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囚室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2031字

    看着海贝窘迫的样子,男子的唇角露出那种邪魅的笑容。

     “刚才不是已经亲过一次了吗?要是对我刚才的表现还满意的话,或者考虑一下跟着我走算了!反正我也正好被约会的女人晾在这儿了……”

     “啪!”

     男子的话未说完,就被海贝一甩手拍开他伸过去试图搂住她的手。

     “拿开你的臭手!什么烂人!简直就是个流氓!色狼!你就活该被女人甩!哼!”

    支起身子,海贝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跑。

    “喂,你别跑,站住!该死的。”

    理也不理男子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叫喊,海贝继续毫无目标地向前跑去。

    都是什么人!真是谁也不能相信……!

     一阵盲目的奔跑,海贝跑上了满是行人和商贩的繁华集市,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接到,海贝一下子茫然地不知道该往哪边去了。

     “啊!那个女孩,身上穿着的衣服好奇怪,难道她就是刚才那些士兵们满大街在找的人?!”

     一个抱着一大框东西的中年男人指着海贝对着旁边的人低语起来,但可能是天生大嗓门的原因,他的低语,使得旁边几米距离远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男人的话像是投入湖水中的一个石块,连锁反应犹如涟漪一样使的集市上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这里。

    “在这里!在这里!”

     “啊?!是禁卫军!”

     海贝看着从迅速分开的人群里冲过来的士兵,转身就想跑,却无奈还是慢了一步,在她一转身的当口,双臂就被四只强有力的手给架了个结结实实!

     “哼哼!这下看你还能往哪里跑!”两个抓住海贝的士兵幸灾乐祸地笑着。

     行动被限制,一种莫名的恐惧顷刻之间袭上心头,海贝使劲挣扎起来,无奈双手被那两个士兵死死的钳住,怎么也挣脱不开。

     看着四周忙碌的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这一边,海贝心中升起一股期盼,希望有人能够在这个时候帮自己一把,不禁把渴望的目光投向人群,这边也不忘继续挣扎。

     “放开我。救命!救命!……”

     无奈周围的那些人,或不想管闲事的,或者摄于这些士兵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出声。

     “小丫头,不想吃苦头就赶紧给我闭嘴!抓你可是费了大爷们不少的劲啊!”

     一脸横肉的侍卫长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扇在海贝的脸颊上。

     “把她带到皇后那儿去!”

     海贝被侍卫长野蛮的一巴掌扇得眼眶一红,长时间奔跑的疲累,满腔的委屈顿时倾泻而出,晶莹的眼泪瞬时滚滚而下,绝望的语气却又似带着一丝的不甘心的哭喊着。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爸爸,妈妈,救命!”

     看到海贝楚楚可怜的样子,一旁围着的人群开始议论纷纷。

     “看这个女孩这么小,到底犯了什么天大的罪过,这些士兵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

     “是啊,看着真是怪可怜的,那个胖子那一巴掌,真够这女孩受的,看她嘴角都出血了呢……”

     听到四周嘈杂的议论声,侍卫长环视了一下,迅速地抽出腰间的短剑,反手将剑柄猛地撞在海贝的后脑勺上。

     “啊!”

     海贝毫无预警地被这么一袭击,反射性地大叫一声,眼前一黑,顿时便昏了过去。

     当海贝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双手反绑地吊着,背后传来坚硬且冰凉的触觉,让她感觉自己是被绑在了一根石柱上,眼前昏暗的一片。

     海贝看不清楚自己置身在什么地方,借着不远处一张小桌上忽明忽暗的微弱亮光,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似乎是一个密室,还是一个伸手难见五指的石室。

     尝试着转了转脑袋,后脑勺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使得脑子也跟着痛了起来。

    “有没有人啊?来人呐,救命啊!”

    “喂……啊……啊啊……”

     尖锐的喊叫声被密室里厚实的墙壁弹了回来,形成了一波的回声回应着海贝,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来回应她。

     颓丧的情绪夹杂这心中的一丝慌乱无助,双手被绑在石柱上的海贝无奈地垂下了头,幽暗的密室里响起了海贝她地啜泣声。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会遇到这种事情?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爸爸,妈妈,姐姐……海贝好像你们,我想回家……”

     “那个女孩,抓回来了?”

     “是的,主人。”

     不只从哪里传来的声音让海贝停止了哭泣,他们在说抓回来的女孩,莫非说的是自己?集中起精神注意听,海贝隐隐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或许能告诉自己之所以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有没有人知道禁卫军是为了什么原因到处抓这个女孩儿?”

     “没有,只说这陌生的女孩出现在皇宫的圣水池中,玷污了我们至高无上的圣水,所以要将女孩抓回来祭祀,用她纯净的处女之血来洗净我们圣水所沾染上的瑕疵。”

     “什……什么?”隐隐传来的对话让海贝不禁睁大了眼睛。

     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鬼地方,一直被抓不说,现在竟然还要拿她的血去祭祀?!有没有搞错,等她的血流完了,小命不也就差不多好报销了啊。

     这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还会有这么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祭祀活动的?

     不行,她得找个机会跑了才行,不管跑去哪里,总之得先把自己这条小命给救下来。

     “嘎啦啦……”

     密室的石门突然被打开,门口照进来的亮光被一位身穿华丽服饰的女人给遮住,形成了一个人形的阴影,长长的影子投影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穿着极其华丽的女子,高高挽起的发髻,精致的妆容,轻如薄纱却做工极其精致的一群,还有发髻上的发饰,无一不彰显女子的高贵身份。

    “欢迎你来到弘突城,来自未来世界的命运女神!”

    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犹如电视剧中播放的一样,石室的四周很有戏剧性的骤然亮起火把,整个石室里陡地亮堂一片,刺得海贝睁不开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