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回忆②

    更新时间:2018-09-12 18:35:23本章字数:1874字

    直到第二天中午,小龙才盼到那位姐姐睁开眼睛,一见姐姐睁开眼睛,他就凑了上去。“姐姐,你总算醒了,我叫小龙。”

    躺在床上的姑娘努力睁开双眼,迷惑的看着眼前的半大男孩,困惑地看着兴奋的男孩,“你叫我姐姐?那你是我弟弟了?”为什么她都没有印象呢?弟弟?好奇怪的感觉。

    “姐姐,你怎么了,我不是你弟弟,你是我同爹从湖里救回来的。”男孩奇怪地看着漂亮的姐姐,一边朝门外喊道:“娘,娘,你快来啊,姐姐醒了。”

    “真的。”彩云一边解下围裙一边向屋内走。

    “娘?”床上的人儿疑惑的看着进门的年轻妇人道:“她是你娘?”男孩肯定的眼神就是答案。她不禁有些失望,看来自己同他们并不是一家人。

    “姑娘,你醒了,你可知道你家在哪?”彩云比较关心的是这位姑娘的家在哪里,既然人醒了,应该尽快通知她的家人。

    “家?”迷茫的双眼让彩云心咚的一下。

    “对啊,家。”彩云肯定点点头,看着刚醒来的姑娘,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家?我的家在哪里?”姑娘突然低头自言自语。

    看这情形,八成这姑娘没家,彩云似是有些明白,随即问道:“姑娘没有家?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怎么又是一个反问句,不会她连名字都没有吧,彩云突然觉得自己头都大了,心想,难不成老公同儿子救回的真是‘仙女’?要不怎么会没家又没名字呢?

    “请问我叫什么名字?”清澈的双眼充满疑问的看向彩云,害得她差点跌倒。

    “姑娘,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更不知道了呀。”彩云脑中警报‘嘀嘀嘀’的响起,心想,坏了,不会是那会撞到门框上撞傻了吧,还是掉到水里淹傻了,这下连她都傻了,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大大的傻字。“小龙,快去将李爷爷叫来。”彩云心想,不管傻不傻还是先让大夫看看。

    不一会功夫,小龙喘着气拽着昨天那位李爷爷回来了。“娘,娘,李爷爷来了。”

    “彩云,哪位姑娘怎么了?小龙这孩子什么都不说,硬是将我往这拽,真是难为我这把老骨头了。”老人一边喘气一边向床前走。

    “没什么问题呀,只是身子有点虚罢了。”大夫疑惑地对着迷茫的双眼,随即又转向彩云母子。

    “这个,李大爷,这位姑娘这里好象有点……”彩云用手指了指脑袋又比划了比划,可大夫愣是没明白过来。把彩云急得呀:“这位姑娘这里好象有点问题。”彩云又指了指脑袋。

    “不会呀,我怎么没看出来呀。”大夫疑惑的看着此时已半坐在床上的姑娘。“姑娘你知道这是几吗?”大夫伸出一个手指在她跟前晃道。

    只见床上的姑娘翻了翻白眼,轻声道:“一。”

    大夫接着又伸出了两根指头问道:“那这呢?”

    床上的姑娘无奈地看着房顶道:“二。”

    “这是几?”大夫继续伸出了第三根手指。

    这次姑娘看都没看,直接道:“拜托,我只是想不起自己是谁了,也忘记了自己住哪了,又不是弱智。”

    “娘,弱智是什么东西。”小龙看了看李爷爷,又看了看床上的姐姐,最后将目光定在她娘身上。

    彩云摇了摇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位表情奇怪的姑娘。

    床上的姑娘看着那对母子,觉得自己又要晕倒了,本来就虚弱,这会更是虚弱的不行,她挪了挪身体又躺回了床上,闭上眼道:“小弟弟,你现在这样就像弱智。”

    “姑娘,你是忘记自己是谁?还是想不起自己是谁?”大夫定定地看着床上那张还有点苍白的脸颊。“那你记不记的你是怎么落水的?”

    “哦,这两者有区别吗?”她要是知道自己怎么掉到水里的,就不会不记的自己是谁了。

    “如果你只是暂时想不起,问题并不大,如果忘记了,彻底想不起,问题就可大可小。”

    姑娘疑惑道:“有这么严重?”

    大夫点了点头道:“那姑娘你记不记的你今年多大了?”

    “不记的。”

    “那你记不记……”

    “拜托你别再问了,我真的什么都不记的,我头有点晕,你们能让休息会吗?”床上的姑娘睁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众人。

    “也罢,那姑娘你休息会,有什么不舒服,或是想起什么就让小龙去叫我。”说着大夫将小龙母子拉离了房间。

    “李爷爷,哪位姐姐怎么了?为什么她不记的自己是谁?”小龙抓了抓脑袋,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这个。”李大爷半弯着腰,对小龙说道:“也许哪位姐姐落水的时候头撞到什么东西了,所以她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了。”

    “哦”小龙抓了抓脑袋好象又有点明白了,“那李爷爷,姐姐什么时候会想起自己是谁呢?”

    这下李爷爷还真让他问住了,他想,这还真不好说,这种情形他也没遇到过,不过按书上说,这种情形叫失忆,有可能那位姑娘很快就会想起来,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记忆这东西不好说。“这个,如果那位姐姐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可能很快就会想起来的。”大夫摸了摸下巴,对着小龙道:“小龙,爷爷还要给村东头的王奶奶看病,我先走了,如果那位姑娘有什么不适,记得来找我。”说着李大夫留下那对疑惑的母子往村东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