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陌生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2038字

     陷入黑暗的大地逐渐又被披上一层银光,全食的月亮也慢慢地亮边,越变越大,恢复了那一轮的满月。

    俞海贝看着本来想上来拉自己的秦哲却一下子消失了踪影,眼前陷入一片迷离的黑暗,可脖子上的压迫感却丝毫没有减轻,身体好像被卷进了一片不停的旋转的地方,脚底感受不到任何实物,仿佛自己是悬空漂浮着。

    脖子上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四周的旋转越来越快,那种窒息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终于在挣扎几下没有效果之后,海贝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冰冷的寒意让海贝转醒,脖子上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已经消失了。

    “哗啦”

    什么声音?海贝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眼前围着一群人,看那些人身上奇怪的装扮,显然是属于侍卫或者士兵一类的,此刻正举着手里造型奇特的兵器,嘴里叽里呱啦地不知道在对她说着什么。

    看看四周,明显的不是现代那些她说熟悉的环境,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不行,我的先离开这里。”

    俞海贝自言自语了,直觉的想要离开这个让她产生压迫感的地方,毕竟眼前那些看着像是士兵的一群人,感觉并不容易对付。

    况且就刚才听到的那些跟鸟语差不多的话,她可不保证那些人能听得懂自己的语言。

    既然语言不通,自然也不能乖乖地束手就擒,所以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

    一个纵身跃起,带动了一片“哗啦啦”的响声。

    海贝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躺在一个不算太小的水池中,难怪她觉得浑身上下又湿又冷。

    忽然的举动让前面的一群人来不及反应,海贝趁着这时候朝着人少的一边闪了出去,并迅速地向前跑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跑去哪里,只是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必须先离开这个地方。

    此时正是白天,阳光明媚,海贝漫无目的的狂奔着,眼前不断往后退去的建筑物,让她不禁心慌了起来,一路奔跑,脑子里也是不停地飞快地旋转了。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明显的不是她所生长的那个熟悉的环境,她明明不是跟杜语和秦哲两个一起在山上看月全食的吗?可现在怎么会在这里?爸爸,妈妈,大姐,二姐,你们在哪里啊?这究竟是哪里……

    一路没有目标的奔跑,看到前面一堵看似城墙的建筑,海贝不顾一切的奔了上去。

    眼前看到的一切,全是她不熟悉的,没有林立的高楼,拥堵的街道,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我究竟是在哪里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除了耳边呼啸而过的略带咸味的风,没有人能告诉她答案。

    “会不会,会不会是我太累了,迷糊了,在做梦?”

    十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让海贝心存希望。抱着侥幸的心理闭上眼睛,希望眼前看到的不过是一片的幻觉,是自己的一场梦。只要梦醒了,一切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可是事实总给人以残酷的一击,重新睁开眼睛的的海贝依然看到了一整片对她来说陌生至极的环境,也彻底地摧毁了她的心理防线。

    无助地趴在城墙上,突然眼眶一红,海贝委屈地流下泪来,身体也如虚脱了一般,突然地双腿一软,“扑通”一声,丧气地跪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跟好朋友一起过难得的周末的,好好的看着月全食,好好的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绝望的情绪一时间快海贝折磨地崩溃了,就见她突然仰天呐喊:“有没有人可以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我又怎么会到了这里?!”

    “嗒嗒嗒……”

    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唤醒了处于绝望情绪中的海贝,接着她听到了刚才那跟鸟语一样听不懂的对话,从声音的方向判断,似乎是往着她这边过来了。

    在城墙上探出头,发现跟刚才水池边一队人一样打扮怪异的人,正四处张望着朝这边走来,一队人东张西望地像是正在搜索着什么?

    一个念头从海贝的脑海中闪过。

    难不成,那些人是在找她?

    趁着还没有被发现,海贝猫着腰跑下了城墙,往一边有人走动的地方跑去,随后拐上了一条铺满青石砖的街道,看到前面不远有一个街口,海贝想也不想地就往右边拐了过去,却差点撞上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心慌的海贝一时也管不了对方是不是听得懂,一连串的道歉声不断溢出口,脚下却是丝毫不敢怠慢,继续使劲地向前跑着。

    身后突然传来妇人的惊呼,紧接着是孩子的哭声和妇人哀求似的听不懂的说话声!

    忍不住停下脚步回过头,只见那群追赶她的那一队人中,其中一个首领摸样的男人将那个妇人一脚踹翻在地,那妇人只是紧紧地抱着孩子哀求着什么,可那些人根本就不听继续拳打脚踢,无奈那妇人只得拿身体护着她的孩子,

    “可恶!”看着那妇人和孩子无辜挨打,海贝忍不住咒骂出声。

    那首领摸样的男人似乎也听到了动静,一抬头便看到站在不远处还在愤愤不平的海贝。瞪大了眼睛举手指向这边,嘴里还发出一连串难听的声音,似乎是在命令那群正在对妇人和孩子拳打脚踢的男人停止施暴,还是抓人要紧,那群男人立刻停止了对妇人和孩子的施暴,又饿虎扑食一样地向海贝这边扑了过来!

    海贝猛然惊觉现在还不是替人打抱不平的时候,此刻的自己恐怕连自保都有困难!一边在心里一个劲地诅咒着那群男人不得好死,一边又气喘吁吁地向前逃去!

    又拐过一个街口,想想应该把那些人甩掉一些距离了,跑得气急的海贝想在前面的一棵大树下喘一口气,却赫然发现这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斗篷的人,不禁在心里一阵惊呼。

    “糟糕!怎么这里也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