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流氓三皇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2051字

     刚想喘口气的海贝,却在树下碰到一个身穿白色斗篷的男人。

     “狗屎的,用不用这么倒霉啊,跑了半天怎么这里也会有人,难道今天注定跑不掉吗?”

     正想趁着白色斗篷人没注意到自己往另外的方向跑去,海贝的手臂忽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擒住,突然地被限制,惊得她又是一连串的惊呼。

     “啊啊啊……”

     穿白色斗篷的人突然除下了戴在头上风帽,诧异地看着惊呼不止的海贝,嘴里一连串海贝听不懂的语言,海贝奇怪的刚才那些男人像鸟语一样噪音似的语言,从眼前的这个人的嘴里发出来竟然感觉甚是动听!虽然内容她是一样的一个字也听不懂。

     粗粗地打量一下眼前的男子,给海贝的第一印象就是,这男人好俊逸。

     只见他一头飘逸的黑色头发,给人以一种无限神秘的魅惑感觉,如墨一般深邃似海水一样幽深的瞳孔,阳光下却透露出一丝的蓝光,好看的丹凤眼,英气的眉宇,海贝从没见过哪个男人能够长这么一双比女人更加妩媚的丹凤眼,却能够与他自身的气质显得如此的契合的,让人不觉得一丝的别扭,反而是认为那是理所当然。

     只是,这男人依然抓着她的手臂,这点让她觉得是相当的不舒服,却奇怪的没有感到刚才被那些人追赶时候所产生的那种危险临近的感觉。

     “你抓住我做什么?难道是想把我交给那些想要抓我的人?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海贝的忽然闪过自己刚才问他问题中的可行性。越想越觉得他这么抓着自己有问题,

     “哒、哒、哒……”

     身后再次传来急促且清晰的脚步声,海贝不禁心中一阵紧张。

     “糟了,肯定是刚才的声音让那些人听到了,这会儿又追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抓我,可是现在已经是无处可逃了!”

     海贝的心里一下子揪紧,下意识地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眼前这个优哉游哉的长发男子。

     扫了扫一眼海贝身后的街口,男子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个邪邪的笑容。之间他原本擒住海贝手臂的手用劲一拉,海贝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栽去。

     “哎……!”

     “呼……哗……”

     海贝又是一个毫无防备惊呼,而同时男子身上宽大的白色斗篷突然飞扬了起来,像雄鹰张开的巨大双翅,重新落下的时候便将海贝整个的给包了起来!

     一股迫人的却混合着浓烈的男子气息的疾风扑面而来,紧紧地笼罩着她的全身,等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环保在怀抱里的时候,刚要溢出口的话语却消失在了男子的唇齿之间。

     海贝的双眼豁然圆睁,这男人,在做什么啊!!!

     而此时,由远及近的急促的脚步声却突兀地在他们身后止住,海贝心里禁不住惊呼那些士兵追上来了,一个紧张下唇齿不受控制,硬生生地将男子的唇瓣给咬出了一丝的血痕。

     “喂!有没有看到有个女孩子跑到这边了?看没看到她躲到哪里去了?!”士兵头目难听的嗓音粗鲁地问着男子。

     尝到口中确实的血腥味,男子蹙着眉头结束了和海贝的吻,双眼定定地盯着眼前的女孩,头也不回地反问。

     “女孩?”

     “啊……!”海贝不禁心跳加速,真害怕自己一个无心之失让这男人记恨,既而将自己交出去。

     “是的,一个女孩,穿着奇怪的衣服!她躲到哪里去了!”

     “没注意过,当我每次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从不会去注意别的女人。”

     男子说话的同时,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海贝,完了竟然还伸出一只手指来刮了刮她的鼻子。

     把头偏向一边,海贝斜睨着眼睛气愤地看着男子,男子看着海贝的表情邪邪地笑了笑,忽然语气变得十分的严肃。

     “侍卫长,这就是你对主子说话的态度吗?”

     “什么?你是什么人?啊?!是三皇子殿下!”

     看清男子的容貌,被称为侍卫长的人惊呼一声,语气突然变得恭敬起来,慌忙行礼。

     “属下参见三皇子,属下正在执行公务,不知道三皇子您会再这里,属下并不是存心想要冒犯殿下的。”

     “公务?执行什么公务?”

     “是这样,我们接到报告,净池那里被一个莫名出现的女孩玷污,我们奉命来抓那个女孩的……请问殿下,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奇异服装的女孩逃到这里的……“

     厌恶地一挥手,男子打断了侍卫长的解释:“好了!我正在和我的女人约会,别打扰我!”

    “啊,这……这话,我能听懂他们的对话了!?”

    海贝猛然惊觉自己居然在一瞬间能够听懂这些人的鸟语了!

     “可是殿下……”

     “滚!”

     见主子开始呈现出不耐烦的表情,侍卫长带着他的手下们立刻惶恐地退了下去,似乎很是害怕男子慑人的气势。

     待那些追兵走远后,男子松开了怀中的海贝,惊魂未定的海贝仍心有余悸瘫软在地上不住地喘气。

    “穿成这个样子看着确实是有点奇怪。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从哪里来的,怎么会被禁卫军追赶?”

     “禁卫军!?”

     海贝听了震惊不已,这个称谓,在她的印象中只有古代的皇宫里头才有的一种武装力量,为的是保护皇宫大内里的那些皇帝的大小老婆跟他的孩子们,难道说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竟然是皇宫里?那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又是什么身份,虽然刚才的混乱中是他救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怎么会突然间的就听懂了他们说的话呢?

     难道?难道是刚才的那个吻?!

     一想到刚才的那个吻,还有口中依然弥漫未散去的一丝血腥味,海贝的脸上突然一热。

     看着海贝一脸沉思的可爱表情,男子忽然又把头伸了过来,想要吻她。

     发现他的企图迅速地躲开,海贝又惊又气地瞪着男子。

     “你……”

     偷亲不成的男子耸了耸肩,嘴角又浮上了刚才的那个邪邪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