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相同神力的神官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1本章字数:1990字

     海贝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语,令在场的众人禁不住暗地里为她捏了一把冷汗,深怕沐泽一个盛怒之下下令将她也处死。

     “的确。”沐泽却在一阵错愕之后,突然开心地一把将海贝拥入了怀里。

     “海贝你说得对!现在我们就把阿冰带回去吧!”沐泽用着肯定的语气说道。

     一旁的行刑官听见了,不禁大惊,忙想上前再次确认。

     “沐泽殿下,怎么连您也……?!”

     “听我的命令,现在就去放了阿冰。”

     沐泽无视一干旁人的惊愕,无限宠爱地海贝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却惹得海贝一阵的反抗。

     “没办法啊,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我的宠妃在跟我撒娇非让我这样……我现在可是无法抗拒这样的请求啊!哈哈哈……,云,去把阿冰带过来吧。”

     “可是沐泽殿下,请您等一下,您这样做……”

     “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发生什么问题的话就来我的宫殿找我!”

     沐泽果断的话语成功阻断了行刑官还欲阻拦却未说出口的话。而已经被云从刑场上带回来的阿冰则依然不相信自己竟然得救了,救他的还是昨晚差点就死在了自己手里的海贝小姐。

     想着这些,不禁让他羞愧地泪流满面。

     回宫殿的马车上,阿冰一边像个孩子一样感动的哭泣,一边语带哽咽地对海贝说着感激的话。

     “海贝小姐,谢谢你救了阿冰一命。犯了那样的错,就算是殿下当场将阿冰用箭射死了,阿冰也是不能喊一个冤字的,可是现在……!”

     “没事了,阿冰,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去啦。”

     “小姐,我保证,从今以后我愿意为海贝小姐做任何事情,请您尽管吩咐,一切我都会照办的。”

     “谢谢你,阿冰,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嘴里说这安慰的话,海贝的心里却一心只想着能够早日回去,可是一想到只有皇后的力量才能够让她回到原来的地方她就头疼。

    “唉~~为什么神官的法力一定要神官本人才能够消去呢?”

     听见海贝一个人唉声叹气地自言自语,驾驶着马车的云突然转身说了一句让海贝无比兴奋的话。

    “这也不一定非要神官本人。”

    “咦???”

    “如果是拥有相同神力的神官,即便不是本人,也是可以解除的。”

    “真……真的吗?那这里有谁是跟皇后一样,是拥有相同能力的神官啊?云,云,快说快说,快告诉啊!!!“

     云的话让海贝一下子兴奋起来,全然不顾在马车上会有危险,只一把揪住了云的衣服,着急地询问。

     “唉……唉,小姐,别,别,别着急啊。皇后在帝国内可以算是最高等级的神官了,不过倒还是有几个人是能够跟她的法力相抗衡的。”

     “啊~~那你的意思是,有了?!!”

     海贝一个激动,忍不住将刚松开云衣服的手,再次抓了起来。看看云一脸不自在的表情,又不好意思地将手放开来,但眼睛里依然是那极度渴望的神态。

     “快啊,云,快告诉我,是谁,到底是谁??”

     “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嘛!”说着,云暗暗地指了指一旁貌似若无表情的沐泽。

    “沐泽?!”

     “怎么?难道我就不能是拥有顶尖法力的神官吗?”

     海贝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让沐泽满是不屑,说话的语气也不免显得有点酸溜溜的。

     一路上,海贝始终沉浸在能够回家的喜悦中,却让明白她心思的沐泽看在眼里,不禁心里有些闷闷的。

     “所谓神官力量,就是超过一般的普通人的力量,这也可以称它为魔力。而魔力呢,又因为使用它的人不同,而有正、邪之分,因此需要十分地注意……”

     “喂,我不是想听你关于神官的教学。”

     沐泽的宫殿内,海贝一直不停地缠着沐泽,想问问他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让自己回到原本的世界里去。

     “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去而已?”

     海贝讨好地揪着沐泽长袍的衣摆,死乞白赖地想要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真是个猴急的家伙啊!”

     沐泽慵懒地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看着眼前大献殷勤的海贝,无奈地说道,“我不正在按照顺序说明给你听吗?”

    “可是,我只想知道最后结论啊!求求你,直接告诉我嘛,好不好?”海贝使劲地拉扯着沐泽的衣服。

    海贝嘴里求着沐泽,心里却在不停地祷告,希望沐泽给予自己肯定的答复。希望沐泽的法力能够消除掉皇后的力量,那样她就应该能回家了吧。

     “直接说结论的话,就是”看一眼满脸期待的海贝,沐泽故意加长了声音。

     “怎么样?”心里恨死了这男人吊自己胃口,但是满心的期待容不得海贝想太多。

     “就是可以。”

     “真的?”

     “真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海贝激动得一把把沐泽身上刚穿上的新袍子给扯了下来。

     “怎么做?要怎么做才可以,快点,快点送我回去吧!”

    “喂喂喂,你就不能稍微冷静下来听我说完嘛!都说了要按照顺序告诉你的,掉一个环节都不行的啊!”

    从海贝手里抢救回自己的新袍子,沐泽半是埋怨,半是不情愿地准备从头开始说。海贝也只得乖乖地在一旁坐了下来,满是期待地看着沐泽。

    “唉,你这家伙,真是的。”

    回应沐泽埋怨的,是海贝满脸讨好的笑容。无奈地轻呼一口气,沐泽开始一本正经地解释。

     “不管是由我或是皇后来执行,想要把你送回到原来的地方,都需要具备和你来时相同的情况才可以,缺了任何一个条件,都是不会成功的。”

     “那都是那些条件啊?”

     白了海贝一眼,沐泽一副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不告诉你了的表情,海贝识相地立马换上了一副可爱的嘴脸,乖乖地闭上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