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处死阿冰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1本章字数:2036字

    “秦哲?这个人是谁?”

     不敢去看沐泽注视的眼神,海贝闭着眼睛低低地啜泣着。

     “秦……秦哲,他是……是我喜欢的人。……”

     其实海贝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不是喜欢秦哲,只是一直以来秦哲对她都很照顾,她也清楚秦哲对自己的心意,只是她从未想过是不是有点喜欢这个男生。

     刚才一时情急喊他的名字,却成功阻止了沐泽接下去的举动,或许可以暂时拿秦哲当自己的保护伞。

     “呼——!”

     猛地放开了海贝的身体,沐泽抓起一旁的一件新衣服扔给了海贝,又扯过一件华丽的长袍,裹住了自己赤裸的上身。

     慌忙穿上沐泽扔过来的衣服,遮蔽住自己赤裸的身体,以防沐泽又像刚才那样,海贝觉得自己真的是吃不消再反抗了,这男人看着虽然不那么健壮,力气却大的惊人。

     “当、当、当……”

    窗外传来的古老钟声,让海贝肃然起身,诧异地望向窗外。

    “钟声?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是行刑的钟声,这是信号,意给死者引路的。”对海贝的问题,沐泽平静地解释。

     “行刑?要对谁行刑?!”

     “阿冰!”

     沐泽的答案让海贝系腰带的手突然停住了。

     “什么?!为什么要对阿冰行刑?!”

     “因为阿冰昨晚拿刀子对你行凶,还让你受了伤。在这里,任何妄想企图谋杀皇族的人,是要被判处极刑的!既然我把你带回了自己宫里,就是默认了你将是我的妃子。”

     “可是,阿冰并不是自己想要伤害我,你不是也说他是被皇后操纵了,才会有那些举动的吗?他根本就是被迫的啊!”

     “话是那么说没有错,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无法证明是皇后在背后操纵!我也不想让阿冰去死,可是这是这个国家的法律,作为皇子我不能随便破坏……哎呦……你”

     不满沐泽的话,海贝随手捞起一旁桌上的杯子,恨恨地砸中了沐泽的脑袋。

     “去你的狗屁法律,你这个混蛋!快告诉我,刑场在哪里?!”

     “你……”

     无奈地揉着被杯子砸痛的额头,沐泽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仆人拿杯子砸他,还骂他混蛋?!

     而此时,位于市集的刑场上,被反绑着双手的阿冰已经被行刑手带到了绞刑架前。四周则是一群围上来看热闹的民众。当他们看到今天要被行刑的犯人居然只是一个小孩的时候,人群里开始像炸了锅的蚂蚁一样一轮纷纷。

     “奇怪啊,这还只是个小孩子呀,究竟犯了什么事要被执行绞刑啊?”

    “我听说他是企图想杀害皇族的人哦!”

     “呀,不会吧,这可是死罪啊,怎么能做出这么混的事来呢!”

     “是啊,好像是说企图谋杀沐泽殿下的妃子的,却被殿下当场抓住了。”

     “啊,这是真的啊?那难怪要被处死了呢?”

     “沐泽殿下不是一直没有娶皇妃吗?什么时候有妃子了啊?”

     “啊呀,你不知道啊,就是皇后祭祀那天被沐泽殿下带走的那个本来要献给天神的那个女孩啊。”

     “啊,就是那个女孩啊……”

     ……

     “准备行刑!”

     “套上绳索!”

     行刑官一声令下,行刑手将阿冰的头套进了绞刑架上的绳圈,收紧。

     “慢着!不要行刑!”

     清脆的声音让在场的人们纷纷回头,只见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辆马车疾驰而来,眨眼的时间便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吁……”

     随着驾车人的一声令下,猛地收紧手中的缰绳,奔跑中的马车陡地停住,没等车停稳,就见一个个子娇小却相当灵活的女孩从车上跳下,边跑还边喊着:“不许行刑!快住手!”

     众人看到女孩下来后,沐泽也从马车上缓步走了下来,纷纷匍匐在地上行礼。

     “参见沐泽殿下。”

     “都起来吧。”

     而被强压地上的阿冰听到声音抬起了头,眼中泛着泪光,嘴里轻喊着:“海贝小姐,海贝小姐……”

     海贝一把拉过走至她身边的沐泽,提高声音对在场的人们喊着:“不要处死阿冰,他并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自己不小心擦伤的,跟他没有关系!”

    “海贝……”

    沐泽的心中涌起一股动容,他没有想到海贝这么着急赶来刑场,是为了来救阿冰的。而自己呢?只是以为她是为了来看大家是怎么处死这个昨晚差点要了她的命的人的,看来,是他小人之心了。

     “尊贵的小姐,我国法律有规定,平民及时只是对贵族挥剑这一项,就必须处以极刑,更何况这个人昨晚可不仅仅是对小姐挥剑这么简单啊!这和平民之间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跪在地上的行刑官恭敬地向海贝解释。

     “平民和贵族?你这是在说我跟他的身份问题吗?”

     刚将马车停妥的云这时候也来到了海贝的身边,正好听到海贝对行刑官的问话,便抢先给海贝解释。

     “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如果只是平民之间发生的伤害事件,只要处以劳役或者罚款就可以了。”

     云的解释给了海贝一个启发,随即说道:“那阿冰交给我来处罚,这样就行了吧?!快把他放了。”

     “等……等一下,小姐……您这么做是违反法律的。”

    见行刑官还是不肯,海贝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的火气。

    “我根本就不具有什么贵族的身份和地位,可现在却要害的阿冰被处死,如果我真的有那么高贵,那现在你们不是应该听从我的命令吗?”

     “海贝!”

     沐泽抓住海贝依然挥舞着的双手,凌厉的目光盯着她出声警告,“不可以随便滥用皇族的权利在私事上!”

     “你在说什么呢?!”愤怒中的海贝一把甩开沐泽的手。

     “身份、地位,之所以能成为贵族,不就是因为有很多的平民拥护你的原因吗?在上位的不能利用自己的权利保护他底下的人,那要拥立一个皇帝出来做什么?有权利这个时候不用,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