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少爷偷香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8本章字数:3999字

    37

    走出电影院已经差不多半夜了。

    “哇,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宿舍门该关了。”看完电影,心满意足的小希,身心都是愉悦的,虽然眼角还挂着因感动而流出的未擦干的泪水。

    “真的好好看哦,虽然已经看过一次了,可是看到女主角死的那一幕还是觉得好伤感,我都能感觉到男主角的心痛了。”

    看着多愁善感,又开始为男女主角哭泣的小希,姬明昊无奈的摇头,轻轻为她擦干眼泪,“你的泪水如此珍贵,可不要随便就让它们落下来,我会心疼的。”

    “嗯?”再一次没有在状态内的听清楚姬明昊的话。

    “没什么,现在这么晚了,估计回去宿舍门也关了,不如我们上山等着看日出吧。”姬明昊趁着机会向小希要求。

    “啊?宿舍门已经关了吗?那怎么办?夜不归宿瑶瑶她们一定会很担心的,我都忘记打电话给她们了,我们现在回去那个门卫大叔应该会给我们开门吧。”

    “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去打扰门卫大叔的休息吗?而且啊,这个时间瑶瑶她们肯定已经睡了,你现在回去吵一下,不是又吵醒她们了吗?其实刚刚看电影的中途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已经给瑶瑶打过电话,告诉她你有我陪着的,她们不会担心的,所以我们干脆还是上山看日出吧,大晚上也没别的地方去。”

    姬明昊吃准小希事事为别人着想的心理,半哄半诱惑,反正就是要把小希留下,虽然对于小希能够开窍并不抱希望,但是如果两人能多些单独相处的时间,那等小希哪天开窍了就能第一眼看到他了。

    38

    山上有些微寒,姬明昊为了这个时刻特别准备的外套就起作用了。脱下外套披到小希肩膀上,正在感受夜景的小希转过头来看着他:“你不冷吗?还是你自己披着吧。”

    “没有关系,我是个男人嘛。”然后又状似不经意的打了个喷嚏,然后朝自己的双臂摩梭了两下,做取暖状。

    “哎呀,可别感冒了,还是你自己披着吧,我不怎么冷的,真的……阿嚏。”最后一声“阿嚏”让小希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颇有些憨厚的感觉。

    可是这声“阿嚏”却让姬明昊给心疼死了,心里直骂自己该死,想的什么馊主意,明知道小希身子弱,受不得热也受不得冷的。

    “对不起,小希。”充满怜爱的伸手过来,把小希搂在怀里,小希挣扎了一下,可是姬明昊抱得紧紧的。

    “别动,既然我们大家都冷,那就靠在一起取暖好了,任何一方生病了都不好。”小希听了也觉得有理,就不再挣扎。

    小希的生物钟一向规律,所以暖暖的靠着姬明昊没一会儿就眼睛就开始打架了。

    姬明昊见状:“要是困了就睡会儿吧,等日出了我再叫你。”

    “那你呢?”

    “没事,我明天上午没课,可是去补眠的。”

    “那我睡一小会儿,你要是困了就叫醒我,换我来守日出。”

    “好,睡吧。”不想多做纠缠,给小希挪了个舒服的位置,让她靠着自己睡着了。

    姬明昊低头看着窝在怀里的小希,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夜风、外套、怀抱这些桥段都是他事先设计好了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小希的单纯,在她的眼里,除了自己与佘瑶的那个所谓的天作之合以外更本看不到也搞不懂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男女暧昧。

    39

    所以也就不明白答应一个男人看电影的要求,还有跟他单独上山看夜景在别人眼里是多么亲密的举动。

    月光照在小希光洁的小脸上,撒发出朦胧的光晕,长且翘的睫毛在她的眼下画下一个小小的阴影,可能是觉得有些口干,诱人的小舌伸出来珉了一圈嘴唇,月光的照耀下那唇上的津液成了诱人的琼浆散发着魅惑的光泽。姬明昊只觉得心脏跳的厉害,心潮澎湃,如受到蛊惑一般,眼睛直直的盯着小希那片诱人的光泽,眼前闪过小希与佘瑶的那个乌龙一吻。吞了吞口水,姬明昊只觉得十分紧张,连呼吸都开始沉重起来,深吸了口气,缓缓的缓缓的,姬明昊低下头,有些紧张,先是试探性的轻轻碰了下小希的唇,再碰一下,见到她并没有醒来的痕迹,开始把整个嘴唇贴拢上去,慢慢的摩梭着甜美的唇瓣。

    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销魂,仅仅只是这样的浅尝,姬明昊也觉得自己被燃烧了起来。觉得还不够似的,姬明昊开始试着用舌头描绘小希的外唇,然后一点一点的朝她的嘴里进攻,姬明昊及有耐心慢慢的用舌头轻轻的敲开小希的贝齿,很轻柔的勾拨着小香舌,生怕弄醒熟睡的人儿,然而,那样的美味让饥渴许久的人如何忍得住。如在沙漠中饥渴许多日的人一样,姬明昊有些疯狂的允吸着小希嘴里的甘甜,手上的拥抱又紧了几分,他甚至察觉到身体僵硬的变化。

    “嗯”一声来自小希的嘤呤,如同魔咒般惊醒了姬明昊,以十分的速度离开那片醉人之地,只觉得心咚咚咚的跳得厉害。

    小希的头在姬明昊怀里蹭了两下,然后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无意识的揉了揉眼角还有嘴唇,姬明昊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生怕被小希发现了自己干的坏事。

    40

    “明昊,好像有蚊子,叮得我嘴唇都麻了。”

    “是吗?你……”说了两个字,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厉害,其中饱含的情欲吓了他一跳。忙咳嗽一声,正了正声:“没事,你睡,我帮你赶蚊子。”

    “恩,你也睡会儿吧。”

    “没事,你再睡会儿,等日出了我再叫醒你。”

    “恩……”只一会儿又睡着了。

    给小希拢了拢外套,抚摸着她的小脸,姬明昊笑得十分温柔。看着小希被自己亲的微肿的红唇,笑得十分开怀,终于,终于在小希身上留下他的气味了。

    搂紧怀里心爱的人儿,在日出来之前小希唇上又被蚊子叮了好几次。

    于是第二天,姬明昊很无奈的对小希说:“山上蚊子就是多,怎么都赶不走,下次我们上山带上驱蚊液好了。”

    此后,姬明昊被佘瑶与温静两个人一直用诡异的目光盯了好几日。除了永远在状态外的秦若宝,那两个女人很明显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

    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心虚,姬明昊发誓,是真的只有一点点心虚,少许的一点点,所以为了堵住两个女人的嘴,他很大方的应她们要求亲自下厨,然后还有若干礼物与福利。

    当然,给别人买礼物,无论如何是少不了也给自己心爱的宝贝也准备一份,所以……

    在姬明昊位于学校不远的公寓里,佘瑶看着从包装盒里面拿出来的与温静与秦若宝差不多款式的手链,黑了额角,很明显这三条只是让人随便捡来包装好的。再看看小希的那份礼物,同样也是手链,颜色也基本相同,可是那质地,那款式,明显是经过名家设计的。

    41

    “姬帅哥好偏心哦。”温静眨眨眼,看着小希手腕上美丽的弧线,女人爱美是天性,连很男人婆的温静也是无可避免的。

    姬明昊面对女人哀怨的神情有些不自己:“废话少说,有礼物给你们就不错了还想怎样,你们以为很便宜啊,不想要就还回来。”

    “不要”赶紧收好,开玩笑,姬帅哥送的礼物,就算只是普通的也从有名的珠宝店里挑选的,价值不菲,不要白不要。

    不理那三个女人,姬明昊转头温柔的看着小希,牵着她戴上手链的手:“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当热喜欢,好好看哦。”

    “是啊,我一看到就觉得很适合你。”手一牵上就不想放了。把小希的小手牵到自己的大掌里,另一只手装腔作势的整理着手链。啧啧,他的小希肌肤真的好好,又滑又溺的,摸起来好舒服。

    秦若宝收到礼物后,已经兴趣转移的跑到阳台上观察那几盆花了,还仔细的在上面发现了一条害虫,然后很兴奋的满脸红晕。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见到心上人了。

    佘瑶轻咳一声:“大帅哥,我们的午餐呢?”

    白了佘瑶一眼,姬明昊恋恋不舍的放下小希柔若无骨的小手:“知道了,马上就去做。”

    见姬明昊已经开始走向厨房了,小希忙说:“要不要我去帮忙?”

    转头对着小希的是一脸温柔:“不……呃,好啊,小希你来帮我忙。”本来不想劳动自己的宝贝,可是一想到追妻手册上所说,厨房也是温情燃烧的好地方啊,忙改口。

    然后欢天喜地的拉着小希的手进入小厨房,夫唱妇随,嘿嘿,好欢乐。

    42

    姬明昊这个公寓当初买了就是为了方便当他们不想吃食堂的时候还可以自己做饭,因着两家的关系,公寓里甚至是有小希与佘瑶两个人单独的房间。只不过常常不住人的佘瑶房间一进去就是死气沉沉,她离开时候是什么样,来还是什么样的,反观小希的房间,干净整洁,许久不来一趟,每次来都还能发现新娃娃还有新衣服,甚至拖鞋的配备。

    看了两人的房间,温静摇摇头:“这姬帅哥摆明的偏心到底,你说你们家大人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正从百宝袋里拿出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的佘瑶一听温静的话,抬起头了,想了一下:“其实我想家里的人不是没发现什么的吧,那个姬明昊从小时候开始就没有隐藏过自己对于小希的心意,他们只是不说而已。”

    “那就怪了,小希也算是佘家的孙女,不存在什么门户问题,既然明知道你与姬帅哥相看两相厌,而姬帅哥也对小希情有独钟,为什么不替你们交换婚约,这样大家都欢喜。”温静真搞不明白,如此简单就可以皆大欢喜的事,那佘家与姬家怎么就没半点反应呢。

    佘瑶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与大帅哥订婚是因为我爷爷的占卜,我爷爷当年是很有名的占卜大师,现在我们家里根本没一个能有我爷爷当年的功力。其实我爷爷何尝不知道小时候看起来很要好的小孩子长大后不一定适合做情侣。可是……”眼里闪过回忆的。

    她还记得当她还很小的时候,三姑姑与姑父带着还很小的小希回国探亲。那是小希第一次与家里的人相见,她依然记得那个躲在三姑姑身后怯怯的看着她的小希。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粉嫩粉嫩的,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甜甜的叫自己姐姐,那个时候的小希活泼可爱。

    43

    作为占算大师,见到外孙女的第一眼,爷爷就想占算一下她的命运,以此作为送给孙女的礼物。可是占算的结果却让全家都震惊了,她还记那天她和小希在院子里玩累了,手牵着手进入客厅的情景。全家人都在客厅里,面色十分凝重,看到小希的那一刻,那阴郁的眼神几乎能把小希吞噬掉,那天小希被吓坏了,一直哭一直哭,三姑姑怎么哄都没办法。

    此后爷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整整一个星期,出来后给了三姑姑一样东西,然后就让三姑姑和姑父带着小希赶快离开。

    可是没过几年三姑姑三姑父就车祸双双离开,小希只能被送了回来。再一次出现在眼前的小希依旧粉嫩可爱,像个小公主,可是,那双闪着狡洁与活泼的眸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能够照顾全家衣食的稳重与对待所有人都相同的温柔,冷漠的温柔。

    “喂,喂。瑶瑶,可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被温静摇晃了两下,佘瑶从回忆中醒来,听到温静的问话,只是敷衍的笑了两下:“没什么,只是小希她……很苦”最后两个说得很轻,轻得只有佘瑶自己知道自己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