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祭祀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2031字

    当海贝意外的发现三皇子竟然就是昨天在街上救了自己一次的男人,心中破灭的希望再次燃烧了起来,可看看此刻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又不免地担心了起来。

    这该死的皇后,竟然给她换了这么一件丑不拉几的衣服,还把她的嘴巴也给封了不让她说话,不知道那个叫沐泽的三皇子还能不能认的出她来。

    想起昨天沐泽救了她以后,自己不仅不感激好把他骂了一顿然后跑了,想想都后悔啊,早知道最后要被抓来当祭品,昨天宁愿答应他跟他走好了,起码那样她还有活命的余地,还能想办法回家,才能还有机会跟爸爸妈妈团聚。

    越想,海贝就越后悔,眼神也越发地暗淡,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

    “皇后,绑在神柱上的,就是那个玷污了圣泉圣洁的女孩吗?”扫一圈神殿四周窃窃私语的人,皇帝的目光最后停留在被绑在神柱上的海贝身上。

    “是的陛下,这就是那个女孩,虽然玷污了我们至高无上的圣水以后,被我的禁卫军抓到,却始终是问不出她究竟来自哪里!”

    皇后的唇瓣带着一抹计划即将成功的笑意:“我既然是这一国的皇后,也是岜帝亚王朝神力最强大的巫师。圣泉本事是天神赐给我们国家的的,自然也要归神殿的管辖,我作为神殿的神官,自然是责无旁贷,无法推脱!”

    皇后一番的解释,国王认可得点了点头,根本无视海贝满是哀求的看着他的眼神。

    “恩,那你召集了这么多人来祭坛这里,准备要怎样处置这个女孩?”

     “我想,她既然是从圣水中来的,而圣水又是天神赐予的,为了帝国长期的繁盛,还是应把她送回天神那里去。”

    “那皇后的意思是要用这个女孩,来祭天神的圣水吗?”

    “皇上明察!”

    “既然皇后已经决定了,这又利于我们岜帝亚王朝的国运,能使我国长期的繁荣昌盛,那么就按照皇后的意思去做吧!”

    乌尔萨皇帝一脸庄严肃穆的表情,等待这皇后开始的祭奠圣水仪式。

    虽然说用一个小女孩的生命去祭奠圣水,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合适,可是皇后是岜帝亚王朝最具资历的神官,既然她说这么做有利国家,那就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而得到皇帝首肯的皇后,此刻却从嘴角绽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妩媚笑容。

    一身圣洁的白色女式神官衣裙,高高挽起的发髻没有丝毫的装饰物,在众人的注视下缓步走上了祭台的台阶。

    一边走,一边有节奏地摇晃着手中的神杖,神杖的顶端的水晶球体中,仿佛存的是一汪清水,随着皇后有节奏的晃动,水体也跟着一个方向有节奏的旋转,发出如潮汐一般令人震耳发聩的声响。

    走到祭台正中间的皇后将手中的神杖竖立在一个固定的台子上,继而双手左右伸开,仰面朝天,开始念诵咒文。

    “天地万物之主,众神之领袖,我最伟大的天神啊!请保佑我岜帝亚王朝风调雨顺,土地肥沃,人民安居乐业,远离疾病、饥荒、灾难!作为我岜帝亚王朝所有臣民对天神的无尚崇敬,我将给您送上贞洁的处女的纯净之血!”

    “请伟大的天神接受我们最纯洁的贡物,满足我们的愿望!”

    猛地将双手举向了天空,皇后身前的水晶球手杖也像是接受到了命令一般,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随后,自手杖的底部,皇后抽出一把透着寒光的匕首,举步望着海贝的方向走去。

    “不!我不想死!!!”

    看到皇后走向自己,忽然想起昨天她对自己说的,要在自己的颈动脉处划上一刀,海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在海贝的面前站定,皇后说出最后一段咒语。

    “伟大的天神,我将用着女子的纯净之血来洗涤她对圣泉所造成的污秽,就让她的血来一滴一滴地汇入这圣洁的圣泉之中吧!”

    “啪……”

    在皇后的匕首即将划破海贝的血管的时候,一只酒杯撞飞了皇后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而自己也在完成使命之后掉在地上碎成了碎片。

    见此情景皇后不禁大怒,满脸怒容地对着酒杯掷出的方向低吼。

    “谁?!是谁如此的大胆?!竟敢在祭祀的时候干扰神事,不知道这会让天神认为是我们队他的不敬,这是想愚弄天神吗?!”

    沐泽从座位上从容地站起,满脸堆笑地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女人。

    “我这么做并不是要愚弄神,而恰恰相反是在挽救我们岜帝亚王朝所有臣民免受天神的惩罚,我亲爱的皇后母亲大人。”

    死里逃生的海贝抬头看着眼前正义正词严的沐泽,不敢相信地双目圆睁,心里更是震惊不已。

    “他……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救自己,要知道皇后的行为可是连皇帝陛下都没有异议的啊!”

    “沐泽皇子,是你刚刚破坏我的祭祀的?那你刚才说‘恰恰相反’又指什么意思?尽管你贵为皇子,但也是不能轻易地破坏规矩的,尤其是祭祀,你难道不知道这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看这眼前气定神闲的三皇子,皇后气得直咬牙,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无可奈何。

    这个三皇子,为什么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都是这个可恶的家伙跳出来破坏她的好事!

    “皇后娘娘,请您稍安勿躁。我刚才说了,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岜帝亚王朝的所有臣民们着想,欺骗神灵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尤其又是众神之首的天神,如果让他发现我们欺骗了他,那以后岜帝亚王朝的所有臣民们都将要收到天神的惩罚,到时候,您这个第一神官不就要成了罪魁祸首了吗?!”

    沐泽一边说一边往祭台上的海贝走了过去,待走到海贝面前,他饶有兴趣地端详起海贝。伸手解下了海贝嘴巴上的布条,沐泽如墨般黝黑又带着一丝蓝色的眼睛突然对海贝神秘地眨了一眨。

    “啊,真的是这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