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相公,你到底爱谁?

    更新时间:2018-09-12 17:50:16本章字数:4742字

    这边愁云惨雾,猫儿那边却是阳光明媚。

    “哇,这就是邛崃岛吗?”深吸了口气:“好好闻哦,好像禽兽山的味道哦。”好怀恋的味道,出来这么久,人类的私欲让人间到处都充满了污浊之气,完全不适合修行。可是这个地方,一片清凉,处处都是灵气,只是呼吸一口就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邛崃岛四面环水,岛上全是密林,在岛的中间位置有一座很大的山,云雾遮挡,连山顶的看不到。

    “盘儿,你那是什么法术啊,居然可以瞬间转移。”只是一眨眼居然就换了个地方,太神奇了。

    盘儿只是笑着摇头,并不作答,猫儿也不在意,忙着四处打量。

    想起来自己的任务,忙问道:“火云芝在哪儿啊,带我去找火云芝吧。”

    “好”完全没有异议,盘儿朝着山顶的方向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就一直看着山顶方向,猫儿见她看着山顶,也往山顶上看,到底有什么事会发生。

    仰望了好一会儿,猫儿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看着还微笑着看向山顶的盘儿:“山上有什么吗?”

    盘儿眼睛并没有挪开,只是回答道:“嗯,再等一会儿,他可能离得有点远了,再等会儿。”

    “等什么啊?”狐疑的继续抬头继续看。

    确实没什么啊。

    “啾”诡异的嘶鸣从山上俯冲下来,一只有着鸟的翅膀,马的身子,雕的嘴脸的怪异生物飞下来停在她们身边。

    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怪异生物只是了然的点头,然后对着盘儿说道:“你找到她了吗?”

    盘儿微笑点头。

    猫儿一脸莫名其妙,对着这个奇怪生物倒是感兴趣的很,睁着兴味的眼儿围着奇怪生物转圈圈。

    奇怪生物的身子很庞大,猫儿的身形就只当人家的一条腿。

    “你好,我的主人,我是比蒙。”像马的两条前腿匍匐在地,一个拜服姿态朝着猫儿。

    “比蒙?你叫比蒙,你是鸟还是马啊,禽兽山上没有和你长得一样的呢。”

    “姐姐,比蒙是你的坐骑啊。

    “我的坐骑?我怎么不知道。”如同盘儿这个莫名其妙崩出来的妹妹一样,这实在太怪异了。

    “姐姐自然不知道,不过比蒙千真万确是你的坐骑,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比蒙要带我们飞到山顶上,哪儿有个山洞,火云芝就在山洞里。”

    “真的,那我们快去吧。”

    坐在比蒙的背上,感觉非常的爽,只听到风呼呼的从耳边吹过,飘渺的云层在自己身边漂浮。

    猫儿修行千年,却从来没有学过飞行之术。太爽了,她一个陆地上的生灵现在居然也能上天了,哇……

    听到猫儿兴奋的喊叫声,盘儿与比蒙一脸的幸福。或许猫儿不明白,他们等着一刻已经太久了。

    在一个十分大的洞口门口停下,猫儿惊叹的看着这一切:“好,好大的洞府,比我的洞天福地还气派,里面住的是谁啊?”

    “里面住的就是火麒麟小云,看守火云芝的神兽。”

    吞了吞口水。神兽啊,像他们这种乡下妖怪也可以看到神兽啊,天啊,太刺激小小的猫心了。

    “神兽真的会愿意给我们火云芝吗?”

    “当然了,只要是姐姐要求的,没有什么不可以,行了,走吧。”

    “走?”不用打招呼吗?就这样随意的进入别人的洞府没有关系吗?

    看到猫儿的样子,盘儿笑道:“没关系的,小云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心底是很善良的,而且……”

    神情变得严肃,语气变得认真,盘儿看着猫儿:“而且,这个世界上没有姐姐你不可以到的地方,也没有你不可以得到的东西,更没有你不可以做的事情,只有你,无需遵循天地万物的任何规则。”

    看着盘儿认真的表情,猫儿懵懂的点点头。其实她完全没有明白她在说什么?听盘儿的口气,好像她天下无敌似的,任何人都无法约束自己。可是她下山不满半年却处处受挫,老是被人三两下的就给制住了妖力。哪儿有那么好的事啊,她又不是神。

    并没有在意猫儿似懂非懂的表情,盘儿温柔的牵起猫儿的手,开始往里面走去。

    洞很大,很宽敞,舒适干燥,冬暖夏凉,果然不愧是神兽的洞府,就是棒。

    越往里面走就越来越热,猫儿开始还好,毕竟猫猫是喜欢热的,可是慢慢的就开始有些受不了了,但是看盘儿还有比蒙都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更本没有把炎热放在眼里。

    “怎么了,姐姐。”看着猫儿满头大汗,汗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掉,盘儿心疼的掏出手绢给猫儿擦擦汗,说也奇怪,手绢所到之处一阵凉风袭来,过了一会儿猫儿竟不觉得一点热气都没有了。

    “好了,很快就到了。”

    继续往里面走,四周的墙壁都已经变得红红的了,四周蔓延着燃烧后的雾气。

    这是一片巨大的火海,火海蔓延差点儿都没有边际了。盘儿朝火海里面喊道:“小云,小云,我来了。”

    过了一会儿,火海翻起了滔天巨浪。巨大的火球朝他们飞来,看到盘儿他们面带微笑的看着火球,猫儿也强制镇定。

    火球定在他们的前方,然后火球开口说话了:“盘儿,比蒙,你们来做什么?”声音如震雷,猫儿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响。

    “我带姐姐来找你要火云芝。”

    火球又朝猫儿的方向看过来,其实仔细看火球的形状,也可以看得出火球是只四爪尖牙的动物,只是浑身燃烧着火焰而已。

    “欢迎您的到来,火云芝就在前方崖壁上,请随意采撷。”火麒麟让开身子,果然,在那片火海的尽头,那方崖壁上面,长着许多大约脑袋大的全身通红灵芝状的植物,那就是火云芝了。

    可是,自己采?猫儿看了一眼宽阔的火海,吞了吞口水,对着火麒麟说道:“神兽大人,既然你那么大方的话,可不可以帮忙采一朵下来呢?”

    “不行”想也不想的拒绝“火云芝只有有缘人可以采,如果我采下来必定会化成灰飞。”

    “啊?”想了一下:“我也不是有缘人啊?那么大的火,走过去一定变成烧烤猫。”

    盘儿走过来,笑着说:“姐姐担心什么,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了吗?这个世界上没有姐姐你到不了的地方,也没有你不能做的事情,所以姐姐你想要火云芝的话过去拿就行了。”

    怪异的看着盘儿:“你没看见那片火海吗?估计人一下去就灰飞烟灭了,我才不干,切,说的那么容易,去拿就行了。”

    “姐姐不是要救那位书公子的妹妹吗?”

    “嗯……”心下有些犹豫了,看了看火云芝,看了看火海,看了看盘儿,心里还是很没底。嘴里却强硬道:“又不是我要救,他们想救我只是来帮忙的,犯不着搭上命吧,那个书墨一心救妹妹,一定就是有缘人,他说不定可以,我们还是等他们来了再说吧。”

    看了猫儿一眼,盘儿垂下眼帘,片刻又笑着抬起头来:“没关系,姐姐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我们先出去吧。”

    “嗯,嗯,这里怪热的。”

    看着猫儿率先往外面走的身影,盘儿的脸上满是失望,比蒙看着她这个样子,用翅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别担心,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点点头,重整了下心情,追着已经远去的身影。

    “姐姐,等等我啦。”

    “你快点”

    “你慢点嘛。”

    是的,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总有一天真正的姐姐会回来的。

    “咦,相公?”刚一出洞就看到姚沥微笑着站在洞口。猫儿兴奋的扑到他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才一会会儿没见相公,就觉得好想念似的。

    姚沥温柔的抱着猫儿,任由她在他身上撒娇。

    “怎么?摘到火云芝了吗?”抱着猫儿,朝着随后出洞的盘儿、比蒙点头示意。

    听到姚沥的问话,猫儿一下子安静下来,嘟着嘴:“那里面有个好大好大的火海,火云芝採不到的啦,还是叫书墨别来了。”她一妖变了的厉害山大王都怕,就别说区区人类了。

    “因为这样,所以你就反悔自己的承诺?”

    姚沥口中的严肃让猫儿一下子怔住,不明白刚刚还那么温柔的姚沥怎么一下子就变了样。

    姚沥原本还温柔的脸一下子暗下来,眼神变得肃然,推开猫儿。

    猫儿有些莫名其妙的被推开,望着姚沥,却被姚沥严重的哀伤吓到了。

    “相、相公,你,怎么了?”小心翼翼的询问。被相公用这种眼神看到很不舒服啊,感觉毛毛的。

    “猫儿,人类世界里,答应了的事就一定要做到。”

    “嗯。”这话,姚沥曾跟她说过。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又这个时候来提起。

    “猫儿,你答应过要救书小姐的。”

    猫儿听言,突然心中乱跳。她确实答应过,虽然是印天的提议,但她确实是点了这个头的。

    “可是……”那里可是火海啊,而且……“可是那个神兽大人说了,要有缘人才可以去,人家又不是有缘人。”对,就是这个原因,她不是有缘人,那火海她淌不过去的。猫儿因为找到理由,兴奋的看着姚沥。

    却见姚沥失望的别过脸去,看到这样的姚沥,猫儿心中竟闷闷的发涨,难受。

    “我们回山下去等书兄他们吧。”

    说完转身就走,不再像往常一样去牵猫儿的手。

    而猫儿只是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只觉一阵空虚。

    “姐姐,我们走吧。”直到盘儿走过来叫她,她才回过神。对于自己刚才的心情,完全无解。

    “相公,我们去扑蝶玩儿。”

    “你自己去吧。”冷冷的回答。

    猫儿失望的垂下眼,慢慢的朝一边走开。好难受,好难受,心里好闷好闷,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她生病了吗?

    “相公,我竟然钓到鱼耶。”提着简易的鱼竿,猫儿兴奋的跑到姚沥身边,想把她的成果给他看。

    姚沥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点点头:“嗯。”

    见到姚沥这样不冷不热的表现,猫儿笑脸黯淡下来,她不喜欢这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失望的离开。

    见猫儿离开,盘儿走了过来。

    “你竟然这样对待姐姐,你都不心疼的吗?”盘儿见不得别人给猫儿脸色看,忍不住就来质问姚沥。

    姚沥躺到草地上,双目望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竟然敢这样对待姐姐,就不怕我姐姐哪天醒过来不要你吗?”

    这句话似乎有了作用。

    姚沥把目光移到盘儿那与猫儿相同的容貌上。

    轻笑:“她若真醒来,只会爱我,绝不会弃我。”对于这一点即使过了千年他也是相信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甘愿为了她守护千年,忍受着难熬的漫长的岁月。

    见到姚沥那因回忆而泛起温柔的眸子,盘儿也沉默了。

    “是啊,谁又不是呢,大家都在等待姐姐。”

    她又何尝不是这样。

    等待的日子总是痛苦,特别是她……唉。

    两人都陷进自己的思绪里,却没有发现猫儿站在不远处,手里提着鱼竿,呆呆的看着他俩。

    从猫儿的视线里,两人一站一躺,靠得极近,盘儿眼神迷蒙,姚沥满是温柔的注视着她。微风吹过,衣袂翻飞,那样的画面说有多美,就有多美。而这样的美却灼伤了猫儿的眼睛。

    猫儿飞快的跑到远处去,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心脏。她不明白为什么心纠结得那么难受,一口气哽在喉咙,上不去下不去,呼吸都困难了。这样的情绪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她生病了吗?眼睛里掉出来的水,是泪水吗?第一次知道泪水的味道原来是如此的酸涩。

    那个画面很美,可是她不喜欢,她一点也不喜欢。相公的眼神怎么可以离开,为什么会离开?想起之前,无论她玩儿多么疯,无论她做什么,只要她回头,就一定能看到他的眼睛,那样温柔的注视着她。以前她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每次一看到他的眼神都会让她觉得心情更愉快。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神专注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她讨厌这样。她讨厌看着盘儿的姚沥,她讨厌被姚沥那样看着的盘儿,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强烈的怨气使猫儿头发翻飞起来,猫瞳惊现,额上印记忽隐忽现……

    “啊……”这边,还沉浸在各自思绪里的两人,因为盘儿突然的叫声回过神来。

    姚沥疑惑的看着她。

    只见盘儿神情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蹲下来。

    姚沥见势不对,立刻起身,扶住盘儿:“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盘儿怎么会露出这么痛苦的表情。

    “姐、姐姐……啊……”一声痛呼,盘儿竟然晕了过去。

    “猫儿?猫儿怎么了?盘儿……”

    放下晕倒的盘儿,姚沥朝天空吹响哨声,听到比蒙的动静,他立刻转身。

    他的心中十分不安,猫儿,发生什么事了?

    “猫儿,猫儿。”走到猫儿钓鱼的地方,只看到鱼竿,还有已经死透的两条鱼,并没有猫儿的行踪。

    姚沥变了脸色,心中不安扩大。

    闭上双目,集中神识,开始在岛上搜索,片刻后,睁开眼睛,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猫儿。”大喊一声,姚沥开始跑向猫儿,但是越靠近猫儿,姚沥的脚步却慢了下来。

    然后小心翼翼的,轻轻的喊了一声:“猫儿。”

    只见猫儿背对着姚沥,头发披散开来,侧坐在地。

    姚沥抑住心跳,轻轻的板过猫儿的肩膀,轻声呼唤。

    “猫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很担……”

    扳过猫儿身子的姚沥愣住了,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猫儿。

    妖艳中透着冰冷的倒竖猫瞳,眼神含媚,嘴角勾起诱惑的幅度,直勾勾的盯着姚沥。

    姚沥脸色大变,手上迅速结成一团光,立刻把猫儿笼罩其中。大约一刻钟后,光晕散去,猫儿已经恢复原状,晕倒在地。

    姚沥小心翼翼的抱起猫儿,不敢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