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一本残旧的书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2028字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

     “俞海葵,你给我快点起来,你要是再赖床,小心教授这个学期再把你的成绩给当掉!”

     “好,知道了。”

     “俞海星,快去把你一身的臭汗洗洗,每次出去晨跑回来都不去洗澡……”

     “妈,你见过女孩子家流臭汗的吗?我这是香汗懂不懂。”

     “啪……”

     “俞海贝,每次都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用手抓,你有点淑女样子没有……”

     “哎呦,我不过是想尝尝看您老最近手艺是不是又有进步了,干嘛那么狠啊,我是不是您亲闺女嘛……”

     俞家的早晨,每天都会上演一番妈妈训斥孩子的戏码,而俞家的当家人俞正弘,对眼前的一切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此刻正丝毫不为多动的悠然吃着他的早餐,看他的报纸,仿佛妻子的训斥声,孩子们的抱怨声不过是一曲悠扬和谐的钢琴曲。

     二十分钟以后,俞家三千金陆续出门,俞正弘也随后上班,而女主人韩悠悠也在丈夫跟孩子们出门后不久,挎着小篮子出门买菜去了。

     俞家三女儿海贝,刚刚升上市里的重点高中,今天是她开学的第一天。看看腕表上的时间,貌似时间还是有早的,便拐了个弯往她一直喜欢待的一个旧书局走去。

     这个书局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头,地方不大,书却有不少,平日里都只有一个很亲切的中年男人守店。

     海贝在一年多以前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之后就成了这里的常客,闲暇的时候常常一待就是一天。

     一来二去的,那个中年男人也对这个喜欢看书的小丫头很是喜欢,经常会给她留一个可以安心看书的小空间出来。

     “海伯伯,今天这么早啊?”海贝一如既往地跟男子打招呼。

     “啊,是海贝啊,今天来这么早啊,不是开学了吗?”正埋首整理着旧书的连海看到海贝,高兴之余奇怪海贝开学的日子怎么到他这里来了。

     “是啊,我看时间还早的,想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什么新书,好些天没来了呢。”

     “这样啊,放假了在家放松放松嘛,反正我这里的书也都快被你看的差不多了。”连海真是佩服这个小姑娘,竟然利用闲暇的时候都快要把他这里的藏书浏览遍了。

     俞海贝对着连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便埋头安静地翻看了起来。

     忽然,一本不同于其他书籍的线装本吸引了海贝的视线。抽出来一看,却发现这本书一边装订的棉线都已经磨损了不少,原本应该蓝色的封面已经褪色成了灰蓝色,内页里更是已经开始泛黄,还散发着一股子书本特有的潮湿霉味。

     更让海贝觉得奇怪的是封面上的丹青水墨,不同于其他书籍上画的山水古木,二十一个身装古装的古代女子,虽然有着明显的破损,线条也已经模糊不清,但是依然看得出来,画中的女子的天姿绝色。

     “海伯伯,这本书这么旧了,您是哪里淘来的啊?”

     “哦,那本啊,那是前几天我收拾我家地窖的时候在一个小木箱子里发现的,说也奇怪了,那个地窖在我爷爷在世的时候就有了,也从来没听他说过有个什么小箱子的,更奇怪的那个箱子里除了那本书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真不知道那书有什么用,里头的字我也看不懂,就放在那里,看看有人能认得不的。”

     连海的一番话,让俞海贝对这书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翻开来一看,果然是一些她也不认识的字,一下子让她兴起了想看懂这本书的念头。

     “海伯伯,这本书能不能借我啊,我想试试看查查能不能看懂里头的字。”

     “那敢情好啊,我还正头疼搞不懂这书里写的都是写什么东西呢,你如果能看明白那最好了,这书就当伯伯送你的,你弄明白了告诉我里头究竟写了啥就成。”

     连海依稀记得当年爷爷跟他说过,只有自愿想要解开这书中内容的人,才能将书赠与对方,而那个人可是他们这个家族的贵人。

     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个小丫头。

     晚上,海贝把连海送给她的书拿给姐姐海葵和海星看。

     “哇噻,海贝,你今天不会没去上学就泡在那个旧书局里吧,竟然这么古董的东西都给给你翻出来,老妹啊,你这功力真不是盖的。”

     俞海葵不可思议地看着手里的书,好家伙,起码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吧。

     “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你当我跟你一样,就能为了赖床这事可以不去上课,难怪就算你考满分教授也要当掉你。”

     俞海星不客气地反驳姐姐,她真不懂这个姐姐怎么每天睡睡睡的,竟然每次还都能拿到全额的奖学金。

     “你知道什么啊,那是教授那死老头子公报私仇,就看不得我好好的睡觉还拿全额奖学金,比他那些带着厚眼睛的木头研究生可强多了,他这是嫉妒,懂不懂啊!”

     “切,嫉妒你啥啊,每天睡觉,也不怕睡成个猪婆了。”

     “那也好过你啊,每天运动运动,也没见的身材比我好哪里去啊,要不是看在你也每次拿奖学金,我真要以为你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了呢。”

     “你说谁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啊?!”

     “还用问啊,谁回答就是谁啦。”

     “俞海葵,你欠修理是不是?”

     “怎么着,俞海星,想动武啊,来啊来啊,谁怕谁啊……”

     俞海贝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在一旁翻开那本泛黄的古籍。

     其实她也想不通啦,同是一个爹妈生的姐妹三个人,性格怎么差的那么多,大姐没事就喜欢窝在家里睡觉,一天二十四小时她只有八个小时的清醒时候,而且还都是在晚上;二姐是个运动迷,什么跑步、击剑、跆拳道之类,没有她不会,不喜欢的;而她,却是个十足的书虫,估计就这么些年看的书,都能抵得过一个教授的阅读量了。

     而三姐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三人的成绩都是一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