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1本章字数:2028字

     沐泽那双黑色透蓝充满魅惑的眼睛,朝着海贝神秘地眨了眨,然后用着不大不小足够神殿中的人都听个清清楚楚。

     “啊,真的是这个女孩,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真是让我一通的好找啊!”

    神殿里,众人对沐泽这一通没头没脑的话很是奇怪,尤其是看到他将绑在神柱上的海贝放了下来,把她身上绑着的绳子全部解开,全都用着不解的眼神看着他奇怪的举动。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能够猜的出这个总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三皇子这会儿玩的又是什么把戏,但是无端端地破坏了皇后的祭祀场面,真不知道沐泽准备要怎么样收场。

    “亲爱的父皇,请宽恕孩儿阻挠了神圣的仪式。我想仁慈的天神是不会怪罪一个真诚的臣民的善意打扰的,同样我想仁慈的父皇,您也是同样不会怪罪的,对吧?!”

    “那是当然!”

    “可是沐泽皇子殿下,就算仁慈的天神和皇帝陛下不怪罪您的打扰,但您是否应该给我们大家一个最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你刚才的这些行为呢?”

    皇后眼看着计划马上就要成功,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被这个多事的三皇子打断了,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好发作,只得看看沐泽能说出一个怎样的解释来给自己脱罪。

    得到了乌尔萨皇帝的首肯之后,不理会皇后的刁难,沐泽低头看了看趴在地方容颜憔悴,衣着狼狈的海贝,从容地摘下了自己肩上的黑色的裘毛披风,温柔地裹在了海贝的身上。

    “献给天神的贡品应该是最最纯洁的,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玷污,对吧?我亲爱的皇后母亲大人?”

    沐泽再次起身,边说话边将目光投向了台上的皇后。

    “没错,给天神的贡品,无论是什么都是要最纯洁的,不得有一丁点儿的玷污,那是对伟大天神的亵渎。”

    “但是,如果明知道贡物并不纯洁,却又隐瞒了事实而不说的话,这也应该算是一种罪过的,对吧?”

    “没错。”

    乌尔萨国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沐泽的话,四周的人也纷纷表示赞同地点头。

    “唉,真是头疼啊,这种事情还真是不好开口啊,但是为了我伟大的岜帝亚王朝,看来我是不能不说了!”

    沐泽佯装苦恼地叹了口气,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没有办法的样子。

    “这个女孩已经是我的人了。”

    “啊???”

    回应沐泽的是神殿里一片不敢相信的惊呼声。沐泽说完,猛地一把将大脑一片空白的海贝搂进了怀抱。

    “只是当时我不知道是被挑选了做贡品用来祭祀的,所以……总之我已经夺去了这个女孩的纯洁,所以今天看到皇后不知情的情况下还要拿她来祭祀,才不得不出手阻止!”

    “不可能!”

    皇后一改刚才祭祀时候的庄严圣洁,一脸的不敢相信的表情,愤怒地双手握拳地怒吼道。这女孩明明在昨天才来到这个国家,什么时候变成了沐泽的女人了。

    无视皇后的一脸怒容,沐泽像是在安抚一只受惊的小鸟一样地拍了拍怀中还没回过神来的海贝,不以为然反问盛怒中的皇后。

    “为什么不可能,皇后娘娘,您怎么说得这么肯定?”

    “孩子,三皇子刚才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乌尔萨国王终于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爱屋及乌一般疼爱地询问沐泽怀抱中的海贝。

    依然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海贝面对皇帝的询问,正傻傻地想摇头否认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沐泽的警告声。

    “你若是想要重新被绑回刚才那根神柱上,让皇后割破你的喉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血管中的血液一滴滴流感的话,我劝你最好和我统一口径!”

    沐泽的话让海贝心下一惊,一时间竟然不由得愣住了,竟不知道究竟自己是该摇头还是点头。

    毫无预警地一把将海贝抱到怀里,沐泽附在她的耳边用着不大不小的音量说着。

    “昨天,在市集街角的树荫下……,你应该没忘吧?!”

    “啊……”

    想起昨天被强迫的一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海贝显得相当的窘迫。

    “啊……那……可那是……是你强迫的……”

    “哦哟……”

    虽然是一个吻,却在沐泽的故意渲染和海贝的极度窘迫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默认为这个女孩已经被他们那玩世不恭的三皇子殿下夺去了清白,也确实是不再适合作为祭品了。

    “哈哈哈……既然她已经没有了作为祭品的利用价值,那这个责任就由我来承担吧!现在我把他带走,相信在座的各位没有意见吧?!”

    “沐泽!这里可是神殿,由不得你任性胡来!”

    眼看着沐泽准备带着海贝离开,这到了嘴边已经煮熟了的鸭子居然要飞了,皇后情急之下便举起手中的神杖指向沐泽,倘若此刻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乌尔萨皇帝跟其他的皇子们也都在场,空怕她很有可能就直接命令士兵动手了。

    对皇后的训斥沐泽充耳不闻,只是顾自地将海贝揽在身边,展现出他充分的占有欲,继而转身只是向另一边看台上的皇帝。

    “既然是我无意中玷污了天神的祭品,也间接地破坏了今天的祭祀大典,说起来,我也是罪过不深,若是因此让我强大的帝国国体受损,也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现在我愿意将我自己的财产拿出来,重新给神殿献上100头纯洁的母牛和母羊,以作为敬献给天神的祭品,以免天神怪罪。父皇,您认为儿臣这么做,可还妥当?”

    “恩!既然沐泽自愿献出祭品来弥补自己的过错,这样也算是对天神有个交待,那就这么决定了吧。”

    “陛下!”

    国王点了点头,同意了沐泽的请求。却不去理会皇后在一旁气急败坏地想要让他收回成命。

    不去理会此刻正怒不可遏的皇后,还有整个神殿中对眼前的情况无比惊愕的人们,沐泽自顾自地带着惊魂未定的海贝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