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事实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1本章字数:2056字

    “沐泽。”

     就在沐泽带着海贝即将走出神殿大门的时候,满头银发,一脸慈祥的乌尔萨国王叫住了行进中的沐泽皇子。

     “父皇?”沐泽回头。

     “你可以在外面沾化惹草,但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节制呢?”乌尔萨皇帝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沐泽身边的的海贝,“我看你还是尽快娶个妃子吧。”

     “回父王的话,其实您说的这事,我也确实有想过。”沐泽一副相当认真的表情。

     “哦,那你的意思是,愿意喽?”沐泽的话让身为皇帝的乌尔萨国王满脸的高兴。

     “愿意是愿意,可是这个世界上的美女那么多,叫人数都数不清,叫儿臣从那么多人中选一个出来,这……还真的是有些叫人难以取舍啊!!”

     “呃……”沐泽的话让乌尔萨国王一时语塞。

     “哈哈……我先走一步了哦,父皇保重。”

     挥了挥走,沐泽环这海贝走出了神殿的大门,到这个时候,一颗心始终悬在嗓子口的海贝才终于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终于得救了,脑袋也保住了,总之是不用再当那个美丽妖艳的恶毒皇后的活祭品了。可是,她还是不喜欢这里,更不喜欢自己目前这样每走一步都充满着危险。她想回家,而且想快点的回家,回到爸爸妈妈身边,跟海葵还有海星一起,继续做她快乐的高中女生。

     可是,她还能回的去吗?她还有这个机会吗?

     海贝的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神殿的门口,早有马车在等着。

     “云!祭祀已经结束了,我准备回宫去吧。”

     “是,殿下!这个……这个女孩,是谁?”

     被称作云的手下好奇得询问沐泽他身边的女孩是怎么回事,明明来的时候是只有殿下一个人的啊。

     “皇后好像又不安分,在暗地里策划着什么阴谋,今天的祭祀活动,她就是那个要献给无尚天神的纯洁祭品,只是现在,已经被我从皇后手里抢过来了。”

     “啊,你……你不是跟皇后一伙的?”

     “笑话,皇后那是什么角色,我怎么会跟她是一伙。我可是皇后在这个世界上最想要拔掉的一颗眼中钉肉中刺了,怎么会跟那个女人同流合污,真是辱没了我尊贵的身份。”

     沐泽对海贝将自己同皇后归为一类相当的嗤之以鼻。

     “是啊,小姐,您想想,要是殿下真的是跟皇后一伙的,那他一边看着皇后行使她的阴谋诡计就好了,现在将你从她手里就下来,不就明摆着是在跟皇后作对嘛。”

     云好心地提醒着海贝,就那么一眼,他就喜欢上眼前这个纯洁单纯的小女孩。从没见过殿下对其他女人如此费尽心机过,或许这个小姑娘能成为自己日后的新主人呢,这么想想还真的是不错。

     沐泽一把抱过听完了云的话,若有所思的海贝,将她轻松地带上了马车,却引得海贝一阵的惊呼。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想要回家,能不能让我回家,我应该是被皇后弄到这里来的,求求你让我回去。”

     “回家?被皇后弄来的?你家在哪里?”

     “中国。”

     “中国?”

     “对,中国啊,难道你都没听说过吗?麻烦你送我回去。”

     “那是什么地方,我还真的是没有听过。这里是弘突城,岜帝亚王朝的首都,你说的中国是哪里的?我从来没有听过。”

     “弘突城?岜帝亚王朝?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还有啊,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们怎么还是坐马车的?没有汽车吗?还是石油又涨价了,你们国家提倡环保,所以由贵族带头,节能减排节约能源?”

     “汽车?那是什么东西啊?马车就是我们这里走的最快的,也只有像殿下这样的身份才配拥有,其他的平民,出行都只有走路的。还有啊,你是哪儿来的乡下姑娘,竟然连岜帝亚都不知道,也难怪皇后要抓你这种无知少女作祭品了。”

     云对海贝嘴里的汽车相当的不屑一顾,在他的印象里,马车是他所见过的载人最快的交通工具了。

     “什,什么,马车是最快的交通工具,那问一下,这个时代,你们还知道哪里国家?”

     “嗯,有个波斯帝国,好像还有一个华夏文明的,可是那些都离我们好远,我从未去过,也只是从那些走南闯北的商队里听说过。”

     “啊,波斯,那不是已经毁灭了无法找到的文明啊。”海贝心中暗自惊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那个该死的皇后给弄到了一个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只是大概的知道这里应该是古代,却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够回去了。

     “喂,你没事吧??”沐泽推了推发愣的海贝。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总不能让我一直喂喂的叫你吧?”

     “海,海贝,俞海贝。”

     “哦,海贝,你刚才说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是被皇后带来这里的,那你知不知道皇后带你来的目的?”

     “皇后说,她想让她的儿子登上皇位,可是他的儿子太小,所以她必须下咒语咒杀其他的所有皇子,那样她的儿子才有机会,所以,她需要我做祭品。她说,我是来自未来世界的命运女神,是唯一阻碍她大计的人。”

     “啊……”

     事实的真相让沐泽和云不禁一时无法言语。

     另一边,皇后正为了海贝被沐泽那样光明正大地带走而愤恨不已。

     “真是个可恶的臭小子,就这么破坏我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计划,就差一点点,我就要成功了。”

     “沐泽殿下风流不羁那是一直相当出名的,可是谁想到他这次竟然会连那个女孩都……”

     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女在一旁安慰着,却依然无法减轻丝毫皇后心中的怒火。

     “没有关系,我并不在我的祭品是否是纯洁的处子,这跟诅咒丝毫没有冲突,我只是要那个女孩的血就够了,只要她死了,我才能顺利地完成所有的计划。”

     皇后将一个拇指大小的竹筒交给侍女。

     “找一个沐泽宫里比较贴身的人,拿回那个人的一点点血,记住,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