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妖变了,猫大王

    更新时间:2018-09-12 17:50:16本章字数:8193字

     “喵……”,一声似被踩了尾巴的猫叫声,凄厉而又响亮,分贝之高,以至于那禽兽山的山脚的山脚那边的禽兽们都听到了。各禽兽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抬起爪子,扬头望向那禽兽山的终极山顶,每个禽兽的眼中都是那种崇敬、羡慕之色。

    老山羊正在教一群小禽兽们学识,让它们知道如何躲避大怪物的追捕,还有如何修行入门。这声猫叫声让老山羊停下讲课的声音,同那些孩子们一起来到树洞外,望着山顶。老山羊抬手顺了顺胡子,轻叹了口气:“咩,终于成功了咩。”

    “山羊爷爷,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大王出什么事了?”顽皮的小猴子跳到树顶上去左瞄右瞄,还是没有瞄到任何事情,遂下地来问问老师。

    山羊“咩”了一声,然后望着这些孩子们,用着无比激动与崇敬的口吻说道:“咩,孩子们,咱们的大王它——妖变了。”

    “妖变,大王变成妖了吗?哇,大王好厉害啊,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像大王一样。”

    老山羊点点头:“咩,我一直就知道,大王一定会成功的,想当年,老大王抱着还小的大王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孩子一定不是池中物,果然,老大王死后,大王凭一己之力打败了四十三山一百零九洞的大精怪们成为了我们这禽兽山的首领,现在还成为了我们禽兽山万年以来第一个妖变的禽兽,咩……不行,我现在得去山顶向大王朝拜。孩子们,你们现在各自回家,放学了。”

    神情激动的老山羊赶紧收拾收拾了教材,大王妖变之喜,可要快点去给大王贺喜呀。

    话说,当年女娲娘娘用五彩神石补天,为了补好青天,需要把五彩神石削成所需要的形状,而那些被削下来的碎削掉落到地上,就化成了一座座连绵起伏的群山,后来,这座山上又陆续迁移来了很多动物,动物们在这里生活着,接受到五彩神石的灵力,这些虽然是没有经过女娲娘娘加持过的碎削,但是五彩神石本身的灵力,也足够使这些生灵们受到护养,化精成怪。不过要炼妖成仙,那就要靠自己的能力和领悟力了。

    化成了精怪的动物们,纷纷占了这山上的各大小山洞,并把山名取做禽兽山,其实山上不仅是禽兽成精怪,也有很多花精树怪草精什么的,奈何这些植物们天生智慧低下,成了精的都被强大的精怪们收了成为奴仆,所以禽兽山一直是禽兽山,变不成草木山。

    禽兽山的山顶一直以来都是全禽兽山最强精怪住的地方,因为这个山顶灵气汇聚,是修炼的最好场所,禽兽们是没有任何道貌岸然的心思的。最强的,打赢了的就是老大,胜者为王,只要说了臣服就一定听话,但当它觉得足够强大的时候照样挑战你,成为胜王。

    现在的禽兽大王是一只猫怪,它是在三百年前成为这洞天福地的主人的。它是老大王山猫从山外捡回来的,那个时候它不过是普通的猫崽儿,老大王很喜欢它,把它带在身边教养,可能是因为自小生活在山顶的洞天福地,在加上悟性极高或是它本身就非凡,年纪轻轻就修炼成了最强的精怪,直到三百年前老大王没有妖变成功死了,它打败其他的精怪成了大王。

    这禽兽山已经有万年没有出现过妖变成功的妖怪了,这次大王修炼成功,自然是普山同庆。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妖变之喜,预助大王修身成正果,大王万福。”

    “呀,大王幻化的这人身还真是像呢,跟人长得一模一样,大王好厉害。”

    “天哪,大王的周身都是浓郁的妖气,闻一闻清香扑鼻,在大王旁边站一站必定强身健体,看来小的得准备个家伙,装一装大王的妖气,回去闻一闻,修炼必定更上一层。”

    “……”

    “……”

    “哈……哈……喵……好,好……你们都乖,本大王今日高兴,决定开放洞天福地一年,这一年的时间,你们只要有空,都可随意进入修炼,只有一年的时间,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哦。”众精怪一听,顿时两眼放光,当下就已经决定这一年要屁股不挪的一直待在这里了。

    只见那首位上一个弱质纤纤,肌肤若雪,明眸皓齿的少女横卧在一只白虎皮上,不对,不是皮,是白虎尸干,这是两百年前不长眼来挑战猫大王,被它打败的白虎精,死了后,它把白虎精晒成尸干,铺在石椅上,浓浓的腥臭味,对于猫妖来说无疑是最好最顶级的香料。

    猫大王化身的少女横卧在白虎皮上,晶莹洁白的身躯上未着寸缕,用身体撩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好让下面的禽兽们好好欣赏一下自己的人类身体,得意非凡。

    “大王,小的看见过那些人类,似乎都要在身上穿一身皮的。”

    “什么皮,那叫衣服。”

    “衣服?”少女用手撑起上半身,用眼神询问那个说衣服的鼠怪。

    “是啊,大王,人类都要穿衣服的,衣服是用一些棉麻做成的布料然后裁缝成可以穿的模样,具体怎样做小的也不大清楚,不过小的看人类都有穿,大王这个模样,对于人类来说,叫裸体,是不可以给别人看见的。”

    “不可以给别人看见?”少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我觉得很漂亮喵,为什么不能给人看见。”

    那小鼠怪用前肢捞捞下巴,也说不上话,它只是很爱下山到人类那里去偷粮食吃,稍微见识了点,对于大王的问题,它也回答不上来。事实上它也觉得大王这个模样很好看,并没有什么不妥啊。

    “不过,既然人类要穿衣服,那么……”少女颉眉一叹:“就将就一下吧,喵。”

    少女站起身来,抖了抖身后的黑发,左右看了看,施法往白虎干尸上一指,然后指尖一挑,那白虎干尸化成一套白色纱裙,穿到了少女的身上。白衣纤纤,真正的谪仙似的。下面的众怪们一阵惊叹,只觉得这人类还挺聪明,弄件衣服来“装饰”在身上,这气质面貌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那小鼠怪恍然大悟似的一叹:“原来人类穿衣服是为了这个呀。唔,大王穿上衣服感觉跟刚才完全不一样,刚刚感觉还妖怪,现在看起来就更觉得象个人了。”

    “刚刚那样很妖怪吗?”

    其它妖怪摇摇头,事实上在它们的眼里,精怪同人类也只有形体上的区别,至于穿衣服这种小事,有没有都无所谓,禽兽都是皮毛或羽毛的,衣服这种东西,累赘又拖沓。

    而那个见识过人类的小鼠怪,只是觉得穿上衣服过后更像人类,至于为什么,说不上来,反正就觉得穿上衣服后的人类才是人类。

    少女抬了抬肩,动了动腰身,皱着眉头,怎么穿上衣服后总觉得身上罩了层东西,很不舒服,有种被束缚住的感觉。大抵也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习惯穿衣服,不过现在她又不在人类世界,抖了抖,把身上的白虎尸身一丢,一下子就轻松了,舒服了。

    “好了,现在本王要宣布一件事情,小的们可要听好了。”

    “是,是,大王吩咐。”

    “如今本王妖变初成,想要下山游历一番,大约一年半载的时间。本王自小便在这禽兽山中,努力潜修,从未出过山门,未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对外面也是心向往之啊。”

    威风凛凛的裸身少女,插腰站在一群奇形怪状的精怪面前,这样的画面,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大王,山下的世界险恶异常,就说那人类,都是奸恶阴险之徒,还有人类中有那种修道之人,专门对付我们这些妖怪们,很是厉害的。大王要三思啊。”

    少女挑起眉头,对于老山羊的说法很不以为然,自己妖变初成,功力大增,这禽兽山哪个是它对手了,外面的人又能有多险恶,凭着它千年妖力,难道还怕了不成。大抵就跟现代大学生,初生牛犊似的,咱们新出炉的猫妖,可是半点不相信外面还能有几个与之比拼的妖怪或人。

    “不用说了,本大王已经决定了。定要出去走走,这山中就暂时交给山羊老师和青牛精看管。”

    老山羊顺了顺它的山羊胡:“既然这样,大王就带上鼠怪与椿树精一同去吧。这小鼠时常在外面走动,对于山下的世界了解得比较多,大王可以多听听鼠怪的意见。至于这椿树一直都是伺候大王的,大王这次下山自然要带去,到了外面也好伺候大王。”

    少女听了,点点头,这样很好。

    那小鼠怪一听,顿时有点激动,自己一个小小的山老鼠,居然有机会陪同大王出巡,这实在是,实在是……,可是……“大王,小的到是想为大王服务,可是,小的功力低微,还没有完全幻化人形的功力,即使侥幸成功也维持不了一刻钟,这个……”

    少女摆手示意它不用说了:“放心吧,本大王自有办法的。你先去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就随本王下山。”接着又转头向身后一直伺候的椿树精道:“你也去收拾收拾,跟小鼠怪商量商量,看看要带些什么东西在山下用得着的。对了,一定要记得把本王的圆溜溜带上。”

    “大王这次出山还可以顺便找个配偶。”

    “配偶?”少女疑惑的问道。

    “是啊,咱们山里的其他精怪只要成年就开始积极寻找配偶了,孩子都生了一堆了,这是本能啊,怎么可以不繁衍生息呢?大王您这千年来只想着修炼,都没给自己留给子孙的,这次出去啊,看到好的一定不能放过。”

    少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是说要找只公猫回来陪我嘛,这事儿简单,我知道了。”

    下面一众小的们均面露微笑。他们其实也很期待大王的子孙啊。

    第二天一大清早,禽兽山早早就活动起来,欢送大王出山游历的队伍从大王的洞天福地一直排到了山门口。一路上众精怪们纷纷对大王表达了不舍之情,稍微鸡婆点的还要叮嘱几句,有曾经出过山门见识过的精怪,也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让大王在外面好注意点。就这样一来二去的,等到他们走出山门已经是半下午了。禽兽山的结界是由精怪们大家一起修持的,由历代山大王加以维护。

     等到猫大王三人一起步出结界的同时,身后的禽兽山已经失去了踪影。猫大王看着这一片片与山上不同的平原野地,深深的吸了口气,喵,它终于出来了。

    “大王,小的有点事情要先与大王说说。”

    从椿树的头发间冒出个尖嘴小脑袋,对着前方迫不及待的少女喊道。

    “什么事情,早点不说。”

    “呃,是这样的大王,我们到了外面的世界就不能叫您大王了,外面的人除了人类的统治者能叫大王以外,其他人都不能这样称呼。人类都是有名字做代号的。”

    “名字?什么名字?”

    “就是一个称呼,因为人太多了,他们怕记不住,所以每个人都取个不同的代号好来称呼。”小老鼠精自以为是的解释着。

    猫大王点了点头,“那名字要怎么取呀?”

    小老鼠用前爪支着脑袋,小眼睛滴溜溜的转,这个取名字还真是高难度。

    那椿树精幻化成的是个人类男子模样,玉树临风,潇洒风流般的体态,身上背了个大大的包裹,一根与衣服同色的发带系着头发,而小老鼠的新窝就安在这发束下面。

    猫大王还穿着它的白虎干尸,心里还想过,如果在外面找不到吃的时候就把衣服拆来吃了。

    “这样吧,本大王名字就叫大猫,椿树精就叫小椿,鼠怪就叫小鼠,这样就行了。”

    小老鼠同椿树考虑了一下,它们自然是不知道这名字取得好不好,反正能叫出来就行了,而且这名字里都含了自己的本相,想着也是好名字。至于为何大王要叫大猫,而不叫小猫,这更简单了,人家是大王嘛,自然不能和它们这些小精怪比了,当然就是大猫了。

    就这样,一个叫大猫的纤弱少女,一个叫小椿的潇洒美男,一只叫小鼠的小老鼠,迎着晚霞,开始了它们的人间旅程。

    “吱,还有一件事情,大王。”

    少女停下脚步,瞪着小椿的头顶:“有什么事情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小老鼠缩了缩脑袋。“那个,大……大猫,小的是想说,您……那个,您身上的味儿……”

    “我身上的味儿怎么了,很香啊。”说着还抬手闻了闻,满满的白虎干尸的腥味,很香呀。

    “大……大猫,那个,人类不喜欢闻这种味道的,到时候给人类闻到你身上有这种味道可能会有麻烦的。”

    “麻烦?人类才麻烦,这么香的味道,怎么就不可以了?”

    “大王……大猫,小的觉得,您还是把这味儿藏一藏,您一个人闻到就是了,别叫别人把白虎的美味给闻了去,好叫人给抢了。”

    少女点点头,那到是,虽然那些人想在她手里抢东西是绝对成不了功的,但是她此次出来是为了见识到,不用惹这些麻烦,算了,好东西就藏起来行了。

    于是一个小小的法术,除了这白虎的腥味儿,当然,她自己还能闻得到。没办法,她就是喜欢这个味儿,喵。

    于是镜头再次靠前,夕阳西下,白衣飘飘的少女,背着大大包袱的潇洒俊男,俊男头上眼神迷离的小老鼠,前行,前行……

    这是一处很热闹的小镇,小镇的名字就叫小镇。这一路上遇到很多的村落,大猫觉得很是稀奇,一路走停,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情结,不太敢跑到村里面去。

    这是它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连小老鼠这种见过世面的也觉得有点怯怯的。像小鼠这类的精怪,一般也都只在庄稼地里或是农民的仓库里偷点粮食,平时也都躲在黑洞角落里面听壁脚,或是与同类们相互交流一下,这样大庭广众,青天白日的走在大街上还是第一次,虽然它现在藏在椿树的头发里,虽然它只露了两只小眼睛往外面瞄,但是……吱,太刺激了,它居然也能这样光明正大的逛街。

    大约是小镇里从来没见过这样天仙般的人儿,这一男一女,金童玉女般的,虽然男的背上包裹是大了点,虽然女的行为是放荡……呃……大方了点,但并不妨碍小镇上的人们欣赏美色的眼光。

    “哎呀,小椿儿,快来快来,你看,这个叫馒头,可以吃的,哇,很香,喵,好吃。”然后又蹦到另一个摊子面前。

    “那个,姑娘,钱……”被美色迷晕的包子铺老板,直到天仙妹妹与金童哥哥走得背影都不见了才发现,自己满满一笼馒头只剩下一半,欲哭无泪。

    于是,小镇的人在初初的惊艳之后才发现,他们好像、似乎、可能遭劫了。

    在经过反复的、认真的思考之后,大猫决定,她要到人类的洞府……呃……房子里面去住。于是在小鼠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他们要居住的第一个人类房屋——客栈。

    对于禽兽类来说,占领地盘,保卫地盘几乎是一种本能。对于别人的地盘,除非你有实力去抢,否则一般不会去别人的地盘闹事的。精怪们的洞府都属于自己的地盘,除非经过主人的同意,否则,哪怕你只是在门口路过也会被视为入侵。由此可以想见,大猫它们是经过了多么多么复杂的心里争斗才踏进了人类的“洞府”,当然这个心理活动不包括小鼠,它是职业惯偷。

    大猫第一次住在这种由木质构造的人类房屋,第一次睡在人类制作的软软绵绵的床上,第一次睡前用水洗澡。

    猫是很怕水的,大猫这个澡洗得很不爽,洗完后身上湿嗒嗒的很不舒服,最后有点烦躁的,变回原形,用舌头把身上舔了个遍才算干净了,并决定以后再也不尝试这种人类的新玩意了。

    大猫第一次进人类的房间,心里有点虚,所以在客栈门口那个人类问它们要几间房的时候她说了只要一间,心里想着,相互间可以有个照应,但是为了体现自己大王的面子,她说的是为了照顾手下的安全。

    “小鼠,你说门口那个人类为什么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和小椿啊?他看我们的眼神同外面的其他人不一样呢。”敏感的动物直觉。

    小老鼠这个时候是在桌上,围着茶杯转圈圈,听到大猫的话停下来,想了一下:“大概是因为你们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却住在一间房吧。”

    大猫思考了片刻:“怎么人类都是一人睡一间房的吗?”

    “不是,人类只有夫妻或是同性之间才可能同睡一间房,这一男一女一起睡人家会想歪的。”

    “歪?什么歪?”

    小老鼠想了一下,它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解释大王才听得懂。“就是那个老板以为您同椿树精是夫妻才要睡一起的。”

    “喵……”大猫跳起来,她同小椿,怎么可能呢?她是猫,他是树,怎么也兜不到一块儿吧。

    “大猫不必在意,人类就是这么无知,不用管就是了。”

    大猫想了一下,也觉得是。然后转头看了一下,椿树已经研究出人类铺被子的方法,刚把床铺好,然后让到床边上。是嘛,她还是比较喜欢有四只爪子,长毛,尖牙,有尾巴的猫科类动物,树木都呆呆的,怎么做夫妻喵?

    人类香软温暖的床果然还是比较受猫的欢迎,习惯性的变回原形,猫爪子在床上抓了两下,慵慵懒懒的,小猫咪卷成一团,睡得舒舒服服。

    第二天一大早小椿起来把窗户打开,太阳暖洋洋的照进来,床上的小猫咪还在呼呼的睡着,精怪们不仅要吸收月光精华,还要太阳的阳气,任何生物都离不开太阳的照射,多晒晒是有利于生长的。

    等到大猫起床的时候已经近中午了,这一觉可真是舒服,舒服得让大猫决定以后一定要搬一张人类的床回自己的洞府。

    在与掌柜纠缠了半天,外加小鼠一旁的说明解释,大猫与小椿终于搞懂了钱这回事。用一小粒珍珠给了房钱,又经过小鼠的指点来到一家当铺,从小椿的大包裹里摸了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精钢钻来。

    对于钱财,这一妖二怪都不是很清楚,从笑呵呵的当铺掌柜手上接过来五十两银子,大猫心中顿生无限感慨,其实做人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难嘛。

    离开小镇,大猫他们又开始了向前的旅行。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大猫他们开始不避忌人群,往着人多的地方走去。

    “花灯会?那是什么东西?”

    刚刚才步入一个城镇,就听到大街小巷的人们谈论着今年的花灯会如何如何的。转头看着小椿的头顶,眼神亮晶晶。

    小老鼠透过发丝儿看到大王的眼神不经一阵毛骨悚然。它是常到人类社会来吃吃东西,可是它毕竟只是小老鼠,可不是人类通,哪里有什么都知道得清楚的道理,很多东西它也不过是从同类那里听来的。花灯会这东西,听说过,但具体是个什么玩意儿它也不知道啊。当初它仗着自己见识多以为一趟人间之旅轻轻松松,结果……

    小老鼠正在自怨自艾,一个晃神,它就发现自己正呈抛物线往前方一个人类的衣领掉下去。

    “吱……”

    “啊……老鼠,快打死。”

    “这里,这里”

    “踩……”

    “……”

    “……”

    整条街顿时乱做一团,人仰马翻,而肇事者小老鼠却凭着矫健的身姿与灵敏的动作穿梭在各大脚丫下,并顺利钻进了一个小黑洞藏了起来。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眨巴着眼睛,惊奇的看着这一团乱

    “我……我只是想让它出去打听一下情况……喵,小鼠果然是常在外面混的,那么多人认识它,不过……它似乎混得不咋样……看来是人际关系没有处好。”

    亏得小鼠有一百多年的修行,终于不辱使命,成功的在大猫睡觉前把消息带回来了。

    原来这个城叫木祥城,每年中秋都要举行花灯会,到了那天晚上,几乎全城的人都会出来,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都展开了,情侣们也趁机约个小会,那些单身的公子、小姐们也可以去找他们的花灯良缘。总之,说有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有传说,如果在花灯会上遇到一个与你提一模一样的灯的就是你的良缘。但是,那么多的商家,各人卖的很有可能就与别家的重复了,所以商户们就想了个办法,反正自己店里的,一种样式的花灯就只卖一对,并且标示清楚,一个卖给男士,一个卖给女士。商家会在花灯上画上特别的标志,这样,即使花灯的样子不小心同别家的重复了,凭着这个标记也就能区分出来。

    大猫他们来到这一天赶得巧,第二天恰好就是中秋节,大猫睡前嘱咐过小椿,明天一定要早点叫她起床,她也要去买个漂亮的花灯,到时候找个公子来个缘分,哈……喵。

    第二天一早,在一阵挠心挠窝的心理斗争过后,咱们的猫大王终于在午饭前起床了。喵呜,买花灯哦……

    花灯会虽然是天黑以后才开始,但是白天却也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走来走去了,商家们也早早的占领着有利的地理位置,开始兜售货物。花灯的样式千奇百怪,上面的图案更是让人眼花缭乱。猫大王左看看右瞄瞄,很是稀奇,终于在快要天黑的时候才在一家比较偏僻的小摊上买了只很普通的灯,不普通的是它上面的图案。草地,大树,一只花猫追着老鼠围着大树打转转。猫大王十分的满意,觉得这就是他们一行三人的真实写照啊,哈哈……

    小老鼠也特兴奋,如果真能被大王追上一追,那一定是它的荣幸,不过自己法力低微,大王定是没有任何追的兴趣的。

    小椿还是那般的玉树临风,在人类眼里看来,英俊、潇洒,温柔。不过木头嘛,当然就要有木头的样子,对于满大街的大姑大妈,小姐丫鬟的绝对的不解风情,瞄都不会瞄一眼。

    众雌垂泪,也是,他的身边已经站了个天仙般的人儿了(你们都误会了)。

    花灯会除了看灯赏灯外,还有游船,庙会等活动,各种杂耍、戏剧班子也会塔台表演。有钱的公子哥儿们会包个花船夜游,也可邀上三两好友,一叶小舟,泛舟湖上。

    月老庙里,自己求姻缘的,帮子女求的,求子求女的,各类人。男装的千金小姐,摆字画摊的风流才子,一出出好戏,一个个缘分,不过,这都与本文无关。

    从禽兽山下来的三只非人类,左摸摸,右看看,对于这些人类表演除了觉得新鲜稀奇之外,一点也欣赏不到这些游戏的内涵,花灯会才到一半就已经没有兴趣了,反倒是……

    “喵,好香……”敏感的猫儿已经闻到了食物的芳香。寻着味儿来到湖边上,有几个烧烤摊子摆在那里,有一家的摊子上有几个人在等着,炉子上正是我们猫儿的最爱——鱼。鱼儿啊鱼儿,猫猫来了。

    “老板,鱼我全要了。”

    摊子的老板抬头,这样一个俏生生的佳人站在自己面前没人不楞住的。

    “喂,喂,糊了,糊了。”

    老板这才醒过来似的,傻傻补救。对点这个鱼的那位客人点头哈腰的折扣过价钱后才送走。然后再面对美女。

    “这个,真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姐,这剩下的鱼已经被一位客人全包了,要不,您点其他的,我们这有排骨、鸡肉……”

    “不嘛,我就要鱼,你这没有我上别家去。”

    于是……

    “什么,又被包了,有没有搞错,是谁跟我作对,这连着几家摊子的鱼都给包了,你说,是谁,是谁?……”

    末尾的那家摊子的老板被吓得不轻,颤抖着手,指向了前方不远的一个亭子。亭子四周挂满了各式稀奇古怪的花灯,白纱罩下,里面有人影晃动。

    “气死我了”

    领着小椿气势汹汹的来到亭子面前,唰的一下把白纱扯下,里面的人楞住了,我们的大猫也楞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