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月食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2054字

     自从那晚做的奇怪的梦以后,俞海贝就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想到那个女子,她对她说的那些话,也经常围绕在耳边,仿佛时刻提醒海贝一样。

     期间秦哲好几次来问过她中秋节晚上的事情,考虑了好几久,俞海贝决定答应秦哲的邀请,在中秋节的晚上跟他们一起到山上观察月全食,也顺便给自己近来紧张的情绪放松放松。

     转眼就是中秋节了。

     秦哲带着野营的帐篷,望远镜之类的,和俞海贝、杜语两个一起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空旷的山坡上,本来以为这小地方应该不会有人想到可以看难得的天文景象,却没想到等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队的人在这里支起了帐篷,生了火取暖。

     找个了视野不错的地方,三个人忙乎了一阵也支起了帐篷。

     时间还早,俞海贝又拿出了那本书来看,当她看到封面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

     封面上画的那个女子画像不见了。

     把书从头第一页一路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的都是那些密密麻麻看不懂的字,却依旧没有封面上那个女子画像的踪影。

     再看封面,所有的一切都跟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一模一样,旧到泛黄的纸张,磨损了但依然牢固的封绳,连书上的几个为书名的字迹都依然待在老地方,只有下面那个女子的画像不见了踪影,就好像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见俞海贝的表情怪异,秦哲跟杜语都过来问他怎么了,听了海贝的描述以后,杜语不禁也好奇地拿过书上上下下翻了个遍。

     “海贝,你有没有眼花了?你确定这书面上,有个女人的画像吗?”

     “是啊海贝,我看这上面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想原本有写过字或者画过画的样子,是不是你记错了,有女子画像的不是这本书啊?”秦哲也对海贝的描述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好好的一本书上的文字或图案,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而且还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怎么可能会记错啊,这书是我从学校旁边那个旧书局淘的,当时这封面上就有一个画像,就像我们平常看的素描插画一样,只是可能太旧了的缘故,画已经有些模糊了,但的的确确是有的。”

     俞海贝奇怪的看着手里的书,真的是想不明白上面画的好好的人像,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

     “快看,月全食开始了。”

     旁边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引得三人再没有心思去研究那书上的画到底去了哪里,齐刷刷的开始抬头看向天上已经开始了偏食的一轮圆月。

     中秋之夜原本应该是既圆且亮的月亮,此刻却像是被人咬了一口,黑黑地缺了一个角,虽然还不是很多,但是即便不借助望远镜,光是用眼睛也看的相当的清楚。

     慢慢地,圆盘一样的月亮的亮光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点点消失,渐渐地逐渐亏大到变成月牙型。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奇怪,却谁都没有发现,俞海贝放在一旁的那本古古书,正随着月食的变化也有着悄然的变化。

     在月全食刚开始的时候,置于一旁地上的那本书便开始发出一种幽暗的黄色光芒,每当月亮亏上一分,那书的光芒就亮上一分,等到月亮终于亏成了一个月牙形状的时候,那书便已经有最初的幽暗黄色光芒,转为了亮光,只是却没有谁注意到这个变化。

     当月亮被完全遮住,整个地呈现出暗红色,依稀能看到月亮表面上的那一个个圆环形的小土丘,整片天空因为瞬间失去了月亮银色的光芒而陷入一片迷蒙的黑暗之中。

     忽然,在那本书的地方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刺眼光芒,瞬间的亮光终于引得四周的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怪异现象。

     “怎么回事?”秦哲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地呆立在当场。

     “那亮光,怎么回事?哪里发出来的?”俞海贝一时间对眼前的情况也是不知所措。

     “海贝,你看,是不是刚才的那本书发出来的亮光,难道不小心碰到火星着起来了?”杜语眼尖地发现了光源发出的地方。

     “什么?”随着杜语的声音,俞海贝才想起那诡异的光芒发出的地方,貌似就是刚才自己随手将那本古书放着的地方。

     俞海贝来不及多想,几步上前想将书抢救回来,却在这个时候才发现,那刺眼的光芒并不是火光,而是这本书自己发出来的刺眼的黄色亮光。

     强烈的好奇心趋势海贝将书从地上拿起来想看个究竟,可当她的手指当接触到书,那光芒一下子变得更加的炫亮刺眼,使得一旁不远处的秦哲跟杜语两个人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海贝……”

     “海贝……”

     心中强烈的不安的瞬间扩散,秦哲和杜语不约而同地想提醒海贝小心一点,却同时看到了一个犹如素描一般简单描绘出的女子出现在了海贝的身后,诡异地身后抚上她的肩膀,同时在她们的身后黑暗的空间,却出现了一个类似漩涡的空洞。

     只见那女子的手逐渐地绕过海贝的脖子,毫无知觉地将海贝往那漩涡的方向移动,海贝看到秦哲和杜语两人的脸上出现的惊慌错愕的表情,使劲地指着她的身后,可她却发现自己似乎僵硬住了,脖子上像是被缠上了什么东西把她往后拖着,可无论自己怎么用力,却始终无法回头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手中依然握着那本书,心中的慌乱、恐惧顷刻间如潮水一般蔓延全身,笼罩全身的光越来越强,眼睛清楚地看到离自己的不远的伙伴正满脸惊恐地往自己走过来,却听不清楚他们在对自己在说些什么。

    眼看着那个诡异的女子将海贝快要拉近身后奇怪的漩涡,秦哲上前想要把海贝拉出来。

    这时,月全食开始逐渐得满盈,又露出了一个弯弯的月牙,强烈的刺眼光芒也在这个候消失,却连同俞海贝和那个奇怪的女人,还有她们身后那个诡异的漩涡,一起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