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负伤的杀手

    更新时间:2018-09-12 18:30:13本章字数:3422字

     “张,张家公子回去了……”阿红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无法置信,一向最为难缠的张家人,竟然自己主动的回去了。要债不带账本这种事,说出去是没有人会信的,这自身就是个荒谬的借口,虽然不知道小姐她做了什么,但是这一次,小姐没下跪,也没有哭,只是很淡定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张家公子就主动的回去了,这可真的是太了不起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小姐呢。

     “阿红,张家公子走了,你可以回去报告大嫂了。”历落落看着阿红如是说道。

    阿红闻言,急忙跪在了地上:“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

    “不必,你是大嫂的陪嫁丫鬟,为大嫂做事儿也是应当的,若是你不为大嫂所用的话,才是真的让他人看不起,回去吧,顺便帮我传话,就说让她不用惦记这个大院儿了,历家不会分家的。”

     历落落的态度郑重,说出的话,让小丫鬟为之一振,恭敬的点了点头,退下了。的确,如果是这样的小姐的话,也许,历家真的不会分家吧?

     当阿红退下之后,历落落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棚顶,心道:太累心了,自己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定这些债务问题,而且,纵然是搞定了债务问题也还要担心古代女子到了年纪就要嫁人的问题,若是不能将一切妥善处理好的话,只怕她将家族管理好了之后,她那个大嫂也会淡定的出现将她嫁出去,然后独占了这个家族。到那时候,怕是一切都完了。

    一定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成,否则的话,自己便是为别人做嫁衣。

     这般想着,历落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历家大院简直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只有五个丫鬟,大哥整月整月的留宿花柳之地,三哥早出晚归,二姐已经嫁了出去。

    夜幕降临,历落落站在院子中,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说起来,她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亲情,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是孤儿,为了活着才会做生意,将生意做大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所以,在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一瞬间,更多的是期待,对于家人的期待。但是显然的,自己是多想了,历家这个家族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家族,唯一等待着她的,依旧还是过去的利益。

    大概,这是上天给她的定位也说不准,要她一直活在算计和生意场上,至死方休。

    “唔……”

    外面,男子的闷哼声响起,历落落闻言,目光一沉,冷冷的朝着发声地问:“是谁?”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风声。

    没有人吗?历落落有些自嘲,大概是自己寂寞到连风声都会当做人的地步了吧?

    “咳咳……”

     “谁!”这次绝对不会是幻觉!没有什么地方的风声胡这么奇怪,历落落目光生冷的打量着周围,在自己的院落西边,有一处杂草丛,这里阴暗的很,甚至有什么东西藏在那儿都无法被发现,声音大致是从这个方向传出来的。

    悄悄地走了过来,只听到有人微弱的呼吸声响起,呼吸声很重,断断续续的,似乎快不行了。历落落将自己屋前的灯笼拿过来,照亮了这一片,只见到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正倒在地上,血染红了杂草,血腥味,散在了她的鼻息之间,这是一个人?一个即将要死的人。

    看着男子,历落落目光微闪,然而下一秒,只见红光一闪,男子的长剑,已然落在了她的脖子处。他看着历落落,眼底一片杀意。

    “你要做什么?”男子的语气颤颤的,几乎快要崩溃,身上流血不止,看着他,历落落眼底划过一丝幽暗。

     “想活着吗?”历落落看着他,问道。

    男子闻言,一愣,随后开口道:“救我。”话落,男子便再也没有开口。好似安心的将他自己交给历落落一般。历落落看着男子,心中有些犹豫,救他?救了他的话,大概会是个麻烦,但是不救他?身为一个正正经经的现代人,虽然爱财,虽然说商人本性奸诈,可也见不得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男子,最终历落落咬牙,将人搬了回去。庆幸这大院中并没有别人,否则的话,可真就麻烦了。历落落将人拖拽到屋子中后,将人搬起放在了床上,男子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想来不是什么普通人,看他救人是随意找了一个普通人家院子而非是医馆,就说明他并不想让医馆的人知道吧?

    这般推测着,历落落将这人的衣服打开,嘴里碎碎念道:“真的是我猜测你不想去医馆,真的不是我不舍得给你花钱,真的!”

    将男子的衣服打开之后,历落落呆滞了,这个人,过着的是怎样的人生啊,旧伤未愈便添新伤,所有的伤口都不曾处理好,而这次,大概伤得太重,肉都已经开始烂掉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的人,不能称之为人,请叫他超人先生!庆幸她曾经在现代的时候有学习过包扎,因为要赚钱,所以各式各样的工作,她都会去尝试,给人打下手,来赚取费用。历落落在房中找来了一支蜡烛,一把匕首,以及一把剪刀,还有一堆纱布和几瓶创伤药,看着这些东西,再看看床上蒙着面的人,叹道:“呐,虽然说你我萍水相逢,但是既然你求我救你,我也就只好尽我所能了,我有的东西是有限的,所以,若是你死了,请一定要怪你自己,没有找对人家。”

    历落落说完,将蜡烛用火折子点燃,然后将刀子在上面烤着以用来消毒,在烤热之后,照着男子胸膛处有烂肉的地方,狠狠的割了下去,因为刀子并非是特别快的关系,每一下都在滋滋作响,让历落落的额头上直冒冷汗,这样下去的话,不死就怪了吧?

    不过,如果能忍过来的话这样不用任何麻药,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看他身材比例相当好,又有腹肌,想来是常年习武的人,一个习武的人,若是身上用过麻药,对以后的练武生涯会有影响,所以,才不是不舍得去买麻药!

    将男子身上的烂肉全数割掉之后,历落落又将一旁的上药给他敷上,然后用纱布缠好他的身体,转身离开了屋子,走向了自己的小厨房。

    在历家,每一个人的院子中都带着小厨房,小厨房中是为了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做些零食用,却不想现在成了历家人各过各的最大用途。看着厨房里的一切,历落落将厨房中的东西全数收拾干净,找来了米捣碎,为男子煮了一碗粥,不能在大半夜的出去买药材,会惊动历家人,所以只能用米粥来代替了,希望这个男人命大。

    如果活不过去的话,她还要费心的埋上。

    将粥煮好,在历落落回到房间的时候,那男人竟然已经睁开了眼。

    “竟然醒了?”历落落难以置信,看着男子,只觉得这货是超人,在那么折腾下,一碗粥的功夫他就醒了,其实,他真的是超人?

    男子醒了后,抱起了长剑,看着历落落给他治疗用的东西,眉头紧紧皱着。

    “喝吧。”历落落将粥递给了他。

    男子看着却没有动。

    “安心吧,如果想杀你的话,我何必投毒?不救你就好了。”历落落说着,自己喝了一口。

    “多谢姑娘。”男子很礼貌,双手因为肩膀处也被纱布缠着的关系,无法动弹,整个人只有脸部能够动弹,想要去接粥,却发现无力。

    看着这样的他,历落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粥一勺一勺的喂给了男子,粥滑落在了男子的嘴边,历落落看着,用手指抹去,然后舔进了自己的肚子。

    “公子,问一句不该问的,为何会伤成这样?”历落落给男子喂食结束后,轻声询问。

    男子闻言,沉吟了一下,大概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历落落见此,又笑了笑:“那么,换个问题,你这么着急的找死为了什么?你的身体旧伤未愈就添新的伤口,其实你活着就是为了找死吧?”

    历落落的话,好似一根根尖细的针,狠狠的刺着男子的心头,男子眸子微垂,抿着苍白的薄唇,声音沙哑而缓慢道:“这是我的工作,是宿命。”

    “狗屁的宿命!宿命那东西,是给软弱的人的借口!”历落落的语气那么的坚决,否定了眼前男人所说的全部,工作?工作那是为了让人活着更幸福而已,他这样,只是在折磨他自己,浪费一条生命。

    “软弱的人……”男子似乎在沉思,许久后,方才道:“也许,我也是那些软弱的人中的一个。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活的很轻松,有的人,从出生那一日,就被打上了奴隶的刻印,不管如何努力,不管如何改变,终究也还是逃不开那漩涡。这是宿命。”

    男子的话说的似乎很轻,也很痛苦,历落落听着他的话,蹲下身子,脸贴着男子的脸,眼望着男子的眼,唇微启道:“呐,你就那么相信坑害你的宿命吗?如果相信的话,那此刻,你遇到了我,我救了你,这样对你,是否也是宿命的一环?”

    历落落话音一落,唇印上了男子苍白的唇,她的唇冰凉却很软,男子的唇稍稍有些硬却很是温暖,或许,两个人本来就是两种极端。

    在历落落吻上他的一瞬间,他呆滞了。这这这,这是吻?怎么能如此大胆?怎么可以不问问他是什么人就做出如此轻佻的动作?

    “喂,你真的相信命运吗?”历落落看着他,再次询问。

    男子闻言,看着女子,她脸上的笑容,那么张扬,因为刚刚的吻,脸色微红的样子,也很是迷人,看着这样的她,男子不由得也想要将其归类为命运:“相信,遇见你,也是命运所致。”

    “那么,命运的下一步,或许是让你爱我。”历落落笑着,捻起男子的发,轻佻说道。

    她,真的是女子?他有些不敢置信,可是耳边响彻着的,却是她的话,命运接下来会让我爱她吗?若是会的话,请让这份命运,来的再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