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波澜不惊

    更新时间:2018-09-12 18:40:19本章字数:18162字

    回到家里的云小妖疲惫地靠在沙发上,心想,这一天真不是正常人过的。从早上走进风云高中开始,自己就好象成了动物园的新宠‘大熊猫’似的,一道道打量的目光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饶是云小妖有心理准备,也不禁头痛欲裂。什么烂贵族学校,在云小妖看来是标准的八卦学校。想她云小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转学生,居然引来众人如此的侧目,尤其是那位美女,真不知道自己何时何地得罪了那位千金小姐,居然第一天就要让她云小妖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糗。明天中千得向小铃好好打听打听,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自己总不能一直处在挨打的位置吧。

    今天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交了宫小铃这个朋友,否则只怕自己真要饿上一天。想想也不完全对哦,后来那位帅哥不但将自己的餐盒送来了,而且还附带了一盒美味的饭菜。只是今天观看的人太多,云小妖本来想好好谢谢人家,但是当那么多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时,小妖只想快点逃开。小妖想,这样好了,下次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感谢他,可是要怎么谢呢?光嘴上说的好听好像不够诚意,请人喝茶什么的好象又太那个了,转而一想自己连他的姓名年级都不知道,恐怕以后遇上的机会少之又少吧。不禁暗怪自己只顾着逃跑,都没来得及问人家大名,算了,还是以后遇到再说吧。试想,有谁在那种情形之下还能处变不惊呀,虽然以前云小妖也有被人恶整的经历,但是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呀,想起自己先前还以为可以平凡又平静地度过这剩下一年多的高中生涯呢,如今看来这个想法真是太天真了,经过了这多灾多难的一天,云小妖觉得自己简直原来简直有点痴人说梦。

    照今日看来,那位美女似乎不打算让她云小妖过平凡又安静的过日子,自己是应该顺遂她呢,还是应该反抗呢?如果顺遂她,让她欺负几次她会不会觉得没意思就放过自己呢?如果她有变态的心理倾向,越欺负心理越爽,不打算放过自己那要怎么办呢?那她云小妖岂不是要接受她‘好心照顾’一年多,说起来好像时间不长,但是如果天天都像今天那样,那岂不是度日如年。

    算了,还是先查出原因,再对症下药吧,明天先打听一下自己因何得罪她大小姐。找到根本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第二天一早,云小妖起床后先对着镜子鼓励自己,“云小妖你是坚强勇敢的云小妖,绝不会轻易被打垮的,一定要坚强,加油,加油……”自我打气了一番后,装好餐盒,整理好上课的必需品,小妖信心百倍的背着书包去搭公车前往风云高中。在公车上小妖不禁想,自己想必是风云唯一一个坐公交上学的学生。

    远远看着风云高中的大门,云小妖不禁还是有些胆怯。暗自给自己加油:云小妖加油!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不会被打倒的,加油!云小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有可能发生的任何‘意外’时才背好书包跨进那金黄色的大铁门。

    云小妖远远地看到同学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难道他们昨天还没看够?远远地看见自己的课桌上有着一块醒目的白色。云小妖心里顿时明了,看来她们已经开始行动了,云小妖只好硬着头皮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完了,云小妖还来不及看那醒目的白纸上写的是什么,一坐下就感觉到小屁屁下面好象不对劲,小妖脸上顿时出现无数黑色的小线条,可恶,居然是口香糖。一想到屁屁上粘上了那么恶心东西,云小妖只觉得欲哭无泪,新的一天才刚开始,接下来的还有一天的时间呢?

    抬头看见全班几十双眼睛全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瞄着自己。云小妖告诉自己:撑住,一定要撑住。云小妖,你是打不垮的云小妖,没事的,只不过是小小的口香糖而已,难不到我云小妖的,一会到卫生间用刀将它刮下,再洗一洗就不会那么明显了。不怕不怕,又不是刀片,像上次还有人将刀片夹在纸里的,相比之下这只是小儿科。

    纸片,想起桌上那醒目的白色纸片,云小妖抬头扫了一下众位同学,众人见没戏可看,纷纷转头忙碌起来。想看戏,我云小妖偏不让你们如愿。低头看了眼纸片,撕下它揉成团扔进了垃圾筒。

    真是天大的笑话,警告她云小妖离凌风远点,想她云小妖连凌风是何许人也都不知道,更加不知道他凌风长得是圆是扁,居然让云小妖离他远点。笑话,要是我云小妖怕这小小的警告,我云小妖三个字就倒着写。‘凌风’云小妖脑中闪过这二个字,这不就是老妈提起的那个江太太女儿的男朋友吗?江太太的女儿叫什么来着。好象是叫什么美玉,咦,不会昨天那个美女就是吧,可是没道理呀,自己根本不认识凌风呀,难道她想先给自己先来个下马威。

    想想,觉得真有可能,那个江美玉估计是从江太太那听到消息,自己要转来风云抢她的男朋友,所以她第一天就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只是昨天一计不成,所以今天又有二计三计。哼,什么凌风吗?管他长得貌赛潘安,还是他爹是王永庆她云上妖都不屑,顶多只是空有副好皮囊的纨绔子弟,想她云小妖最不屑这种人。转而一想,人家都下了战书了,如果自己做缩头乌龟岂不是显得太没志气了。可是如果自己要应战的话,岂不说明自己真的同那个凌风有一腿,可是自己根本不认识那个什么凌风,就这样莫明其妙地被人算计,未免太冤了吧。战也不是,降也不行,怎么办呢?算了,不想了,还是看她下一步怎么做吧,眼下还是先去卫生间解决小屁屁上的口香糖要紧。

    云小妖左躲右闪,总算到了目的地,四处观察之后,云小妖没发现卫生间有任何异常,不禁松了口气,所幸卫生间没埋伏,让云小妖又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一关。

    居然让狐狸精有惊无险的过了第一关,林美凤气愤不已,她竟敢无视自己的警告。看来她是打算同自己抢凌风了,也好,你们母女两抢我的爸爸,这次我一定要抢赢,这次换你来恨我,最好再让你云小妖哭死。哼,走着瞧,这才刚开始呢。林美凤恨恨地瞪了眼从卫生间回来的云小妖。

    整个上午云小妖就在林美凤数不清多少次‘关注’的眼光中度过,云小妖觉得鲁讯先生笔下的阿Q简直是太有独创性了,她云小妖也要发扬一下阿Q精神,没道理这么有创意的生存方式就这么失传呀,所以云小妖将林美凤那恨不得吃下她的眼神自动理解为关爱,感觉舒服多了,瞧瞧同学多友爱啊,自己才来二天,就这么关心她云小妖,这足以说明她云小妖人缘好。云小妖就在这样阿Q想法下美美的度过了来到风云高中的第二个上午。

    又到了午餐时间,云小妖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的想到自带盒饭。多么美好的午休时间啊,终于可以不用面对众多‘如狼似虎’的亲爱同学们了,可以同小铃在宁静的大树下分享美味的饭菜了,一想到可以在大树底下躺着睡午觉,云小妖就觉得全身舒畅。

    “云云,你来了,我还怕你不来呢?”宫小铃利落地从树上滑下。“云云你中午吃什么好吃的。”

    “没什么好吃的呀,王妈请假回乡下参加儿子的婚礼了,我只有自己做了点简单的饭菜,有‘菠萝咕噜肉’‘冬笋肉丝’还有份青菜,你要尝尝吗?”云小妖大方的邀请宫小铃品尝自己的手艺。

    “要啊,要啊,你会自己做菜啊。”云云真厉害,像自己除了吃什么都不会。“嗯,好好吃哦,云云,以后我们换着吃好不好?”宫小铃嘴里还咬着一大块咕噜肉,手上又叉上了一叉冬笋肉丝,眼睛还盯着云小妖餐盒里的青菜,不能怪她贪吃哦,谁让云云做的菜那么好吃。其实说起来,也并不是她云小妖做的菜特别好吃,只是宫小铃天天吃着大鱼大肉的偶尔吃上云小妖做的这些家常菜,才会觉得特别好吃。

    “你喜欢吃吗?那我们换着吃吧。”看着宫小铃吃的那么香,云小妖眉开眼笑,想当然了,自己做的饭菜有人欣赏那是对下厨者最大的奖励。

    吃完饭,两人并躺在大树下,云小妖想起早上贴在自己桌子上的纸片,更想知道凌风是何方神圣了。

    “小铃,你认识凌风吗?”云小妖想,宫小铃应该会知道凌风吧。

    “不认识,但是我知道,怎么了?难道你喜欢上凌风了?”宫小铃一听云小妖问起凌风,立马侧身转向小妖,不会吧,小妖才来风云一天而已,就被凌风煞到了。

    “切,我怎么会喜欢上他呢?我根本都不认识他。你究竟认识不认识呀?”云小妖一副你在说天大的笑话,给了宫小铃一个白眼。

    “啊,那你问他干吗呀?虽然我不认识凌风,不过我知道他哦,他是我们学生会的会长,家里不但富有而且长得好象还不错。”在宫小铃眼中,异性只有长得不错同难看两种区别。

    “学生会的会长?那他是不是有女朋友呀?”原来是学生会的会长呀,谁理他长得错不错。脑中不由浮现昨日救自己的帅哥,会有他帅吗?

    “还说你不喜欢他,你要是不喜欢他才不会理他有没女朋友呢。”宫小铃一副你少欲盖弥彰了。

    “唉呀,都说了不是了,早上我在自己的课桌上发了一张白色的警告条,上面写着,让我离凌风远点。可是我一想,不对呀,我云小妖连凌风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离他远点呀。猜想会不会是他女朋友贴的呀。”云小妖知道不说清楚,看样子宫小铃是不会相信他根本不认识凌风这码事。

    “哦,是这样啊,可是我好象没听说凌风有女朋友呀,前阵子到是有传出他同我们班的江美玉走得很近,可是后来才知道那根本是江美玉一厢情愿,人家凌风根本都不瞄她。”那个凌风好象挺有个性的,听说不少女生倒追他,都被他拒绝了。不像那个花心萝卜林一凡,女朋友恐怕多的两只手都数不完。

    “咦,江美玉不是在我们班吗?怎么这会又跑你们班了?”奇怪了,难道有二个江美玉?还是自己班上那个美女不是江美玉?毕竟人家也没说她是江美玉,只是她云小妖的猜测而已,如果那位美玉不是江美玉,那她会是谁呢?

    “什么江美玉在你们班我们班啊?江美玉从一开始就在我们二班啊。难道你们班也有个江美玉?”这下连宫小铃也疑惑了,她看了看云小妖,奇怪了,我怎么没听说我们校有两个江美玉呀。

    “啊,江美玉在你们班,那我们班上那个美女是谁呀?”我还以为是江美玉呢,如果不是江美玉,那昨天她为什么想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糗呢?目的又是什么呢?

    “你们班的美女?”云云说的是谁呀?

    “对啊,我们班有个美女,长头发,瓜子脸,鼻子很挺,嘴巴呢不大不小,身材呢也很好,就是她好象不怎么喜欢我,从我昨天一进教室她就用一种仇人的目光看着我。”如果不是江美玉云小妖真想不出还会有谁那么仇视自己了。

    “哦,你形容的那个人应该叫林美凤吧。怎么?她找你麻烦了?”宫小铃记得花心萝卜林一凡的妹妹好象长得挺像云云形容的那个美女。有次不小心看到他们两兄妹吵架,花心萝卜对自己说过那是她妹妹叫林美凤。

    “她姓林?还有一个哥哥也在这?”晕倒,不会吧,难道是林大爷的那对公子千金。云小妖觉得自己真是太黑了,还在想着学校够大,遇到那对兄妹的机会应该不大,怎么这么巧不但第一天就遇上了,而且还在同一班,看来以后想避都避不开了。云小妖猜想,这也许就叫‘冤家路窄’吧?看来以后的日子恐怕不能用不太平来形容了,看她的眼神,估计她知道自己是谁,而且恐怕林美凤对她们姓云母女两是恨之入骨。想来这冤家宜解不宜结真的不能用在她们身上。

    天啊,云大美人,你可知道我会让你害死的。云小妖不禁翻眼看了蓝天上的白云,那一朵朵白云对云小妖来说好象一块块巨大的乌云。

    “对啊,难道你也认识花心大萝卜林一凡?”不是吧,看来那个林一凡还真是花名远播,连刚来风云高中的云云都知道他的存在。

    “不算认识吧,不过知道他,怎么,他很花吗?”看来有其父必有其子一点都不假,估计那个林一凡肯定遗传了林大爷的花心。

    “我还以为你认识他呢?他呀估计女朋友二只手都不够数,不像凌风同单政,一个对众女生一视同仁,一个是对女性不屑一顾。”想起那只花心萝卜上次还要自己做他女朋友呢?那种花心大萝卜谁要呀,又不是有病。

    “那个单政又是谁呀?怎么他们三个很有名吗?”看来小铃好象对林一凡很不满意哦,莫非这小丫头喜欢林一凡。嗯,云小妖越看宫小铃越觉得像,看她那样子,还真有点像吃醋,看来麻烦了,这小丫头谁不好喜欢呀,偏偏喜欢上林大公子,看来以后醋估计少不了。

    “也是,你才来可能不知道,他们三个啊,是我们风云的王子,凌风呢是会长,单政同林一凡是副会长,他们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尤其是凌风。”看来云云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好过了,那个林美凤在学校是出了名的骄纵,惹上她唉,无异招上了大麻烦,看来得想想办法帮帮云云。

    “原来是这样啊。“云小妖自己是离他们远点呢?还是接受林大小姐的挑战呢?一想到要面对林大爷家那位千金小姐云小妖真是哭笑不得,想自己只不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要恨也该是自己恨他们吧,如果不是林大爷的花心,她云小妖或许就不姓云了,也许根本就不会有她云小妖的存在。如果不是林大爷许可,想她云小妖本应平凡的高中生活也不至于如此多灾多难。可是一想,自己好想也不能恨他,只能怪老妈干嘛好好的正室不做,非得做见不得光的情妇,人家情妇生孩子是想母凭子贵,老妈又没想过要转正,真不知道她干吗学人家生小孩。唉,看来自己除了认命之外,别无所选。

    林大小姐是吧,如果是她,她可不能让她欺负过瘾。想来自己昨天,今天所受到的一切礼遇十有八九都同她脱不了干系。既然她林大小姐不让她云小妖好过,她就越要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美给她看。感情林大小姐看上了那个凌风,怕自己这个狐狸精抢走了心上人,所以下碟警告。

    呵呵,看来越来越有意思了,既然你林大小姐怕我抢走心上人,我就非抢给你看,要不然云小妖怎么配得上狐狸精的称号呢。不就是一个男生吗?虽然她云小妖外表平凡,但是云小妖相信自己绝对有独特的吸引男生的魅力。哈哈哈……云小妖这么一想就觉得好多了,既然你们非要逼着我做狐狸精,我就顺着你们的心意。哈哈哈哈……

    可怜的云小妖,她忘记了自己根本不认识凌风,还想抢人呢?请大家小小地原谅一下云小妖,有些人太得意的时候通常都会忽略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就好象此刻的云小妖。

    午休时间的学生会,林一凡斜靠在椅子上打盹,单政站在窗前冷眼看着窗外探头探脑的‘花痴女’。只有凌风正常点,貌似在看眼前的报表,其实报表反了都不知道。偌大的学生会就让他们三人这么占着感觉实在有点浪费。

    凌风此刻正在想着昨天那位可怜的学妹,今天凌风特意在餐厅等了一中午,可是根本没见人。凌风不禁想,会不会是昨天吓到了,昨天凌风回来后做了一番功课,原来那个女生是新来的转校生,想着换着别人估计在第一天遭受那种非常礼遇后,肯定第二天就吓得不敢来上学了。不知道是谁散播谣言的,真亏那人想得出。‘狐狸精’?到不是凌风说云小妖长得多难看,其实她只是长得平凡了点,但是要配得上狐狸精称号的怎么着也得是个美人呀。只是她怎么会惹上一凡的妹妹呢?

    “一凡,你认识那个云小妖吗?”凌风看着半寐的林一凡,想起昨天他的表情有点怪,不由问道。

    “砰”林一凡听见凌风的话,不小心跌下了椅子。

    单政不由回望了眼跌坐在地的林一凡,他也听见了凌风的话,看来这个林一凡同那个云小妖不仅仅认识那么简单。

    “你有必要吓成这样吗?”凌风好笑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林一凡,看来自己猜的真没错,林一凡果然认识那个云小妖。

    “谁说我是吓倒的,我只是不上心睡着了,才会跌到地上。”打死也不能承认是被吓倒的,“你怎么会问起她呀,难不成我们的凌大会长终于‘思春’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还思春,我看你像是发情期似的。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令妹会找她麻烦,而且你昨天看到她的时候好象有点失常。”对,就是失常,同学快三年了,也没见他这么失常过。

     “你一定是看错了,我看美女向来都是那副表情。”林一凡急忙掩饰道,岂料越描越黑。想他林一凡看过的美女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如果云小妖那样在她眼里也叫美女,那说明林大少真有问题。

    这会就连单政都冷眼盯着他了。“拜托别再盯了,再盯我要找找看有没地洞了,实话告诉你们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有可能是我另一个妹妹。”林一凡有点尴尬地看向桌面。唉,都是老爸惹的祸,虽然林一凡很同情老爸,但是不表示他认可他的做法。虽然林一凡很小就知道老爸在外面有女人,但是对当年的事他也是后来听老爸说起才知道其中的经过的。想起自己年幼时也曾被妈咪灌输了一些不好的想法,甚至因为这偷偷地跑到云小妖的学校找过云小妖。但是云小妖小时候可爱的样子,让他狠不下心修理她,而且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云小妖了。昨天咋一听面前那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生是云小妖,他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云小妖小时候是很可爱的,在林一凡的印象里,小时候的云小妖就像妹妹那可爱的洋娃娃。也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法恨她。直到后来大点了,他也清楚老爸当年是有了云小妖的妈妈后,再被爷爷逼着娶的老妈。而且感情的事只有当事人清楚,更何况这是他们大人的事,同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虽然老爸对小妹是不太好,可是林一凡想,换作是自己或是任何别的男人,估计心里都不会好受的。老爸在自己出生后就同老妈分房睡了,因为从老爸来讲他根本不爱老妈,娶她完全是为了应付爷爷,所以在生下自己这个继承人后,他就打算同老妈离婚,可是爷爷坚决反对,再加上老妈坚决不同意离婚,老爸无奈之下只好分房睡,不再碰老妈。之所以会再有了小妹,那是因为老妈下了药。从那之后老爸对老妈更加避若蛇蝎。唉,林一凡只要想起那个在爷爷强视下勉强还能称之为家的家,就觉得左右为难。做为男人他应该支持老爸勇敢追求真爱,做为儿子,他似乎又应该极力阻止父母离婚……

    “妹妹?”原来一凡除了林美凤之外还有一个妹妹,可是她为什么姓云而不是姓林,难道……凌风看向林一凡。

     “就是你想的那样了,其实我也只是在她小的时候见过她一次,我也不敢确定。”只不过看小妹昨天那副表情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只是她是怎么知道她就老爸的另一个女儿的呢?难道是……林一凡不敢往下想,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估计家里又将会有一场风波。

    “那你准备看着自己的两个妹妹自相残杀?”单政帮凌风问了接下来想问的话。

    “拜托,我能怎么办,两个都是亲妹妹,总不能帮谁对付谁吧?”林一凡再一次祈祷,希望这不是老妈指使的。

    “我看不是自相残杀,受害者只会是云小妖,这么说来,估计校园里的那些谣言肯定都是林大小姐撒播的了。”想起那些谣言,再想想云小妖那双无辜的大眼,凌风不禁心疼起云小妖。

    “风,你不会是真看上了云小妖了吧,如果你真的喜欢她,不妨将她带在身边,这样就算小妹想欺负她也没哲了。”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如果课余时间她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那另一个岂不是想欺负也没哲了,我真是天才,一会去找云小妖,将她拉来学生会。林一凡不禁佩服自己的聪明。

    “这道是一个好办法,给她安排个什么职务好呢?凌风不禁考虑着要安排一个什么职务给云小妖,即让她可以明正言顺的待在学生会,又不会有不利于她的流言。

    “这有什么好想的,就会长助理好了。”林一凡不假思索地提出。

    单政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两个好友竟然要将一个女人弄进学生会。看来她们真晕了头了,就算要避免两个女人自相残杀,也不用弄到学生会来呀,办法多的是。

    两个中了‘云小妖毒’的男人根本没看到单政眼中此刻他们根本就是没有IQ的BABY,否则他们不抢镜子才怪。

    “小铃走了,上课时间快到了。”眼看午休时间将过,云小妖推了推流着口水的宫小铃。

    “啊,这么快呀。”宫小铃揉了揉双眼,不甚情愿的爬起来。

    “走吧。”云小妖想着,又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样的‘恶作剧’在等着自己。

    小心翼翼走回教室的云小妖,认真检察了椅子同课桌后发现没有任何问题才安心地坐下,希望剩下的几小时能安静的度过,云小妖暗自祈祷。

    平静的下午让云小妖高兴的有点想飞,太好了,看来还是采取躲的策略对,你看来今天下午双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了。正在收拾书包准备回家的云小妖,眼前突然一亮。原来林大美人来到了跟前,不会吧,自己才刚刚庆幸今天下午的平安,这会麻烦就找上门来了,唉……

    “这位同学,不知有何指教?”云小妖满脸堆笑地望向林美凤。

    “别以为你装傻就没事,我告诉你,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云小妖。”说完林美凤头也不回的骄傲离去了。

    云小妖看着林美凤高傲的背影,不由叹气,唉,还以为采取躲避的策略她会放过自己呢?如今看来是不大可能,这会人家明摆着下战书了,估计想躲都躲不了了。

    不知道自己这会转学来不来得及,不过云小妖也只是自我安慰而已,想着就算自己想转校估计老妈也不会同意,更何况难得认识了宫小铃这个朋友,云小妖也没真着要离开,她都还没向昨天的帅哥道谢呢?

    算了,还是先回家吧。

    “云小妖同学,会长请你到学生会有事商议。”咦,云小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教室,云小妖怀疑自己听错了。

    “云小妖同学,会长请你到学生会有事商议。”真有人在叫我,云小妖循着声音看到身后的不远的门边有个男生正在看着自己。

    “这位同学,请问是你在叫我吗?”云小妖不太确定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

    “是的,会长让我来通知你到学生会商议事情。”男生说完看了眼云小妖就准备离开。

    “啊,等等,这位同学,我不知道学生会在哪呀,请问你可以带我去吗?”云小妖急时叫住正欲离开的男生。

    跟在男生身后的云小妖忍不住想,学生会,我又不是学生会的,学生会的会长找我会有什么事商量呢?难不成是林少爷想公报私仇,可是也不对呀。小铃明明说林少爷是副会长,凌风才是正会长呀,难道会是那个凌风找我,那就更不可能了,我根本不认识凌风啊。到底是谁找我呢?

    “云小妖同学,前面就是学生会,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男生说完转眼影就不见了。

    云小妖只得硬着头皮自己走到学生会门口。伸头看了看,里面只有昨天救自己的帅哥同后来在教室门口看到的一黑一白两位帅哥,没有见到什么会长呀,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人捉弄了。

    “咦,你来了。”凌风看到在门口探头的云小妖出声叫道。

    “是啊,谢谢你昨天救了我,还有谢谢你昨天帮我捡回餐盒。”云小妖红着脸走到凌风面前道谢,太突然了云小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这么看到了凌风,感觉有点不自然。

    “哦,不用谢,同学之间互相友爱是应该的。你先坐,等会我们。”凌风正在同单政、林一凡商量一些学习之外的事,正打算暂时停手,先解决云小妖的事情再商量。

    “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是学生会吗?”说出口云小妖才发觉自己又问了蠢话,门上写着偌大的学生会三个大字,自己还问。

    “是啊。”凌风疑惑地看着云小妖,难道她没看到门上那三个红色的大字。

    “哦,是这样的,刚才有同学告诉我说会长找我,所以我就过来,可是……”

    “是我叫他去喊你的,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你好,我是凌风,也是学生会的会长。这位穿黑色衣服的是单政副会长,那位穿白衣的叫林一凡也是副会长。”说完凌一凡向云小妖伸出右手。

    “啊”云小妖惊呼,原来他就是学生会的会长啊,原来他就是凌风啊,怪不得,现在总算明白早上为何自己的课桌上会出现警告了,原来他就是凌风呀。

    凌风见云小妖没回应尴尬地收回了手。

    “哦,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你就是会长。”云小妖不好意思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还以为你不屑和我握手呢。”凌风温和地一笑,回握着云小妖的柔嫩的小手。

    “请问会长找我有什么事。”云小妖感觉到有一股电流经过手心,吓得突然抽回了手。

    “是这样的,我们学生会想找个助理,不知学妹有没兴趣来学生会帮忙。”凌风失神地看着空荡荡地手,半天才回过神。

    “不是我不想帮,学长可能你还不知道,我是昨天才转过来转校生,对学生会的一切都了解,我想你们是不是找个比较熟悉的同学帮忙比较好。”云小妖小声的婉拒着。

    “没关系的,你可以边学边做,其实也没有太多事,你帮我们整理一下文件,原后将一些资料归档就可以了。”凌风怕云小妖回绝,只好说一些简单的事情,其实除了这些确实也没别的事。

    “这样啊,我想那我是没有理由回绝了。”云小妖朝着凌风顽皮地笑道。这样岂不正好,自己不正打算要抢凌风吗。这会不但可以明正言顺的待在凌风身边,还可以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看林美凤能拿我怎么样。

    “我想学妹是没有回绝的理由。”凌风笑看着云小妖。

    “那好吧,请问会长大人要不要从今天开始工作呢?”云小妖放下书包打算整理那散了一桌子的文件。

    “哦,这个我想从明天开始吧,今天已经放学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免得家人担心。”凌风看着云小妖放下书包,今天已经放学了,还是让她早点回去吧,至少云小妖也得向家人说明一下呀。

    “那好吧,会长,还有两位副会长,那我今天先回去了。”云小妖看了眼正在忙碌的林一凡,原来他就是林一凡,怪不得看着觉得眼熟,原来长得很像林大爷。背起书包云小妖离开了学生会。

    云小妖来到风云高中的第三天就开始在学生会当起了助手的工作,林美凤也没有像前两日那样再找云小妖麻烦,云小妖总算平静的度过了来风云的第一周。周末躺在沙发看电视的云小妖不禁想起她的近水楼台计划。说起来似乎很容易可是要如何实施呢?云小妖很清楚如果从外表来说自己根本没有半点希望,但是昨天小铃不是说过,这个凌风对所有的女同学都是一视同仁吗?那么说来在凌风眼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美女,丑女之分了。这么一想云小妖又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而且说不定真的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就这样云小妖制定了N个计划,周一云小妖信心百倍的跨进风云高中。因为有学生会的工作,云小妖不能再像前几天中午那样,可以同宫小铃躺在大树下天马行空。她每天中午吃过饭都得到学生会报道。

    中午吃过午饭,云小妖照例来到学生会。奇怪的是学生会除了自己那个血缘上的哥哥林一凡并没有看到凌风同酷哥单政。

    “你来了,风同政要晚点才能来,你先休息会吧。”林一凡难得认真的打量着云小妖,前几天一来因为实在太忙,他同凌风单政三人成立的信息科技公司,正巧遇上了一点小麻烦,最近他们三人就在处理公司的麻烦事。二来林一凡不知要如何同云小妖交流,因为云小妖毕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虽然他并不像林美凤那样仇视云小妖,但是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今日难得二人独处,他希望云小妖能够平和地看待自己是她哥哥这件事。

    “哦。”云小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不习惯同林一凡相处,虽然自己说不在乎,但是心底可能还是有些介意吧,因此这几日她总是尽量避开同林一凡的接触。

    “你叫云小妖对吧?”林一凡看着明显不想搭理自己的云小妖问道。

    “是的,请问林副会长有何指教?”难道他会不知道自己叫云小妖?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云小妖才不相信,既然林美凤叫她云小妖狐狸精,知道她是林大爷同别的女人在外面生的孩子,他林一凡没道理不知道。

    “这个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林一凡很想从云小妖脸上看出些端倪,可惜她那副大黑框眼镜几乎什么表情都盖住了。“云小妖,我想你可以考虑换副隐形眼镜或是比较适合女生的眼镜。”

    “谢谢林副会长关心,小妖会考虑的。”云小妖想,就算我知道你是谁我也不会承认的,就像你明知道我是谁却不点破一样。你做你的林大少,我做我的云小妖,我们互不相犯。我云小妖既然很平凡,那自然就不需要有你这么一个名气远播的哥哥。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林一凡不死心的问道,难道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转而一想也对,她以前根本没见过自己,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其实就是他哥就是那个云小妖。虽然自己小时候见过云小妖,但是这么多年了,再说女大十八变,如果不是林美凤的行动同过激的语言让他想起她就是那个爸爸在外生的妹妹。想想自己见她的时候好象是多大,七岁还是八岁,记的那天一早爸爸特别兴奋,拿着前几天买好的一堆礼物兴奋地去给云小妖过生日。林一凡真的很嫉妒,为什么爸爸对那个女人生得孩子可以那么好,对他们兄妹,却不甚理睬,尤其是对小妹,甚至可以说得上不闻不问。

    那天他本想偷偷跟着爸爸的,可是他人小腿短跑不过汽车。一年后的一天,林一凡无意间听到父亲说要接云小妖上学,他因此知道了云小妖上学的学校其实离自己的学校不远,也就隔了二条街。所以有天放学林一凡逃学,偷偷跑到云小妖的学校门前等云小妖。他本来想狠狠教训云小妖一顿的,可是当林一凡看到仿若洋娃娃的云小妖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真的下不了手了,只能呆呆地看着云小妖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那天还因为逃学回家让妈咪狠揍了一顿,也因此让林一凡印象深刻,因为从小到大林一凡就挨过那么一顿揍。从那以后林一凡就再也没见过云小妖,一是没机会碰到,二是林一凡发现自己不是很讨厌云小妖,渐渐地也就淡忘了。

    “小妖,你来了。”凌风看见正在整理文件的云小妖,出声招呼,这几天云小妖每天中午都来学生会报道,每次来学生会她不是整理文件,就是收拾他们制造的垃圾,看着忙碌的云小妖,凌风总觉得有丝抱歉。其实她根本不用做这些的,虽然说是为了避免她被林美凤欺负,但是这些天来,因为云小妖的加入凌风他们三人的生活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善,他们再不会因为找不到文件相互抱怨,也不会因为没水喝而干忍着。

    “会长,你回来了。”云小妖一看见凌风就想起了自己昨天制定的近水楼台计划,不觉就脸红了。

    “风,你回来了,政呢?”林一凡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凌风不禁抽回远离的思绪。

    “政有事去校务室了,你怎么可以在这呆坐着,让小妖一个人干活呢?”凌风不禁埋怨林一凡他怎么可以像个大少爷一样坐在那不动,什么活都让云小妖做呢?虽说云小妖是助理,但是也不用当丫环使啊,更何况云小妖还是他林一凡的妹妹呢,这家秋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友爱妹妹。

    “小妖,你不舒服吗?”被凌风点名的林一凡抬头看向忙碌的云小妖,发现她大眼镜下露出的小脸有些红,不禁有点胆心,毕竟云小妖是自己的妹妹,难道她感冒了?

    “好象是有点红哦,我看看。”凌风走到云小妖面前伸手探向她的额头,再回探了下自己的额头,温度好象差不多,可是云小妖的脸真的很红呀,现在好象比刚才更红了,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谢谢会长关心,我很好,我没事。”云小妖赶忙跑去倒水,借以避开凌风关切的眼神,她能怎么说呢?总不能告诉凌风他们,自己是因为想‘泡’凌风害羞而脸红吧。

    “真的没事吗?如果有事你可以先回去休息,不用管这些文件的,我们自己会处理的。”凌风依然紧盯着云小妖越来越红的脸,犹豫着要不要送她去校医务室检查一下。

    “我真的没事,我只是头有点晕,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云小妖知道自己如果再坚持没事,说不定凌大会长真会送自己去医务室,所以不得不撒了个小谎。

    “那你下午要不要请假回去休息。”凌风听云小妖说头晕,更加担心了。

    “不用,不用,我坐这休息会就没事了。”云小妖极力反对着,开玩笑,自己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好好的请假回家,让人知道不笑死才怪。

    “这样吧,我送你回去,一凡,你下午帮小妖请半天假,我送她回去休息。”云小妖一听凌风说要送自己回去休息,头一晕,一个没站稳差点跌倒,自己又不是真病,那用得着回家休息呀,再说就算真的头晕,也不至于病倒需要人送啊,这下好了,云小妖越想头越晕。

    “你看你,站都站不稳了还想逞能。一凡你同政说一下我送小妖回去后就回来。小妖你确定真得不用看医生吗?”凌风扶着云小妖担忧地看着她红艳艳的小脸。

    “哦,会长真的不用,我非常确定,我自己可以回家的,不用麻烦学长。”云小妖无奈地任同凌风扶着走出学生会,这下可好,自己要怎么解释这件事。看着校园内众人看到凌风搀扶着自己无不侧目观看,云小妖就觉得自己头真得很晕。完了,这下明天不知道又会传出什么八卦了,看来自己这个狐狸精的罪名只怕更难洗脱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凌风搀扶着云小妖走出了风云高中的大门。

    “你家好象没人。”站在云家门前的凌风按了好久门铃,都不曾见人来开门,心下犯疑,难道云小妖妈咪不在家?

    “哦,会长,你先回学校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看着紧锁的大门,云小妖心里明了,王妈在乡下还没回来,想来老妈又去打牌了,云小妖从牛仔裤里掏出钥匙准备自己开门进去。

    “那怎么行呢,你家没人,你又不舒服,没人照顾怎么行呀。”凌风接过云小妖手中的钥匙打开门,扶着云小妖走进了她的闺房。

    “我打个电话给一凡让他下午连我的假一起请了。”凌风体贴地将云小妖扶到床上躺好,准备到客厅打电话给林一凡。

    “这个会长不用了,你还是回学校吧,说不定我妈咪一会就回来了。”云小妖很努力地想让凌风赶紧回到学校。

    “那我等云妈妈回来再走也不迟,你不舒服先躺下休息吧。”说完不待云小妖反对就步去云小妖的闺房去客厅打电话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云小妖不禁揉了揉脑袋,这下完了,凌风要是不回去,估计明天自己会让全校的女生恨死,完了,一想到明天有可能面临的一切,云小妖简直恨死了自己,没什么事干吗脸红呀?

    一想起是因脸红而引起的,云小妖自然想到了自己的‘近水楼台’计划。虽然自己是想‘近水楼台’可是计划也不是这样的呀。这下完了,自己的计划估计来不及实施就会被学校众多凌风迷的口水淹死,眼光杀死,或是凌迟处死,原后极有可能再被五马分尸。不知道明天可不可以继续请假。云小妖蒙上被子哀号,后悔不已。

    打完电话回来的凌风看到的就是云小妖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的情形。

    “小妖,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了?”凌风以为云小妖之所以蒙上被子是因为头痛的受不了,赶紧拉下被子,急切的看着捂得满脸通红的云小妖。

    “凌大会长,我真的没事,求求你快去学校吧,我保证我明天一定会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你面前,求你赶快回学校吧。”凌少爷,凌大爷算我云小妖求你了,你快回去吧,我还年轻,我不想那么早就死,更不想死得那么难看,云小妖在心里默念着。

    “你是不是痛糊涂了,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会捂死人的。”凌风严厉的瞪着云小妖,要她乖乖躺好。

    云小妖欲哭无泪,只得顺从地躺下,闭上眼想着自己干脆就这样死掉算了,免得明天暴尸学校。

    “睡觉戴着眼镜会不舒服的,这样是不是舒服很多。”凌风伸手拿下云小妖那副超大的黑框眼镜。

    “啊。”云小妖一感觉到眼镜被拿走,吓得猛的睁开了眼。心想着不能让他拿走眼镜,那可是我的面具,面具拿走了,自己不就无所遁形了。云小妖睁开眼看到的只是凌风温和的笑容,眼镜已经被他放到了桌子上了。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当凌风对上云小妖那双毫无遮掩的明亮大眼时,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虽然第一天凌风就知道云小妖有一双很明亮的漂亮的大眼睛,可是如今就这样突然对上,还是很震惊。谁说云小妖很平凡,拥有这么明亮,这么纯真的眼睛晶亮黑眸会平凡吗?凌风不禁想起那天在餐厅里看到那双惊慌失措的充满无助的大眼。

    云小妖再次迷失在凌风那温和的笑容里,好温暖的感觉。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胶在了一起,凌风的头越来越低,云小妖的脸越来越红。就在云小妖以为快要亲上的那一刻,电话声响起了。

    “我去接电话。”凌风尴尬地逃出了云小妖的闺房。凌风不禁暗骂自己,自己刚才一定像一只大色狼,云小妖肯定吓坏了。自己怎么会这样呢?可是凌风真的真的很想吻上那双让自己失魂的大眼。

    天啊,羞死人了,自己刚才一定像极了大色女,我不要见人了。云小妖真得觉得自己没脸再见人了,因为她刚才真得好期盼凌风就这么亲下来。云小妖觉得自己一定病了,得了一种希望凌风亲自己的病,直到现在云小妖还在想着凌风那性感的双唇,如果,如果刚才凌风真亲下来会怎么样呢?

    云小妖听见凌风的脚步声由外传来,不敢睁开眼睛,怕凌风看到自己一副女色狼的模样。云小妖告诫自己,以后一定不能让任何人拿下自己的眼镜。

    凌风尴尬地站在云小妖的房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怕云小妖骂她心怀不轨。退又觉得自己真得好象心怀不轨,应该尴尬地站在门边。

    “会长,你可不可以帮我倒杯水。”闭上眼睛的云小妖突然打破沉静,她突然好怕,怕凌风会觉得她不是好女孩,怕凌风真的误会她是狐狸精,很怕,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怕些什么……

    “慢点喝,要是有不舒服告诉我。”凌风将水递到云小妖手中,看着云小妖急切地喝着水,很是担心她会呛着。

    “谢谢会长,会长如果你有事可以先回去,我休息会就会没事的。”云小妖向回被窝里,再也不敢睁开眼。

    “好的,我就在这旁边看看书,要是有不舒服你叫我就可以了。”凌风体贴的帮云小妖盖好被子,走到书架上拿本书坐回了云小妖那张小巧的书桌前看书了。

    躺在床上的云小妖一动不敢动,可是又不敢睁眼看凌风,不觉又回想刚才,如果没有电话会不会发生什么呢?凌风会不会有点喜欢我呢?我是不是有点喜欢凌风呢?可是宫小铃那天说的话又浮上脑海,怎么会呢,凌风连美女都没兴趣又怎会对自己这只不起眼的小麻雀有兴趣呢?自己还是放弃吧,看来别说近水楼台,就算同一屋檐下凌风也未必会喜欢上自己。那自己是否应该放弃呢?

    云小妖虽然认识凌风才一星期,可是小妖觉得自己真得有点喜欢凌风。不是因为他是风云高中的白马王子,不是因为他的‘英雄救美’,更不是想同林美凤抢,而是真真实实的喜欢他这个人,喜欢凌风俊美的外表,喜欢他永远温和的笑容,更喜欢他的幽默风趣……云小妖就这么想着,想着自己的凌风,在梦里,凌风吻了她,云小妖可以感受到凌风唇上传来的温暖,还有淡淡的好闻的男性的味道,云小妖觉得好幸福,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幸福,因此睡梦中的云小妖挂上了甜蜜的笑容。

    凌风听到身后的云小妖传出均匀的呼吸声,他知道云小妖睡着了。可是他还是不敢直视云小妖,就算云小妖睡着了,就算她那双美丽的吸引着自己的大眼睛此刻闭上了,他还是有点心怯,他怕自己会不由自主地受她吸引。虽然云小妖也许很平凡,但是对于凌风来说,就是这样实实在在的,平平凡凡的云小妖,她就那么真真切切地吸引着自己。

    凌风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平凡的云小妖却又那么强烈的吸引着自己的关注,一直以来,投怀送抱的女生多不胜数,可是他都能礼貌、平静的婉拒。可是面对云小妖,凌风总是没法忽视她的存在,尤其云小妖进学生会的这几天,他总是偷偷看着云小妖,看着忙碌的云小妖,安静的云小妖,沉思的云小妖……每多看她一眼,他发现自己就喜欢她多一点,不知不觉得就这么沉沦下去了,他从来不敢相信一见钟情这样的爱情方式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它就是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凌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沉睡的云小妖。看见她脸上还是那种异常的红润,不觉走向床边伸手抚上那红润的小脸。好细腻的肌肤,触手细腻光滑,美好的让他不想拿开,这就是女生的肌肤吗?凌风不觉紧盯着云小妖那细腻红润的小脸,好精细,甚至看不出有任何毛孔,红润的想刚熟透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小巧的鼻尖还有几颗不甚乖巧的雀斑,看上去反而让人觉得好可爱。

    不意,云小妖伸出粉嫩的小舌在唇上舔了舔,凌风呆住了,手不觉得的移上了那红润的菱唇,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是甜甜的呢?凌风不觉得将手塞入口中,有股淡淡的香味,凌风不禁想尝一尝那香甜的美味,不觉低下了头,吻上那香香甜甜的甜蜜之源。真的是甜的,凌风伸舌轻舔了下,有点意犹未尽,突然云小妖轻轻地动了动,凌风吓得赶紧抽回身体。满脸通红的别开脸,自己怎么会做出如此轻薄的举动,凌风暗骂自己。所幸云小妖只是动了动,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凌风不敢再坐在床边,狼狈地跑到厅中拿起水杯猛灌。

    云妈妈开门走进来,看到厅中有个大男孩正背对着自己喝不,不心下犯嘀咕。刚才自己开门并没发现有任何破坏的痕迹,大门不但完好无损,甚至连一道刮痕都没有呀,家里怎么会有人呢?小妖应该还没有放学呀,最主要的是这个背影并不是小妖,难道有鬼?一想到有鬼,云霓就吓得呆住了,手中的小挎包顺着手就滑向了地面。

    凌风被声后传来的声音惊住了,回头看到门边站着一个美丽的女人,不禁怀疑,“这位阿姨你是来找云妈妈的吗?她不在家,请你改日再来好吗?”

    “你是小妖的同学吗?我并不是来找小妖妈咪的,其实我就是小妖的妈咪。”云霓看着转过头的男孩,好俊美的男孩,看起来应该十七八岁,难道是小妖的男朋友?可是怎么不见小妖呢?

    “对不起我不知道阿姨是小妖的妈咪,我是小妖的学长,她不舒服所以我送她回来休息,她现在正在房间休息呢?”凌风只有一个感觉,小妖的妈妈好年轻而且很漂亮,可是那双眼睛同小妖的好像。

    “谢谢你这位同学,你先坐下,阿姨切水果给你吃。”听到女儿不舒服居然没有冲去看女儿,还忙着同人热络切水果的妈咪,看来也只云小妖妈咪一人。

    “阿姨不用了,既然您回来了,那我先回学校了。”凌风说完向云霓道了再见就飞也似的跑出了云家。

    “咦,他干吗跑那么快?” 云霓疑惑地看着消失的凌风,转身向云小妖的房间迈去。 

    “小妖。”云霓走到云小妖的床前,看着正在呼呼大睡的小妖,不禁疑惑,这那像不舒服呀,分明好梦正酣。

    “小妖,学会装病逃学了,还不快起来。”云霓伸手捏住了小妖的鼻子。

    “呜呜……老妈十几年了,你就会用这招,真老土。”正沉醉在美梦中的云小妖被老妈如此虐待,不得不睁开大眼坐起来。

    “老实交代,为什么逃学。”孩子大了越来越不听话了,枉我还希望她抓住那个凌风替我挣面子呢?

    “老妈,我没有要逃学,是会长坚持要送我回来的,我都说了自己没有生病,可是会长就是不信,坚持要送我回家休息。”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想她云小妖可是乖宝宝,纵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在老妈的眼皮底下逃学呀。

    “你说的会长是刚才那位小帅哥吗?”那个小帅哥不是说自己是小妖的学长吗,这会怎么又成会长了。真不知该说云妈妈思想迟钝还是笨,谁说学长不能是会长呢? 

    “是的,是的,就是他了,他是学生会的会长了。”一提起凌风,小妖不禁又倒带回到那暧昧的一刻,红润又爬上了小妖的粉脸。

    “咦,小妖你脸怎么突然那么红?”云霓疑惑地看着满脸通红的云小妖,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小妖怎么一提到那个会长脸就立即通红,不但红得有些可疑,而且红的有点暧昧哦。难不成……“乖小妖,你不会是动春心了吧?”极有可能,想她的小妖从小到大从来不曾因为男生脸红过。这次一提到那个会长不但满脸通红,还一副害羞的甜蜜模样,我的小妖长大了,思春了,云霓不禁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妈,你别乱说,人家那有呀。”云小妖一听老妈说自己动春心,不由脸更红了,这会如果谁向云小妖脸上扔一张纸估计都有可能引起小火灾。

    “唉哟,还想骗老妈,老实招来,那个男生是谁?放心哦,就算他不是凌风,看在他能让我家小妖动春心的份上,老妈一定支持你。”太好了,一会一定要打给国荣,告诉他小妖有男朋友了。

    “妈呀,你别乱说,我同会长真的没什么。”千万不能让老妈知道学长就是凌风,要是让老妈知道,说不定她会让自己霸王硬上弓也说不定。

    “真的?”云霓半信半疑地看着云小妖,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误会了。

    “当然是真的了,珍珠都没这么真,好了好了,老妈我要起床了,你晚上想吃什么。”再这么真的假的的下去,假的也会让老妈说成真的了。

    “哦,小妖我今天打电话给王妈了,她说短时间能可能无法回来,她儿媳妇不小心摔倒了,差点流产,这段时间她要在家照顾媳妇,你说我们要不要找个临时管家什么的?”自从王妈回乡下以后,每天都是小妖做饭,虽然基本上只有晚饭,但是云霓还是担心女儿受累。

    “妈,不用了,家里的活我们自己来就可以了,反正这些天我已经习惯了。”虽然云小妖每天确实觉得有点累,但是看着老妈吃着自己新做得饭菜,云小妖觉得很开心。

    那天晚上,云小妖一夜辗转难眠,想着老妈的话,想想自己对凌风的感觉,难道自己真的如同老妈说的‘思春’,越想越害羞,越想越甜蜜,但是一想到凌风的‘王子’身份不禁又有些涩涩的苦恼。云小妖就在这种既甜蜜又苦涩的情绪中,睁眼到了天亮。

    既然天都亮了,云小妖索性不睡了,起床打扫卫生,给老妈做好早餐,顶着一对熊猫眼上这了,云小妖不禁庆幸自己一直有戴眼睛,否则以自己这副熊猫宝宝的模样一定会更引人注目。

    “你们看,这就是那新转来的狐狸精,听说会长已经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昨天下午两个人都请假没来上课,谁知道是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云小妖一走进校园就看到有人故意在散播自己勾引凌风的谣言。说得绘声绘色,有眉有眼,云小妖不禁佩服她们如此丰富想象力。

    云小妖小心地避着众人希望能安全抵达教室。岂料希望破灭,低着头的云小妖,眼前出现一双漂亮的美腿,美腿附近又陆续出现了小象腿,萝卜腿。天啊,看来自己若难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站住,狐狸精。”从小妖头顶传来一道满含嫉妒的声音。

    唉,不是她云小妖不想走,而是前面已经被‘腿林’挡住无法前进,不得不硬着头发看向美腿的主人。正如云小妖所想的,又是一位大美女。

    “这位同学,可不可以请你让一让,你挡着我的路了。”云小妖满脸企盼的看着美腿主人。

    “狐狸精,你想过去吗?没人拦你呀,你从我腿下爬过去不就可以了吗。”众女不由一阵哄笑,“爬过去呀,爬过去呀……”

    看来这帮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云小妖暗暗给自己打气,小妖不怕,我是坚强的云小妖。“这位同学,不好吧,虽然我是女生,但是万一我要是不小心瞄到你裙下风光我可是会不好意思的。”

    “臭狐狸精,别以为凌风会喜欢你,你也不去照照镜子,就凭你这只丑小鸭也配得上凌风。哼,别做梦了。”原来美云都喜欢用鼻子说话,这会云小妖不禁庆幸自己不是美女。

    “这位同学,我叫云小妖,不叫臭狐狸精,如果你想替我改名,最她还是先请示一下我老妈。”云小妖想不到自己一夜之间居然升级了,由原来的狐狸精升级为臭狐狸精了,不禁用鼻子闻了闻自己的衣服,还好不是真得臭。

    “臭狐狸精,你记着,总有一天我们会让你会哭着滚去我们风云高中的。”我们一定会整到你离开风云为止,你等着吧,眼看着有老师朝这边走来,美女恨恨地瞪着云小妖。 

    “这位同学,云小妖一定会努力记住你们的‘忠告’。”云小妖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老师经过这。不禁暗自庆幸又躲过一劫。

    “呸。”美云临走前朝云小妖吐出一口唾液。

    好恶心哦,云小妖不禁伸手擦擦了脸,原来美女也会做出这么恶心的事,天啊,这同自己所预料的被‘口水’淹死相差太远了。我云小妖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总要接收如此‘恐怖’的待遇。看来我还是离凌风远点好了。此时的云小妖,只要一想到美女临走的眼神,再看一眼美女的杰作,云小妖就觉得自己再也同有勇气喜欢凌风了。就算凌风真是白马王子,云小妖也决定对他敬而远之。安全第一,想她云小妖美好的人生还刚开始呢,不想这么快就去别的地方报到。还是先保住小命要紧,帅哥美男多的是,想我云小妖何必单恋凌风这一枝。

    云小妖决定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刚才那位美女留下的恶心感觉清除掉,以免自己恶心上一天。历经此劫的云小妖决定再也不想她的近水楼台计划,再也不想凌风温暖的笑容,决定将刚刚蠢蠢欲动的春心收好锁好。

    可是,如果每天都面对着凌风,云小妖还能守住那蠢蠢欲动的春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