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庄内春光无限

    更新时间:2018-09-12 18:40:28本章字数:2440字

    夜正浓

     尹佳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腾的坐了起来,哎呀,差点忘了一件事,自打认识小强以来,他脖子上总是挂着一条古色古香的玉佩,就因为这玉佩,自己还曾对小强大打出手,欲之据为已有,后得知是他祖传之物才罢手的。

    “画像虽然不错,可是这年头穿越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了,更何况连像的呢,要是把那块玉画上去,那就万无一失了!嗯,”尹佳奇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如此心细如尘,不禁在心里又开始得意起来。

    事不宜迟,尹佳奇蹑手蹑脚的下床走到外屋,见小蓝睡的正香,生怕吵醒她,点着脚走出门外,随手轻轻将门扣上,转而走到剑无尘门外,见双门对开,想着那家伙肯定没睡,便走了进去

    “玉晴,衣服拿来了?把浴巾拿给我!”此时的剑无尘正在沐浴,听到动静,以为是紫玉晴回来了。

    尹佳奇一进屋便听到剑无尘支唤玉晴姐,反正也是求他的,那就顺便帮他一把喽!想着便到了屏风外,伸手够挂在上面的浴巾,差一点,还差一点,妈的,够不到啊!尹佳奇憋的满脸通红,可是就是够不到上在的浴巾,今天的,还不信了!尹佳奇蹭的一窜,呵呵够到了,可是。。。

    “扑通,啪嗒,哎哟”一连串的声音把剑无尘吓的飞身而出,顺手牵起离自己最近的腰带将重要部位掩住,定睛一看,只见一女子爬在已倒的屏风上面痛苦呻吟,刺客?不像,伸手太差,只等此女子抬头,剑无尘倒是被吓的魂飞魄荡。

    “尹佳奇,你,你偷看我洗澡?”

    “你说谁?不是站在你面前的本小姐我吧?”尹佳奇上下打量着剑无尘,嗯,穿的是少了点!

    “这屋还有别人嘛?还看,转过去!快点!”剑无尘已经到了近乎于抓狂的的地步!自己虽然名震江湖,风流倜傥,但心中唯有三公主端木紫儿,却被当今皇上送去和番,在妓院赎回紫玉晴也全因为她姓名中有一紫字。不过就算是紫玉晴也不曾与他这般赤裸相见。

    “行行行,你别激动,小点声,要外面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地了呢!”尹佳奇边背过身去边安抚剑无尘。

    “我说你也太过激动了,也没什么嘛,又没看到,你急个什么劲儿啊!”尹佳奇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嘛!

    剑无尘哪还有心思听尹佳奇在那胡说八道啊,慌张之余总算把衣服穿上了,不仅如此还多加了几层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这才把注意力转向尹佳奇。

    “女流氓!你这么晚进男人屋子也不懂敲个门,懂不懂什么叫廉耻!!”剑无尘绕过屏风,指着面前的尹佳奇,原本俊俏的面容,早已纠结的不成样子。

    “喂!看你白天帮我画像的份上,我忍你这一句,要是再满嘴乱喷,别怪我不客气了!”要不是有事求她,尹佳奇哪会受这般委屈。

    “事实如此!天地可见!说吧,半夜三更的你有什么企图!我长的白,但绝不是你口中的小白脸!”剑无尘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姑奶奶要真发起彪来,自己还真未必应付得了,想起离开轩王府时端木铭轩那副可怜相,自己可不想变成小狗,所以在言语上有所缓和。

    “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满脑子的龌龊事,莫说我今天没看见什么,就是看见了,那也是个意外,江湖儿女又怎么会计较这个!这点你一定得跟我学学,我从来就不拘小节的!”尹佳奇不知怎的,打来到这儿后学问渐长,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得得得,你啥也别说了,越说越不像话了,只求你千万别说出去,我还得见人呢!”剑无尘真不知道眼前这个小魔女怎么那么多歪理邪说。

    “什么嘛,说出去怕什么!也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尹佳奇见眼前之人如此紧张,有意试他一试,说不准又能抓住一条小辫子呢!

    “听你的意思,你对这件事儿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天啊,她怎么会这么想,若她真的说了出去,那我这一世英明不就毁了嘛.

    “有这意思!”

    “停,我的姑奶奶,这事儿你千万别松口儿,你不要这个,我还要呢,说吧,你想干什么?”剑无尘用手指指自己的脸,表情极为无奈。碰到这么个怪胎真是要了命了。十天,快过去吧!!

    “行,既然你如此真诚,我也无话好说,答应你就是了,今天的画像在哪?”尹佳奇直入主题。

    “不是画完了嘛!”剑无尘的手现在还是酸的呢

    “别怕嘛,我忘了一件事,他脖子上有块玉,你给我画上,这样才万无一失嘛!叫你拿,你就拿得了,快点!”尹佳奇丝毫不理会剑无尘极不情愿的表情,因为她知道她无需理会,呵呵,天助我也,没想到小白脸儿还这害羞呢!有意思!

    剑无尘的面前已无他路,若不是未来王妃,真恨不得杀她灭口,现在看来也只能想想了,

    “在这儿呢,去那边给我拿笔墨!”剑无尘将画铺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指着屋子左角处的一处书台。

    “嘻嘻,好好,我这就去!”尹佳奇一脸堆笑,做事不能太绝,这是尹佳奇一惯的座右铭,尽管此时她已经握住剑无尘和端木铭轩的多条小辫子但不到关键时刻还是以和气为主。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

    “呐,给你”

    “什么玉?”

    “就是上面刻了一条飞龙,嘴里含着一颗珠子,身上还长了两只翅膀。”尹佳奇对这块玉的记忆十分清晰,因为它差一点就成自己的了。

    “天龙宝玉?”剑无尘心中一颤,怎么可能,这天龙宝玉是当年因叛逆谋反而被先皇也就是当今皇上的父亲降罪抄家灭族的轩辕一族的镇族宝玉,后虽查明轩辕一族实属冤屈,但大错已然铸成,悔之晚矣。经过那次劫难之后,这天龙宝玉便消失人间,尹佳奇的这位朋友为何会拥有此物?不过尹佳奇断然不会知道此玉的来历,要不然也不敢这么贸然就说出来。这玉不能画!若此人真是当年趁乱逃走的轩辕一族,那么就算我不杀他,当今皇上也不会放过他,毕竟是灭族大仇,难保他不会存有报仇之心,想那轩辕一族也是几代忠烈,如真有根留于后也是上天怜悯,罢了,就当我剑无尘做件好事吧!

    “这玉就别画了,要知道,你说的这玉,我们这儿十个人有九个人佩带,画了也是白画!”

    “是么?”尹佳奇将信将疑。

    “那你怎么没带?”

    “那么不值钱的东西我会带!”剑无尘露出不屑之色。

    “喔,那算了!那你回去睡觉吧!”既然如此,不画就不画了。

    “我说这位大小姐,貌似此屋是我的住处吧!”什么话!让我回去,真晕!

    “啊,对,呵呵,明天见,祝你作个好梦!”尹佳奇尴尬一笑。

    “只要你不再进来,我保证做个好梦!”

    “啊,对了,下回洗澡把浴巾放在边上或是换个屏风,那屏风太高了,我够不着!”尹佳奇好心提醒。

    “快―――走―――”剑无尘狂吼。