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脱险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1本章字数:2037字

    对着摔倒在地上的海贝,阿冰脸上散发出一种狰狞的笑容,就像饿狼碰到了猎物一般,迅速地超海贝冲了上来。

    而观察细密的海贝却发现阿冰的动作僵硬,似是守着某种力量被控制着。

    容不得多想,阿冰在这个时候冲上前来,一脚踩住海贝匍匐在地上的手,继而跟上自己身.体的重量,用双.腿压住了海贝扑倒在地的身.体,左手一把扯住了海贝的头发,充满嗜血的杀气布满了阿冰空洞的眼睛,手中的匕首再次高高地举起!

    “啊啊——”与死神擦边的极度恐惧,使得海贝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

    “嗖——!”

    黑暗中,一支利箭疾射而出,精准地击中了阿冰高高扬起的手腕,划出了一道血口。匕首脱手而出,伴随这清脆的“当啷!”声坠地。

    “阿冰,你在做什么!”黑暗之中传来了沐泽暴怒的叱喝声和急促的脚步声。

    听见沐泽的声音,海贝好像是于汪洋之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寻声望去,月华的沐泽手持长弓,正从十米开外的地方急急地往这边奔来。

    阿冰的右手腕因箭矢的穿刺而涌出大量的鲜血,但他却连看也不看一眼,飞快地俯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再次对着海贝的背脊举了起来!

    沐泽一个箭步上前,顾不得掷开手中的长弓,一把抓住了阿冰握着匕首的右手腕,一个使劲便将之反扭到了身后,扬起左拳狠狠地一拳打在阿冰的胸前。

    “哇……!!”

    吃不住沐泽猛力一击的阿冰陡地一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却在血中混合着一只缓缓蠕动的小东西,依然挥舞这触须不住地试探,却在离开血水的刹那,变成了一滩灰烬!

    “蛊!”

    沐泽看着地上的那鲜红的液体,怒喝道,“是皇后的惑心蛊!!”

    “这……这里怎么到处都是危险,真……真是个可怕的地方,我……想……回家,想回家……”

    一晚上的惊吓和胸前的伤,再加上连日来发生在她身上凶险迭出的事情,海贝终于体力不支,在走廊之中就昏倒在了沐泽的怀中。

    “海贝……海贝……”

    皇后从水晶球中看到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又一次的失败,额不可遏地恨恨地诅咒道:“该死的沐泽,又是你破坏了我的好事!”

    “为什么总是这样!每次总是在最后关头,都被这个该死的……!”

    看着昏迷在了沐泽怀里的的海贝,皇后平伸在水晶球上的双手猛地一挥,晶莹的水晶球中显现的画像立刻不见了,恢复了平常的普通样子。

    “皇后,那蛊……”

    “不用担心,就算是沐泽认出了那是我放的惑心蛊也无大碍,那蛊虫一旦离开活体就会马上化成灰烬,不会留下证据的。”

    “不过,那个坏了我大事的小奴隶,明天就会被处以绞刑了。哼!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拿到是那个女孩的血!”

    密室里幽暗的亮光陡地一闪,随即便被黑暗吞噬一切的光明与声音。

    次日,明朗的阳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海贝缓缓地睁开迷蒙的双眼。

    “睡醒了?感觉还好吗?”

    慵懒地倚靠在床沿,沐泽饶有兴趣地看着头枕在他大.腿上醒过来的海贝。

    感到胸前的针刺一般的针痛,海贝想起昨晚惊险的一幕。转头看向胸前的伤口,她发现自己的伤已经被包扎妥当。

    可是在下一秒……

    “啊!我的衣服……衣服呢?!”

    海贝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除了胸前包扎伤口的绷带之外,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迅速地将一边的毛毯扯过来披在身上,继而将自己全身上下捂了个严严实实,看得一旁的沐泽轻笑出声。

    “怎么了?”沐泽明知故问地调侃海贝。

    “我查过了,阿冰是被皇后操纵了所以才会对你那么做的。”

    “不是这个,我……我的衣衣……衣服……”

    “衣服啊,呵呵,放心好了,伤口并没有大碍,只要按时涂药,很快就会痊愈了。”

    听到沐泽说帮自己上药,海贝的脸更红了,也更加说不出一句话来。

    把自己裹进了毛毯里不敢露出一丝缝隙的海贝,看着一旁半luo着上身的沐泽,气愤地质问:“我的伤,是你给我上的药?”

    沐泽一脸理所当然表情点头。

    “对。”

    “那你干吗脱我的衣服?!”

    沐泽没有回答海贝的质问,只是邪魅嘴角又一次露出了那个勾人心魄的笑。毫无预警地一把扯掉了海贝紧紧裹在身上的毛毯,一个纵身他便成功地将海贝压.在了身下,炙热的唇贴上了海贝的赤luo的胸前。

    “你……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海贝猛烈地挣扎来表现自己的不满。

    海贝的反应让沐泽顿了顿,随后不以为意地道。

    “当一个男人想将一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其中有着什么样的含义,你不可能不懂吧?虽然现在我暂时还没有娶正妃打算,不过先娶侧室,这主意好像也还不错!”

    “侧……侧室?”沐泽的话让海贝一愣,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来到个陌生的地方,还莫名其妙的要被个男人娶了做侧室,那不就是小老婆??

    不等海贝回过神来,沐泽健壮的身躯再次向她压了上来,火热的唇就那么不偏不倚地吻住了海贝。

    “不要,住手!”海贝的对沐泽的攻击显得毫无力量,炽热的身躯紧贴在海贝的身上,明明白白彰显出对她的yu望。

    “啊——!讨厌!住手!”沐泽的轻咬引得海贝忍不住喊叫出声,却依然无法喝止压.在身上的人。

    沐泽放开海贝依然被亲的有些肿胀的双唇,一路向下稳住她未着寸缕的胸前。

    “啊——不要,秦,秦哲……”

    无法抗拒沐泽的举动,情急之下,海贝突然喊出了秦哲的名字,却成功地将此时已经将自己炙热的身.体紧贴住她的沐泽停了下来。

    强烈的yu望让沐泽止不住微微地喘着,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此刻躺在他身下泪流满面,却早已放弃了抵抗的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