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回去的艰难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1本章字数:2005字

    沐泽宫殿的其中一个房间内。

     海贝百无聊赖地坐在房间里铺设的华丽的地毯之上,逐渐从刚才的惊惧、惊恐到震惊的情绪中恢复了平静。

     自从被沐泽带回到他的宫殿里,一路上海贝还没有时间好好去欣赏四周建筑物的富丽堂皇。此时,她终于慢慢接受了自己来到异时空的事实,简单的来说——她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不知道在地球上哪个角落里的一个国家。

     逐渐调整好自己的思绪跟呼吸,海贝开始四周打量起自己现在所置身的这个地方。

     一眼所能看到的,尽是些充斥着浓厚古韵味的奢华装饰。

     一切都显得那么地不可思议,但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事实却又那么坚定的令人不容置疑,现在的她,是确确实实地来到了异时空的古代某个国家,只是自己一时还弄不清楚具体在什么地方罢了。

     目光无神浏览似地滑过房间的屋顶、墙壁、窗格、桌子、四周的装饰、还有眼前所坐着的地毯,一切真实地让她实在难以接受。

    “笃、笃……”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海贝不断在脑子中翻涌的思绪。

    “请进。”自从沐泽把她扔在这里之后,自己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会儿敲门的不知道会是谁,不过这个地方除了沐泽,海贝好像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门微微开启,首先进入海贝视线的是一个装着许多水果的水果盘,而接着走进来的那个端着盘子的人,却让海贝禁不住地惊呼出声。

    “海……海星?!”

    眼前一张跟海星一模一样的脸让海贝着实的惊讶不已。包括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在内,还有爸爸妈妈跟海葵,海贝发现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的思念他们,连做梦都渴望着能早一点和他们团聚。

    海贝带着惊讶的表情一下子向刚推门进来的人扑了上去,差点连他手中的水果盘都打翻在地。但来人看着她惊愕加上惊奇的表情,以及赤裸的上半身却让海贝满腔的喜悦顿时像被浇了一大盆的冰水,心情瞬间沉到了谷底。

    “男的?!”

    “是啊小姐,我当然是男的了?”男孩一脸奇怪地看着海贝。

    “唉……我真是的……可能是我太想念她们了吧,海星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满是失望地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海贝发现这个看起来比她年纪还小的孩子除了性别跟海星不同之外,这张脸,怎么看都活脱脱的另一个海星,也难怪刚才就那么一眼,恍惚的她会将他误认为是海星了。

    “对不起,你长的很像我的一个亲人,所以刚才没有看清认错了。”

    “呵呵,没关系的,海贝小姐。”男孩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不介意地耸了耸肩,“我叫阿冰,是沐泽殿下派我过来照顾小姐的!”

    阿冰边说着话的当口脚步不停地已经走进了房间,熟练地将水果盘放在桌子上并且摆放好,而后又像变魔术一样地拿出一束显然是刚摘下来的不知名的花,插进了桌上一只空着的花瓶里。

    “我想海贝小姐也是女孩子,应该也是喜欢花的吧?”

    “恩……谢谢你,阿冰。”

    在这个对她来说全然陌生的地方,又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的劫难,面对眼前这个长相酷似海星的小男孩,海贝陡然间感到内心的深处竟然涌起一股股的暖流,让她一时之间不再感到孤单。

    看自己的行为得到了海贝的肯定,阿冰扬着一张稚气的脸,笑得更加开心了。

    “我就说嘛,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花的,何况是像海贝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肯定也是会喜欢的嘛!就那个大嘴,非要说海贝小姐是被皇后选中要被送到天神那里去的人,是不会喜欢这些俗物的,无论我怎么说他都不信……”

    海贝疑惑地看着眼前依然滔滔不绝的阿冰。

    “大嘴……?”

    “对啊,大嘴。”对上海贝疑惑的眼神,阿冰赶紧解释。

    “那大嘴是沐泽殿下的园艺师,专门负责这个宫殿里所有花花草草的培育、修剪。”

    “哦。”

    不知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酷似海星的小男孩边忙碌边唠叨的样子,海贝原本满是阴霾的心情竟然开始好转,像是雨后重新冲破了乌云的太阳,重新映射出阳光。

    “海贝小姐,你真的是被皇后选中准备祭祀给天神的吗?好奇怪啊!!”

    阿冰停下手里的活好奇地睁大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问着,期间还不忘叠好的毛毯搭在手上。

    对阿冰的疑惑不置可否,海贝起身走到阿冰的面前。

    “阿冰,我问你一个问题。”

    “海贝小姐想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我问你,用活人的血祭祀,然后咒杀其他的人,真的有这么回事吗?”

    海贝的文化让阿冰的脸色猛地一变:“海贝小姐,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这我们这里,那么做可是犯法的啊!”

    “那么说……是真有这么回事了?”

    “是的。”

    放下手中还抱着的毯子,阿冰到门口谨慎地左右看了看,然后回来把门关好,才转身回到海贝的面前。

    “这个我从未见过,据说只有法力高强的神官可以办到。不过一般来说,祭祀用的祭品用畜生就可以了,所诅咒的也是一般的普通人,但是运行此类的法术在这里也是明令禁止的。如果要用到活人做祭品,那被下诅咒的对象一定是相当尊贵的人了。”

    “哦,这样啊。”

    阿冰的话让海贝若有所思,“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一个陌生的人如果被人施法从别的地方带过来这里了,那现在那个人想要回到原来的地方,她该怎么做才能回去呢?”

    “那样啊,那她就要再去拜托那个把她弄到这里来的施法的人了。”

    阿冰的回答,让刚刚燃起一丝希望的海贝再次地陷入了绝望之中。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