逃的小贩,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小贩暗忖倒霉,脖子上传来的冰冷锋利的触感惊得他滑落了手里的挑担。担子斜倒在地,筐子里的东西零零散散的洒了一地。

    “饶。。。。。饶命。。。。。饶命啊。。。。。。”小贩哆嗦着气饶,这帮人可是真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而非假装造势的。 

    “饶命可以,把银子拿出来。”那女子晃了晃架在小贩脖子上的刀。

    “小人才刚开张,实在是没有多少收入啊!”小贩吓得直哆嗦,他做的可是小本生意啊,赚来的钱仅够糊口管个肚子而已啊,哪里拿得出银子来。

    “这么说是不要命了?”那女子手上的刀稍稍用力,锋利的刀刃立即划破皮肤,渗出点点血珠。

    “不要啊,饶。。。。。饶命啊。。。。。。。”小贩已经吓得语无伦次,双腿发软只差没趴在地上去了。

    月如邹起眉头,暗自思忖,难道玉蝎宫的人真的竟是欺善扬恶之人?对于自己所要接管的组织不免有些失望了。

    “怎么这么久?”见这女子迟迟没有搞定,于是其她的人都往这边赶来。

    “这老东西可不老实!”这女子朝同伙喊道。

    “不老实就干掉好了哇,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同伙皆不耐烦说道。

    似乎一条人命对他们来说,还不如一只狗命。

    一群草菅人命的畜生,月如心里生着火。

    “住手!你们怎么这样的欺负人!”诛仙被刚才的情况震惊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女子的刀,用力向小贩的脖子抹去。

    那女子被诛仙这一喊,立马停下了手下的动作,她上下打量着诛仙,脸上露出*秽的笑。

    “哟,好俊俏的公子,你莫急哈,姐姐等会就招呼你了!”

    诛仙恼怒,虽不知那女子话中之意究竟是什么,但是,单单从她的眼神中就判断得出,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月如暗自轻轻扯扯诛仙的衣袖,提醒他旁观即可。

    “怎么堂堂玉蝎宫居然要靠压榨手无寸铁之人,才可以得以生存吗?未免太贻笑大方了!实在丢人!”月如笑着说,一脸的讥讽,她可不怕得罪这帮‘食人魔’。

    “你是什么人?我玉蝎宫几时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了,等我解决了他就轮到你了!”那女子恶声说道!

    月如冷笑,弹指,一枚铜币就这样直直击中架在小贩脖子上持刀的手。那女子手一酸,刀,立即脱手滑落在地。

    “大胆,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插手我玉蝎宫的事,你想活命了吗?”女子震怒,她的同伙此刻已经发现了异状,迅速围了上来。

    “怎么回事?”为首的女子虽然问着,眼神却直直的留在诛仙的身上。

    “大姐,这个女子找茬@”

    “哦~~”被称着大姐的女子,虎背熊腰的,看起来力气不小。

    这一声‘哦’之后,六个玉蝎宫的女子便将月如和诛仙双双围在了中间。

    “这小子倒是长得水灵,是宫主喜欢的类型。”

    “大姐!!”打量着诛仙满意的啧啧道!

    月如一听觉得不对,诛仙的师傅是玉蝎宫的宫主,现在自己又是名正言顺的新宫主,这玉蝎宫哪里来的宫主?

    莫非是宫中久无当家之人,所以这些人才敢如此造势吗?还是已经有人鸠占鹊巢?这样也不对,诛仙的师傅绝对不会料到这样的情况,但是,倘若真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传位与她宫主之位。

    事情似乎越来越混乱了,月如脑子里现在乱极了。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冒充我玉蝎宫之人,在外生事?”月如厉声叱问,虽然她心中并没有确定的答案,或许真是玉蝎宫易主了,但是自己还是要试她一番!

    那些自称是玉蝎宫的人,见月如如此镇定厉声,很明显微微一颤,那所谓的大姐的眼神瞬间变暗!

    这些变化,都一一的落入了月如的眼里,由此月如更加的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什么?冒充?我们玉蝎宫的人行事还需要冒充吗?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诋毁我们!”那个被称之大姐的人,脸上已经起了杀意,握着刀的手暗暗用着劲,准备随时开战。

    “我乃玉蝎宫第十五代宫主,怎么不知道宫主还有另一个宫主?”月如干脆自报家门。

    “我看是你假冒我玉蝎宫的宫主,来人,干掉她!”那个为首的大姐眼神瞬间犀利,杀意升起,整个人杀气腾腾。

    六个人同时挥刀向月如砍去,月如闪过迎面而来的刀,抽出腰际的软剑。剑光粼粼之际,厉却不致命,仅仅只把他们击倒在地。

    诛仙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同样是习武之人,然而自小他仅仅是按照师傅吩咐的去练习。从未想过这武艺竟是用来与人性命相博的。他被月如推到了一边,呆呆的望着那六个女子毫不费力的被月如击倒在地嗷嗷呼痛。

    月如挥剑,直指那大姐的颈项。

    “说,现在你们还是玉蝎宫的人吗?”月如紧*:“不说,今日你们休得活命!”

    “女。。。女侠。。。饶命啊,饶命,我们确实不是玉蝎宫之人。”那为首的大姐立时软了声调。

    “那为何要冒充我玉蝎宫之人,而且胆敢以我玉蝎宫之名为非作歹,你们好大的胆子!”月如也学着她们之前的那嚣张气势,换之以道!

    “我们。。。。。。。我们只是借着玉蝎宫的名号混点营生。。。。。。。”那人羞耻的低下了头。

    “这次我不杀你,回去告诉你们所谓的‘宫主’叫她不要犯在我的手里,要不然有她好看的。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行恶,绝不会放过你们!滚!!”

    那些女子诺诺称是,慌乱逃命而去。

    月如收回软剑,又缠回了腰际。

    “多些姑娘救命之恩!”小贩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

    那两个原来被擒的少年,也跟着跪了下来,连声说谢谢!

    “都起来吧,快快回家,不难保那些人不会在回头!”

    经过刚才的闹剧,街上的人更少了,小贩都收拾散乱的货品回家去了。

    月如和诛仙二人也在没了闲逛的兴致,决定回客栈休息去拉。

    诛仙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局势中扭转回来,只呆呆的跟着月如。

    这时,一个黑色人影迅速在他们的面前闪过,又向前面的巷子移过去,速度之快可见轻功之高。

    那人影似乎在等他们,刻意放慢了速度。

    “诛仙,跟着我,别跟丢了。”月如吩咐,随即提气朝黑影人的方向飞了过去。

    那黑影人似乎带路一般,速度总是保持在月如和诛仙跟得上的距离。

    终于,黑影人在巷子的尽头停了下来,月如和诛仙也在离他二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那人转过身来,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虽然蒙着面纱,可也不难看出,他的精神饱满异常,完全看不出因年纪带来的衰弱。 

    “你说你是玉蝎宫第十五代宫主,可是真的?”老者开口,话音苍劲有力。

    月如暗自思忖,看着老者面目严肃,不像是奸陷之人。或许这个老者和玉蝎宫有什么瓜葛,要不然定不会把自己引来这里问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或许可以从他口中得知玉蝎宫的所在了。

    “在下赵月如,正是玉蝎宫第十五代新宫主,是由第十四代宫主亲自传位于我的。”月如抱拳回道,也是一脸的严肃。

    “可有何凭据?”老者的问话,已经不是方才的强硬,仔细一辨,竟有些颤音。

    闻声,月如从怀里掏出诛仙师傅交与自己的玉佩,地道老者眼前:“不知此物,可为凭据?”

    老者的目光触到玉佩,身形竟微微一颤,眼神悲戚。

    “是了,确实可以作为凭据,那么请宫主跟随老奴来吧!”老者的语气中,有道不出的哀戚,放佛隐忍着莫大的悲痛。

    月如跟着老者前行,时而注意着身后地道诛仙是否跟进了。

    月如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且不说老者的身份和目的,就这样毫无理由的跟着他走,就已经是在冒险了。

    不过就算前面有陷阱,自己也要硬着头皮去闯一闯,要不然怎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实。

    但是,直觉告诉月如,老者正带着他们前去她一直想找到的地方‘玉蝎宫’,他适才称呼自己‘宫主’是不会错的。

    月如望着劲布前行的老者,那身形分明隐忍着颤抖,而显得步覆螨跚了。

    老者带着他们转过巷子,到了一家绸缎店,老者有节奏的敲了三下门,很快门便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明明是生涩的年纪,可偏偏平静得仿佛如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眼神警觉的发现了老者身后的月如和诛仙。

    “姑姑。。。。”少年的眼睛始终在月如和诛仙的身上打转,游离。

    ‘姑姑吗?’月如心下疑虑,难道这蒙着面的老者是女人?

    不过答案已见分晓,也无须多问了,想必这老者蒙面也是有难言之隐的吧!

    那少年心想,他们绝对不是来买布匹的,况且人是姑姑带来的,据说姑姑已经接近二十年没有带过人来了。

    “魅,怎么是你来开门,少爷呢?”老者紧邹眉头。

    “少爷又喝醉了,山伯正在照顾他。”

    被称做魅的少年依旧平稳的回答,他的眼在月如身上流转,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绝色女子。她的身上又是这样的散发着魅惑的讯息,那一双斜长的桃花眼似乎可以勾人心魂一般。似乎多看一眼,就会沦陷。

    月如觉得不可思议,眼前的少年是和诛仙完全不同的冷热,不似诛仙的活泼和纯真。放佛在、尘世里侵染了太久,而厌倦了这世俗的陋习,已变得仍人勿近的境界了。

    “进去吧!”老者淡淡说道。

    一掀开帘子,这小小的店铺里是一间形似休息,又形似招待贵客的茶水室。一张石桌靠着四面的的墙,仔细一辨,那桌子竟是由白玉打造的!

    南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稀松平常的水墨画,任谁都不会想到,就这是这样一幅平常的画面,居然是别有洞天。

    魅走到桌子旁边,手伸到桌子底下拨弄了下,似是打开了什么机关,那挂着的水墨画墙,便缓缓移开了来。露出了一条幽深的通道。

    魅打燃了一个火折子和老者走在前面,月如为了防止诛仙走丢便拉着他的手一起同行。

    通道大约有三百米,其间有很多分叉,七转八弯的,若没有熟人带路,恐怕是走不正确定会困在岔道里的。

    月如想,那些岔道出去的通道大概不会太长。但是里面肯定设置了让人进得来出不去的机关。

    本来想这条通道设置得已经,却精妙让人不得不感叹,没想到通道外的才是真正叫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