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会说话的萝卜

    更新时间:2018-09-12 17:50:16本章字数:4566字

    “盘儿,你怎么会晕倒啊?”猫儿一边啃着一颗果子,一边问向刚醒的盘儿。

    盘儿直起身子,扯开一个大大的笑,一把就抱住猫儿:“姐姐,你关心我啊。”搂着猫儿的脖子,埋到猫儿的颈项,眼神却是看向猫儿身后的严厉。只电光火石见,变从彼此眼神中了解到发生的事情。

    猫儿被冷不防一抱,嘴里的果子还没来得及咀嚼就卡上了喉咙,立刻推开盘儿,猛咳起来。

    姚沥立刻上前,轻轻拍打着猫儿的背:“怎么搞的,吃个东西也能噎着。”

    “还不是盘儿啦。”要不是她,我也不会……

    “对不起,姐姐。”盘儿担忧的看着猫儿,满脸的心疼自责。

    看到盘儿这个样子,猫儿突然又责怪不下去:“好啦,知道你不小心的啦。哦,对了”突然站起来,往外面跑去:“还炖着汤呢,是比蒙教我的哦,我第一次弄,嘻嘻。”说完已经退到屋外去了。

    盘儿担忧的看着猫儿的背影,似自语,又似对姚沥在说:“怎么一下子就差了那么多。”

    姚沥也是一脸的担忧:“这只是暂时,很快就会恢复她之前的。”

    盘儿点点头,抬头看着姚沥:“你知道原因吗?”

    姚沥没有说话,好一会儿之后,才轻轻的摇头。

    “那为何会这样无缘无故的暴走,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不能这样放任,不然结果一定是……”那样的结果连想都觉得可怕,更遑论说出口。

    “不是暴走。”

    盘儿疑惑的看着姚沥。

    姚沥轻轻的点点头,脑子里还是猫儿晕倒前的景象。“是魔化。”

    盘儿闻言,脸色立刻刷白。

    “魔……”

    “来了,来了,嘿嘿,我第一做这种人类的食物哦。”

    正要说什么,猫儿此刻却推门而入。

    原本还眼神含伤的姚沥,神情立刻揉合了起来,一直看着猫儿忙碌的张罗着,不去帮忙,也不去打扰,就这样一直看着。

    猫儿晕倒后没多一会儿就醒了,醒来之后似乎忘记了发生的一切,而且性子大变,一点都不像那个不懂人情世故,无心情爱的的猫儿,似乎变得更像人类了,而这本就是姚沥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但姚沥却清楚的知道,这不过是个假象,猫儿很快又会恢复那个不懂人间世故的猫儿了。

    “谢谢姐姐,我好开心哦。”

    “你多喝点哦,比蒙说这个对你有好处。”

    “嗯。”盘儿一脸幸福的喝着猫儿的汤,不愿再去想那让她心伤的事。

    “相公,你也喝。”端了碗汤递给姚沥,猫儿眼角眉梢都含着羞怯。

    从未见过这样的猫儿,姚沥一时之间竟是看得呆了。

    含羞带怯芙蓉花,惹郎心,芙蓉帐春色。

    “奇怪,小蝶,小鼠他们怎么还不来。”

    盘儿与姚沥相视一眼,也是莫名。

    那边猫儿念叨着人怎么还不来,而这边却……

    已经两天了,既没有找到能去邛崃岛的方法也没有找到那所谓的会说话的萝卜,书墨的心已经一天比一天更着急了。七七四十九天已经过去二十天了,如果加上他们往回赶的时间的话这能耽搁的就只有几天而已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而小蝶经过两天的抓狂尖叫后终于淡定下来,小鼠说的没错,与其干着急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那个盘儿姑娘不是说什么会说话的萝卜吗?反正无论如何肯定是与萝卜脱不了关系的。所以,一大早小蝶就来到当地的菜市场,每家卖萝卜的她都会去看一下,然后翻着萝卜问:“会不会说话,你会不会说话?”萝卜没有回答,她就放下,然后转战另一家。完全置菜市场里不管是买菜的还是卖菜的人的诡异目光与不顾。众人都在心里惋惜,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居然是个疯子。

    在菜市场转悠了一大圈没有找到会说话的萝卜,但是小蝶不灰心,吃过中饭她开始朝农田进军,看到地里栽着萝卜的就跑到地边儿上扯开声的问:“萝卜,你会说话吗?有没有会说话的萝卜。”引得田里的农夫农妇侧目,还勾得一群小孩子在她身后嘻嘻哈哈,听到她对着萝卜叫唤,也跟着瞎嚷嚷。见到那么多乐于助人的小朋友,小蝶自然回头对他们报以微笑,结果没两分钟小朋友都被自家家长给接回家了,远远的都还听到家长教训小孩的声音:“干什么,小心那个疯子把你们抓去吃了。”

    直到天黑,小蝶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客栈中,走了一天的路,脚都磨出水泡了,好累,好累,好困。

    没力气吃完饭,没力气脱衣服,没力气脱鞋,就这么趴在床上,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小蝶睡得并不十分踏实,梦里还不停的喊“会说话的萝卜,会说话的萝卜。”

    恍恍惚惚之中小蝶觉得自己坠入迷雾之中,迷雾散去小蝶发现自己身在一片旷野之中,光秃秃的一片荒凉之地。

    “这,这里是哪儿,有没有人啊。”空旷的回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儿,小蝶用双手抱着自己,有点怕怕的感觉。

    “你找我?”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小蝶背后响起。

    猛的转过身,是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奶娃娃,身上穿着红肚兜,只有头顶上有头发,还梳成冲天辫。粉嫩粉嫩,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

    “你,你是谁家的小孩儿,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你知道怎么出去吧。”看到是个可爱娃娃,小蝶心中的恐惧消去不少,蹲下身子同小娃娃说话。

    小娃娃很正经严肃的看着她,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特别可爱。

    “不是你召唤我吗?”

    “我招呼你?”小蝶莫名其妙,望天想了一会儿,不知道哪儿来的灵光一闪:“啊,你是会说话的萝卜。”

    小娃娃很严肃的点点头:“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召唤我,让我睡都睡不安稳,所以来问问你找我什么事儿。”

    “你真的是会说话的萝卜啊?”围着小娃娃转了一圈,心里隐约知道小娃娃肯定不简单,但是小娃娃的外形实在让人怕不起来。

    “没错,我是千百万年以来第一只萝卜妖,有什么问题吗?”

    “萝卜妖?”小蝶很稀奇的看着娃娃,啧啧称奇,妖怪啊,原来真的是妖怪啊。

    小娃娃对女人白痴的样子很不耐烦,没好气的问道:“到底什么事儿你快说,不说我走了。”

    小蝶这才想起正事。

    “说,说,其实是因为我还有我的朋友想去邛崃岛,想请你帮忙。”

    小娃娃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摸着小下巴上下的打量小蝶:“邛崃岛?你怎么知道我可以带你们去邛崃岛?”

    “是一个叫盘儿的姑娘说的,她是我们家夫人的孪生妹妹。”孪生不孪生的其实是小蝶自个儿想的。

    “盘儿?孪生姐妹?”小娃娃想了一下,点点头。

    “既然是盘儿的姐妹,我自然是要帮的,你们有多少人?”

    “嗯,三……四……,哦,一共有五个人”

    “五个人吗?那好吧,明日晚上午夜时分,你们到码头上来,我会把船停在哪儿。必须准时到,不能早不能晚,我绝对不会等你们的,记得了吗?”

    “为什么不能早?”一般约时间都说能早不要晚的。

    “你不要问,只管准时就行了。好了,我要回去补眠了,你也回去吧。”小手一挥,小蝶只觉得自己身体浮空,过了一会儿竟是快速的下坠。下坠引起的心悸让小蝶忍不住尖叫起来。

    然后猛的再睁开眼睛,立起身体,惊魂未定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然后慢慢的平静下来。

    拍了拍被吓坏的胸口,又躺回床上,闭上眼睛,然后整理了一下脑子里的思绪,猛然睁开眼睛,突然又坐起来。再也忍不住的尖叫,赶紧往门外跑,然后跑去敲小鼠还有书墨他们的门。

    “快,快起来,我找到萝卜了,我找到萝卜了。”

    客栈的其他房间里传来客人的怒骂声,但是她拍的两扇门却同时打开了,书墨只着了中衣,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打开门充满希望的看着小蝶。

    另一扇门里出来的是红肚兜的小鼠,打着哈欠,眼角还有眼屎:“什么事啊?那么晚了发什么疯,什么萝卜不萝卜的,我不饿,不想吃宵夜,我还要继续睡,啊……。”说晚还深深的打了个呵欠。

    没有理会小鼠,书墨一把拉过小蝶:“小蝶姑娘,你是说你找到会说话的萝卜了?”

    小蝶笑着点点头。

    书墨旁边的印法看了眼四周传来骂人声的客栈,“先进来再说吧。”

    小蝶进去,印法看了眼依在门边都还在瞌睡的小鼠,没有理会,关上门进了屋去。

    “小蝶姑娘,你快说说,你是怎么找到会说话的萝卜的,这个会说话的萝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人吗?”

    印法看了眼书墨,“书公子不要着急,你冷静一下,让小蝶姑娘慢慢说,小蝶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书墨很兴奋:“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明晚午夜时分吗?太好了太好了。”激动兴奋中。

    而印法却颉着眉头,看着小蝶问道:“是他自己说自己是只萝卜妖的?”

    “对。”

    “那他一听你说你家夫人和盘儿姑娘是姐妹就一点没有刁难的答应明晚送我们去邛崃岛?”

    小蝶点点头。

    书墨看着印法的样子,也开始冷静下来,问道:“印法兄莫非是认为有诈。”

    印法摇摇头:“只是觉得事情太过怪异,心下有些疑虑而已。”

    “怪异?疑虑?莫非这个什么会说话的萝卜是假的,骗了我们去而已。”书墨想起迷惑了自己妹妹的狐狸红妖,心里也开始涌起一阵不安。

    印法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明晚的时候先去看看,到时候随机应变,我们现在想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的。”

    书墨点点头。

    “小蝶姑娘,谢谢你,今日天色已晚,还是早点休息吧,好好准备明晚的事情。”

    小蝶点头:“书公子晚安,印法师傅晚安。”

    第二日一起床,小蝶就把会说话的萝卜的事情给小鼠和椿树讲了,小鼠只是点点头表示了解,椿树自然是照旧的不理人。

    上午的的时候基本就把该收拾的东西收拾过了,然后大家开始静待午夜的到来,平时明明觉得没一会就天黑的,可是今日总觉得白天过得十分长久,半天都还不见太阳移动一下。

    书墨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颇为着急。印法坐在桌边安静的喝茶:“书兄也一起来喝茶吧,你这样着急时间也不会停止。”

    书墨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东张西望的,完全没有往日的冷静儒雅之气。过了没多久,又站起来,走来走去。

    印法摇了摇头,小指微微一动,然后笑着站起来,把茶杯递给书墨:“书公子还是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书墨摇摇头,他现在没有心思喝茶聊天的。

    “那书公子好歹把这杯茶喝了。”书墨不想被烦到,拿起茶杯,仰头就喝。

    过了好一会儿,印法接过晕倒的书公子,把他扶到床上,心里叹了口气。

    书墨只觉得自己睡了场很舒服的觉,自知道妹妹的事情以来他一直没有睡好过,睁开眼醒来,头脑有片刻的空白,不过只一会儿他就想起了所有的事,猛的坐起来,看着窗外,天已经黑了。

    心里传来一阵心慌,大感不妙,站起来,发现印法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打坐。

    “印法兄,印法兄,现在什么时候了,完了完了,我怎么睡着了,怎么办?还赶不赶得到船?”

    印法睁开眼睛,“书兄不用着急,现在还早,离午夜时分还有一个多时辰,从客栈走路过去码头只要半个时辰,所以书兄不要惊慌。”

    书墨这才安静下来,幸好幸好,没有睡过头。

    大概是睡了一个舒服的觉,头脑清醒了很多,不再焦躁不安,反而是很有闲情的拿起了一本书开始翻看。

    印法笑着看着书墨,然后也闭起眼睛继续打坐。这样的书墨才是那个指挥若定,睿智淡定的书墨啊。

    一行人出了客栈门口,小鼠还嘟着嘴抱怨大半夜不睡觉赶什么路啊。

    掐准时间慢悠悠的朝前面走,没有理会小蝶想赶快又不敢说的样子,快要港口的时候,大家都停下来,书墨看了看天色没有说话,大约又过了一刻对印法说道:“好了,走吧。”

    来到岸边正好听到梆子敲响午夜时分的声音。

    “嗯,你们很准时嘛。”软糯的同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一群人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虽然已经经过小蝶的说明,但是看到小娃娃的时候众人还是人不住在心里疑虑了一下。这个可爱小娃娃真的是妖怪?

    背起手,走来走去的把众人都打量了一遍,最后停在了椿树面前,从上到下认真的看着椿树,然后走到椿树身边,很老气横秋的拍了拍椿树的裤腿,边拍边点头:“小娃子不错,有前途啊。”

    众人黑线。小娃子,还有人比你更小吗?

    “行了,大家不要看了,抓紧时间上船吧。”

    “哪儿有船啊?”说着转过身面对刚刚他们来是看到的港口。真的有船,可是刚刚明明没有的,就在他们来的时候确实是没有的。

    “上船。”

    即使疑惑也不能出声询问,小娃娃的深情十分严肃。

    待众人都上船后,小娃娃才上船,然后走到船头,小小的手抱起船桨:“坐稳了,开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